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龙的力量—蚀日》第一章

红色猎隼 收藏 14 595
导读:[原创]《龙的力量—蚀日》第一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山雨欲来


(一)


济州岛,朝鲜第一大岛。距朝鲜半岛85公里,间隔济州海峡。面积1859平方公里,东西长73公里,南北宽41公里,海岸线长420公里,是一个蛋圆形的火山岛。


由于岛上有汉拿山、白鹿潭、三姓穴、龙渊、山城奇岩、天地飞瀑等名胜,所以在战前曾是名噪一时的旅游胜地。但随着战火的蔓延,数以百万计的韩国难民开始背井离乡,乘坐各种交通工具逃离朝鲜半岛以躲避战火。济州岛便成为了他们首选落脚地和中转点。


而洛东江防御圈的最终崩溃以及釜山的迅速“沦陷”最终引发了朝鲜半岛有史以来最大的难民潮,在中朝联军攻城的隆隆炮声中来自韩国各地的超过200万的难民拥挤着登上挂着各国国旗的船只逃离釜山港。


朝鲜人民军军方以“阻止本国居民外逃”为理由向联合指挥部施加压力,要求联合空军封锁对马海峡,最终导致了联合空军在8月14日出动超过500驾次的Q-5强击机群以火箭弹扫射难民船队,从而引发了被日本《读卖新闻》炒作为“史上最大之虐杀作战”的“釜山外海大空袭”。


事实上大多数的中朝两国飞行员都有意压低了着弹点,攻击船只的吃水线以下,迫使它们无法远航。而真正导致大批韩国难民死亡的却恰恰是一脸正义的日本政府,大批日本海上自卫队及海上保安厅的舰艇不顾韩国难民的苦苦哀求,强行将所有难民船驱逐出日本领海,包括那些即将沉没的。而最终大多数的韩国难民船还是蹒跚的驶到了缺乏天然良港的济州岛附近海域。


刚刚在釜山度过了自己21岁生日的安在石,就是这超过200万难民中的一员。那天当看见绘着“八一”机徽的Q-5强击机超低空俯冲向他所乘坐的小渔船时,他以为自己在劫难逃。


但两天后,他还是趟着齐膝的海水登上了济州岛的土地。已经逃往美国洛杉矶的韩国流亡政府似乎已经尽了全力,很快由国际红十字组织提供的大批救援物质被运上了岛,在西归蒲、北济州、南济州三个地区大型的难民营也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了起来。


由于是韩国第一的综合性大学—东国大学的学生,安在石很快就被幸运的安排在条件较好的西归蒲难民营。西归蒲位于济州岛的南部海滨,因为曾是2002年世界杯时中国队的训练场而被中国人所熟悉。位于该市市郊的难民营总占地近70平方公里,拥有独立的发电系统和完整的供水设备,主要安置了来自汉城和釜山等韩国大城市的近60万难民。


心中记挂着还留在春川老家的父母和姐姐,开始几天安在石一度情绪低落。直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遇见了李知恩。李知恩来自汉城,战前也就读于东国大学。尽管比安在石高一个年级而且也不是同一个系,但能在济州岛上相遇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所以李知恩便以一个学姐的身份照顾起安在石的生活起居来。


半岛的战火此刻已经逐渐熄灭,战前一度膨胀到190万人的韩国军队此刻能活着抵达济州岛的却只有不到10万人,他们大多士气低落,神情沮丧,宛如一群在白昼里巡游的野狗。一般来说仍能保持成建制的部队军纪还算好的,而那些混在难民中逃上岛的散兵游勇们就真的可以说是胡作非为了。刚上台的那几天,安在石在午夜里常会被突如起来的枪响和女性被侵犯时声嘶力竭的哭叫所惊醒。


而其后的“秩序重建”更是一场残无人道的恶梦,在一度对正规军失去的情况下,由洛杉矶赶回来的韩国流亡政府特使李郢珠,迅速组建了由所谓16-20岁“最坚定的韩国青年”,所组成的准军事组织“大韩民国青年军”。而这些狂热的少年除了有对金芝和个人疯狂的崇拜之外,几乎对是非没有最基本的判断能力。


“大韩民国青年军”组建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收缴了包括韩国正规军部队在内的岛上所有的“民间武器”。而后则是为期数周的血腥的“甄别”行动。没有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又缺乏足够证明的人一律被视为间谍、没有所属部队的军人被视为逃兵、确认没有生产劳动能力的伤员、病号被视为累赘。短短的数周、或者说漫长的数周内,小小的岛屿上到处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一架又一架机壳涂装着红十字标志的美国军用C-17“全球霸王III”大型运输机艰难的降落在扩建中的济州岛机场,但从机舱内卸下来往往不是难民们急需的粮食和药品,而是美国陆军封存完好的M-14A1和M-16A3自动步枪和整箱整箱沉重的步枪子弹。这些武器会第一时间的配备到“大韩民国青年军”热情高涨的士兵手中。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些步枪的每一次射击都可能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在洛杉矶的韩国流亡政府眼中,难民对以金芝和为首的韩国政客毫无用处,他们需要的是无血无泪的残酷士兵。每过一个阶段就会有一批双手粘满了血腥的“优秀” 的“大韩民国青年军”的士兵有机会乘坐空返的C-17运输机离开济州岛,前往美国的军事基地受训。


而每当这个时候流亡政府特使李郢珠总会热情洋溢的向众多年轻的生命呼喊道:“大韩民族是一个不能被征服的民族,你们是大韩民族的未来、大韩民族的希望,你们就是新世纪大韩民族的‘花郎军’。大韩民国将象新罗帝国一样复兴,最终将强大的中国赶出朝鲜半岛。”


李郢珠口中的“花郎军”是朝鲜半岛历史上新罗王国所发展了军事组织,年轻的贵族少年加入名为“花郎”的军事团体。作为一个集体受到作战武艺、文学鉴赏和团体生活的训练,以“事君以忠、事亲以孝、交友以信、临战无退、杀生有择。”为口号,对新罗王国的强盛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但“大韩民国青年军”的种种过激行径,渐渐超出了济州岛依然存在着的韩国正规军的忍耐范围。以韩国军队中德高望重的老将—丁若镛上将为首的军方代表向金芝和表示,如果在纵容所谓的青年军在济州岛的清洗,那么不仅原本对政府仍心怀希望的民众会逃离济州岛,岛上的韩国军队也会倒向平壤,发动兵变。


在军方的压力下,金芝和才最终不得不将李郢珠和他所组织的8000名“大韩民国青年军”骨干被运往美国本土。在美国西部华盛顿州刘易斯堡陆军基地接受美军的全面正规化训练。在随后的日子里,这只军队受到了金芝和的重点扶持,被编组为韩国复兴军的一个陆军独立装甲旅。


随着“大韩民国青年军”的撤走,济州岛上难民们的生活也逐渐开始平静下来。虽然已经是初秋时节,但是难民们仍然在岛上开垦着荒芜的土地,播种用于对抗饥荒的希望—马铃薯。稍有点关系的人都会想尽办法离开这座人满为患的岛屿,但安在石却没有这样的想法,在他的心目中只要能与李知恩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是快乐的。


周五又是按惯例发放食品的日子了,一大早李知恩就叫上安在石来到了难民营中央的配给中心。但直至中午,长长的队伍前面配给中心的铁门依旧牢牢的锁着。“今天看来是不会开门了。学姐,你先回去吧!”看着已经略有些疲惫的李知恩,安在石有些不忍。

“没关系的。再等一下吧!”李知恩微笑着答道。但就在此时,布置何处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哀号“可恶的北方佬击沉了我们的船,我们被封锁了。”随之而来的自然是人群的骚动,慌乱与绝望的民众用力的冲撞着配给中心的铁门,而闻讯赶来的韩国陆军的士兵只能远远的对天鸣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