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一征文]大兵情缘(终结篇)

AGAGAGAG 收藏 18 84
导读:[原创][八一征文]大兵情缘(终结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八一征文]大兵情缘(终结篇)

当馨怡到大连某高校报道时,已经是这年的9月份。馨怡一切安排妥当后,通知我她已经到了大连。军校紧张的训练学习课程已经开始,并且对新学员的要求很严格。我欣喜地奔到馨怡所在的高校宿舍去见她。

整整一年多未曾谋面的馨怡看上去没有多大变化,还是那样的清纯可人。看得出来,她很疲惫。尽管分开只一年有余,这次见面隐含的意义非同一般。从一年前邂逅相识到今天在第三地相见,其实在这一刻就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对这个事实有些不敢相信。对一见钟情式的恋情我始终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也不曾奢望有一天美丽浪漫的爱情以这种方式降临到我的头上,可眼前的事实,不得不让我必须承认已经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奇迹的发生来的很突然,幸运似乎很眷顾我,就在我不经意的时候,这份爱悄悄地闯入我的心,甚至都没敲敲我的心门,让我有一丝准备,而是给我一个措手不及又欣喜若狂。这也许正应验了那句对缘分作了最贴切诠释的话:可遇而不可求。我和馨怡的相识相恋就好像是神奇的机缘所致。

相逢的话语就如同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彼此间的思念在这一刻得到宣泄。但看到馨怡略显疲惫的倦态,我不忍心再打扰她。我起身和馨怡道别:早点休息,我先走一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呵护和经营我们的爱情。尽管馨怡自己也感到了旅途劳顿所带来的不适,但仍有些依依不舍,要我多呆一会儿。我双手扶住她的双肩,做个鬼脸毫无顾及地说:从现在开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每星期来看你一次,到时候可不要烦我哦。馨怡会心的笑了,是那种幸福到心底的笑。

硬着头皮对馨怡许下的见面承诺,明明知道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军事院校与普通地方高校的区别,在于前者纪律严明,紧张严谨,属于个人且能自由支配的时间少之又少。即便是节假日,出入学院也要履行严格的请销假制度。况且部队院校时常有不可预见或特殊的任务执行。好在我通过个人能力和婉转的途径与系领导、班头结成了“铁子”,并把我的“特殊情况”透露给他们一点,在嘲讽和揶揄我一通后,私底下允诺我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出于人性化考虑,体现学院对学员的关怀,批准我大礼拜有一天时间我可以自由支配,其它节假日另定,但有一条,要我保证:必须请假,而且手机保证全天候待机状态。这个我当然一口答应。

最初的时间里,我和馨怡融入这个陌生的城市,感觉很新奇。相约在市区和周边景点游荡。以后的夏秋季节,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边流连,最让我们激动和高兴的是游海水浴,毕竟我们都是在北部山区长大的孩子,对大海很向往,也有着激强的诱惑力。说心里话,有一个漂亮佳人陪伴在身旁,给我枯燥乏味的学习和训练生活,平添了一份快乐和愉悦。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们面临着毕业分配的考验。部队院校的学员面临分配没有任何选择,一律要服从分配。从系领导那里我已经打听到一些消息,我们指挥系大部分学员要分配到西南高原地区,对此我即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我可以到高原欣赏雪峰、旷野,河流、湖泊,森林构成的绝美奇景;体验一尘不染的雪山,清澈碧透的湖泊和藏民对自然的敬仰,对宗教的虔诚。能够去一直被人们视为人类生存的一方净土的雪域高原,是我梦寐以求的。担心的是馨怡若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作何反应?在还没有与馨怡说明这个结果时,我不能做任何的猜测,但仍然要有最坏的打算。我一直隐瞒着这个秘密。尽管我努力保持着往日的平和心态,但还是让馨怡看出一些端倪,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问过我关于毕业分配的问题,我以还没有分配消息搪塞过去。其实,这段时间内心的煎熬已经让我几近疯狂,只是在尽力掩饰着,不知还能撑多久。当我确定这个消息时,我觉得是应该告诉馨怡的时候了,四年来精心培育和呵护的爱情就要经受考验了。

我选择了适当的时间,在一个僻静的咖啡馆,道出了一段时间以来让我痛苦不已的隐情。当我一古脑说完后,立刻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馨怡的反应也让我很是出乎意料,即没有惊讶,也没有激动,平静的盯着手中的咖啡玻璃杯,若有所思的样子,又似乎在静静的、全神贯注的欣赏着音乐。看得出来,馨怡的心理素质极好。倒是我感觉很尴尬。我问她在想什么?依然没有话语。我轻轻的对她说:“作为军人,我没有选择,执行命令是我的天职。我们四年的交往并不代表一定要有好的结果,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当然,我还是非常愿意我们能够继续”。当我说这段话的时候,我感到心在狂跳,对他的沉默我很无奈,确又无从发作。“如果你对这样的结果不能接受,选择结束这段恋情,我表示理解,并且由衷的祝福你走好今后的路。”我尽量抑制着躁动。馨怡此时轻抬眼帘无声的看着我,仍然是沉默。“也许这样的结果很令你失望,怪只怪我没有及早的向你透露一些消息,对你有些不公,无论你做出何种选择,我将会平静地接受。”我盯着馨怡。她呷了一口咖啡,抬头直视着我,嘴角微微翕动,欲言又止。沉默,死一般的寂静,我能听到心剧烈跳动的声音。“馨怡,好歹有句话,也许一切都来得太突然……面对这样的抉择很为难你,我只要听你一句话,继续还是结束,然后就一切归于平静。”我说话的声调越来越高。我原本果断干练的处事行为在今天这一刻有些拖泥带水,也许是患得患失的想法作怪,也许是对这四年之久的恋情不舍轻易放手的缘故吧。“再给你5分钟考虑,如果你还无明确表示,我立刻就走。”显然我有些忍无可忍了。

“服务生,再来两杯咖啡!”馨怡扬手招呼服务生。我的天,我都急得火上房了,她还慢条斯理的,好像今天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已经结束,就让我们这四年的美好恋情告一段落。从头开始吧。”馨怡终于说话了,而且说话时显得很轻松。在折磨我这么久后,这句冰冷话让我还有一丝希望的爱火顷刻间被彻底浇灭,我心如死灰。“谁让我喜欢和爱上一个天南海北、四处游走、居无定所的大兵呢?,从今以后的你我之间的爱情又要在远隔千山万水的时空穿梭中开始了,就把思念寄托白云和流星,给我们搭建一座传递情感的鹊桥,你说呢?” 馨怡说完起身把手伸过来,微笑着看着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着馨怡,甚至忘记了伸出手。我闭上眼睛使劲摇晃着头,然后睁大眼睛紧紧握住馨怡伸过来的那只热乎乎的手。“馨怡你再说一遍”,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声说。“既然选择了你,我就选择了承受,你的终极目标,就是我最终的归宿,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馨怡轻轻的在握着的手上使了些力到,然后向我抛了一个媚眼。

原来,馨怡已经知道了我去西南的消息,只是要看看我对这件事情的内心反应,就在我摊牌的那一刻,故意装作无动于衷,毫无反映,就是要套磁,嘿嘿,馨怡的心计狡猾我真正领略到了。

一年后,馨怡主动向校方申请到西南部偏僻的小城支教,义无反顾地追踪着我的足迹,来到了雪域高原,实现了两颗心地碰撞。不久搭建了温暖的爱巢,大兵的情缘完满的画上了句号.


以下是大兵情缘的前两篇的链接.谢谢指教!

大兵情缘(一)http://bbs.tiexue.net/post_1245342_1.html

大兵情缘(二)http://bbs.tiexue.net/post_1297150_1.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