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遣返缅甸新娘(图)

【来源:北青网—法制晚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大妈和张大爷提到缅甸儿媳,都很难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大妈从拘留所门缝往里看,希望看到儿媳


公安部开展清理“三非”外国人行动 河南新蔡县近日遣返6名缅甸新娘 在当地此现象集中 记者前往调查(图)


缅甸新娘“盖头”下暗藏非法身份


在调查中缅甸媳妇见到陌生人就跑 当地老百姓并不理解警方排查行动 出现此情况根源是生活较穷困


7月12日,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的6位缅甸新娘在当地公安人员的组织下被遣返回国。


7月13日,河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外管科陶晓渊科长告诉记者:“河南在此次公安部统一部署的清理‘三非’外国人专项整治行动中遣返的人数,目前还没有最后统计。”


事实上,近两年,在河南一些地区,“缅甸新娘”现象集中。然而,在缅甸新娘的盖头之下,隐藏着的是她们非法入境的真实身份。本报记者前往当地调查,揭开缅甸新娘的“盖头”,了解事实的真相。


“三非”行动穷是根源


缅甸、河南常通婚


张建林连续几年参与清理“三非”外国人行动,去年他亲自参加了遣返缅甸新娘活动。“办案之余,我们用一天时间到缅甸境内观光,那里房屋非常简陋,整体水平也就类似于我们国家上世纪80年代的生活状况。”


“说白了,还是因为经济不发达,‘穷’成为缅甸新娘非法嫁入中国的最重要原因。”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缅语教研室副教授蔡向阳解释说。早在14年前,从事缅语教学的蔡向阳作为翻译参与到“缅甸新娘”案件中。“缅甸一些地区经济不发达,人民生活比较穷苦,缅甸人希望嫁到中国后,能过好日子。”


另一方面,“穷”也是河南人大老远跑到缅甸迎娶新娘的原因。新蔡县化乡一个庄里,一个用篱笆围了半圈的院落。刚刚从地里拔草回来的张大爷和袁大妈光着脚坐在小板凳上。房内左右两边算两间卧室,张大爷两口住一间,儿子和缅甸儿媳住一间。现在其中的一间空了出来,他们的缅甸儿媳也在被扣押人员之列,儿子也不在家。“我们这边经济不发达,但娶个媳妇至少要花两三万,给娘家彩礼钱,盖房子。找一个缅甸媳妇所有的算起来也就一万多。”


大队长张建林说:“在当地男女比例失调,男多女少,找不到老婆的人太多了。再加上家里穷点儿,年纪大点儿,在当地找媳妇根本不可能。”


杨杰说自己的新娘——


“人家大老远来不能让她觉得咱无情”


与袁大妈在拘留所门口相遇的杨杰也有一样的感触。“我邻居家的媳妇就是缅甸人,已经生活了很多年。我看缅甸妇女能吃苦,背上背着孩子什么活都做。”


不过,杨杰并没让缅甸新娘过苦日子。“当时,我去过他们家,很穷。她来到我们家,生活有天上地下的区别。家里没什么事情,每个月买衣服、零吃都要花好几百。她对我很好,我们有感情,这就够了。自从她被关起来,我几乎天天来看她。人家大老远过来,不能让她觉得咱无情。”


为了省钱,杨杰舍不得坐车,骑了自行车过来。自行车的车筐里放着给段琴买的蛋糕。“昨天刚送去香蕉和别的水果,我担心里面伙食不好,她吃不好。”想着段琴在里面孤独,杨杰特意给她买了部手机,话费充了300元,还不到一个星期就用完了。


两个缅甸新娘的远嫁故事


袁大妈说儿媳妇——


“她被带走时我正教她包饺子”


为了再看儿媳最后一面,有高血压的袁大妈走了五里地,然后坐上公交车,才到了县城拘留所。“我儿子在云南打工,今年2月份的时候,带了小琼(化名)回来。她来了之后说这里比自己家要好。小琼会说汉语,但有时候也会听不懂,我们就比划着交流。小琼人很老实,平日里也不出门,在家里经常帮我做饭。她被带走的那几天我正教她包饺子。”袁大妈在回忆的过程中不停地擦着眼泪。袁大妈一共有6个孩子,只有一个儿子。“我和他爸最大的愿望就是给他找个媳妇,安安生生过日子。小琼来了以后,嘴很甜,叫爸爸妈妈很勤,平日里也给我们老人端饭。”袁大妈对这个缅甸儿媳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田地里的活,家里的活他们尽量不让小琼做,有什么好吃的也是想着这个远方来的儿媳。故事后续缅甸新娘踏上遣返路程11日,拘留所没有让杨杰和袁大妈与他们的缅甸亲人见面。在拘留所外面,杨杰打通了电话,袁大妈呜咽着和小琼通话,翻来覆去地说着“照顾好自己”。放下电话,袁大妈和杨杰说,缅甸媳妇都不想离开自己的婆家。但是,12日一早,6名缅甸新娘踏上了遣返回国的路程。袁大妈带着无法见到缅甸儿媳最后一面的遗憾回家了,但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小琼可以回来。“小琼和我说过,她不想走。回到缅甸后,立刻就回来。”


而杨杰则通过电话不停地和遣返途中、自己的缅甸新娘段琴联系着,来的时候段琴是自己一个人,回去的时候,段琴已经怀孕在身。“我已经托云南边境的朋友咨询当地的公安机关怎么能办理合法证件。如果花钱能换来段琴的合法身份,我愿意。”


“我们在当地相亲后,按当地的礼节办了结婚仪式。”杨杰说,“我还特意在缅甸派出所开证明,证明我们不是非法婚姻。”


为了找回段琴,杨杰找到了新蔡县公安局国何大队大队长张建林。张建林表示,“她需要在国内办理护照,然后还有居住证,外事部门的婚姻证明,然后到省民政部办理结婚登记。”


同时,张建林也说,“手续办下来要花几万块钱,而且过程很复杂。” 记者寻找缅甸新娘


听闻——


还有多名缅甸新娘


在记者的调查过程中,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多名缅甸新娘依旧散布在新蔡的各个村庄里,过着外籍新娘的生活。


询问——


村里妇女闭口不说


对政府查找缅甸新娘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有关这类问题大家都在刻意地回避。7月10日,在新蔡县河邬乡里湾村,一群中年妇女正围着聊天。当记者上前询问村里有没有缅甸妇女时,大家的神态立刻严肃起来。其中一个问,“你找缅甸妇女干什么,我们村子里没有。”当记者反复询问后,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村里以前有过缅甸新娘,但现在她们都不住这里了。”


记者解释了半天,这些人依旧不肯松口,最后一位中年男子说,“最近正在抓缅甸妇女,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大家乡里乡亲的都不好交代。”


在记者调查中,这种情况在其他的几个村子里都有发生。


入户——


见到陌生人立刻就跑


在新蔡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通过一位当地人的介绍,记者知道到该村子里有一户人家有缅甸媳妇。“很典型的缅甸人,皮肤比较黑。是今年正月时候过来的,现在已经怀孕了,走路都不方便。”这位当地人介绍说。但记者希望见一见这位缅甸媳妇的要求遭到缅甸新娘婆婆的断然拒绝。记者在孙召一个乡见到周某家的缅甸儿媳。一看见陌生人,缅甸儿媳拉着丈夫的手立刻跑出了大门。刚刚22岁的缅甸女孩瘦瘦的,说着一口河南话。最开始的时候,周某也再三否认自己的儿媳是缅甸人,后来取得他信任后,周某才慢慢聊起来。“我们家儿媳平时不常出门,也不和人多打交道。一块儿来的缅甸新娘还有一个在临庄,她们经常走动。”


排查缅甸新娘


警方:非法入境法不容


村民:不理解为何遣返


张建林大队长说:“我们排查的时候,抓人非常难。”张建林万分感叹。“从法律的角度讲这些缅甸新娘是非法入境,非法居留,是违反中国法律的;另一角度,它看起来社会危害性并不是很明显。当地的老百姓都不理解。”


据介绍,有些缅甸新娘听到排查消息后,就和丈夫暂时离开家,外出躲避,等排查行动结束了再回来。在化庄乡一个庄的一名妇女谈论起村里被抓走的缅甸新娘时说,“她来是为了过日子的,没有做坏事。”


也就是出于这种理解,当地的人谈起缅甸新娘,大家都用眼神交流,嘴上说着不知道。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郭媛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