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国来华进贡(转载)

汉光武帝时倭奴国派使者前来朝贡,光武帝赐予印绶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不过倭奴国拿什么来进贡的呢? 答案竟然是——人。


《后汉书倭传》中说,


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之极南界也,光武赐以印绶。


安帝永初元年,倭国王帅升等献生口百六十人,愿请见。


《魏志倭人传》中记载,他们来向魏国朝贡的是,


男生口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


汪向荣老先生在《中日关系史话》中解释说,


“能够作为贡品的,在生产力远较中国落后的这些部族集团来说,除了某些天然产品之外,就是奴隶——生口。一直到魏时尽管日本列岛上某些地区的生产力已有很大的发展,但奴隶仍然是主要贡品之一。因此,中国史籍中谈到倭(奴)国事时,都记载了这种在奉献纳贡上的原始方式,以奴隶作为主要贡品的事。《后汉书倭传》中的献生口百六十人和《魏志倭人传》中的男、女生口,就是指这些事。”


真是让人感慨当时汉朝的时候倭奴国的落后和滑稽,竟然拿不出其它像样的贡品来,只好送些人过来进贡,或许那已经是他们觉得比较值钱,比较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吧。当时我国已是一个实现了大一统的农业国家,也不知道后来朝廷是怎么处理这些贡品的,那些生口应该不会说汉语,怎么驱使他们呢,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后代。不过到了魏国时倭国也有了一些进步,“ 他们在那时不但已会纺织,缉丝,而且还能织出斑布、倭锦等比较精细的织物,作为贡品送到中国。” (《中日关系史话》)


东汉时期倭奴使者来进贡,“光武赐以印绶”,那枚刻着“汉委奴国王”的金印被倭奴使者捧回去之后,在一千七百多年后的1784年(清乾隆四十九年、日天明四年),在日本九州地区福冈县玄海滩边的志贺岛被发现。

现在这枚刻着“汉委奴国王”的金印已经被封为日本的国宝级文物,而且在发现处还立了一个“汉委奴国王金印发光之处”的石碑,并开辟了一个以金印公园为名的游息场所。

《魏志倭人传》中详细记载了魏国时倭人进贡的情景,


“景初二年六月,倭女王遣大夫难升米等诣郡,求诣天子朝献,太守刘夏遣吏将送诣京都。其年十二月,诏书报倭女王曰:“制诏亲魏倭王卑弥呼:带方太守刘夏遣使送汝大夫难升米、次使都巿牛利奉汝所献男生口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以到。汝所在逾远,乃遣使贡献,是汝之忠孝,我甚哀汝。今以汝为亲魏倭王,假金印紫绶,装封付带方太守假授汝。其绥抚种人,勉为孝顺。汝来使难升米、牛利涉远,道路勤劳,今以难升米为率善中郎将,牛利为率善校尉,假银印青绶,引见劳赐遣还。今以绛綈交龙锦五匹、绛綈绉粟罽十张、蒨绛五十匹、绀青五十匹,答汝所献贡直。又特赐汝绀地句文锦三匹、细班华罽五张、白绢五十匹、金八两、五尺刀二口、铜镜百枚、真珠、铅丹各五十斤,皆装封付难升米、牛利还到录受。悉可以示汝国中人,使知国家哀汝,故郑重赐汝好物也。”


上段大概意思是,景初二年六月倭国的女王派叫做难升米的大夫等人来郡里,请求到天子那里去朝拜进献(贡品)。太守刘夏就派遣官吏把他们送到京都。这一年的十二月,朝廷下诏书通报倭国的女王说:“制诏亲魏倭王卑弥呼:带方郡(汉武帝占领朝鲜半岛设立的四个郡中最南端的一个)的太守刘夏派遣使者护送你们的大夫难升米、次使都巿 牛利奉上你所献男生口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已经收到。你所在的地方这么遥远,还派遣使者来朝贡进献,这是你的忠孝,我很是哀悯你。现在封你为亲魏倭王,颁授金印紫绶,装封付由带方郡的太守颁授给你。(希望)你绥抚你的种人,教勉他们孝顺。你的来使者 难升米、牛利涉远,道路上辛勤劳苦,现在封难升米为率善中郎将,牛利为率善校尉,授以银印青绶,引见劳赐派遣回去。 现在以 绛綈交龙锦五匹、绛綈绉粟罽十张、蒨绛五十匹、绀青五十匹,答谢你所进献的贡品的价值。又特赐你绀綈句文锦三匹、细班华罽五张、白绢五十匹、金八两、五尺刀二口、铜镜百枚、真珠、铅丹各五十斤,都包装封存好交付难升米、牛利,回到(你)就收录接受吧。(这些)全都可以昭示给你的国中人,使他们知到朝廷哀悯你们,所以郑重地赏赐你这些好的物品。”

诏书现在看来好像显得挺滑稽的,不过这也确实体现了我们国家当时对外关系上对“远人”“修文德以来之”、“以德服人”的传统思想。诏书中两次写道“我甚哀汝”这样的话,好像是有点同情和施舍的意味,但是这不也正是体现我们作为作为文明领先民族的大度和宽厚吗?看看那些成天喊着”人权”的西方国家当年是怎么对待落后的民族的:赤裸裸地强夺印第安人的财产,种族灭杀,故意送带有天花和鼠疫的毯子给印第安人,让他们抱回去全族灭绝,还有到非洲掠夺黑人贩卖到美洲做奴隶,等等。看看他们,到底谁更有人类的良知和人性的善良?


不过可惜受中华文明乳汁滋润长大的倭国后来变成一条凶狠无比的豺狼,翻脸不认人,真有点像农夫救的一条冻僵的蛇。这是后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