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车,大棺材

1、天籁断车

杭州中河高架体育场路路段,一辆轿车在疾驰中撞上了道路养护工程车。在剧烈的撞击下,轿车反弹出去,两次撞到挡墙上,造成惨烈的交通事故,一名乘员当场身亡,其余4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人生命垂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场惨不忍睹



夜色中,十几部警车的警灯不停闪烁着,这般架势,可知事情非同小可。



事故现场位于高架路由南向北的车道上。清晨4时20分许,记者赶到事故现场,场面惨不忍睹。警戒线内交警们正在忙碌地勘察。受此影响,该路段的庆春路和环城北路两个进出匝道均被封堵。



一辆黄色的道路养护工程车靠左侧挡墙停着,车尾右部被撞得凹陷,零部件散落一地。车后地面是一小段清晰的刹车痕,在其后方50米距离处,一张施工维护牌被撞倒在地,爆闪灯破损掉在一旁。



撞上去的是车牌号为浙FJ8505的尼桑轿车,支离破碎地侧靠在工程车前方约60米处,已经完全成了一具废壳,车身一分为二,前半部反着方向,左侧车门严重凹陷,被掀掉的车顶后半部紧贴着挡墙,正副驾驶座上的两个安全气囊都打开着。



在工程车不远处的另一侧挡墙外,蜷缩着一具当场身亡的男青年尸体,身后不远处的挡墙上是斑斑撞痕;前方10多米处的路面上有一大摊血迹,这是另一重伤男子留下的。



整个现场的路面上零星散落着轿车的零件和玻璃碎片,一只油漆桶在路面上滚出一条硕长的油漆带。



早上7点钟,现场处理完毕,交通恢复正常。

难道问题不是出在质量上?



“东风日产厂家的说法有为自己开脱之嫌”。——这是业内专家对6月1日东风日产厂方回应天籁断车事件中主角天籁“不存在产品质量问题”一说所作的回应。



前两期中,汽车007周报对天籁杭州断车事件进行了关注报道。在前期事态进展中,东风日产厂家一直保持沉默,并未针对此事给予过任何说法。



◆厂家回应



模拟碰撞未断裂,事故车疑似改装



6月2日,国内网站上发布了一则“东风日产回应天籁断裂事件”的报道。该篇报道中,东风日产对天籁在杭州出现车祸后断裂事件首次作出回应。



东风日产副总经理任勇表示,出现断裂的事故车辆不存在产品质量问题。



任勇称,“天籁断裂”事件刚一发生,东风日产就拿两辆天籁新车进行了模拟事故现场的碰撞试验,结果表明,天籁以时速100公里进行同样侧面碰撞时没有出现断裂。在NCAP碰撞测试中,天籁也赢得高分。由此,东风日产得出结论:天籁能够在正常驾驶范围内保证驾乘者的安全。



此外,东风日产一位中层主管透露,事故车辆可能存在因改装的问题而破坏了车辆的稳定性。



◆专家质疑厂方回应



东风日产对天籁断裂事件做出公开回应后,记者专程就厂方说法的合理性、科学性咨询了业内资深检验专家。



上海市汽车资深检验专家、上海市消保委汽车维权办公室专家曹金生在了解情况后,对厂家说法提出了专业上的质疑。



曹金生表示,据他多年的经验判断,整车整齐断裂的可能性极其微小,天籁断裂属于很不正常的现象,极有可能暴露出产品的质量问题。他还否定了东风日产厂家模拟实验的做法,称模拟碰撞实验不具备足够的说明性,完全是厂家一厢情愿的行为;而厂家对事故车“疑似改装”的猜测,也被质疑有为自己开脱之嫌。



质疑1 模拟碰撞



派生证据,没有说服力



针对厂家进行模拟碰撞实验的做法,曹金生表示:“碰撞情况不可能复原,它包括时间、地点、路面、气候、轮胎气压、撞击力度、驾驶员临时反应等多种因素。连100km/h也包含两种概念,一是车辆在减速状态下,由100多公里的时速减速到100,一个是加速状态下由低速加到100。相比之下,前一状态下车辆惯性大于后者。”因此,若要说情事故原因,只有事故车才是最原始、最有力的证据。厂家自行做的碰撞试验只是派生证据,不具备说服力。



何况,厂家做的这一项实验说明这一台车没有断裂,不代表所有的车都不会因质量问题而发生断裂。“99%的车合格,1%的车有质量问题。用前者去做实验,然后,得出结论中说连1%的那一部分,质量问题也没有,这种求证方式是不科学的。”曹金生补充道。



质疑2 疑似改装



“可能”,实属托词



对于东风日产一中层主管透露,“事故车辆可能存在因改装的问题而破坏了车辆的稳定性”这一细节,曹金生予以客观分析。



“厂家用这样的理由为自己解释是可以理解的,”他说,“然而,一个厂家可以用‘可能’来作托词;但对于当事人和任何一位该品牌的消费者而言,却绝不应当存在任何涉及生命安危的‘可能性’。”



更何况,目前事故车有没有改过、改装对断裂原因有没有影响,这些都还要进行进一步取证,而非用一句“可能”便能敷衍了事。



质疑3 整齐断裂



难逃质量嫌疑



谈到事故本身,曹金生不得不对事故车的质量问题再度提出质疑。



“整车一般不可能出现整齐断裂,断裂要经历一个‘弹性变形’到‘屈服变形’的过程。”他举例说明:将铁丝进行折叠,需经过多次弹性变形后,才会因疲劳而发生屈服变形,直至断裂。也就是说,不能忽略量变而直接质变。



“物体只有在剪切过程中才会整齐断裂,事故天籁的剪切强度现在不得而知。若按照目前所知的情况,天籁以100公里的时速行进,撞击前还进行制动,再经受碰撞而释放能量,如是三次,最终还是整齐的断裂面。——这几乎不可能,至少很不正常。”曹金生肯定地说。



介于现场情况复杂,他表示:“这仅是我们据现有信息得出的结论。更确切的判断,需要实地看断裂口、撞击凹陷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因此,天籁断车反映怎样的质量问题,目前下定论还早,还需要厂家提供真实数据进行最终评定。




2、本田车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还是本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依然是本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其他本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本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再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