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应对与中国和韩国的海洋争端,日本加紧整合各海事部门(摘自SINA)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华报道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国土交通省7月4日举行了首次由


海洋相关部局领导组成的“海洋·沿岸海域政策推进总部”会议。由于目前在东海油气田开发、竹岛领土等问题上,日本与中、韩之间围绕海洋权益的摩擦不断升级,对此日本国土交通省提出,将在与其他省厅(部委)合作的同时,采取整体性的海洋政策。


旧体制:多头管理


按照日本的说法,其“领海及专属经济区(包括与别国争议部分)总面积达到447万平方千米,是领土面积的12倍”。这就决定了日本对海洋问题的重视程度。早年,日本涉及海洋管理的部门很多,运输省主管海运,建设省主管基础设施,农林水产省主管渔业,另有通产省、科技厅、环境厅等多个部门,每个部门各管一摊,条块分割较为严重。2001年,随着日本政府总体上的机构调整,新成立的国土交通省接管了大部分的海洋管理事宜。但在国土交通省下,依然由不同部门负责各自的海洋管理事宜,如海上保安厅主管海洋权益维护,海事局主管海运,港湾局主管港湾建设等。此外,除国土交通省外,还有农林水产生、环境厅等部门管理海洋业务,条块分割仍旧存在。


为了解决各部门间的协调问题,日本起初以“海洋开发关系省厅联席会”的形式统一制定和落实海洋管理政策,由内阁官房长官牵头,组织运输、农林等各省长官进行决策。2004年,日本政府又设立了海洋权益相关阁僚会议,由首相牵头,相关省厅大臣参与,下设专门的干事会,通过共享信息、共同指定政策的方式实现对海洋的管理。在这种体制下,日本的海洋管理较为成功,各部门间的交流和协调虽然存在效率问题,但应付平时事态已是绰绰有余了。


新体制:国土交通省全面管理


然而,随着日本对外政策的变化,这一体制逐渐不能适应日本的需要。最近几年来,日本与韩国关于独岛(日方称竹岛)问题的争端日益激烈,日本还逐步升级了对中国在东海油气田内开发活动的指责。在与邻国存在争端的前提下,旧的海洋管理体制显得反应缓慢,难以应对紧急事态的频繁出现,这应该是日本加强海洋统一管理体制的原因。7月4日的会议,可以认为就是这一体制的准备工作。


这次会议是由国土交通省牵头召开的。从会议文件可以看出,作为目前日本海洋政策最主要的制订和执行者,国土交通省计划今后全面控制涉海问题管理。


在这次会议上,他们提出了“海洋·沿岸海域政策大纲”。这项大纲首先总结了海洋对日本的重要性。在建议部分,这份大纲涵盖了海上交通安全、海上保安体制强化、海洋资源开发等各个领域。在海上保安领域,大纲重点提出:要加强对海上恐怖主义的对策能力,充实海上保安业务,通过调查大陆架,以及警戒巡逻等方式,确保海洋权益。大纲的结论提出,在国土交通省设立“海洋·沿岸海域政策推进本部”(暂定名),综合贯彻国家的海洋政策。


争端处置机构成重中之重


这份大纲对安保问题的重视,说明海上保安厅的重要性将进一步上升。


在刚刚结束的中日第六轮东海问题磋商中,双方达成了原则共识,今后将建立日本海上保安厅与中国有关方面的热线联系。这也从侧面说明,海上保安厅将是今后日本处理海洋领土和权益争端的主要前台成员。


海上保安厅被称为日本的“第二海军”,拥有大量武装巡视船艇和巡视飞机。而且,由于与中、韩之间海洋领土和权益的争议,海上保安厅又于去年获得了一笔7年3500亿日元的装备预算,用以购置新的飞机和巡逻船艇。而此前海上保安厅每年的装备预算不过100亿日元左右。


随着“海洋·沿岸海域政策推进本部”的成立,如果这份大纲得以贯彻,将大大提高日本政府应对争端危机的效率。考虑到海上保安厅与日本军方的特殊关系,今后日本在东海和日本海的布局,很可能是前台由海上保安厅出面,后台则由自卫队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