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厨师的故事

aiian 收藏 7 124
导读:[转帖]厨师的故事

我是一个厨子,我知道所有关于烹调的秘密。


在半厘米宽的黄瓜上我可以片11刀,片成12个相连的薄片,每一片都像纸一样薄,人情薄如纸的纸。


而且为了保持脆爽,这11刀需要在5秒钟之内完成,否则手的温度会让黄瓜流失水分变得绵软,“蓑衣黄瓜”就失去了全部意义。


只这一手,我练了三年,必须要11刀,在5秒钟之内。第一次练成的时候,我抬起头来,望着青色的天,笑着哭呢。


即便如此难,这只是一桌家宴的头盘凉菜中的一道,通常只在夏天供应。冬天的黄瓜生长在暖棚里,吸收不了日月的精华,是无论如何不会好吃的,我这么认为。


所以冬天,我不做黄瓜。别人求我也不做,每个厨子都有一些怪僻,而我则十分怪。


一般在夏天的某个晚上,我会请若干朋友到我家里来吃一顿饭。


这是一个疏离的社会,那些好友不知道我的职业是什么。知道又如何呢?他们可以吃到我做的菜就够了。我们彼此喜欢,彼此施予友情,他们送我鲜花,给我宠爱,给我无尽的赞美,他们通常请我在外边吃饭,我这次约请他们在家里吃。


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吃饭了,麻烦呢,需要择洗和准备很多东西,人普遍没有耐心。一切都想速成,速食面,速速赚钱,以及速速相爱。怎么还会在家里耐烦做饭?


但我喜欢,我最大的梦想是做饭给一个人吃,他想吃什么就做什么:饺子每次只煮5个,因为只有刚出锅的最好吃;每个周末,都有一碗美味的汤,在他伸手可以触及的地方;而且我保证,每天的早餐都不重样--小馄饨、水煎包、三丝面、什锦炒饭、豆浆油饼、锅贴......除非他要求。


我这么宠爱他,会不会永远留住他的爱?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而且要永久,跟我爱他那么久。


他们来的时候,天有些微雨,但天色还是亮的。有的还带来了新伙伴介绍给我认识,排队带鲜花和礼物给我,我一个一个吻他们的面颊。


有些冷,所以我热黄酒给他们喝,十年陈的花雕,拍开泥封,加少许姜丝,放在热水里温了,再用泥质暗红陶的杯子,一杯一杯分下去。


而我用一个咖啡杯,小小的,喝茶、喝咖啡、喝酒甚至吃药我都用它。自己用的容器我不大讲究。


他们把蓑衣黄瓜一筷一筷夹到碗里,就着酒大口大口吃下去,没有人说什么,像是一个单相思的人给另外一个人的爱情那样被浪费。


虽然浪费,然则我喜欢。我喜欢浪费这个字眼,只要浪费的起。


热菜上的时候,有个人说:“咳,苏克,这家里的菜真好吃,我只在郡琢吃过类似这么好的。”


立刻有人说这马屁拍的太过了,不过他们一致认为菜非常好吃,并且请求可否经常过来吃。


我不动声色,同时端上来饭后甜品--不加一点糖的八宝,所有甜度都来自枣肉和花蜜,那豆沙是自己洗的。


其实郡琢是我所在的饭店,京城第一名贵的吃饭所在。我在那里掌第一把勺,牌子上用苏的姓,只是从来不见客人。


在饮食界,他们普遍认为男人做饭比女人要出色,所以郡琢的老板为难的对我讲,可否不让人知道我的性别。


我不介意,做饭是我的爱好,关性别何事。


如果他们知道,那些饭菜出自一个女人的手,会不会掀翻桌子?


但没有,一年一年过去,从来没有人在这件事情上较过真。


饭桌上有一个人吸引了我的注意,陌生的面孔,修长身材,有些瘦,英俊,不爱说话,他给我带的礼物是一盆叶子,种在土里的叶子,上面结了花蕾。


我一向不喜欢被摘下的花,虽然鲜艳,可是很快就衰败了,多么令人哀伤。他怎么知道?


别人叫他小谢,林花谢了春红的谢。我摇摇头。


吃喝完毕,朋友们在客厅里说笑,我在厨房收拾东西,小谢默默地进来,帮我一起做。


“其实我偶尔也做饭,可是最不喜欢择菜和刷碗。”他说,十分温和的样子,天色暗了下来,他看我的时候眼睛雪亮,在那一刻,我才发觉,他的眼角有一点点不羁。我笑了一下,戴上手套洗那堆青花玲珑,必须要小心,因为碗太薄,一碰就碎。


盛八宝的大碗还剩下一些糯米和葡萄干,他用手指抹了吃掉,吃起来狠香甜狠贪婪,像是一只野兽。被我看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说:“真是好吃呢,可是太少。”


我说:“吃这么多,还那么瘦,真令人羡煞。”他上下打量我一下说:“女人还是有肉好。”我的脸立刻通红,这几乎是调戏呢。


是的,我一向喜欢身材修长的青年,比正常的体重轻5kg左右,结实平滑的腹部,没有一点赘肉的面颊,明亮的双眼,精灵一般。


可惜我从来没有那么瘦过,真令人懊恼。


他们走后,我在沙发的地上,发现了一管唇膏,D&G,可惜扭开发现是无色的也没有味道,不然该多香艳,在宴会之后,杯盘狼藉的时候,发现一管口红,唇色如血,或者如谢?


小谢不羁的眼角在我脑海里闪现,我惊了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