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1)

我的朋友小黑驴(1)



我家养的小毛驴,黑得像木炭,全身溜光浑圆,没一根杂毛,温顺可爱,勤劳勇敢,她的记性特别好,我很喜爱她,经常拿我省下来的饭给她吃,看着她边吃边点头,我高兴得和她脸贴脸狠劲地亲,心想小黑啊,咱们永远是好朋友。


1944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我的家乡,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我曾经在读的学校,那里有我童年美好的回忆,沦为强盗兵营,操场上修起高高的炮楼,家乡在燃烧,众乡亲成为亡国奴!我的家没法待了,爸爸是抗日分子,一旦汉奸告密,全家就没命了!爸爸就派他的通信员小刘,在夜里悄悄地把我们接到大山里来。


小黑驮着继母和小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衣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走在羊肠小道上,步履稳当,老人说驴有夜眼,就长在两条前腿上,一点不错,那两条前腿内侧,是由两个银元大的没长毛的‘夜眼’。天蒙蒙亮,来到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山村里,刚来到村头上就有一只老狗,汪,汪,汪扯着沙哑的嗓子吠叫,小黑怕暴露目标,打着嚏发出哼哼声,把个老狗吓得夹着尾巴溜走了。接着从一间茅草房子里出来一位老爷爷,口里含着个旱烟袋,吧嗒着抽那不太透气的烟袋锅,里面隐隐可见丁点儿火星,吭吭咳嗽两声,压低声音问道:‘是王区委家里的人吗?’通信员小刘凑上前去面对面扒到老爷爷耳朵上说:‘ 爷爷,是我们啊!’


老爷爷姓杨是村长,我只好笑,就这么丁点十几户人家,也能算个村,也有村长?连个闾也不够,二十五户才够个闾呢!是我小看了杨爷爷,他老人家可是老革命哪,正儿八经的‘三八式’!想当年可经过惊涛骇浪,枪林弹雨,打过大仗,是顶呱呱的胶东五旅十三团的老班长呢!1940年冬季,日本鬼子大‘扫荡’,杨爷爷带着一个班,坚守在牙山上,顶住敌人一个中队的疯狂攻击,战斗三天三夜,掩护军区机关撤离,完成任务!就在这次战斗中,老爷爷负伤失去一只眼,回到村上当村长。


老爷爷把我们一家领进一个破落的院子,四周用呲牙咧嘴的石头,垒起只有半个人高的围墙,连个大门也没有,是用乱七八糟的树枝扎成一个帐子,挡住那个豁口,什么也防不住,只是做做样子。哗啦一声爷爷开了锁,吱呀一声推开那扇晃晃荡荡的门。嚓,嚓,火星闪烁,打出一点火来,噗,噗,吹着了一个豆大的火点,哦,原来爷爷是在复古,用最原始的取火法!一块火石上面放上火绒,拿起火镰,只用两下打着火绒,点着了火纸卷,取火成功。好把式,有道是,老汉打火不过三,过三不抽烟。借着小小的光点,模模糊糊可以看到爷爷的脸庞,一只眼睛眍喽进去,剩下一个窝,满脸都是沟渠,杂草丛生的胡子,围着一个大嘴,里面的牙齿,所剩无几,古铜色的皮肤,说明老人经历过人间磨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