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三郎打虎记

话说有位好汉,姓武,因好生仰慕武松武二郎,遂与之遥结金兰,自称武三郎。平日里苦学拳棒,对武松打虎的套路更是练得烂熟,相信终有所用。

这日三郎偶然上街,听得行人议论纷纷,细打听,原来景阳岗上又有猛虎出没,现武二郎不在,如何是好?“二哥,且看兄弟再现您老人家当年雄风!”武三郎暗自欣喜,略备盘缠,提一根哨棒就上路了。

不几日,进入阳谷县地界。时近晌午,三郎走得焦躁,忽见一酒旗在林间飘舞,他紧赶几步,果见一豪华酒楼,雕龙刻凤,尽扫当年破败景象,酒旗上,大书“三碗……”咦?!这“不”字怎么出头少尾,竟成“三碗才过岗”?嗯,对!没有三碗酒量,谁敢许你贸然过岗?

武三郎想罢,迈步进得店堂,大喝一声:“店家,拿酒来!”这一吼不大紧,把空荡荡的店堂震得嗡嗡响,活脱脱武松武二郎再上景阳岗。

一伙计从柜台后冒出,揉揉眼,巴巴的迎过来:“客官,您又来啦?这边请。”带至一靠窗桌子,安顿好,“客官,您要些啥?”“一坛好酒,再切上两斤上好的牛肉。”武三郎大模大样地吩咐。

不多时,酒菜端出,一股酒气随之扑来。那伙计出不失时机地启开舌簧:“客官,这酒,叫透瓶香,可是当年武松武二爷赞了好的,历史悠久,誉满中外。小店自打那次出名后,就定点生产这种酒,深得世人厚爱。连老外也常不远万里,专程赶来品尝。只因近来岗上又有猛虎出没,生意才略有疲软。否则,这晌午时分客官就要久等了。”

三郎可没心思听伙计唠叨,自顾喝酒吃肉。这酒,闻着味大,喝着却没甚感觉。武三郎暗道:“好个‘透瓶香’,真欲醉人于不知不觉中么?且别管他,先干它十五碗再说。”不多时辰,那酒碗渐迭,他仅略带酒意,倒是腹下坠涨得紧,颇有些无奈,又叫来伙计,寻了方便后,再一阵狂饮。数出十六只酒碗,他掷下一块碎银子,转身欲走,早有伙计赶来:“客官稍待,前面景阳岗上又有一吊睛白额大虫出没,专寻孤身过客下口,久捕不获,已伤二十三人了。客官且在小店将就一宿,明日约个伴再走不迟,”

“哈!哈!哈!”武三郎仰天大笑,“店家休怕,本爷正是单冲这大虫而来!”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闲话休叙,且说武三郎顶着骄阳上了景阳岗,正待喘口气,忽觉天色一变,顿时灰暗下来,头上铅云压顶,四周凉风透胸,阴森森,冷清清,寒绕身起,怯自心生,三郎不禁暗自祈祷:“二哥呀二哥,你可得保佑小弟我击杀猛虎,一举扬名啊!”心方静,又觉内急难忍,赶紧欲寻一树丛,却听得闷闷的,传来几声虎啸,一愣神,正想听个仔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树丛晃动,一团黑影腾空而起,当头扑下。

情急中,武三郎一个就地十八滚,侧过虎势滚出两丈开外,内急化为一身冷汗浸出,轻松不少。再看那猛虎,一扑未得,低低的一声咆哮,掀腰,剪尾,那著名的三招相继使出,却未占得半分便宜。大虫也不气馁,转身又欲一扑,三郎乘大虫将起那一霎那,抢身上前,举起哨棒,拼出吃奶的气力,当头砸下。岂料,那猛虎转瞬间失去了踪影,哨棒砸在石头上,断成两截,一截飞向半空,一截把手震得生疼,差点把握不住。不容他多想,大虫已从另一方袭来。三郎拿出在家中熟练千遍的武松打虎式,一闪身,扔掉半截哨棒,待虎扑过身前,伸手就欲抓住虎头往下按,却又抓个空,虎不见了。三郎大惊:“这大虫怎的如此灵巧?我岂不是只等葬身虎腹了?”

正寒心之际,四周一亮,天又晴了,有零落掌声在树后响起:“壮士好身手,就算真有只猛虎,也必丧身于壮士拳下。请教壮士尊号?”“在下武三郎。”三郎不知所以,看着从树后钻出的几个人,愣愣地答道。为首一人,颇有些长者气度,夸奖道:“哦,阁下果与当年武二郎有同样威风……”三郎定定神,打断这摇头晃脑的赞叹:“请教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长者面有得色:“壮士休惊,这与你激斗的大虫,并非真虎,只是我们放映的全息电影。壮士可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全息电影?”三郎闻说,目瞪口呆,心中大叫触霉头:苦苦相搏,竟是面对一个影子?还谈什么扬名?那长者似乎看出三郎心思,又发话了:“三郎休要泄气,我们可以给你出具证明,证明你有战胜猛虎的能力和实绩。”“证明?”“当然,你看。”那人掏出一小本子,大红缎子的封面上,有“荣誉证书”四个烫金大字,内页写着:“×××壮士,赤手空拳,于景阳岗打死吊晴白额大虫(系东北虎)一只,特此证明。阳谷县衙打虎办(大印)”那人就手填上武三郎三字,又说:“如你愿意,我们还可为你提供记录你打虎过程的录像带,绝对真实。”“录像带?还能重现我打虎的动作?”三郎惊讶了。“那当然!”“行!”三郎应一声,又细问:“可须交费?”“爽快!”那长者手一拍,“我们只收点成本。你知道,放这电影,拍这录像,费用都不低。看壮士爽直,我也愿交个朋友,就酌收纹银一百两吧。”三郎亦不多言,掏出一锭百两纹银递将过去,再接下证书及录像带,收进包裹放好,一拱手:“各位,告辞了。”转身即大步流星下岗而去。

行至一僻静处,忽听得:“呔,打虎贼休走!”扑喇喇跳出几个手执棍的大汉,将三郎团团围住,三郎一听,怒从心起:“本爷打虎乃为民除害,何贼之有?”领头的汉子道:“呔,你听好。虎,实乃一级保护动物,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是维持我等家园的生态环境于正常状况的保证。你击杀老虎,破坏生态环境,岂非危害我等赖以生存的地球的凶手?我们是县衙生态环境保护办,你且与我们同去见官。”看了那几人气势汹汹的模样,三郎暗道糟糕,闯下大祸了。这一场游戏,会付出多大代价呢?不经意,随手又碰到放在包裹里那盘录像带,更如蛇蝎附身,欲辩无力,良久,方才憋出一句:“各位官爷,在下打的可是假虎啊!”“假虎?谁能作证?见官去吧。”那几人冷笑道,作势欲拿人,却又不急于动真。打虎竟成过?夸耀之物竟乃罪证?三郎直浸冷汗,情急中,灵机一动,胆气略壮:“岗上毫无打虎的痕迹,不信且随我去看。”说着便欲往回走。那几人似未料到三郎如此回答,低声商讨几句,口气缓和许多:“罢了,姑且信你,看你亦非歹人,略交保证金,即可放了你。”三郎听得,如释重负,取出纹银十两,交与那帮人道:“够了吧?”“这可不够。”领头那汉子摇摇头,“至少得一百两。”唉,三郎暗自叹口气,又掏出九十银子交与那帮人,正欲走,那人又道:“慢。为免却再遇麻烦,可要我等为你出具证明,未打真虎,仅作势示人?”三郎闻言大喜,唱个肥诺:“三郎在此谢过各位高义!”早有人掏出一纸公文,填上姓名,三郎再掏一锭纹银,换得公文,满心喜悦踏上归途。

此时夕阳渐红,暮色将至,三郎箭步如飞,只求早觅客栈,略事休息。今日一行,所遇之奇,所见之怪,皆闻所未闻也。好在拿出二百一十两银子,换得一一解决,亦算买个见识。现武三郎如释重负,更觉心力憔悴,惟望早得安歇。

下得岗来,行不多远,有一关卡横于道中。几兵丁一看三郎形色打扮,不由分说,拽至卡旁小屋中。早有一军爷端坐桌后,文质彬彬,见众兵丁拥着三郎进来,即斥去兵丁,礼让三郎坐下,召人奉茶毕,方开口道:“君可知此乃何处?”三郎悚然答道:“小可不知,正欲请教。”“此乃景阳岗检查站,专查过往打虎者。”三郎一听,暗自奇怪:我道关卡已尽,怎的又来一个?且慢慢探些虚实,“此话怎讲?”“若打了老虎,系滥杀野生动物,则按违法论处;若作势打虎,系欺骗群众,则按弄虚作假论处。”轻言叙完,那军爷端起茶碗,细细品过一口,抬起头,面带微笑,看着三郎。“若未打虎则过岗呢?”军爷听得三郎怪问,也不生气,慢慢放下茶碗,长舒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遇虎则避,任其肆虐,有违见义勇为。为民除害的先贤遗教,实道德低下,亦当小惩以戒之。但,想必武三郎不在此列。”看到军爷甜甜的微笑,三郎直觉吞下个苍蝇,又吐不出来。据经验,看来都是以要钱为目的的,当即问道:“不吝赐教,得花多少银两?”军爷抚掌大笑:“不愧为武三郎,真有武松武二郎遗风。爽快!咱位就挑明了说吧。不打虎,罚银一百两;打真虎,处三年劳役,罚五百两;打假虎者,罚银一千两。第一条就不提了,后两条,任君选择吧。”

真可谓左是崖,右为坎,世间皆道蛇蝎毒,更有奸恶毒蛇蝎。三郎暗怨自己求名心切,闯下祸事,怪得何人?好歹蚀财免灾,也算吃一堑,长一智吧。只是身边银两所剩无几,这一千两又从何而来?他低声下气地与军爷通融道:“在下所剩银两不足,可否立个字据,待我回家取来?”“那──你还是做三年劳役吧。”军爷也以商量的语气说。“军爷,三郎我岂是失信之人?不出十日,定把所欠银两如数送来。”三郎有些着急,恳切地说。“我们,可是只认钱,不认人哪。”军爷冷笑两声,一下仰靠在椅背上。

武三郎霍然起立,指着那军爷说道:“我曲意相向,你竟得寸进尺,岂有这等为民作主者?猛虎当道,有彼无己,谁不欲与之一搏?又岂知此乃好事者作假?欲治罪,当治此等作假之人,怎与吾等行道之人纠缠?”“大胆!你竟敢指责本站?想反了不成?”那军爷不待三郎说完,亦站起身。这一句话不打紧,引燃三郎无边怒火,没待多想,隔桌伸手拽住那军爷衣领,一把拖将起来。那军爷如上案桌的猪,伏身桌上,肚子正顶在盖碗茶上,双脚乱蹬,双手乱抓,口中大叫:“来人啦──来人啦──快擒反贼!”几个兵丁抢进屋来,正欲来抓三郎,三郎嘿一声,把那军爷提起横在胸前,大喝一声:“谁人敢上?若不退下,看我一把把他劈了!”众兵丁呆住了,进,不敢;退,不能。还是军爷明事,早软了口:“壮士小心,休要发火,有话说。”又斥道:“还不快滚出去?”三郎待兵丁退出,将那军爷掷在地上,又骑上身一阵乱拳,可怜那军爷只觉得五脏移位,欲叫不能,良久,才唉哟连天嚎叫不止:“壮士饶命!壮士饶命!”

看到这军爷一扫方才之骄横,三郎愈觉豪气增,胆气壮,一边打,一边骂道:“打你个狗贼!小小一个景阳岗,竟害我耗去二百一十两纹银,还要诈我一千两。也罢,让我将这口恶气都出在你身上!”那军爷捱不过,大叫:“壮士住手,且容我禀以缘由。”三郎道:“休得骗我住手,此事又有何缘由?”“若有半句假话,就叫小人今日死在壮士拳下!”武三郎一听,住了手,“还不快快道来。”“不瞒壮士,这一路皆是吾等小人利欲薰心,一手安排的。那酒店,并无好酒,只是将酒碗常置于酒精中,故酒气逼人;余者岗上摄像及生态环境保护衙门等人,亦不过作为本站的铺陈。想当今世上欲求功名者甚多,设此圈套,必能引人上钩,逼出银两。”“那官府公文呢?”“嗨,花了钱,什么办不到?”“有多少人着道了?”“已有二十三人了。壮士,我这里还有纹银千两,愿奉上以赎小可性命。”

有道是功名害人呀!三郎长叹一声,心想,天下多少好汉,都栽在这名上面。想那二十三人,为获今世武松之名,中这连环计,真有苦难言。罢,且让我再上景阳岗,扫去这害人的勾当!主意一定,三郎提起哨棒,冲出屋,逼散兵丁,直向景阳岗奔去。

这正是:

昔年武松打猛虎 景阳岗上立威名

何如今日武三郎 扫除假虎害人精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