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功成名就

龙王天下 收藏 0 38
导读:[原创]功成名就

功成名就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功成身退,天之道。”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持,握也,把东西抓在手里不松开。盈,满,表示容器的最大容量,此处是指事物发展的颠峰状态。已,停止,罢手。


持,表示用手抓住不放这种动作。那么,是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魔力,可以让人一旦抓住就不愿放手呢?很显然,无非是金钱、美色、名誉、权力、地位这些令常人艳羡不已的事物。把这些东西抓在手中,看着它们在自己的面前从极盛走向衰亡,不如在它们衰亡之前把手松开。为什么要放手?因为看着美好的东西在面前消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同时,与这些消亡过程结伴而来的常常是殃及己身的祸患。看一看历史上再看一看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是在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翻身落马沦为阶下囚的?想一想,这些人的见识还赶不上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宫中妇人,真是可叹!


反道而行的李夫人

相传汉武帝的宠妃李夫人因其兄李延年的关系得以入宫侍奉武帝,甚得宠爱。可惜红颜命薄,“少而蚤卒”。在她重病卧床的时候,皇帝前去探望。李夫人自知性命不长,就借此机会向皇帝托付幼子和兄弟,可奇怪的是她一直不让皇帝看到自己的面容,甚至不顾皇帝的要求一再拒绝见面,最后皇帝只好遗憾地离开了。李夫人的姐妹们对此迷惑不解,恐怕她怫逆皇帝的意思会连累家人。李夫人却说自己之所以不见皇帝最后一面,正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家人。因为自己出身低贱,能够得到皇帝的宠爱,不过是凭借娇美的容颜而已。“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如果皇帝看到自己病中憔悴的容颜,必然十分厌弃,那么两个人以前的情谊必然化为流水,他又怎么会善待自己的儿子和兄弟呢?(以上事见《汉书•外戚传第六十七上》)


李夫人冰雪聪明,虽为宫中一妇人,却深晓人情事故自然之理。对她来说,皇帝或者说皇帝的宠爱就是自己的靠山和家人荣华富贵的保障,因此她要把这份宠爱牢牢地把握在手中。然而她也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宠爱的基础是什么、是何等脆弱,如果让皇帝亲眼目睹了自己红颜不再的事实,那么所有宠爱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而她精心设计的建立在两人感情基础上的保护家人计划也将土崩瓦解,后果相当可怕。但患病和形容枯槁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自己就象日益枯萎的花朵一样,已经不可能再得到皇帝的百般怜爱了。李夫人聪明就聪明在她不让皇帝看到自己在病中的样子,如此一来,留在皇帝心中的永远是她平日里美好的形象,两人的感情也不会断绝,她保护家人的计划就能够实现。


可能李夫人从来都不知道《老子》为何物,但是她计划成功的道理与书中阐述的哲理却是一致的。目的都是为了保全,只是方法不同,一个为退一个为进,可谓殊途同归。后事果如李夫人所愿,汉武帝对这位李美人念念不忘,还爱屋及乌,封其兄李延年为协律都尉、李广利为贰师将军、海西侯。李夫人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这生前最后一谋足以胜却无数须眉,也算是为她短暂的一生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把刀剑放在砧铁上敲打,让它们的刃口变得异常锋利,但是这样的锋利却不能保持很久。原因很简单,刀剑虽利却容易缺口或者折断。


揣,通“捶”,敲打。锐,使之锐,即使刀剑这类事物变得非常锋利。

老子这句话的内容虽然简单,无非是我们常见的现象,但是其中蕴涵的道理却非常深刻。就如同兵法中“一鼓作气”的“气”一样,此处的“锐”字应当是指事物发展的最高点,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很久,因为它对于事物自身的能量消耗太大。大家都知道举重运动员双臂举起杠铃的时间以及长跑运动员最后冲刺的时间都很短,为什么这么短?因为这种竞技状态最消耗体力,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俗话说“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也是同样的道理。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金和玉,都是贵重物品,老子所谓“难得之货”也。堂,殿堂,房屋正厅。

金玉这些贵重物品,其价值小则数十金大者连城,寻常人家能有个三两件就算不错了,可在某些人的家里却堆满了厅堂,真可谓豪富矣。“莫之能守”,即“莫能守之”。这么多的好东西为什么守不住?以前我们往往把原因归结于子孙后代的骄横淫逸。从表面上看,确乎如此。然而,有没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因素呢?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把这句话放到整个社会环境的大背景下来看会发现什么问题?


问题很明显,当社会经济发展到这种大富之家出现的时候,则说明社会财富已经相当集中了。老子说“多藏必厚亡”,少数人的“金玉满堂”,必然造成另外一大部分人物质生活的严重匮乏。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就是生动的写照么?此时的社会生活显然已经谈不上和谐了,各种社会矛盾会不断激化,而社会变革也不可避免。在旧秩序被打破以后,新秩序将被确立。从这种意义上说,“莫之能守”是必然的事情。在变革过程中,一部分财富被消耗掉,剩下的将被重新分配,从总体上看,变革后的社会财富比以前要均匀得多。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随着财富的增加以及社会地位的提高,人通常也会变得越来越骄横。什么是骄?普通人不敢干的事情他敢干,普通人不敢走的道他敢走,犯上坐乱横行不法,总的来说就是自己给积聚祸患。

刘邦平定天下以后曾经大封功臣,“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余人”。经过战后经济的恢复发展以及人口的自然增长,象萧何、曹参、周勃、灌婴这些勋贵重臣之家封地的人口已达四万户之多,连最小的侯爵也有千余户,“富厚如之”。


但是这些功臣之后的表现如何呢?“子孙骄溢,忘其先,淫嬖。”“至太初百年之间,见侯五。”到汉武帝太初年间,(公元前104至101年)不过百年时间(按刘邦大封功臣事于高祖六年即公元前201年)就只剩下五家了。“余皆坐法陨命亡国,秏矣。”“罔亦少密焉,然皆身无兢兢于当世之禁云。”虽然法网稍嫌严密,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诸侯们自己不谨慎地遵守法令造成的。(以上见《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老子云“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岂虚言哉?

遗,赠与给予。咎,咎害,在《易经》里是仅次于“凶”的祸患。


“功成身退,天之道。”

什么是功?《易经》有云“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史记》中说“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说文解字》的解释为:“功,以劳定国也,从力从工。”可见“功”在古代一般是指为国家作出的重大贡献。这样的贡献,一个人在一生之中能够完成几次?想必不会太多吧?一次足矣。因为完成它一般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经过相当长的时间。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而一个组织、政党或者国家的存续时间则可以不受限制,起码在理论上如此。当个人的功业达到顶峰的时候,他就应当考虑引退了。因为他所属的那个集体还要继续存在下去,个人的顶峰不应当成为集体发展历程的至高点,否则整个集体的生命将随同其个人一起衰老、死亡,这是不符合“道”无尽循环之意的。



http://www.talkskyland.com/dispbbs.asp?BoardID=13&ID=29488&replyID=&skin=1


http://bbs.armystar.com/bbs/viewthread.php?tid=125724&extra=page%3D1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