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的好不如考的好;考的好不如报的好;报的好不如运气好……”


这是我在某大学的贴吧看到的一个感慨。其实,中国高考最关键的问题被大家忽略了:就是高考录取制度问题。


很多学者写了那么多批评高考制度的文章,但我很奇怪却很少有人把矛头指向高考录取制度。什么素质教育、自主招生、改革高考内容等等,五花八门的馊主意出了一大堆。不能说这些建议没有合理之处,然而,在学费已经“教育产业化”得与世界“接轨”的今天。高考录取制度却仍沿袭计划经济体制的“一报定终身”。看看湖北省今年高考各高校投档分数线(见附录),郑大与浙大分数相差无几,居然高出中山大学近十分。河南前年曾发生复旦与郑大相差2分的事情,而今年浙大在河南更惨,居然比郑大低8分,投档线就是一本最低分数线(见附录链接)。再看看上海外地高校的录取分数线,更是冷门叠爆(见附录链接)。


这种由于僵化的高考录取制度而产生的“高考大小年”现象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年年高考填报志愿时学生及家长们压大压小赌孩子的前程。这也正是每年复读学生越来越多的最主要原因:考不上清华北大,接下来就是河大郑大。谁都知道这两个层次学校未来的就业和发展前景,能不复读吗?据我了解,在河南,考上清华北大的一半以上是复读生。考上一本的复读生比例也是惊人的,很多名牌大学都超过半数。正是目前这种只要求学生竞争而没有学校竞争的高考录取制度,大量浪费人力资源。


既然我们的收费正在与世界“接轨”,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世界大多数国家高校招生那样,一个学生可以接到好几个学校的通知书?


这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