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抢状元”尴尬了谁

fish_1120 收藏 1 78
导读:“天价抢状元”尴尬了谁

成都文科冠军代媛媛被香港中文大学50万港元全额奖学金“预订”,四川理科冠军周小天又受到香港多家高校的高价邀请。(《华西都市报》7月15日)


前几年只听说国内一些著名高校出台优惠政策吸引各省高考状元的报考,没想到在今年香港高校也加入了“抢状元”的行列,而且一出手便是50万港元,大方得令人咋舌。但细细思量这条新闻,不知是该为这些香港大学叫好,还是为之发出一声叹息?恐怕二者兼而有之吧。


近些天来传媒热烈讨论北大清华是否沦为了二流大学,争论的缘起是,内地少数高分考生不再抱“非北大清华不念”的信条,而是对香港高校抛去了媚眼。显然,“内地高分考生报读香港高校”与“北大清华沦为二流高校”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但这的确很容易让人有这么一种感觉:北大清华不再是高分考生必然的单项选择,而慢慢变为多项选择中的一个普通选项。民众的这一感觉加上香港高校“天价抢状元”的系列动作,的确打击了北大清华的人气和锐气。这显然是好事,北大清华对状元的垄断地位早就应该打破了,北大清华“我是第一我怕谁”的传统心态早就应该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受历史和地理位置影响,香港高等教育秉承的是欧美传统,一向坚持民主与开放的理念;在人才选拔方面,往往不拘一格,要么注重全面考察综合素质,要么尊重个性特长发展,显得无比宽容。但港大“天价抢状元”的行动又分明是与内地高校争夺应试教育结出的果实,这就令人迷惑了。向来对应试教育颇为不屑的香港高校热烈追逐应试教育的成果,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笔者无意对应试教育培养出的状元素质大加批判,但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些事实:作家王蒙做高考语文试卷做了好几次只有一次勉强及格;一些大学校长坦言,以郭沫若当年的国文成绩,他很难通过今天的高考;门门功课“大红灯笼高高挂”的韩寒,却成为少年天才作家;还有一大串响亮的名字,他们当年的考试成绩都算不上好,甚至糟糕至极。这些事实所昭示的简单道理起码有两条:一是考试成绩不能说明一切;二是考试本身漏洞很多。由此,笔者不禁要问,“天价抢状元”,值吗?


当然,弄个状元头衔也的确不容易,状元们自当珍惜。凭着一时的新鲜,冲着港元的诱惑去香港,这样的求学初衷值得商榷。还有,受惯了应试教育的大陆状元一旦笼罩在西式教育的氛围中,不知能否适应。但愿某些“只会考试,不会洗袜子”的内地状元至少能在香港学会洗袜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