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的荣辱观

lj197705 收藏 6 99
导读:岳不群的荣辱观



在金庸的武侠江湖世界里,岳不群是颇具个性的一个 丰满形象的人物(除了武功超绝而具有凡人所难以想象的能力外,金庸的笔下人物大多具有常人所有的喜努哀乐,所以让人比较容易接受,让人感觉江湖人物也多是活生生的人类)。

在《笑傲江湖里》里,岳不群是以正派人物的代表出场的,在各种场合,他是一个蔼然长者,然而随着情节的发展,金庸似乎注定要把他放在镬里煮,让他的真味随着蒸煮的过程而释放。

如果你始终是一个浮滑浪子,如令孤冲之流,无所谓地位,一味率性而为,也许你的所作所为不为正派人物所称道,然而当不足以成为大奸大恶之人。

然而岳不群具有的一定的江湖地位,而且上进性很强,对于无论是本帮本派或是武林的未来,他都很有想法,很希望有一番作为,于是不可避免的,他选择了与他的浮滑弟子的另一条人生之路。

我一直都有一种看法,人性无所谓善恶,如果社会和环境允许人向善的方向发展,那么人性中善的方向会得到更大的进步,而如果社会与环境鼓励人恶的方面生长的话,人性中恶的方面的增长,会发展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有一段时间,我曾对发生在30多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发生过浓厚的兴趣,也看过巴金、华君武、郭末若等许多人曾经在道德、学术等方面足为后人师的长者其间及其后的一些文章,我十分震惊于社会及舆论的力量,那样的一个时间竟然会使那么多的谆谆长者,在互相揭发、互相攻击的过程中,发挥出其极端的恶,类似于疯狗之争。所以在这场运动中,无论是成功者或失败者,或是当时或是历史所断定的耻辱柱上的人物,对于他们我都会一掬同情之泪,如果历史重新改写,或许他们的结局并非确定如此悲惨。

然而岳不群注定要经历另一番过程。

从觊觎“辟邪剑法”开始,到练成“葵花宝典” 岳不群人性逐渐泯灭,而反人性的一面逐渐彰显,泥足深陷以至无法自拔。

如果不是竞争的武林,如果没有门派之争,如果没有华山剑派上一代权力之争的阴影,如果没有令孤冲匪夷所想的种种经历,所致作为一派宗师的岳不群颜面尽失,也许华山派仍会沐浴在和熙的阳光里平静的生活下去,令孤冲会得偿所愿与小师妹偕老终身。

在卑贱或屈辱地自生存下去与“自宫 ”练得“葵花宝典”做一个不名誉的强者之间,岳不群选择了后者,这是人物性格的必然发展,“To be or not to be”,设身处地想象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练得“葵花宝典”并不意味着人生的失败,有些恰是成功的开端,譬如“辟邪剑法”的创始人林远图,然而金庸不想写得太复杂,他仅仅是希望人性恶者得以惩处。

身体上的残疾,适足以造成心灵上的阴影,以致性格上的扭曲,这已为现代心理学所佐证,然而这并非绝对真理。今天我们读司马迁的《报任原书》除了文中怨怼之气以外,也为作者勃勃的才气以及虎虎生气所吸引,捧卷而诵,仿佛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谓光明磊落,所谓骨气,并未因司马迁的身受腐刑而变得阴挚。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并未因其身体高度残疾而造成心灵或性格的残疾,在他的文章里,在他艰难而成就的著作里,既有作为物理学泰斗的睿智及真知灼见,甚至还有热忱的人性关怀。

挥剑自宫成为岳不群功及人性发展上的一个转折点,其最终的失败也许并非是武功上的破绽,而是人性上的破绽,是其荣辱观的失败。

另有一番际遇的令狐冲却从一个浮滑浪子成就为一代宗师。

追求光荣者得到耻辱

追求成功者得到失败

追求平凡者得到辉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