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降魔传(长篇连载)

敬侠 收藏 17 240
导读:[原创]降魔传(长篇连载)

岷山之变

西川一地多山路,且山势险峻,自古便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此时天黑无月,却有七人七骑在这崎岖不平的山道上打马狂奔。

山道狭窄,七骑只能一字竖排,当先一人身着红衣,披着一条黑披风,虽于夜中也是十分惹眼,其余六人则是一身黑衣短打。

马蹄翻飞,也不知跑了多久,此时忽然起风,一阵紧一阵缓,红衣人大声道:“要下雨了,大家抓紧赶路。”说罢狠狠一鞭抽在马臀上,他胯下坐骑一声长嘶跑得更快。

一会果如他所说,一道闪电瞬时耀亮天宇,跟着一串闷雷隆隆而来,只震的大地似乎都颤抖起来。夜天中湿气顿重,仿佛要滴出水来,六月的雨说来就来,且定是倾盆而注,七人又向前行了片刻,远远瞧见一座破庙,红衣人挥鞭一指道:“先去庙里,避过这场雨再说。”

到了庙外七人跃下马身,只见眼前破庙还是青砖而砌,,显见当初下了一番功夫,只是此时门窗早已残破,足见久无人来。这时天上淅淅沥沥的已开始滴雨,众人忙躲进庙里,里面自是蛛网虬结,灰尘满地,却没有神佛贡像。

六个黑衣人将庙内收拾一番,铺上一条长布道:“十爷,您歇着。”红衣人坐到长布上,一会儿又有人递上酒水饭菜,他也不与别人客气,端起酒杯吃喝起来。此时庙外电闪雷鸣,狂风交作,瓢泼大雨从天幕中倾盆而下,众人虽在庙中,可雨水不时从破损缝隙中扫入,不一会地上已是尽湿,红衣人皱着眉头立起,这时一阵过山风狂吹而至,庙门虽用破棍抵住却仍是被风吹开,随之大雨狂扫进来,庙里点的两根蜡烛立时就被风吹入地上,四周重又陷入黑暗。

一个黑衣人忙去关门,忽然一条巨大的闪电裂空而现,借着一瞬的大亮,他竟看见有数个黑衣人正猫身向庙门潜来,此人大吃一惊回头叫道:“大家小心……”话音未落,一枚钢镖激射而至,噗的一声闷响,已穿入他的咽喉,此人喉中荷荷作响,立时瘫倒在庙门口一动也不动了,其余人见势不妙忙抽出各自兵刃,摸到屋内四角伏地躲藏。

这时一阵阵的雨水被狂风送入屋内,残破的木门也被雨水敲的噼啪直响,庙里血腥味渐重,想必死人的血水已流了一地,忽然又是一道闪电亮起,庙内所有的人心一下便提到了嗓子眼,可这次庙外已无半个人影。

庙内的人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庙外也没有一点动静,双方就这样不知僵持了多久风雨渐停,此刻天空微微泛红,四下里不再是漆黑一团,破门被微风吹动,在尸体与墙壁上来回碰撞,乒乓作响,就在此时寒光一现,庙内所有人见一柄刀从左边门旁伸入将门抵开,忽然亮光一闪,一团火球已被人从外抛入。

红衣人暗道:“不妙。”却听喀喇数响,墙上破窗已被人撞破,两个黑衣人从损处跃入,只是他们尚不及看清形式,便被伏于墙角旁的几人同时出招捅死当场。

屋外此时火光大亮,有人叫道:“大伙上啊,别放走了一个。”红衣人心知此地不可久守,悄声道:“咱们从正门冲。”话音未落只听轰一声大响,墙上已被对方捣出了一个大洞,这下庙外众人四五个同时冲了进来,守缺处的黑衣人就是手再快也难同时格毙如此多人。不过捅死一二个,对方大部人马却源源而入。

说是大部人马其实也就一二十人,不过已是数倍于对方了。红衣人见势不妙忙从门口冲出,只听庙内有人叫道:“点子要溜,快截住他。”又有人道:“这事就交给兄弟了。”红衣人只听身后脚步响动,有人追来,可屋外自己的坐骑已是不见,便急急转身向北而去。

跑得片刻,已进入一片茂林,一排排的大树遮天蔽日,四下又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红衣人忙寻了一处幽暗地躲起来。

不一会,只听数人脚步响,追兵已至,他们到了这里也停步不前,只听一人道:“叶某请天尊现身一见。”红衣人自对此言不屑一顾。

姓叶的等了一会不见动静,料知他不信自己,便又道:“天尊不必多虑,在下是陕西神刀堂叶万空,按理天尊不应提防叶某。”红衣人听了此言心念一动,叶万空到确实归入了自己帮派,可又叫他如何相信此人就是叶万空呢?是以红衣人仍是一声不吭。

只见火光一亮,对方也不知点燃了什么东西,红衣人隐在暗处见对方共有六人,这时手持亮物之人从怀中掏出一枚白玉令牌,放在火光处道:“此是神教的白骨令,天尊如是见了,应该相信叶某的话了吧。”

红衣人一见此物,再无多疑,当下从暗中而出,叶万空一见他忙躬身行礼道:“属下参见天尊,天尊今日受惊实是属下失职,还望天尊恕罪。”红衣人那还有这许多讲究,急急道:“他们呢,是不是快要追来了?”叶万空道:“天尊放心,属下有数。”说罢转头对手下道:“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呢?”一人道:“就在山脚下,过了这道坡就行。”

叶万空道:“属下只能接应至此,如久不回去他们一定生疑,马匹之物就在山脚,此去不过数里之地,天尊如取得,一路向北即可。”他说话甚急,显见时间急迫,红衣人也担心对方会追至此地便道:“行了,你走吧。”叶万空行了一礼,转身而去,红衣人急急踏上夜路,向山脚奔去。

再说叶万空回去路上手下问道:“帮主,此人看来胆小怕死,比起一般泼皮尚且不如,却能当上轮回教十大天尊之一,咱们投奔此教能落着好吗?”叶万空略一沉吟却笑道:“有的人本事和你我的不一样,他能有如此地位,总有他的道理。”

红衣人一路下得山脚,果见一株树上栓着一匹马,他如见最亲之人,忙上去解开马缰,翻身上马,向北赶去。

下了半夜雨后,后半夜乌云尽去,月亮又露出脸来,银光垂洒,道路条条可辨,红衣人一路疾驰此时已可见远处小镇,甚至镇上客栈透出的灯光都清晰可见,他心中一阵大喜,拍马赶去,到了客栈后连人家招牌都不及看,伸手就敲店门,只听门栓响动,店门被一老者打开,红衣人从身上随便摸出一锭银子,扔给老者道:“开一件上房,明天一早给我准备一身衣物,记住了吗?”

老者连连称是,当下给他准备房间,可红衣人惊魂未定,那里还睡的着觉,躺在床上心中只想对方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何要在半道截杀自己。

第二日一早店家就送来新衣,只是已非红色,他急忙换上正要出门向此番自己所来的目的地而去忽然听得本来平静的街道喧闹起来,此人如惊弓之鸟一般,只当对方又已追至,急切之下就要往床下钻,只听一个大嗓门道:“姓赵的你叫我来到底是为何事?”另一人道:“你少装糊涂,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先前一人道:“那你说是什么意思吧?”后一人道:“你占了我洛河派的地盘,如今用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还了吧?”

此人听到这才知与自己无关,心下一定,却又好奇心起随打开木窗只见不宽的街面上已挤满了人,人群当中有两帮人正怒目相对,其中一个胖子满脸不屑道:“笑话,阁下凭什么说是我占了你的地盘,难道朝廷有规定那是你家的地方?”另一个麻皮脸面色大变道:“姓戚的,你可别不讲道理,之前老子不过是看在你大哥的份上,没和你计较,你还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红衣人见这两帮人闹了起来,如再动上手,那自己是有一场好戏看了,当下推门而出,来到街上。

只见麻皮脸此时已是满脸怒容,胖子却仍是道:“有种你就动刀子。”麻皮脸怒吼一声真从腰间抽出一柄杀猪剔骨刀,向胖子当面劈去,胖子没想到他真会动刀子,吃了一惊忙侧身让开,道:“赵东来,你疯了?”两人身后各有一帮人,麻皮脸身后众人一见大哥动手,也不客气,各自拿出准备好的械斗之物向对方打去。

本来此处已挤满了围观闲人,这时怕连累自己忙四下退开,红衣人身前没了挡眼人视线开阔,看的更加尽兴,甚至连昨晚遇险之事都快忘到脑后,忽听身后一人悄声道:“十爷,小的来接您了?”

红衣人回头循声望去,见是一个极为面生的络腮胡子,他一愣正要问对方是谁,此人却道:“在下是开山一部罗坛主门下,今日正是坛主命小的在此恭候天尊。”说话间两帮人已混打在一起,红衣人正看的尽兴,一时不舍的走忽然又道:“他妈的,昨晚老子在你们这遭人突袭,如非命大早就见阎王爷了,罗田马是怎么做事的?”

来接应他的人听罢吓了一条,忙诚惶诚恐的道:“属下们没做好接应,是属下们失职,还请天尊不要见怪。”

红衣人没好气道:“你们这如此的乱,难道陈老九不知道吗,怎么安排你们在此地接应,如今要你们来又有何用?”他越说越气,大胡子只有在一旁不停的出言道歉正说话间,忽见远处赶来三个青衣人,其中一人大声道:“大家快住手,有事好商量。”只是众人打成一团,谁还听得清他说什么。

红衣人见又横杀出一拨人,心中暗暗叫好,更加关注,至于大胡子说得话就全没注意了。

其中一人走进后拔剑在手冲入人堆,长剑疾刺,犹如毒蛇吐芯一般,每剑刺出总有当啷一声,跟着便有人抱腕惨叫,原来他每一剑都正中一人手腕,只是只伤皮肉,决不损及筋骨。

一会儿的功夫,地上丢满了各种铁器,两方人终于也分开了。

麻皮脸怒道:“好啊,你们峨嵋派仗着自己会武功就能欺负人吗?”青衣人微微一笑道:“赵大哥说那里话,在下只是不愿见你二方闹到不可收拾之地,这才出手制止,且并未有偏袒任意一方,怎说的上欺辱二字。”此人是峨嵋七剑之一,也是胖子的亲大哥。

麻皮脸道:“好,既然戚大侠一番公允之心处事,那在下就请问一句,太平街的猪肉买卖从一开始就是我姓赵的做,可之后被你弟弟强行占去,如今已过两年是否也该归还与我了?”

青衣人转头问胖子道:“今日你说有人要欺负你,指的可就是赵大哥,所为也就是此事了?”胖子听大哥口吻似有些不快,心中揣揣,点了点头。青衣人又道:“那此地是否你强行占去的?”

胖子忙道:“这兄弟就不敢认了,做买卖你没本事就我来作,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存在谁欺辱谁,再说赵东来也不比谁怂,怎么就被我欺侮了这么多年。”赵东来怒道:“你不过是仗着戚老大罢了,如若不然你看我让不让你。”

青衣人眉头一皱道:“戚三儿,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像你们这样,怎能做好买卖,如赵大哥所言是实你就退出去吧,反正自家的生意也够大了。”胖子立时道:“是,大哥的吩咐兄弟记下了。”答的到也爽快,这下赵东来反倒不好说什么。

红衣人见他们已是偃旗息鼓,瞧得不尽兴,心中暗骂青衣人多事,又听身后人道:“十爷,罗坛主还等着给您接风呢。”红衣人手一挥道:“接个屁风,能给我留条命就阿弥陀佛了。”大胡子陪着笑道:“您老说笑。”当先引路而去。

这个镇子极小,走路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也就到了目的所在,只见是一座灰瓦红木房,外有一圈围栏,大胡子推开栅栏门入内大声道:“十爷到了。”只听门一响,走出七个人来,当先一人白褂黑裤,一副走卒扮相,他满脸堆笑道:“十爷,可叫属下等苦了,如再不见您老人家来属下可就要像教主要人了。”说罢上前挽着红衣人的胳膊一同向屋内走去。

红衣人虽对他们一肚子不痛快,可既有如此笑脸之人,也叫他发作不出来,况且又见屋里的桌上摆满了酒菜此时他得脱险境胃口已是大开便道:“大清早就喝酒?”罗坛主道:“您老从江南之地一路风尘而来,其中困难艰险实为我辈难料,也只有您才可当此重任,这一桌酒菜实是我辈揣度教主心思,替他老人家摆的,天尊可不能不喝。”

红衣人此来一路之中其实根本就未遇到什么麻烦事,便是昨晚变故也是在预料之外,否则教主根本就不会派他来,只是此人命不该绝竟在一群敌人中遇到了自己人,不过此时此地红衣人是万万不会说出叶万空了,当下将昨晚之事加油添醋的说了一遍,反正就是突出自己如何机智果敢,武功怎样高人一筹,怎么以一当十打的对方七零八落,最后则坦然上路,一路至此。说得是天花乱坠。

在座七人此时才知昨晚变故,无不大吃一惊,因为此人如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事只怕教主是绝不会放过这里每一个人的。罗田马使了个眼色,手下人会意,当下频频向红衣人劝酒,他说得尽兴,酒也喝的高兴,左一碗右一碗不多时便已醉倒,只是口中仍含糊不清的说着:“再来,再来。”

正在这时忽听门砰的一声已被人推开,罗坛主只道是那个没头脑的属下,正要出言呵斥却见一个身材魁伟异常的大汉从门外而入,众人中除了红衣人,其余人立时起身道:“属下等见过九爷。”红衣人却是嘻嘻一笑道:“九哥,你也来陪兄弟喝酒了,来咱们干一杯。”说罢举起空碗做势一饮,一人下意识的就要替他倒酒,可端起酒坛才觉不对,忙向那大汉一望,只见他本已黢黑的脸此时显得更黑,一双牛眼凶光併现,那人心下一怕,竟未握住酒坛,只听乓的一声脆响,酒坛落地摔碎。

大汉这时沉声道:“马上就要办事了,亏你们还有心思喝酒,你们可知今日之事是决不能出一丝差池的?”罗田马欲缓和气氛,忙将红衣人昨晚所遇之事说与他听,大汉听罢果然一皱眉头不再说话,而红衣人再也支撑不住,哗啦一声捋下许多菜盘,人也摔到桌下去了。

大汉瞧了眉头直皱,道:“也不知教主怎会安排这样一个脓包来做事。”罗田马双手直摇,示意别让红衣人听见,大汉哼了一声,转身出的屋去,罗田马随后跟出道:“如十爷说得确实,就说明这帮人已有了觉察,咱们也不能再拖了。”

大汉道:“废话,如没觉察这三派齐聚岷山又是为何,看来是到一较长短的时候了。”说罢道:“赵东来那边准备的如何了?”罗田马道:“差不多,今日他已将事先挑起来了,戚龙山是一定不会愿意交出地盘的,到时咱们就借机发难,您看此计可使得?”大汉略一沉吟道:“可以,不过事先不可透露太多口风,我看赵东来此人也不是够种的人,别到时一怕坏了咱们的事。”罗田马应了声,见大汉不再说话,便告退转身去了另一间小屋,进去后见一麻皮脸已在,便大喇喇的道:“你就是赵东来?”

麻皮脸一见他气势不凡,料定不是凡角,忙起身道:“正是区区,不敢请问大哥是……”罗田马道:“我姓罗。”赵东来忙堆出一脸笑道:“原来是罗大哥,兄弟是马……”罗田马道:“我知道是谁引你入幇的,怎么你要对付戚龙山?”

赵东来道:“不错,兄弟正是被他逼迫不过这才加入贵幇的。”罗田马做势一皱眉头道:“真是奇了怪了,都是杀猪卖肉的,怎么你这个屠户就比不上人家呢?”赵东来道:“罗大哥有所不知,戚三儿是靠了他大哥的名头在此作威作福的,否则谁买他的帐。”罗田马道:“听说他大哥是戚龙水,此人的背景你应该知道罢?”赵东来道:“这是自然知道了。”罗田马顿了顿道:“我听马胜说你希望咱们能去和戚龙水谈谈,怎么谈,谈什么?”赵东来道:“其实向我们这样的谁愿意得罪峨嵋派的人,不过是被戚龙山弄得实在无地容身,罗大哥也是走江湖的人,规矩一定懂得比兄弟多,所以这一切还望罗大哥做主。”

罗田马思忖片刻,微微一笑起身拍了拍赵东来的肩头道:“赵老弟既然加入了我轮回教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的事,就是轮回教数万教众的事,今日你既然开了口罗某无论如何也要将它办漂亮了,否则岂不是辜负了老弟的一番信任之情。”赵东来一听这话,心中感动万分,连声道谢,罗田马笑道:“无须多礼,你回去准备一下,待会咱们一起去戚龙山那儿。”

赵东来再来时,身后跟了十几条汉子,罗田马道:“你带这么些人为何?”赵东来道:“不是去与戚龙山谈事吗,总要防着他翻脸。”罗田马微微一笑道:“这点无须你操心了,叫你手下人回去吧,只你一人便可。”

赵东来以为自己的手下不入姓罗的法眼,便让众人回去了,一会儿来了六个人,一看都是市井之人,罗田马起身道:“你带咱们去吧。”赵东来见只有这区区几人心下觉的他们实有些托大了,可也不敢直说,便带领众人向戚龙山之处而去。

此时已过晌午,酷暑之天烈阳当空,流金似火,赵东来豆大的汗珠不停向下滴,可他却发现走在自己身旁的罗田马一滴汗也没有出,心中不禁奇怪。

未走多时已可见戚龙山的肉铺,此时并无一人买肉,空空的摊子前只有几个伙计在轰苍蝇,戚龙山显见是酒足饭饱光着上身,手捧一个茶壶坐在树荫下闭着眼,摇头晃脑的正哼着小调,罗田马再不向前,使了个眼色,六人中有三人向肉摊而去,只见他们到了后也不知说了些什么,一个伙计面色大变,摸起一把刀就向一人劈至,那人闪身躲开,这时另一个店伙计从旁一拳打来,此人似乎未有发觉,胸口中拳,他啊的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另二人急忙抢上口中叫道:“老三。”面上尽是焦急颜色。

赵东来见这些人如此不堪,暗中叹了口气,这时挨打的人四肢抽搐竟是口吐白沫,左边扶着他的一人见状叫道:“你们打死人了,我们要去衙门告你们。”

戚龙山此时觉的有些严重,便走了过来道:“诸位别着急,我的伙计不过是打了他一拳,不至于将他打死吧?”那人道:“你是谁,在这里多废话。”戚龙山自觉理亏,便陪笑道:“这片肉铺是在下开的……”他话未说完,只见那人面色一变道:“你就是老板,那可好了。”说罢伸手一把便将戚龙山的双手别到了背后,向前一推将他整个人推到了案板上。

戚龙山做了几十年的屠户,这本身的劲道自不算小,可被此人压倒后竟是丝毫动弹不得,只觉双手剧痛,当下惨叫道:“好汉饶命,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那人道:“你都将我的兄弟打死了,咱们还商量什么。”这时打人的伙计见势不妙偷偷溜走了,可近在咫尺那二人却丝毫都未发现。

戚龙山道:“好汉别急,我大哥会替人治病,不如让他来看看说不定能治好这位兄弟的伤。”擒住他之人道:“那还不快去把你大哥叫来。”戚龙山忙吩咐伙计道:“快去请我大哥,一定要快。”伙计不敢怠慢,忙向东边跑去,一会就不见踪影。

赵东来心中却忽然疑惑起来,因为轮回教这几人闹到现在也没说半句与自己有关的话,这是为何呢?

只听戚龙山道:“这位大哥,兄弟已去请人了,你是不是能松些劲,我这手都快断了。”那人哼了一声,稍稍松了些劲。

过了约有一柱香的时候,只见一个青衣人急急而来,而扶着受伤之人的另一人这时高声叫道:“大哥你看老三不对了。”擒住戚龙山的人回头望了一眼,登时面色大变,一把提起案板上的劈骨刀,青衣人见状急叫道:“万万不可。”话未说完,只见那人手起刀落,啪的一声血光四溅,竟生生将戚龙山一只手给剁了下来。

赵东来没想到这些人手如此之辣,胆颤心惊之下扭头就想跑。却觉手腕一紧已被罗田马紧紧握住,只听他道:“我们是替赵大哥来的,事情尚未办完,你怎么能走呢?”赵东来就是再傻,也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利用了,急道:“罗大哥,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全指着我一人养活,您就饶过我吧。”罗田马根本就不听他的,一把将他拖回。

这时戚龙山痛得大声惨叫那人却又举起刀,戚龙水情急之下纵身跃进,半空中拔出剑来,向那人刺去,只见对方身子微让,已避开这一剑,跟着将戚龙山推倒在地,戚龙水立定案板上,见此惨状心中怒火中烧,不想又见了不远处的赵东来,心中立时明白了一切,怒道:“姓赵的,我要你不得好死。”赵东来心下懊悔无比,可心知再怎么解释也是白饶。

这时戚龙水以与那人斗在一处,只见剑来掌去竟是棋逢对手,一时间难分胜负,戚龙水又斗数合,一收势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那人道:“少废话,我兄弟被你们打成这样,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吧?”戚龙水呸的啐了一口道:“你们少玩这套花招,以为我不知是赵东来叫你们来的,今日之事咱们没完。”

说罢望了戚龙山一眼,只见他已是血流了一身,此时反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戚龙水不禁暗暗着急。

那人冷笑一声道:“今日咱们的帐暂且算到这里,阁下如不服尽管去太平镇,咱们恭候大驾。”戚龙水急着救他弟弟,对方此举正是求之不得,当下铁青着脸也不说话。那二人扛起口吐白沫之人,向回而来,赵东来见他们报的还是自己的住处,心中更是懊悔欲死,道:“罗大哥,兄弟并无一丝得罪之处,你们何苦如此待我?”

罗田马笑道:“赵大哥放心,这件事至此已是我们和峨嵋派的事了,其后与你再无干系,你就放一百个心,好好做生意吧。”赵东来听了这话心下稍安,可一想又觉不对道:“可是你们说得是兄弟的住处,他们若来……”罗田马道:“你真糊涂,若是报咱们的地方,他戚龙水岂能知晓,你不用担心,咱们自有咱们的打算。”事以至此,多说无用,赵东来只有听天由命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