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坦克--T-34简史

Drogoons 收藏 55 10703
导读:一代名坦克--T-34简史

在30年代中期爆发的西班牙内战期间,苏联向共和国军提供了一定额量的坦克车辆和相应的志愿兵员。此次战争暴露出苏联大量装备的T-26和BT坦克装甲贫弱的缺点,这两种坦克被击中后极易起火燃烧,尤其在1937年10月的爱尔波战役中损失惨重,爱尔波之战中,共和国军的苏制坦克几乎遭到灭顶之灾,之后苏联对共和国的坦克援助急剧锐减。然而,苏联红军却无法及时消化研究西班牙内战中用鲜血换来的宝贵战术教训,自1934年基洛夫被刺杀后,这支欧洲最庞大的军队始终处于大清洗的风雨之中。从1937年起,随着图哈切夫斯基被处决,大清洗的风暴敲击着红军装甲坦克兵的精髓,相当部分接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军官被处死或逮捕,装甲部队里充斥着对红军坦克兵前途漠不关心、毫无经验甚至无能的新军官。但是,苏联坦克工程师吸取了西班牙内战的技术上的教训,苏制T-26和BT坦克在西班牙遭遇的强劲敌手-德制35/36型37mm反坦克炮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苏联人意识到他们手中的坦克防护水平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没有本质上的提升。加之当时苏联主要的中型坦克T-28亦是非实用的多炮塔非统一武器系统,在未来的战争中难以挑起大梁。

1938年7月的哈桑湖战役(张鼓峰事件,苏联因和日傀儡满洲国边境问题和日军冲突)和1939年5月~9月的哈拉哈河事件中,红军虽然获得全胜,但再度发现BT坦克的汽油引擎极其容易燃烧,在遭日军炮弹、地雷、燃烧瓶甚至步兵火器击中后很快便全车起火。就此,苏联于1939年年底前列出3个新型坦克计划。首先是为了代替T-28中型坦克,而在列宁格勒(原名圣彼得堡,现在还是圣彼得堡)的样车设计机械局(OKMO)设计局负责开发“115计划”(Izdelie 115,俄文原称Издепие 115),此种坦克计划重量32t,装甲强化到50mm,但由于仍旧奉行一个主炮塔(76.2mm火炮)+2个机枪塔的复杂多炮塔结构,方案即遭否决。而第二种也是最初实现“设有反坦克炮弹无法击穿的装甲”之苏联坦克为“111计划”,即通常所说的T-46/5坦克,战斗重量32t,单炮塔上安装45mm火炮,而装甲提升至60mm,然而该车亦只是在完成样车后就没有继续发展。

第三种也是最成功的样车却是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设计局的“135计划”(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的全名是“国际共产主义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第183工场)”,简称KhPZ厂,俄文原称ХПЗ)。不过135计划并非按照工程师希望之“保证防护力”的方针制作,而是工厂为了更新BT坦克而开发的装甲厚度只有20mm的轻型坦克,内部名称“A-20”。而为了BT坦克的改良换代,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的A·菲洛索夫设计组早在111计划和115计划之前即着手进行研究,1937年,设计组完成了BT-SV/2和BT-IS两种实验车型。BT-SV/2作为A-20的先驱车和前身,装甲厚度也只有25mm。然而,BT-SV/2并非仅仅依靠装甲厚度取得防护,设计组为它设计了倾斜配置的车体侧面和炮塔装甲,用大幅倾角变相提升防护能力,虽然这会引起车内容积的不足,但与这种不足相比,乘员的生存能力显著提高。不过,1937年初,包括主任工程师A·菲洛索夫在内的设计组成员以莫须有的罪名被苏联当局逮捕,计划被迫搁置。大清洗也有好结果(或许可悲),上层从列宁格勒的试验设计机械部(主业是重型坦克设计)调来年轻的天才工程师米哈伊尔·柯什金接手设计组。柯什金立即着手大幅度修改A-20计划,由于当局的要求,A-20沿袭了克里斯蒂和BT坦克的履带·负重轮双重行走装置。个人认为这种思路并非一无是处,我们不能站在今天的角度要求当时的设计者,因为BT坦克的实用证明履带·路轮切换作业非常简易,而当时的坦克履带由于材质和构造的限制,寿命并不长,也是履带·路轮双重行走装置被认为必须的原因。而柯什金设计组认为这种行走装置只会徒增坦克的重量、过于复杂、会造成坦克生产成本和时间增加,从而影响实战中的运用,而且他们推定双重行走装置的使用频率亦较低。柯什金将改进出的纯履带形式的样车改称A-32,这是由于其车体前部装甲从20mm提升到32mm的缘故。早期的A-32和A-20都安装45mm火炮,而后期A-32则改为76.2mm短身管火炮。A-32也称T-32。

紧凑而有力的引擎亦为新型坦克的必需要素之一。苏联从西班牙和远东的经验中认为,汽油引擎过于容易被引燃,所以期望着柴油引擎的新突破。从1932年起,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以“BD”的代号开发新式柴油引擎,其中为了坦克设计的军用型在I·托兰斯琴工程师设计组努力下于1937年以“V2”编号完成,同年下半年,这个设计组亦被指为“反党集团”而被“一切科学的泰斗的亲密战友”投入大牢,这种对苏联来说极其重要的设计就此被耽误了一年,到1938年底才投进量产,而在量产之前仅仅完工50台成品。这50台V2引擎被分配到A-8计划(BT-7M)和沃罗西洛维茨火炮牵引车。多提一句,BT-7M不能称为BT-8,BT-8是BT-7M的后继车型,亦投入量产。之后的量产引擎,计划安装在A-20和A-32上。

1938年5月4日,A-20和A-32的计划方案提交到伟大领袖和国防人民委员面前,而具体采用哪一种则推到8月举办的中央军事会议上。出乎意料,与会人员对较为实用的A-32样车大加责难,“没有按装甲车辆局(简称ABTU,俄文原称АБТУ)的指令安装履带·路轮双重行走装置”、“设计式样没有按规定实施”等等无理指责滚滚而来,并没有人真正理解柯什金的良苦用心,亦有可能根本不愿去理解,这也情有可原:大清洗仍未结束,对擅自改动上级指示的设计方案予以赞赏,说不定就等于摘自己的脑袋。只有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军人据理力争,BT坦克装甲不足的惨剧再次被提出来,幸运的是,这个意见印入了Uncle Joe的耳朵里。领袖否决委员们的指责,指令允许两种方案都制造样车,保住了A-32的种子。1939年夏天,两辆样车完成,在库宾卡武器实验场进行测试表明,在机动性方面两者相差不多,但A-32卓越的防护性能吸引了众多的目光。中央军事会议一改初衷,放弃A-20,选择A-32作为新中型坦克的人选。1939年12月19日,这一意见得到领袖的批准。柯什金当时面临如何选择坦克名称的问题,列宁格勒的重型坦克设计局推出新车型已经用国防人民委员(国防部长)克里缅特·伏罗西洛夫而命名为KV坦克(作为那边设计主任的泰山大人,伏帅当仁不让)。柯什金对此不屑一顾,而特地挑选“T-34”这一编号,因1934年红军发布加强装甲部队的布告,同一年间、谢尔盖·奥尔忠尼启泽接任苏联坦克生产总指挥,而1934年亦是柯什金本人最初接触新型坦克计划的时期。

T-34样车制作进度顺畅,1940年1月已经完成2辆。为博取克里姆林宫的眼球,此2辆样车自力从乌克兰东部的哈尔科夫市行驶抵达莫斯科,显示其卓越的可靠性。之后,2辆样车被指派到苏芬战场之曼纳海姆防线(卡累利阿地峡中部东西走向之坚固防线)其时冬季战争(1939.11~1940.3)已然结束,但为展示火力,T-34样车仍象征性摧毁若干个被占的芬军阵地。随后2辆样车经过明斯克(白俄罗斯共和国首府)和基辅(乌克兰首府)回到哈尔科夫,留下值得信赖的良好印象。1939年苏德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进行一些军事交换。德国运送若干辆早期型III型坦克到苏联,在库宾卡接受试验。驻莫斯科德军武官宣称这是德国最好的坦克,苏联人于是为了如何评价才可保住朋友的面子而烦恼,与T-34相比,III型坦克在火力、防护和机动性方面都差出一截,唯一优于T-34的只有乘员的舒适性,或许这也是两国设计思路的侧重点不同,另外,也不可忘记T-34的图纸定型年份比III型的晚出4年之多。同样,亦不必指责苏联坦克的舒适性,各国坦克设计思路、运用方针不尽相同,若用同一眼光看待,岂不是一叶障目?:)

但,哈尔科夫设计局此时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主任工程师柯什金健康恶化。柯什金亲自参加严冬下的坦克长途试验行驶,加剧其病情恶化,加之其罹患之疾病乃当时不治之症的肺炎。1940年9月26日,世界战车史上一颗最耀眼巨星陨落。柯什金死后,职务转归同局干部亚历山大·莫洛佐夫掌握。

Uncle Joe指约瑟夫·斯大林本人,1945年2月从美国总统罗斯福口中变相得到这个诨号。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上称赞斯大林乃“伟大的人道主义和民主主义者”,Uncle Joe在美俚语中即“老好人”之意。

第二部分

最初的T-34称为T-34 1940型,1940年6月由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工厂(实际是坦克工厂)投产,其产量非常之小,但因有熟练工人和好的工作环境、质检体制,所以质量上乘。苏联预计在同年10月在斯大林格勒的“工事”工厂投产T-34 1940型,这个工厂和“拖拉机厂”、“红十月工厂”一同组成“斯大林格勒拖拉机工厂”(STZ,俄文原称СТЗ)。苏联给出的1940年内预计T-34产量:哈尔科夫制造500辆、斯大林格勒制造100辆,然而在德国黑手伸入之前,T-34仍被政治上的争执所防碍。与一般所认为的并不相同,这种阻碍主要并非来自伏罗希洛夫,而是来自K·库利克苏联元帅。库利克设立自己的研究所,对出厂之T-34坦克评头论足,提出大量莫名其妙的修改要求,以至于到1940年9月15日只有3辆T-34顺利送交部队!这种捣乱行为立即遭到中型机械人民委员部部长(1939年设立)乌雅切斯拉夫·马雷谢夫的反对,马雷谢夫的部门联合装甲车辆总局(全称红军装甲车辆总局,简称GABTU KA,俄文原称АБТУ КА)和哈尔科夫火车机车厂的经理们对库利克予以反击,努力统管并维持T-34的生产计划。

但尽管马雷谢夫等部门作出相当努力,T-34坦克在1940年的600辆生产计划仍旧泡汤,只产出115辆。多提一句,库利克最终落得被枪决,此人常被评论为无能胆小等,这是否公允,我不敢说。但个人认为其干涉T-34生产之事件,无论是否出于私心、或被人指使,其心可诛,该处罚。

进入1941年,苏联预计在此年内于哈尔科夫制造1800辆T-34,另外在斯大林格勒制造1000辆,合计2800辆。这一时期T-34产量仍旧不高,不过原因不再是库利克的政治把戏,而是循序渐进的细部修改。比如,T-34采用的克里斯蒂式悬挂由于需要占用车内空间,于是便有人指出应该采用和KV系列以及T-50坦克的扭杆悬挂。1941年5月,最高苏维埃命令对T-34设计改进,规定在同年2800辆定单之外再产出500辆改进型。命令要求改进型使用扭杆悬挂、车体首上装甲垂直厚度由原先的45mm增加至60mm。车体侧装甲增至40mm、炮塔座圈直径扩大到1600mm(T-34炮塔座圈设计直径1480.10mm),还要为车长安装指挥塔。莫洛佐夫设计组命名这个改进型“T-34M”。

除T-34M外,普通T-34亦接收若干细部改修。V·尼琴科工程师开发之52mm厚度铸造炮塔由于便于生产,被允许和轧制钢板焊接的炮塔一起使用,1941年晚春开始,铸造炮塔投入生产。另一方面,设计组对装甲车辆总局为T-34选定的L-11主炮不满意,为选择代用品,曾经列出包括从45mm旧式坦克炮和57mm反坦克炮(Zis-4)在内的多种方案。同时,KV重坦克也搭载了中央火炮设计局的V·葛勒平工程师新开发之F-32型76.2mm坦克炮,此种火炮穿甲能力优于L-11。而葛勒平实际上从1940年春季就开始为将F-32装载到T-34炮塔上而开始努力。1940年底,葛勒平设计组研制出42倍口径身管长的F-34型76.2mm坦克炮,但不幸的是,F-34没有得到生产许可,因为库利克元帅管辖的炮兵总局(GAU)和装甲车辆总局都不批准。虽然面对如此窘境,葛勒平和工场经理A·叶里扬还是冒险私下将F-34和L-11并行生产。1941年1月,F-34投入量产,同年2月被搭载到若干辆T-34上试验。搭载F-34的T-34通常称为“T-34 1941型”。可气的是,上头直到1941年夏天仍不公开批给F-34生产许可,直到被德国人饱以老拳之后,从前线部队汹涌传出对L-11威力不足的批评和要求F-34的呼声之后,F-34才得以被采用。

1941年6月22日,德军攻入苏联。此时苏联共产出1225辆T-34坦克,但是当红胡作战启动之时,红军前线部队只握有967辆T-34,其余258辆仍在工厂、或正在送往部队途中、或在军校用作教材。

鉴于国家社会主义盟友在1939~1940年打击东西方资本主义和地主阶级的斗争中将手中的装甲师运用得如此自如,红军亦于1940年开始大幅度改编自己的装甲部队。1940年8月,红军启动旨在组建9个强力的机械化军的计划,1941年4月,机械化军的计划数量增加到21个,预计到1942年底全部改编完成。此时的苏联机械化军编有2个坦克师和一个摩托化步兵师,坦克数量达1031辆,实力可以媲美德国装甲军。不过,在红胡作战启动之时,只有5个机械化军得到了足够的T-34和KV坦克。其中,基辅军区的第4机械化军和西方面军的第6机械化军所有坦克半数以上是这些新型坦克;另外3个机械化军(第3、8、15)分别只得到100辆左右的T-34和KV坦克。1941年6月22日,此5个机械化军中的T-34实际数量:

第4机械化军:313辆

第6机械化军:238辆

第3机械化军:52辆

第8机械化军:100辆

第15机械化军:71辆

此外,第2机械化军亦有50辆T-34服役。

1941年6月22日,所有苏联机械化军共拥有19221辆坦克,大部分是老旧的T-26轻型坦克和BT快速坦克。德军在红胡作战中,动用全军5640辆坦克中的3350辆。那么,如此悬殊的数字,为何开战当初苏联遭受大败?问题隐藏在数字背后,需要指出,苏联装甲部队大部分坦克都基于30年代初期的技术构造,这一时期开发制造的坦克耐久性差,T-26和BT坦克即使接受包括更换引擎在内的全面整备之后,其实际可使用有效时间仅100小时。1941年,苏联庞大的装甲武库极度缺乏后勤维护措施,29%的坦克需要接收全面整备,44%的坦克需要全面拆解重组!这些坦克在开战初期即露出马脚,惨遭损失。

属于最新装备的T-34,亦面临如下问题:

● 炮弹严重缺乏:由于库利克的无能,配给T-34和KV坦克的76.2毫米炮弹生产迟缓,在开战时只供给实际需要量的12%。大部分的T-34得不到穿甲弹,只搭载榴弹对付德国坦克,而且榴弹的配给亦跟不上。

● 机械不成熟:作为缺乏磨合、使用时间的新器材,T-34和KV的离合器、变速机等机件的问题点来不及被发现、修改。当然,T-34这方面的性能远由于KV,不过仍不达到可靠的基准。

● 缺乏零备件:新型坦克的零备件后备工作被忽视。

● 缺乏有效的回收机能:相当部分的T-34在完全可以修复的状况下被放弃,太可惜。

● 部队缺乏经验:当时红军中进行过大规模演习的新编机械化军只有一个~第4机械化军。为了探讨新编制和战术问题,此机械化军在1940年8月至10月进行了特别连续演练。(1941年4月,以参加过同样演习的第10坦克师为基础组建了第15机械化军,在该军中又组建第32坦克师)

● 指挥官不足:由于长时间大清洗,红军军官严重减员。德军攻入时,红军机械化军的军官人数只达定额的45%~55%。军长人选可谓凄惨,例如:第19机械化军指挥官N·V·费可连柯~在哈拉哈河任步兵军长时期大败给日军;第17机械化军指挥官I·N·哈巴洛甫,因1940年在冬季战争中的“辉煌战绩”招致军事法庭的惠顾。

● 指挥官缺乏经验:绝大部分当时红军机械化军军长为40岁集群,军、师高级指挥员中参加过俄国革命、反干涉战争和内战的军官因清洗而减员。和打了两年恶仗的德军诸指挥官相比,经验、底气不足。

● 实际操作员的缺乏:作为军官和士兵的桥梁纽带,军士级别向来是各国军队中的重点所在。红军机械化军中的军士数量严重不足,部分部队甚至只编有定额19%~36%的军士!而T-34没有实战经历,多数坦克兵收到坦克后训练不足。有些部队只是在开战前短时间内接到坦克,没有时间接受培训。实际情况是一般只有车长能够有3、4个小时来接收T-34的驾驶说明。和前述的炮弹、备件、后勤不足结合起来,后果可想而知!

● T-34被德军探知:一直以来经常误传德军在战前对T-34一无所知,实际上,德国谍报机关已探测到T-34的踪迹。1941年3月,OKH(德国陆军司令部)的文件中命令调查“苏联34吨新型坦克”,范围在哈尔科夫、斯大林格勒等工厂。德军给予的名称是“T-32”。所幸,红军在芬兰战场的丑态造成德军轻敌的印象,导致追查实际无力化。

苏联装甲部队在1941年夏天的情况,基本上象一栋年久失修的豪宅。在遭到猛踢房子的攻击时,虽然不至于一下倒掉,却要付极大的代价和时间来修补,而目前的情况是有了好的木料又不太会用。而德军坦克部队凭着有效的战术和训练经验,可以在1940年打败装备质量、数量都优于自己的法国,德国人又深信自己能够在1941年的苏联西部再现这一幕。

于是戏也就这么开演了。

第三部分

1941年6月22日当天,德军即遭遇红军的T-34坦克。德国步兵惊骇地发现他们的37毫米反坦克炮在300米距离外完全无法对T-34产生任何伤害。苏联M·G·哈图奇列维奇将军指挥的第6机械化军拥有238辆T-34坦克和114辆KV坦克,作为苏联中部白俄罗斯军区最强大的红军装甲力量面对德军霍特将军指挥的第3装甲军(属于中央集团军群,目标明斯克)。但是第6机械化军拖到6月24日傍晚才开始作战行动,此时德军坦克已经带领步兵出现在古罗多诺西部,红军T-34和KV坦克对德军实施了不间断的反冲击,迫使德军大量地消耗了反坦克炮弹药。不过,6月25日,哈图奇列维奇将军被德军Ju-87斯图卡轰炸机袭击阵亡,造成部队指挥上的严重混乱。在这之后第6机械化军再也无法组织有效的反击,第3装甲军于6月26日进逼明斯克。第6机械化军遂被包围在古罗多诺西南部,只有很少的坦克在6月底包围圈完全合拢之前成功后撤。苏联西部战区最强的装甲兵力-拥有当时全部T-34总数1/4的第6机械化军就这样悲惨地消失了。

而在苏联北部立陶宛共和国首都维尔纽斯近郊,驻扎着A·V·库尔金将军的第3机械化军,这个军装备52辆T-34和52辆KV坦克,合计104辆(一说总数为103辆)。该军中的第5坦克师于1941年6月22日战争爆发当天曾经试图在涅曼河的亚里多斯桥阻击德国第7装甲师,但尽管T-34显示出完全压倒德军38(t)坦克的实力,却由于德军占尽空中优势而损失惨重,第5坦克师最终被迫后退。该师作风比较顽强,准备于次日在拉什奈地区再次反击,然而由于德军行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红军指战员的预料,这个计划没有实现。而在北方战区,德军受到的震撼更多地集中在KV坦克上。6月24日,苏联第2坦克师与第100摩托化步兵团联合向德军第6装甲师进行反攻击,由于燃料和弹药匮乏,反而招致严重损失,历经2天的坦克交战,第3机械化军在6月26日已经几乎没有可用的T-34坦克。

当德军步兵师面对T-34坦克时,他们手下的37mm牵引式反坦克炮几乎毫无用处。比如,德军第42坦克歼击营的37mm炮组提交一份日期1941年7月8日的报告内容:

“从未见过的坦克出现在我部面前。我部立即开始炮击,射距缩短到200m之内,无法贯穿装甲,100m之内才可以击穿……”

另一份报告:

“……动用6门(37mm)反坦克炮对T-34进行攻击,炮弹敲击装甲的声响如同敲鼓一样。T-34有如史前怪兽一般毫不停留的突破了我们的战线。”

另有一份记录,记载一个德军37mm炮组向1辆T-34发射的23枚炮弹中,只有一枚侥幸贯穿炮塔座圈部位。因为这些报告,37mm炮得了一个外号“敲门砖”。

另一方面,这些报告亦暴露出红军坦克部队当时致命的缺陷,为什么T-34坦克被击中23枚炮弹之多而无一次反击?这种直接冲撞当然不单是勇猛的表现,弹药的匮乏和训练情况的恶劣致使许多T-34车组无法对德军反坦克炮阵地进行有效的反击,而往往采取直接履带碾压的方式解决。

在反坦克作战中,一个德军III型坦克车组报告:

“我记得很清楚,斯崔普中尉的坦克在50m距离向T-34发射4枚40型穿甲弹(PzGr.40),20m距离又发射一枚,一点效果都没有。无论我们怎么反复攻击,T-34都毫不畏惧地缓缓接近,我们的炮弹在它的装甲上弹飞。”

德军第4装甲营的战报:

“我军坦克的前部被敌弹命中,装甲板开裂。III型和III型坦克的指挥塔被打飞。我们的装甲厚度不够,而指挥塔的安装方式也需要改进。另一方面,说明敌军T-34坦克的76.2mm炮威力巨大。我们的坦克兵战士知道自己的坦克将在射程之外被敌军坦克击穿,我们的进取心和战斗精神正在因此减退,强烈的不安和自卑笼罩着战士们。

击穿T-34坦克的两个要点在于瞄准后部主动轮和炮塔座圈。”

然而无论KV和T-34占有多少技术上的优势,红军在多布诺和布洛迪的反击仍然失败。苏联装甲车辆总局的成员、乌克兰坦克部队总监莫尔古诺夫将军在1941年的战斗总结中简明扼要地总括了技术优势掩盖下的致命问题:

“KV和T-34的后备零件不足、缺乏回收车辆、生产数量不足,加上训练不足的乘员导致无能运用……对敌军反坦克炮阵地没有进行适当的侦察工作。部队在行进、攻击准备以及战斗期间经常遭到敌军有组织的轰炸。甚至连距离800到900km的长距离行军,都不和空军进行联络而擅自行动。坦克部队和炮兵配合不力,在林区和沼泽地带部队对坦克毫不珍惜。战术形式呆板,在面对敌军坦克部队变化多端的攻击时束手无策,造成无谓损失。”

苏联南部的乌克兰集中了3个红军机械化军,分别是:鲁沃夫近郊的第4机械化军(A·A·乌拉索夫将军)、多布诺近郊的第8机械化军(D·I·利亚维谢夫将军)和日托米尔近郊的第15机械化军(I·I·卡尔贝佐将军)。其中以第4机械化军实力最强,该军装备有313辆T-34和99辆KV坦克,总计412辆(一说为414辆),而且如前文所述该部训练有素,但是它的两个师被分割使用:第8坦克师被包围在布格斯卡娅东部,第32坦克师的战斗在后文详述。此外,第15机械化军装备71辆T-34和64辆KV坦克,总计135辆(一说为131辆)。但是第15机械化军缺乏在复杂地形行军作战的经验和技术力量,在执行渡河行动时造成大量的T-34坦克沉入河中无法回收,如此无谓的损失实在是令人痛心!1941年6月22日,德军在乌克兰境内初次面对T-34坦克:当天红军鲁沃夫坦克训练团的30辆T-34坦克对德军第11装甲师属下第15装甲团的坦克纵队实施了侧面攻击,摧毁了2辆3号坦克和3辆4号坦克;而红军第10坦克师(属于第15机械化军)也从6月23日开始和第11装甲师进入正面交锋。6月23日夜间,战斗规模在拉杰霍夫南部逐渐扩大:德军集中2个营的III型坦克袭击了第10坦克师,红军损失了46辆旧式的BT-7坦克,而随后第4机械化军属下第32坦克师赶来将德军击退。为了阻止德军向乌克兰首府基辅方向的推进,红军在6月26日日出之前再次向拉杰霍夫地区投入数个坦克师,从而使这一带的坦克战规模再度扩大,成为苏德战争初期几次大规模坦克战之一而留名史上。其间利亚维谢夫的第8机械化军吸收了第15机械化军的残部,和第4、第22机械化军(康多谢甫将军)的部分兵力在多布诺、布洛迪地区攻击了德国南方集团军群第1装甲军的南翼(第11、第16装甲师)。而同一战区的第9机械化军(罗科索夫斯基)、第19机械化军(费可连柯)和第24机械化军(齐斯恰科夫)由于只装备老旧的T-26和BT-7坦克,被认为无法和较强的德军装甲部队交锋,而被指派攻击德军前锋部队北侧的步兵集群。

红军第4机械化军属下的第32装甲师在战争初期的经历典型地说明了T-34坦克当时的境遇:该师于1941年4月以第30轻坦克旅为基础创建,师长叶费姆·普希金上校虽然只有42岁,但却参加过苏俄内战,从1932年起他就服役于苏联装甲坦克部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指挥员。不过,由于坦克师的前身-第32轻坦克旅规模过小,扩编后人员补充又跟不上,造成师高级军官只有定额的50%不到,而最糟糕的是军士只达到定额的43%。而且补充进来的军官大都是1941年春季刚提升上来的无经验人士,从而埋下日后部队惨败的隐患。1941年4月25日至5月25日,第32坦克师接收到173辆T-34坦克,此外还装备了49辆KV坦克,在当时绝对称得上是装备最好的红军坦克师。虽然红军规定每个坦克师的坦克定额是210辆T-34和63辆KV,但当时没有一个坦克师的实际装备数量达到满员。然而下面这些灾难性的统计数字却令人对该师的命运捏着一把汗:

● 通信器材:只达到定额的30%

● 工兵和架桥设备:只达到定额的28%

● 轮式车辆:只达到定额的22%

● 维修器材:只达到定额的13%

● 后备零件:只达到定额的2%

● 驾驶员情况:最好的驾驶员,其驾驶经验亦不超过5小时

● 炮手情况:多数炮手只在开战前接受过极其有限的实弹射击训练

就在这种危险的态势下,第32坦克师在鲁沃夫市东部数公里的地点首次和德军交手。第一次交战中该师于1941年6月23日在卡门克·斯多尔米洛瓦地区击毁德军坦克18辆并摧毁了5门反坦克炮,而自身仅损失坦克11辆;在其后发生于6月24日的夜战中,第32坦克师以损失16辆坦克的代价击毁德军坦克16辆。在这之后的两周内,第32坦克师都在多布诺和布洛迪一带阻击德军步兵集群,因此,其蒙受的坦克损失远远小于和实力强劲的德军第11、第16装甲师陷入苦战的兄弟部队。但是,红军前线指挥官此时几乎无法从混乱的上层指挥机构得到德军动向的情报和指示,战斗持续了半个月之后,第32坦克师开始陷入和神出鬼没的德军伞兵、坦克突袭分队的缠斗中,这些战斗证明了富有进取心和主观能动性、战术经验丰富、联络手段先进的德军装甲部队在当时仍可超越T-34的技术优势。这一阶段的行军状况也完全暴露了红军部队中隐藏的种种弊端:由于作战区域密布河流和沼泽地,坦克运动、行进异常困难,但如果为了躲避这些而在公路上行军,又会沦为德国空军的绝好猎物。军官只能在作战和行军中对坦克手进行技术教育,没有经验的士兵面对原本可以解决的机械故障往往束手无策,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开战一个月之后,第32坦克师损失了146辆T-34坦克(原有173辆)和37辆KV坦克(原有49辆),官兵死亡103人、负伤259人。损失的坦克中有50%是由于机械故障而丧失,由于后备零件和回收设备的不足,只有10%的受损坦克经铁路运回工厂接受修理。坦克战损只占总损失量的30%左右,另有10%的坦克损失是由于沉入河中而导致。至7月中旬,全师可用的坦克只剩1辆T-34和5辆BT-5,另有11辆BA-10装甲车。而第32坦克师在这一个月内一共击毁了113辆敌军坦克、摧毁反坦克炮96门,但作为装备最为精良的红军坦克师之一,这个战绩明显地令人失望。这暴露出红军在对T-34的早期运用上,不仅存在机械上的问题,还要面对人员结构、训练和战术上的纰漏。后世的研究者这样形容红胡作战期间的T-34:手中握有锋利的宝剑固然是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如何学会舞动并习惯它。

第四部分

在整个1941年的战斗中,T-34的制造厂终于开始注意进行生产简化,以期提高产量。在这期间,T-34M被取消。1941年7月,为了避免被德军占领工厂设施,苏联计划把位于国土西部的工厂群转移到位于后方的乌拉尔山脉,形成新的工业区。

1941年8月下旬,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首先转移到下塔吉尔,在原本位于这里的“I.V.斯大林乌拉尔铁道车辆制造厂”基础上扩大厂址面积,哈尔科夫厂(183厂)转移到这里之后合并改名“I.V.斯大林乌拉尔坦克制造厂(183工厂)”。这个工厂战后恢复“I.V.斯大林乌拉尔铁道车辆制造厂”的名称继续制造T-54、T-55坦克。不过,新厂的设施组建和生产计划调配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在1941年12月20日之前不能进行生产作业。

为了填补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转移产生的生产空白。1941年7月开始在高尔基市的红色索尔莫沃工厂开始制造T-34坦克。红色索尔莫沃工厂的全名是“A.A.久达诺夫第112红色索尔莫沃工厂”(背后冷气直冒)。112厂的第一辆T-34坦克在11月送到莫斯科前线。

而位于鄂木斯克的第174工厂停止了T-50坦克的生产,转为制造T-34的备件。

1941年下半年一共制造了1886辆T-34坦克,主要是由斯大林格勒的工厂群制造。伴随着工厂的大迁徙,生产数字逐月降低,1941年7月到9月一共制造出1121辆,而10月到12月的生产数只有765辆。由于生产情况混乱,V-2引擎时常断货,所以此时制造的部分T-34安装老式的M-17汽油引擎,由于F-34炮的制造进度也跟不上,有些T-34也只能装上短身管的F-32上前线。

1941年到1942年冬期,莫洛佐夫带领的下塔吉尔T-34主设计局(GKB T-34)着重简化T-34的生产。比如1941年的F-34火炮由861个部件组成,到1942年制造的型号减少到614个部件。此类坦克组装工作不要求工人有熟练技巧,所以每一辆T-34的制造所耗时间亦减半,1941年的T-34单价269500卢布,1942年减到193000卢布。车体组装也被简化,并且省略了装填手潜望镜等设备。相对于当时拥有的技术优势,T-34的缺陷仍旧严重。过于拥挤的双人炮塔,普遍缺乏通信器材,这些都是容易解决的问题。不过,从前线战报显示出另一些重大的缺陷,比如离合器和变速箱的高故障率,脆弱而容易被德军火炮狙击的驾驶员出入口和车侧装甲。履带表面没有防滑齿,在泥泞湿滑路段和地面咬合不良。尤其是履带的问题导致在战斗中使用刹车的频率大幅度增加,造成本就不良的传动设施负担增加。

但是,即便问题多多,T-34仍旧比KV可靠的多。以第10坦克师为例,他们在作战中损失的T-34坦克里因机械故障损失率是16%,而KV的损失数里机械故障损失率是44%。

经过改进,新的T-34系列车侧装甲增加到45mm(1941型是40mm),安装新式的驾驶员出入门(两个潜望镜),车体后部传动装置检修盖由原来的长方形改成圆形,引擎舱盖吸气排气口的格栅被简化了,新的500mm宽度的履带表面有防滑纹路。这种新式车体的T-34,70年代末至苏联崩溃前的西方和东欧国家都将它称为“T-34 1942型”,而苏联本国称之为“T-34 1941简化型(或战时简化型)”。顺便提一下T-34的分类方法,这是白杨兄和轰炸机兄上次提出过的。

战时苏联把装76.2mm炮称为T-34,装85mm炮的称为T-34-85,没有详细的分类。

战后分类:

安装L-11火炮的最初型号-西方和东欧称为T-34 1940型,苏联称为T-34 1939型

安装F-34火炮的早期型号-西方和东欧,苏联都称为T-34 1941型

新式的驾驶员出入门(两个潜望镜),车体后部传动装置检修盖由原来的长方形改成圆形,新的履带-这种型号西方和东欧称为T-34 1942型,苏联称为T-34 1941简化型(或战时简化型)。

斯大林格勒制造的同时有新驾驶员舱门但是车体后部传动装置检修盖仍保持长方形-西方和东欧称它为T-34 1941/42型,苏联仍称为T-34 1941简化型(或战时简化型)、没有详细的分类。

安装六角形或锻造炮塔的型号-西方和东欧称为T-34 1943型,苏联称为T-34 1942型或1942派生型。

前一种分类称谓目前为标准,所以本文非特别注明的即沿用西方和东欧的分类。另外,所有的安装76.2mm火炮的T-34炮塔里都只有2名乘员,安装指挥塔的型号亦如此,详细情况后述。

除了这些官方的资料分类之外,每个工厂制造的T-34坦克都会因为设备、环境等实际情况而产生出工厂特征。比如,斯大林格勒制造T-34 1941型,它的车体正面和侧面装甲是啮合式,炮塔后部装甲面积明显比其他厂家的产品大。因为这里的工厂起初没有转移到乌拉尔,所以斯大林格勒制造的T-34 1942型残留了一些1941型的特征,比如车体后部长方形的检修盖,西方和东欧称为T-34 1941/42型。

斯大林格勒三大厂之一的“工事”工厂为工厂群提供火炮,这个厂制造的火炮驻退机外罩外形简化,侧面视图如同尖刀一般锐利。而负责组装炮塔的斯大林格勒船舶制造厂在1942年修改了焊接式炮塔,新式炮塔的正面下方留有缺角,安装在斯大林格勒后期制造的T-34上。

再如,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183厂)原本是有轧制钢板的制造设备,但是转移到下塔吉尔之后暂时无法使用。所以新183厂(I.V.斯大林乌拉尔坦克制造厂)最初制造的T-34安装了工程师M.那布托夫斯基研制的平均厚度52mm的铸造炮塔。

而第112工厂(红色索尔莫沃工厂)的T-34使用的铸造炮塔外形稍有特异,和新183厂的52mm铸造炮塔相比,112厂的铸造炮塔厚达60mm,防御力更强。

1942年,大多数苏联坦克制造厂面临缺乏橡胶的问题,应急的办法是采用全金属负重轮。这种负重轮风评极差,由于在高速行驶时全金属的负重轮会和履带产生复杂的振动,产生噪音影响乘员作战,同时此类振动也导致坦克部件的固定螺栓松动,造成故障隐患、提高返修率。所以,等到橡胶的供应改善之后,立即把大部分T-34的第1和第5个负重轮换回橡胶缘轮,中间3个还是全金属。到1943年为止,全金属负重轮被完全取消。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