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3)

laobing939 收藏 0 64
导读:[原创]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朋友小黑驴(3)

小黑的泪水引起我对她的无限怜悯。她是老黑的女儿,刚生下来,胎毛纤细,湿湿地贴在身上,四条腿拉趴着支不起锅,她妈妈伸出长长的舌头,顺着毛用力全身舔,舔啊,舔啊,眼看着那黝黑的纤毛,慢慢地竖了起来,渐渐变粗。微风吹过,那四条小细腿,挪动着先跪下,伸着嘴凑到妈妈的奶子上,顶了两下,含着奶头咋起奶来。我怕老黑奶水不足,端来一盆小米稀饭,给老黑喝,一个喝稀饭,一个咋奶水,诱发出我的遐想:弟弟曾说过,他背着杏子,我背着他,谁也不吃亏!眼下倒不如让小黑吃稀饭得啦,有多么省事啊,免得脱了裤子放屁,嘿,我也变成了个聪明的笨蛋!几口奶水实在有效,那小黑居然站了起来!那四条腿显得很长,小头小脑小身子,一条小尾巴像把毛刷子,多么不匀称,丑丫头要多难看有多么难看!她站了一会儿,抖抖身子喷喷鼻子,呲起上唇对着太阳,唧,唧叫了两声,那声音奇奇怪怪地,没有一点‘驴味’,无异于兔子叫!不过这叫声可给她带来不小的能量,他跑了起来,而且是蹦着高地跑,撒着欢地跑,我的心被她的进步所鼓舞,居然和她并肩齐驱 ,心潮澎湃!她妈妈的奶水,营养丰富,我的小米稀饭,供应充分,那小黑的胃口好肚子大,长得快只半年多的时间,长成一条‘大汉子’,出息成个‘骏姑娘’,把我喜得一有空 就给她洗澡刷毛,她妈妈更是视如掌上明珠,一天到晚那个舌头不得闲,全身舔了一遍又一遍,就是那臭屁股眼也不例外!妈妈啊,这就是妈妈,挖屎挖尿不嫌臭,世上只有妈妈好!

一年后,我的朋友小黑,长大成‘人’了。我最爱看他那吃草的样子,头拱在槽里,耷拉着眼皮,嘛瞪着眼,那草徐徐地往他的嘴里流去,他那吃草的嘴间直是一台除草机飞快,看得我眼花缭乱。随着‘除草机’的开动,小黑象吹气一样壮实起来,膘肥劲足,跑起来‘草上飞’,干起活来不知累。可是她的妈妈逐渐衰老了!他义不容辞的代替了妈妈,干起‘大人’的活。我怕他累着,拉犁在旁边和她并肩作战,驮庄稼我拿出一些背上,和他并肩前进,拉磨我在后面用力跟进,简直是同志加战友!亲密无间。

这一天突然空中嗡,翁,翁,几个黑点由远而近,飞到头顶,那马达声尖叫刺耳,慑人魄魂,贴着膏药的鬼子飞机,在上空盘旋一圈,就疯狂地扫射轰炸,一头沏下来,机枪嗒,嗒,嗒 掀起一串尘土,接着从空中滴溜溜下来一个黑影,斜着飞下来,就在我们全家咫尺身边,响起震耳欲聋炸弹爆炸声,掀起的黄土,掩盖了我,两个耳朵铮铮作响,过后如塞棉花,老天保佑,饶我没粉身碎骨!抖掉身上的土,一幕惨状令我胆寒,小黑的妈妈倒在血泊里,小黑身上鲜血淋淋,流在地下,她流着泪低着头,伸出舌头在舔她死去的妈妈!不顾鬼子还在扫射,跑过去一把将哭泣的小黑按在地上,压在我的身下,嗒,嗒,嗒,轰!又是一阵扫射轰炸。

鬼子的飞机走了,我爬起来,拉起小黑给她擦去血迹,那背上被弹片豁了一道大口子,鲜血还在不断涌出,脱下衣服,嗤,嗤,撕成布条,飞快地给她包扎止血。她呢还是两眼泪汪汪,低头子舔她妈妈的脸,不时地含着妈妈的耳朵拉她!这情这景,这感人肺腑的场面,是铁也会爆裂,是石也会融化!含泪怀悲埋葬了小黑的妈妈,堆起一个土丘,小黑站在妈妈的坟前,不断地点头刨蹄流泪,我用了好大的力气也拽不动她,不拽便罢,这一拽她更伤心,磕蹬一下跪在地上,哼,哼,哼,发出极为悲切地哭声!直哭得天昏地暗,山间回荡,草木垂头,鸟儿齐喑!我也双膝跪下,陪她哀悼,小黑伸出她那带着妈妈鲜血的舌头,轻轻地舔着我的脸腮,那血和我的泪水融在一起!血泪仇填满我的胸口!良久,小黑用牙齿咬着我的衣袖,轻轻地把我拉起来,我对她说:‘小黑啊,我俩都是没娘的孩子,同命相怜,我会善待你关爱你的!’

这次鬼子轰炸,主要是对着新城镇来的,偌的一个镇子被夷为平地,浩劫后的镇子,一片狼藉,浓烟滚滚,瓦砾散乱,横尸街头,血迹斑斑,野狗流窜,满目凄凉!孩子围着妈妈哭,爸爸摇着妈妈叫,大人跑着去救火,老人垂泪摇头!这血泪仇又涌上胸口,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