[原创]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4)

laobing939 收藏 1 31
导读:[原创]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4)

我的朋友小黑驴(4)



我出神地回忆往年的辛酸事,小黑在一旁瞪着大眼傻看着,过了好久回过神来,牵着她回家。一进门妈妈说:‘这大早到哪儿去了,也不回来吃饭?’我说:‘不急,先把小黑喂饱再吃不晚。’妈妈嗔道:‘都什么时候了,天快晌午啦!’喝着高粱面糊糊,就着地瓜,四面一看,嗬!吃惊不小,所有一应做饭的家伙,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全啦!墙角里放着生地瓜,还有半袋子高粱面,一个大水缸里面盛满水!妈妈告诉我:这都是杨爷爷和他家你二叔送来的!还不断地念叨:好人哪,真是好人!就这样我们的家安顿下来了。


爸爸风尘仆仆的回来了!我高兴得偷偷地抹泪。他又瘦又黑,才四十多岁,那胡子和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多又深,说话的声音也苍老了!印象中的爸爸,不是这个样子啊,他年轻潇洒,身体强壮矫健,走路快如飞,爬山越岭不喘息,说起话来有条有理,声如洪钟,一双大眼霍霍有神,两个门牙很大,说起日寇咬得吱吱作响!岁月不饶人,磨难催人老。爸爸的传奇经历,几天也说不完!他胆大如斗,一枝枪牌撸子不离身,走路别在腰里,睡觉枕在头下。有名的年三十南山大惨案,他被鬼子包围在一座庙里,鬼子吼着:八路的,快快地投降的干活!爸爸掏出手榴弹,甩给鬼子,一声爆炸,趁着烟幕跺脚上房,一个一个屋顶地跳跃快如飞,鬼子缓醒过来,晚啦,连个人影也没有!我的爸爸了不起,会飞檐走壁!爸爸的故事多多,等有空再讲给你听。


爸爸这次回来,给我们带来惊喜,从他的拐篓里拿出一只烧鸡!用葵花叶子包着,老远就闻到,叫人口水欲滴地喷喷香气四溢,馋得弟弟手伸到嘴里往下压‘馋虫’,其实那‘馋虫’就是蛔虫,它也叫这烧鸡吊到嗓子眼!妈妈先掰下两条大腿,两个弟弟一人一个,两块胸脯,给我和爸爸,我怎么也不肯吃,推让给妈妈,我说:‘我就是喜欢吃鸡屁股,那才叫香呢!’惹得全家大笑一场。拿起鸡屁股,也舍不得吃,我要送给好朋友小黑。


我啃着鸡骨头,心里发酸,大姐二姐的身影闪在眼前。我对爸爸说:‘爸,我想姐姐,打明天我想去看她们。’妈妈也随声附和:‘说的是,大女儿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我就惦念着二女儿,叫丁兰去看看,把她接过来也放心。’爸爸同意了他说:‘去吧,小孩子不显眼,鬼子也不会盘问,备上小黑,她记性好认路,跟着她走就是了,累了就骑上。’事情就在这样定下来了。我心高兴又难过,姐姐我是多么想你们啊,罪大恶极的日本鬼子,把我们姐弟分开,有家不能归,害死了我们的亲娘,炸死了小黑的妈妈,家破人亡,流浪到兔子不拉屎的大山沟里,学不能上,同学们各自一方,受尽了日寇的凌辱蹂躏,这血海深仇何时才能雪洗!八路叔叔,什么时候来搭救我们啊!


天还没亮,妈妈就爬起来,为我打点行装,一条麻袋装上地瓜叶,搭在小黑的鞍子上,是我坐的也是小黑吃的,一个面袋子里面装上地瓜,还有一个纸包,里面包着烧鸡头,他说这是专门留下来给二姐的,闺女吃了会梳头。一小袋高粱面,还有一包炒花生,我真不知道他是从那里弄来的,细心爱心的妈妈,虽是继母,和亲娘一样亲!他忙碌好了,把我拉到他身边,扯扯衣领,拽拽衣襟,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老头票’,这是侵略者发行的钞票,装在我的口袋里,怕我丢了,拿过针线缝起袋口,嘱咐说:‘这是你爸和我孝敬你姥爷和姥姥的,别忘了进门先给姥爷姥姥叩头啊!一路上小心就沿着来的时候走的山路走,这个小黑都知道,遇上二鬼子汉奸就说小黑病了去看病,千万不要贪玩,好孩子记住。’我抿着嘴重重地点点头说:‘妈妈放心,我都记下了!’急急匆匆填饱肚子,准备上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