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文化:园冶与作庭记比较研究(四)

baec2006 收藏 5 667
导读:园林文化:园冶与作庭记比较研究(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4.植物篇


4.1分布章节:


4.1.1《园冶》里的分布:


《园冶》中并没有对植物栽植的具体描述,只是在相地篇中有较少的提及。


4.1.2《作庭记》里的分布:


《作庭记》中有“树事”这一章节来来描述与植物栽植有关的事项。


4.2在《园冶》中的植物:


《园冶》的相地篇中对于植物的栽植方面有零星的提及。其中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

其一,在“园说”开篇中提到“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堤,载梅绕屋。” [35]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可以栽种桐树使其阴影覆盖整片大地,栽种槐树于庭院中使其树阴洒满闲庭,沿江的江堤上可栽插杨柳,屋前屋后种植梅花。这完全就是一个乡村庭院的植物布置,一派自然野趣的味道。

其二,在“相地”篇中有“新筑易乎开基,只可栽杨移竹;旧园妙于翻造,自然古木繁花。” [36]这就是说新筑庭园的平地是十分容易规划布置的,只有栽杨移竹才能较快的形成园林景观,因为这两种植物更易于成活。而在旧园的布置上,关键在于对其的改造,改造的好,再加上旧园原有的,自然会出现古木交柯,繁花似锦的场面。

其三,在“城市地”篇中说到“芍药宜栏,蔷薇未架;不妨凭石,最厌编屏;未久重修,安垂不朽?” [37]这就是说芍药宜于用构栏来围护,不妨凭依石块;蔷薇未必需要搭架省长,但最忌讳编成花屏的样子。花木需要适时加以修剪,否则岂能保持其常久的茂盛?

其四,“郊野地”篇中有“风声寒峭,溪湾柳间栽桃;月影清风,屋绕梅余种竹。似多幽趣,更入深情。” [38]是指春寒风峭之时,溪湾柳林之中,可间杂栽些桃树,柳绿桃红似有画意,于月色朦胧之夜,绕屋梅花空隙之地,移植几竿修竹,疏影纵横更入诗情画意。这段描述体现了作者对于造园宗旨的理解,造园就像艺术一般,要有诗情画意。


4.3在《作庭记》中的植物:


“树事”,所注重记述的并不是树事的技术内容,而主要着眼于其文化内容,即强调作庭植树在文化意义上的重要性。其主要表现形式是,于庭上各方位植以唱应的树木,以为四神具足地。此外,还记述了门柳、槐门之说及其相应的文化意义。又以象形解字的方法,判定庭园环境形象的吉凶,亦为该篇的内容之一。


4.3.1作庭植树在文化意义的表达


具体方法为,若家宅所处之地的东、西、南、被四方分别没有流水、大道、池、丘陵的话,便以九柳、七揪、九桂、三榆分别替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形成相应的四神具足[39]地。


4.3.2植树的原则及禁忌:


第一,植树的原则:

其一,古人云:东面种植花乔、灌木,西面要植红色叶的树种。

其二,如若庭院内有水池,岛上适宜栽植松、柳之类树种;钓殿的近旁则适宜栽植诸如枫树等树木,以便于盛夏之时作为乘凉之地。槐树适宜栽植于门旁。如果大臣门旁植槐树,门则称作槐门,表示大臣怀柔百姓的意思。

其三,门前栽植柳树的缘由在于门前柳树显示表达了主人的显贵身份。若非人之家门前栽柳,则显不当。

第二,植树的禁忌:

其一,在常常面向的地方近处,植神树,是忌讳的。

其二,在门中心的地方植树,也是忌。因为“闲”字的缘故。

其三,方圆地中,如果有树木,其家主常会穷困。这是因为方圆中有木,成“困”字的缘故。方圆地中,如果建屋居住,其家主会遭到囚禁。这是因为方圆中有人,成“囚”字的缘故。


4.4《园冶》与《作庭记》的综合比较


4.4.1栽植风格比较


《园冶》中并没有具体的关于栽植的内容,但从上面谈的各篇章内可以得出以其为代表的古典园林植物栽植的基本特点。古典园林是文人雅士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因此利用不同植物特有的文化寓意丰富植物观赏内容、寄托园主思想情怀,这样的例子在古典园林中屡见不鲜,如荷花的“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被认为是脱离庸俗而具有理想的象征;竹则被认为是刚直不阿,有气节的君子等等。这些植物在《园冶》中出现的非常普遍。植物配置与诗情画意相结合,如苏州拙政园的“听雨轩”、“留听阁”借芭蕉、残荷在风吹雨打的条件下所产生的声响效果而给人以艺术感受;承德离宫中的“万鹤松风”景点,也是借风掠松林而发出的瑟瑟涛声而感染人的。古典园林植物造景非常强调艺术性原则,很大程度上受到园主和造园家的文化背景和审美情趣的影响。

而《作庭记》在植物栽植上的主要描述是栽树的文化意义、栽树的原则及禁忌等等。它的风格与佛教中的禅文化紧密联系,如栽树参考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形成的相应的四神具足地文化、栽树考虑象形解字的禁忌等。由此可以了解到日本的栽树文化即为禅文化。日本园林较为朴实简陋,其栽植上也多有体现,小花小草出现甚多。


4.4.2栽植品种比较


植物是造园的五要素之一,不可或缺。树中银杏(黄叶树种)、花中牡丹、草中兰花并称为中国古典园林三宝。而红叶(黄叶)和樱花齐名,为日本园林的两大植物景观。可见栽植树种的不同对于园林风格的形成至关重要。

秋色叶树种在中国古典园林构景中既可以成为景点的主体,居主体地位;也可以作为景点中的一种陪衬,居从属地位。前者如香山公园北京著名的“三山五园”中的静宜园和香山,不仅因为香山寺而成名,更因为漫山的秋色叶树种黄栌而著称。春季花团锦簇,夏季浓荫蔽日,凉爽宜人,秋季漫山红叶,层林尽染。又如网师园小山丛桂轩的院落内,秋季以湖石花台中的桂花、南天竹、鸡爪槭、梧桐为主景,冬季以蜡梅、南天竹为主景。后者如拙政园的留听阁,“留得残荷听雨声”,主景为荷花,青枫为配景。

秋色叶树种在现存的明、清古典园林中的应用不乏实例。如:拙政园的浮翠阁旁配置了青枫(即鸡爪槭)、柿、梧桐,远香堂北侧岛上配置了乌桕;沧浪亭山上配置了银杏、石楠、枫树、枳椇;环绣山庄配置了鸡爪槭、红枫;避暑山庄的青枫绿屿配置了青枫等,不胜枚举。此外中国古典园林因为地域广大,所以树种繁多,尤其以观花观果的为主。

而在东方园林中,红叶(黄叶)和樱花齐名,为日本园林的两大植物景观。在《作庭记》中提到日本古典园林的色叶树种一般都栽植在西面,主要是作为主景用的。此外松、梅、枫、柳、橘、棕榈、杉、桧、柿、木石榴、桐、棒、柏、白椿、栗。共16种也是常用树种,但要注意原则与禁忌。


4.4.3区别与结合点


第一, 区别:

其一,材料选择的不同。《作庭记》中所用植物,均非名花异草,而多是最为平常的野花小草树木,这与日本民族喜好质朴、淡雅和纤细的独特审美情趣不无关系,表现在植物上可谓,但求野花小草,不求名花美卉。而《园冶》所处的年代,植物选择带有浓厚的文化气息,文人特质。如松、竹、梅等,来体现造园者的思想。

其二,体现风格不同。一般而言,观赏性花木需经长期的人工栽培,故其无论在形象上还是在气氛上,都较自然花木表现有较重的人工痕迹.从这一点上中日的造园各具特色。中国处理地更多体现了当时的时代特征,所以人文味较重,而以《作底记》为代表的日本庭园,其花木的自然气息更浓厚一些,充满野趣。

第二, 结合点:

《作庭记》上所描述的植物栽植方法与《园冶》所描述的中国园林植物造景结合点在于文化。通过对《作庭记》的研究,可以了解唐宋时期中国园林造景的风格、禁忌;可以知道日本园林文化是传承于中国唐宋时期的。《作庭记》的出现为《园冶》出现以前的中国古典园林的形式提供了文字资料。而《园冶》则为《作庭记》的植物造景提供部分人工技术的参考。《作庭记》与《园冶》的融合可以展现出东方古典园林植物造景的发展过程。

在现代造景中,充分地参考《作庭记》与《园冶》中的造景文化,合理借鉴其中的手法和原则,可以增添强烈的传统文化气息,让古代与现代融为一体。


结 论


中国园林和日本园林因为同属东方体系,其间的差别比较小。但由于中日两个国家的地理环境的截然不同以及两个民族的性格差异,使中日虽然同种同文,却有着趣意相异的文化。日本是在不断吸取中国文化的先进成分下逐渐形成了自身的文化。但是日本在吸取的同时却对输入的文化进行了及时的吸收和改进,使其适于本国的生存环境。园林艺术自然也不例外。


通过上面的山石、理水、植物的对比总结,可以两本著作的所体现的中日园林的关系:

第一,发展程度不同。《作庭记》中人们还停留在对于自然的利用、模仿上,将自然引入庭院。而《园冶》中的做法是用人工的手段将非自然之物,制作的仿佛来源于自然,只是“高于自然”的手段。当然这与年代的不同有莫大的联系,毕竟《作庭记》早了几百年。


第二,侧重点上的不同。在《作庭记》中,我们看到山石与水体在寝殿造庭园的构成上同时占据主要地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其一,不同的山石堆筑形式使水体形式丰富,景致多变;其二,水体所占面积甚大,其中心位置有岛、汀。《作庭记》中所记述的寝殿造庭园水体形式有池、溪、瀑、泉四种,在其庭园景观构成上,尤以池、溪、瀑为重要,且这三者中,又以池为其水体最基本和重要的形式。庭池的面积一般甚大,庭园的景观构成,即以池为中心而展开。依庭池与中心建筑寝殿的位置关系,寝殿造庭园的庭池,有南池、侧池、后池及多池并用等诸型,而以南池型庭园配置形式最为典型。也即寝殿造庭园的庭池通常位于寝殿南面中部,池面甚广,中筑诸岛,并可舟游,庭上造景,也多环池而行之。这种以庭池为中心的造园形式,尤为宅园所喜用。中国宋代宅园亦多取这种形式,如《洛阳名园记》中记有“河南城方五十余里,中多大园池”以及“水渺弥甚广,泛舟游者,如在江湖间也”。

而明代编著的《园冶》在技术内容上,关于选石搬山所论极为详细,而在理水内容上,则涉及甚少。这就要看中国园林式的发展了。从造园手法来看,中国古代造园早期注重的是置石与水景,而到了晚期注重的则是搬山与借景。因此各时期的造园艺术风格,各具特色。相对而言,早期的造园,当较少雕凿,较于后代,更趋自然清新,这与注重水景的运用及其理水艺术,是分不开的。唐宋时代的景园,水景在其中当起了甚大的作用。其情趣意境与后世自然有所不同,也即较后期的园林,更多一层自然的质朴,更注意自然情趣与野致的追求和表现。

这就是《园冶》与《作庭记》侧重点上的不同及原因。从《作庭记》以及大致同期的日本园林中,我们所看到的或正是唐宋园林的身影,而日本现存中世禅宗园林在境致与做法上,当亦存相当的宋风。[40]


第三,表述风格不同。从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园冶》的表述更偏向于诗情画意,某些地方更具有散文的性质。是诗人的、文人的园林著作,是表达一种意境的文章。而《作庭记》则偏向于是一本工具书,大多数的篇章都是在阐述某一个事物的做法,十分详细地告诉读者每一个步骤,很实用。语言较为朴实,易懂。

第四,造园手法的差异。东方园林从来都讲究天人合一的理念,但却恰恰在为表现天人关系的各种造园手法上,体现出中日园林在思想追求上的诸多不同。中国园林建筑多,体量大,表明人力的伟大,日本园林建筑少,体量小,表明人力的弱小。中国园林装饰华丽,建筑的群体组合,讲究联系和紧凑的布局,表明工艺上的人巧,日本园林则极力尊重自然造化的天巧。中国园林与外界一般都用较实、较重、较厚的墙隔开,表明人与自然的平等和独立,日本园林较少用围墙,即使用,也以虚和薄为特色,表明人与自然的亲近。在山水方面,中国园林的假山高大、硬朗,水域开阔,人工味较浓,日本园林则无论山水尺度都偏小,一般都用覆盖草皮的土山,而不用假山,水域也更接近自然溪流沼泽,人工味较淡。[41]在植物方面,中国园林的绿化少且多用高大浓荫的乔木、灌木都表现出中国人的高傲和自信,而日本的大量绿化和用低级植物及草地的方法则显出日本人的比较谦虚和谨慎。[42]写意山水园是以山水为骨骼,以诗情画意为表现的园林形式,文人建筑山水园则在前者的基础上突出了建筑的成分。从总体来看,中国古典园林在天人关系上偏重于人的成分,并且随着历史的发展,越到后期人工味越重,把诗词歌赋、文联匾对、亭台楼阁和廊榭宫馆过分地夸大,以至于江南园林已略显拥挤,至于乾隆花园还要加上大量精雕细刻的细部和眩目夺人的彩绘,更显得拥堵,另外堆山上也片面强调太湖石的瘦、皱、漏、透而不免绮巧过余而无天然雅趣。而日本园林则偏重于自然的成分,如枯石、枯水、草坡、苔藓等,越到后来,园林景观甚至只用一石一木即能点题,例如茶庭和坪庭,充分体现了自然的天性,其游览以远观事物外表,坐思事理内在,不重于直接交流,而重于心与心的天人对话不像中国园林的这种对话体现为人与自然的面对面。这些不同都可在一些外文文献中寻觅到些许踪迹。[43]


当然,二者的联系也是十分紧密地。通过它们我们可以了解早期的(唐宋时代甚至是更早)中国古典园林的发展,了解日本园林发展的历史源头,从而对园林这一艺术有更深的认识。通过对它们的研究还可以为现代造园提供详细的理论依据,少走弯路,让东方式园林文化得以传承。


比较并不是研究的终极目的,在当今景观园林领域,单独、孤立的谈论任何一个流派或一种风格已没有多大意义,多元化、综合化的发展是景观创新设计的关键之一,所以我们应该从比较的角度出发,很好的利用古人所留下的宝贵财富,着眼于实践和创造,从而使古老的园林艺术呈现出新的生机。



注 释

[1][2][3]刘庭风.中日古典园林比较[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3:1-5.

[4]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序言.

[5]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序言.

[6][7]张薇.论计成其人及《园冶》其书[J].中国园林杂志,2005.1(7):45-46.

[8][9][10]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10.

[11]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6.

[12]张家骥.园冶全释[M].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115.

[13]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14.

[14]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16.

[15]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24.

[16]张家骥.园冶全释[M].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124.

[17]张家骥.园冶全释[M].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13.

[18]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69.

南庭是指寝殿南边的庭,是仪式、宴游等活动的重要场所。面积很大,在范围上是指从寝殿外侧至池边。

[19]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72.

钓殿是制是指寝殿造建筑中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由东西对屋向前(南)伸出的敞廊(称中门廊),及至池边,其端头临池所设之构,即为的殿。其功能为垂钓、纳凉等,也作为池中舟游的上下船处。钓殿的形式,似应为四面开敞,类似于临水的亭、榭。

[20]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72.

透渡殿:寝殿造建筑中的一个构成部分,为连接寝殿与东西对屋的敞廊,亦称透渡廊。其下架空,南庭之水,皆穿由其下流入。

[21]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105.

追石、逃石是指石的形状,可表现出相应的动态。根据所置石与石组的动态特征以及配置特点,可以表现出诸如逃石与追石这样的石组意境。

[22]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109.

这里的“大门”是猜测出来的,因为原文此处有缺损。

[23]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108.

缘侧是日本传统建筑上,周边所带的檐廊。缘侧一般广五尺,离地有五级阶那么高。若设每级高15厘米,缘侧地板就离地面有75厘米高。

[24]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25.

[25]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26.

[26]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28.

[27]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18.

[28]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19.

[29][30][31]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76.

“孤离之石”是类似于离石的意思,表现海面上隐现的礁石。

洲崎、白滨是指海岸中突出的沙洲,是海景一大特征。同时也是以此求得岸线的变化。

[32]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77.

掘沉石是用于护土坡岸,同时也是对河边水底裸露岩石的表现。

[33]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96.

高野山为日本自然风景名胜,位于今和歌山县,上有密教专门道场金刚峰寺。

[34]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225.

[35]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37.

[36]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43.

[37]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49.

[38]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53.

[39]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94.

四神具足地是指由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所象征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40]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63.

[41]赵权明.云石假山堆砌技巧[J].项目经理,2005,3(2):28.

[42]张十庆.造园与栽植[J].华中建筑,1994,12(1):45.

[43]Maggie Keswick.The Chinese Garden: History, Art and Architecture[M].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3.

Peter Valder.Gardens in China[M]. Timber Press,2002.

Peter Valder.The Garden Plants of China[M]. Timber Press,1999.

Noel Kingsbury.Vista: The Culture And Politics of Gardens[M]. Frances Lincoln, 2006.

Joseph Cho Wang.The Chinese Garden[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1998.


参考文献

[1]潘宝明.《园冶》价值论[J].扬州大学学报,2001,5(4):73-75.

[2]张薇.《园冶》文化论[J].中国园林,2004,1(6):11.

[3]王绍增.《园冶》析读[J].中国园林,1998,14(56):20-25.

[4]李元亮.日本的庭园艺术[J].岛国风情,2005,4(6):34.

[5]封云.相地因借——中国园林的造园之法[J].同济大学学报,2003,14(6):9-12.

[6]邹博爱.与《园冶注释》注家[J].华中建筑,1995,13(1):74.

[7]赵权明.云石假山堆砌技巧[J].项目经理,2005,3(2):27-29.

[8]黄爱群.日本古老的庭院装饰艺术[J].域外风情,2003,2(11):59.

[9]胡顺床.阮大铖章草书《园冶》序言[J].江苏掌故,2003,3(7):55.

[10]张十庆.造园与栽植[J].华中建筑,1994,12(1):43-45.

[11]张十庆.《作庭记》译著与研究[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4.

[12]计成,赵农.园冶图说[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

[13]刘庭风.中日古典园林比较[M].天津大学出版社,2003.

[14]张家骥.园冶全释[M].山西古籍出版社,1993.

[15]吴宇江.日本园林探究[J].中国园林,1994,1(3):61-62.

[16]唐剑鸣.中国日本和意大利园林景观比较浅论[EB/OL].

http://www.qu66.com/024/029/2005/11/14/127895,29.aspx,2005-11-4/2006-5-2.

[17]Maggie Keswick.The Chinese Garden: History, Art and Architecture[M].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3.

[18]Peter Valder.Gardens in China[M]. Timber Press,2002.

[19]Peter Valder.The Garden Plants of China[M]. Timber Press,1999.

[20]Noel Kingsbury.Vista: The Culture And Politics of Gardens[M]. Frances Lincoln, 2006.

[21]Joseph Cho Wang.The Chinese Garden[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1998.

(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