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huazhiqiao 收藏 6 44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zt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字,已经成了一种意识.有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宣泄我的心情,就写了出来,有时候仅仅是怀恋,有时候是为了记录下一段回忆.其实我写下的每一个字,我知道,文字在我这里已经失去了意义.


我安静的写字.听歌:Close To you.歌里的淡淡忧伤蔓延了出来,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我仅剩不多的快乐.


关于爱情,总有那么多的话题来说.或许是因为我门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些个回忆,得到的幸福和失去的痛苦.都会在心里千百回的回味.


离开了一些人,一些往事,和一些自以为是的伤悲.我承认自己很孤单,孤单的那么明显.不想去认识谁,也不想被谁认识.不过无聊而已,我不在乎.也许追溯过去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也许,我只是懦弱的女子.不停的回想.是害怕忘记.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在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我一直在想,我究竟需要怎样的领悟,才能不再追逐逝去的幸福,不再试着将似水年华留住.生命太漫长了....再没有爱,不恨着谁,我*什么活下去?我拼了命去追赶的,只为了让毁灭来的更快了些.


站在原地,我等待着剧情落幕.


我不知道一份感情到底可以维持多久,不过终有淡然的一天.人生聚散是宿命,我相信.或许有一天,我已不需要一个依靠的肩膀,因为我已习惯相遇,习惯离别,习惯一个人煎熬,没任何原因.


可是爱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逃离的? 是给他发消息,他再也不回,打电话他说很忙语气不耐烦而冷淡时?是自己开始痛苦,猜疑时?是他终于给你说"对不起,我门不合适时?爱情早就偷偷溜走了,何必追问,何必疑惑,何必伤感,每个人都有他消失或离开的的理由,醒醒吧,没有人有义务告诉你他离开的时间.你只需要接受并且学会淡然面对.


一个故事的开头一旦美好,结果往往是悲剧,事情总是纯在一些荒唐的逻辑.可以不理解,但也逃避不了.


有一首歌<花事了>:“是我想睡了,受不起打扰,时间比你重要. 是我懂事了,什么都不晓.连你都认错了.世界大,生命长,不只与你分享,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 ”这个迷信爱情的女子,曾经义无返顾,却始终孤独,终将面对自我的醒悟.


爱的一切,本来就无关真相,无关对错.


可是CD里一个女子哀哀的唱着: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终于明白恨人不容易."我的生命里属于别人的时日并不多,趁还愿怀恋,趁回忆新鲜,趁,忘却还觉亏欠.


我渐渐相信,心平气和地生活是对待自己最好的方式,时间是药剂,会慢慢麻醉这缺憾的痛感.


听说,上帝只给每个人一份完整的爱情,有的人一辈子只守侯一个爱人,把自己完整的爱情给他,而有些人却把这份完整的感情分成很多份来花,所以谈了很多次恋爱,但每次都无法百分百的去爱.我总觉得像是在说我,可是,我真的只想要一份爱情就好了.上帝,好像没有听见我的祷告....


我就这么可耻的年轻着,苍老着,无关时间,无关阅历,无关生死.从出生开始,苍老就已经蔓延.


电视里,又在第N次播放白蛇传,看到白素贞喝雄黄酒的时候,我恍惚着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使道行再深的女人,一但深爱一个男人,就会昏了头的为他去喝雄黄酒,但是男人却不会为此感念她,相反还会因此嫌恶她.呵呵,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所以永远不要像白娘娘那样傻,天下没有男人值得你为他喝雄黄酒,你为他痛的死去活来反而倒把他吓着了,男人..是很胆小的.


不知不觉又2点多了,这段时间又开始习惯性的失眠.不过我不怕失眠,如同我不怕失恋.因为我知道难受是必然的,但总会过去,如同失眠,迟早都会睡着.干脆失眠到绝望,绝望到夜的尽头.到天明.便能沉沉睡去......深深的夜,起身泡一杯茶.叶渐渐舒展开,如烟般盛开的寂寞..直侵心底.


害怕寂寞,它会侵虐你的思想.任何人都可以变的狠毒,只要尝过什么叫嫉妒.不过我没有狠毒的理由,但我还有冷漠的自由.我知道,想要不被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这可以算上绝对防御吧.我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我爱过,被爱过,既不讳莫如深,也不四处抛洒,早已学会在嘴角装饰一个客气的微笑,年少时的愤世嫉俗早已经被冷漠洗礼.我漠然的看着.在这个世界里,有很多人夸我也有很多人骂我,我无力去改变什么,也不想的去改变什么,我只想更爱自己多一些.


记得有次我问朋友一个问题:“如果你爱一个人比他爱你多很多,你会怎么做?”“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朋友语气很坚定.“你呢?”“我会选择离开...”“为什么?”我没回答.心理的答案很明了.我怕失去自我.我害怕那种爱的没有自我的感觉.没有安全..四周...空空的...朋友不满意瞪着我,想要知道答案,我笑了笑.


朋友比我小2岁.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很热情.和我正好是2个极端.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奇怪我门怎么会变成好朋友.或许正好是互补吧.我很清楚的记得有次我感冒,她出去给我买了一瓶感冒通 和一些消炎药放在床头的桌子上"要按时吃哦"她叮嘱我.她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吃药了吗?”“吃了!”我很爽快的回答.她很怀疑的笑笑,把那瓶感冒通倒在了桌上,一粒一粒的数着,我很纳闷的看着她数.“还是32片药,一粒没少.”她说..............我无语..-_-!!!


没有爱情,至少我还有友情,我很满足.


我想这样也好,没有什么爱啊恨的值得自己记住或怀念了.没办法靠近,也没有纠葛或亏欠.我知道自己只是路过.终究会失去某些记忆.所以不必看的太重.日子一天天地过,来去优游.时间从不为谁停留,我也明白,等待根本换取不了任何偿还.


我一直以为自己赢了挫折,直到有天照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间.我没遇见我该属于的人.我很怕.怕花期就这么过了.凋谢了....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此,我已向佛主祈祷了500年.....


我开始惶恐并质疑我的年轻岁月.我是那么的清贫,却将它过得奢糜无比.我挥霍了大部分青春年华以及所有情感.到如今却只留下孤独和悲伤.我依赖香烟.当一些情绪无法释怀的时候,我喜欢借用烟将它们一并燃烧.从某个意义来说,烟对我只是一种工具而非喜好.就象我们吃饭一样 --- 不过你不能不停的吃饭.但你可以不停的抽烟.我当然知道心痛只是一种感觉而不会造成任何真实的创伤.所以我们本就不必太在乎.更况且冥冥众生中还有那么多的人比我痛苦 --- 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痛苦,你的痛苦毫不希奇.


你什么都不是.我轻声的告诉自己.


我开始在复杂中寻获简单,在满足中消遣平淡.在时间的流逝中....有没有谁的陪伴,我也要一路摆渡到彼岸


其实,何时何地,开始的开始,最后的最后,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