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庆八一征文》“老黑”

毅之力 收藏 51 305
导读:[影子原创]《庆八一征文》“老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身橄榄绿,巡步深南中,

久无你信息,访问到荔湖。

雨烟湿楼重,不飞且濯濯,

为我撤炎暑,时有青风渡!


又是一年了,眼看就要到八一建军节了!想起了在军队生活的一千八百个日日夜夜,点点滴滴,历历在目。想念你我的老班长---“老黑”!

清楚的记得那是在9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和800多名新兵战友坐上了南下的军列,带着高考落榜的失意,面对新的生活理想和抱负,挥手告别了亲人的眼泪和朋友祝福,迈向了憧憬向往的军营。

军列于次日上午的9。50分准时的开进了广州站,一下车看到的全是新兵和来接兵的干部。大家在各自的车厢前站好队伍,接着就就被各个部队的领导一组 一队的带走了。我另外一个战友是在最后被领走的两个新兵,来领我两的是一位肩上扛着两杠一星的少校警官(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支队作训股的皮参谋)。在车上他告诉我两,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个生活非常艰苦但有着很多荣誉的部队。问我两要是后悔的话可以说出了,将给我们个调地方。我们当时一片模糊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我们坐的军车一路穿城过镇,眼前的楼寓是越来越高大,不知不觉就开进了特区的中心。车子进入了中队的营区,两边站着两排威严的老兵,热情扬溢的锣鼓声就猛的响起来,我的心也不用自主的随着锣鼓声跳起舞来!

欢迎,欢迎。我们刚下车,背包就被一双大手抢走。定眼一看,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的脸怎么这么黑。望着他如碳的脸上堆满笑容,我的心里毛糙糙的。当即,我就给他取了个“老黑”的新名。

老黑是我的班长,我们几个新兵被老黑带进班里。他很热情,他越热情我们越拘谨。呵呵原因很简单,他那脸受不住看。看看身边的几个新战友,也都在详装忙着收拾床铺,竭力避开老黑这张脸。这样的脸,要是出现在特区人民的面前,岂不严重影响我们武警战士的高大形象。征兵条件上,应加上一句,脸太黑者,不宜参军。我的手在胡乱的吓搞,心里却直嘀咕。

老黑的眼睛贼精,一下子就揪住了我们的心思。哈哈 脸黑,说明我们这任务多训练苦,要不了多久,你们的白皮嫩肉也会变的和我相当的。老黑露出两排白牙,和我们说起了他脸黑的原由。这老黑还真会蒙人。我摸摸自己的脸,在自我宽慰。对老黑的话,我不相信,但想起来还是有点害怕了。

在后来,听第2年的老兵讲,老黑刚入伍时,虽说是山里娃,可却生得一副白净净的脸。现在他的脸最黑,是因为他的军事素质是全中队最棒的。老兵的话,让我开始细细观测老兵们的脸和军事动作,凡是单双杆能完成8练习,五公里越野跑在20分钟以内,400米障碍持枪跑2分35秒以内,散打又硬又狠,射击12345练习都打优秀。这一比二照,果然是脸越黑的,军事素质也更胜一筹。

老黑所在的那小山村,穷的要命。他在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当兵,就是为了走出大山。老黑入伍动机很明显,这一点中队上上下下120多号人都知道。当兵,填入伍后的打算时,他写的很直接,留特区。

我和老黑似乎很有缘分,没多久,混得已经很熟。他经常和我说特区,说这儿才叫天堂呢,能在这儿生活还不跟神仙似的。说这话时,他的劲头很足,就连目光也是直直的,如同锲地的通条。

别看老黑脸黑,在中队干部眼里,他可是个红人。我常戏说他是黑里透红。在同一年度兵里,老黑不但是第一个当班长,也是第一个入党的。参加完入党宣誓仪式,老黑就神神密密地请加外出去了。回来时,老黑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发酥,对谁都咧着大嘴露出两排白牙憨笑。我也为他高兴,党票到手,留特区的希望又多了一成把握。

不过,让我纳闷的是,从这以后,老黑再也没和我谈过他留特区的事了。起先,我以为他是打消了入伍前的念头,后来,我才发现这小子已由纸上谈兵转变为实战演练。

每半个月,老黑就要请假外出一次。我佩服老黑的智谋,中队对战士外出管得是相当严的,就是捞到一次,必须两人以上同时外出。(我在新兵一年的训练里,就没外出过)可老黑就不知道给中队干部灌了什么迷魂汤,他可以定期外出而且是独来独往。这个迷,直到他退伍走后,我也执行秘密任务回来后的第7天才揭开。------

这时间一长,关于老黑的闲话就从无到有,从弱到盛。一个党员班长,不安心工作,跑出去联系工作,太不像话了,真是多了个党员,少了个骨干。闲话传到我的耳里,我有些替老黑打抱不平了,再有半年,人家就要退伍了,现在开始活动 活动,找找关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结果没过几天,又有人说了,老黑出去是搞对像是在谈恋爱,对像好象是一个大医院的小护士。

老黑这家伙,真有一套,找个特区的妹妹做老婆,来个倒插门,留在特区可就是一锤定音了。我在仰目老黑的花花肠子的同时,也为他捏了把汗,你说这事要是被中队干部知道了,别说留特区了,说不定还要背锅处分。这闲言传起来很快。在战士堆里沸沸腾腾了,可就是没有人向中队领导反映。用大家的话说,老黑也不容易,他家太穷,能用这方法留在特区也是好事一件,咱就睁一支眼闭一支眼吧,全当帮人家一把了。

这天,老黑从外面回来了,脸色苍白,走路直打晃,精神倒很兴奋。看到这情形,我心里一紧,老黑肯定是闯了男女的禁区了,抖出了生米煮成熟饭的招数了。我赶紧端来一杯水,凑近他的耳边发出善意的劝告:班长,悠着点,别桶出楼子来。老黑眼一斜,什么意思?嘻嘻,偷吃禁果是有滋有味,可弄不好要会出事哦!我说得很有分寸。小子,你这歪脑筋想到那去了,告诉你,别跟我瞎扯。老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不敢在劝他了,但心里直为他打鼓。

老黑的心是越来越野了,以后的每次从外回来都像霜打了一样,可言语之间颇有幸福的感觉。值得庆幸的是,老黑的隐藏的功夫做得很好,丑事不但没有暴光,中队干部反而对他越来越器重。

时间也过的真快,转眼就要到年底了。部队的退伍工作进入白热化阶段,今年的退伍数额特大,咱中队的老兵全部退伍,一个不留。这消息一传出后,我有点为老黑庆幸。这是个机会,他可以安全退伍留在特区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除去领花肩章的老黑手里去拿着的是去往他老家的车票。

班长,怎么,不留在特区把事办妥了再回去看父母呀?我试探的问他。办什么事,老黑脸上露出不解。还能有啥事,婚事呗!你小子这也信?我能不信吗?再说找个老婆留特区,不正合你意吗!老黑一敲我的脑门说,你小子脑子里悟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得好好洗洗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中队组织即将离队的老兵集体游览服役了3年的第2故乡。就在当天的晚上,我也离开中队执行任务去了,那也是我的一遗憾事,没有亲自送走老班长,连个通信联系的地址都没留下。

老兵们走后的一个星期,中队来了个十八 九岁的姑娘,说是要找一个脸特别黑的班长。

原来这个姑娘得了一种需要定期换血的病,可她的血型很罕见。老黑在来部队的第1年时,就去无偿献了血(这是中队的传统),老黑的血型也是属于那种罕见的血型。直到此时,我才明白,老黑,不我的班长每半个月定时外出是到医院献血去了。如今这个小姑娘的病治好了,她是特意来登门感谢的!

老班长你现在在那呀?生活过得还好吗?想着你那黑里透红的脸,咧着大嘴巴露出两排大白牙,你笑的那么的真诚,笑得很开心。这笑容至今仍印在我的脑海里!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