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恋曲1988(二)


高二的课程不是很重,我的成绩在班里是中游,我们学校是长跑特色校,长期在区里面拿名次,同学强还破了市长跑记录,我因为也是校长跑队的,所以高中毕业证书是没问题的,但是要象强那样保送进大学却不够资格。后来强进了武汉工业大学。虽然他成绩比我还差。


通常每个礼拜有几天是训练,一般都是下午2节课以后,长跑队有不到10个人,我入队比较晚,因为高二的时候一次长跑比赛跑了一个第二,哪次强是第一。所以教练把我拉进了队里。队里也有几个高一的女生,玲长的很高挑,腿特长,一看就是长跑的料。玲的长发飘着,走路的时候特别好看,宁这家伙专门往长跑队跑,忙前忙后的,好象他也是我们一员。教练也很喜欢他(义务民工谁不喜欢,我就喜欢盖了楼不找你要金子的民工)。宁有一天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那天他把我拉到一边,塞给我一张字条,我当时以为是蓝的。正要看的时候。宁一把抓住说:

“帮我把这个条子给玲”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居心叵测呀。


玲对我一直很好,当我说放学后有事找她的时候,她欣然答应。玲也是大眼睛,我突然领悟到,美女首先应该是大眼睛的,然后是长头发飘着,我们哪个年代,除非是李YC那样的中性人,不然没有女孩子会留短发。就连我们班最不漂亮的芳也是一头长发辫子。


当我把字条递给玲的时候,她有点害羞的笑了。看了条子以后,玲抬头问我:

“今天晚上的电影,你什么时候去?”

“什么今天的电影?”

我一看,原来宁又来那套,条子里面一张电影票,却没写他自己的名字。我靠,这小子怎么这样粗心?我连忙解释:

“是宁叫我给你的条子,是他请你看的”

“原来是这样”玲略显失望,然后又问我一句:

“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

这问的我有点尴尬,我犹豫半天说:“还是去把,不然我工作没做好,对不起兄弟呀”。

“那好,明天晚上我去,但是你欠我一个人情,要还的呦”。

见玲答应了,我对她提出的要求也很爽快的点头。


第二天上学遇见宁,他并不是很高兴的表情。

“怎么了,昨天的电影看了吗”。

“当然看了。”

“后来呢?”我急切的问他。

“后来就送她回家了。”

“就这样回家了?”

宁不快的反问我:“那还能怎么样呢?她一看完电影就要回去。”


下午的训练,玲见到我一笑,好象没发生什么事情。我是一头雾水,和其他人练折返跑去了。


一年一度的区冬季长跑大赛马上就开始了,教练给我们加油,冠军肯定是强包了,教练希望我们其他人跑出好成绩。

比赛的前一天,我们坐学校的车去看了场地,起点、整个路线和终点的位置。比赛全长大约10几公里。玲因为是高一的新生,还没资格去参加。比赛哪天,她就在一边为我们做服务。我穿着秋裤在一边热身,检录完毕后,玲跑到我面前

“你把长裤脱掉把,就穿短裤跑,裤子我帮你拿。”

我从来没有在女孩子目前脱过裤子,她这样一说我好尴尬,我连忙推脱:

“我没事,就穿这个跑。”

玲看我这样坚决,就没坚持了。

“那我给你加油,你一定要跑好呀!”

我对她一笑,举手做了一个V字


区里的比赛人就是多。冬季长跑比赛基本上没分年龄组别,大家一起跑,大约有几百名。发令枪一响,我们冲了出去,强一马当先就再也没有落后过了。我没有和大家拼命,一开始就在大部队的后面匀速跑,时间一长,前面的人就顶不住了,我一点点的超过。到了半程开始换票的时候,我已经悄悄追到了一百名以内了。开始往回跑的时候,玲突然出现了,还递过来一瓶水。原来她一直在这里等我。

“加油呀,前面人不多呀。”

我没说话,稍微加快了节奏,玲就一直在我旁边跑着。


最艰难的体能极限我撑了过去,突然感觉脚步轻多了。我继续超过前面的同学,后半程,玲就这样一直跟着我,离终点还有500米的时候,我好象已经进了前20名。这个时候突然看到教练。他对我大喊:

“快点冲刺,你是17名,给我冲到前10去。”

最后的关头,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只知道我超过了不少人最后冲到了终点。

玲拿了条毛巾给我盖上,我就想躺在地上休息,但是玲拼命拉起我,让我靠着她的肩膀。我看到玲额头也是很多汗珠,长长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我们一起找了棵树靠着,我们谁都没说话,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大家情不自禁的微笑着。


这时候,教练跑来了,他突然把我们拉起来严肃的说:

“这树你们不要靠,它可是这学校的宝贝,听说是1926年法国人种的,名字叫《普罗旺斯的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反正很珍贵的(拿斑斑开个玩笑,千万不要介意:))。好了,你该去领奖了。”


“教练,我多少名次啊?有什么奖品?”

“第9名,毛毯一条把。”

呵呵,居然得到了名次,玲把我一推:“你快去把,我在这里等你”

我回头看看这棵树,枝叶苍茂,树干优雅,却从来没有在那里见过。我奇怪的皱着眉头,看来一定要去图书馆查查法国的那本植物大全。


拿了条毛毯,我回来找玲。她还在这里等我,我把手伸给她:“我送你回去把。”

玲回头看着树,轻轻说:“这树很漂亮,也独特,不如我们许个愿再走把?”

“好把”两个人低头心中默默的冥想许愿,良久,玲抬头看着我,微笑的把手递给我:


“走把,我要你送我回家。”


附:普罗旺斯(Provence) 位于法国南部,是——薰衣草(Lavender)的故乡,这种花语为“等待爱情”的紫色小花流传着动人的爱情故事。普罗旺斯的树无法考证,疑为上古物种,存世仅2棵,一棵在法国,一棵在中国。

摘自大唐编著的《世界真奇妙》一书。


偶继续申请精华,不给我自杀了,呵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