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我的作家梦

caishen1990 收藏 81 125
导读:[北府原创]我的作家梦

我从十六岁到七十六岁的六十年,人都是糊涂的,只是现在才清醒了的。

本来我也是清醒的,十六岁那年我做过一个梦,一做就是六十年。下面我要说是就是我做的这个长梦:

那还是十六岁一年的夏天,一天又看到小时候的玩伴txjr了,天呐,几天没见,怎么成作家了,胸前挂着个牌牌(原创勋章),上面写着“铁血作家协会会员”,走起路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的样子,好神气哟。一番交谈,才知道,一起玩泥巴长大的抗r大刀也是什么会的会员了,都有俩牌牌了,说得我羡慕死了。

半夜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平时写东西也还好的呀,为什么就不就此写篇文章投个稿,也混个作家、文学家的?那也算是有个出息呀。。。。。。越想就越睡不着了:对,我也来写点什么吧!

越想越对,我披衣而起,“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从此我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写作大文章”了,从前的朋友往来也断了。每天上午,街北的大唐918、382328538、反对有效(都是开金子楼的,家里有的是钱)都来邀我跟他们一起去玩,说:“写那东西干什么,到我们楼上去,有的是钱花?”“别写了,那东西有谁看呀?”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我心里说:我是什么人呀?我是跟你们一样没有上进心的人吗?我是要当作家的人啊,我能跟你们一样沉沦吗?

顶住了诱惑,中午也不休息了,趁热打铁多查些资料。不是上网上查哦,是打电话查。真是看书容易写书难啊,在牺牲了几百小时的睡眠,掉了无数青丝,埋葬了无数细胞之后,每天起早摸黑地赶,好不容易在一天中午之前完成了我的大作的第一稿。

经过N遍的修改,我的大作终于定稿出炉,家人(军团)看了都说可以(现在想起来,当时他们的神情都是怪怪的)。

这就有了一点点成就感了,下一步就是再联系一位编辑部的有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的编辑(斑斑)把关或提个建议,电话也打了,传真也发了,结果愣是没联系上(他原来对我也啥好的,还总是鼓励我写作的,还给了我联系电话,可能看我没有什么上进心吧,现在不理我了),自己又不知投到哪个杂志社好,左想右想,还是到历史社(历史区)吧。

走了一天的路,问了若干个人,吃了无数次闭门羹,总算找到了历史杂志社。

在历史社大门口又犹豫了半天(大约20分钟),我晕,我的姥姥,人家那办公楼老高老高,门口的铜牌上几个大字:铁血时报历史杂志社。门口的保安老威严的,我更加觉得自己渺小了。我硬着头皮往里就闯,还好,门卫没有说什么。

到里面一看,那可是座迷宫啊,我找谁呀,东瞅瞅西看看,怀着敬畏的心情按响了紧闭的大门的门铃,出来一穿着中山装、戴着宽边眼镜的中年人,问道:“干什么的你?”

“我,我来投稿的”我回答道。

“投稿不在这儿投,看到门卫那儿有个邮筒样的东西没有,在那儿送进去就行了。”

“就这样丢进去?能行吗,老师们会看的吧?”我又追问道。

“会给你看的,会给你看的,你回去听消息吧!”中年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那好吧,我去投进去”,

万一编辑老师们没时间看或者跟本就不想看怎么办?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稿件往邮筒里塞,

“喂,那个谁,那个谁,你干什么的?”一个大嗓门吼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我醒过神来,“我投稿的呀”,

“投稿就投稿,你总是摸那投稿机干什么?”大嗓门又嚷道。

我这才明白过来,我塞了半天,还没有把稿件塞进去。

“投稿有你这样投的吗?”

“那我该怎么投呀,楼上的老师让我来投的呀。”我委屈地回答到。

“把你那要投的东西在那上面印一下就行了,真是小地方来的。。。。。。”

“哦,是这样的呀,谢谢您了!”我一边道谢一边手忙脚乱地按大嗓门说的办法弄了一遍,然后就赶忙逃之夭夭。

“不对,刚才我是不是印了两遍了,好象是两遍,老师们不会发火吧,就这样算是投了稿了?”我就这样心神不定地回到了家。

我就在家等啊等啊,眼角的皱纹也惭惭多了,头上的白发也看得见了,人也变得迷迷糊糊的,可一直就是没有历史社编辑部的消息。直到我的个堂哥叫大猫(他在外面混得开的)对我说:一般来说,一天还没有回信就是枪毙了!

狠狠的一棍啊!

也怪,从此我就清醒了,可我已经七十六岁的高龄了。








同意发表:rrt1234/lin2702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