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七部停战第十二章伤痛

notabl 收藏 2 352
导读:《2009,台海战争》第七部停战第十二章伤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郭小薇出了帐篷后紧走几步,赶到了作为主治疗区的仓库大门内,新一批伤员又被送到了这里,整个医院都忙乱了起来。这些伤员时几小时前进攻台湾中部十军团失利后撤下的伤员,人数虽然经南边的野战医院和包扎所层层处理,但送到这里的重伤员也超过40人还有大量的轻伤员,所有的手术台都已经启用,连刚刚值完班的医护人员都已经全部重新上岗。小薇赶紧找来无菌手套和口罩为自己消了毒后,加入到了一座缺少人手的手术方舱中帮忙。主治医生还在别的方舱内做手术,现在只有几个护士和一个年轻的助手在做抢救前的准备,伤员的大背囊随意地丢在地上。


那是位全身被重度烧伤的伤员,烧伤面积一眼看上去就不低于60%,整个身体都被火焰烤成了炭黑色,整个手术时散发着一股难闻的稠化汽油和肉被烧焦后的气味,让人几欲作呕。两个膀大腰圆的男护士将他抬上手术台的时候,伤员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叫昏了过去,刚刚进屋的小薇这才发现为了伤员肩部和脚踝被护士抓握的地方,成片的皮肉如同一张发皱熏黑的旧报纸一样脱落了下来,露出仿佛半熟的粉白色的皮下组织,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来。伤员早就进行了气管切开术,看来呼吸道也有灼伤,胸部如同一个跑了气的风箱呼嚓呼嚓地起伏着,临时充做导管的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细塑料管口被呼出的气体掠过偶尔发出一丝细细的啸叫,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薇摒住呼吸将那股难闻的气味赶走,强忍住呕吐的冲动,在他还算完好的左臂上量了血压和脉搏,并且开始小心翼翼地用清水为他清洗伤口,这时她才发现伤员似乎胸部还有弹片打出的弹洞,弹片的尾部嵌在两根肋骨中间。不过弹洞似乎被火焰的高温封闭住了破裂的伤口,没有大量的血液流出,加上被烧焦的组织漆黑一片还布满了燎泡才没有被最先处理伤口的卫生员发现。她马上将弹孔的事补写在伤员脚脖子上挂着的医疗卡片上,等待医生来了之后作进一步处理。


伤员身上的军服早就被烧成了残片,化纤成分粘结成黑乎乎的小片粘连着皮肉,稍稍一拉就有可能将成片的血肉拽下来。小薇轻轻地用沾水的棉签将那些衣物的残片挑起来,再将伤口上沾染的沙土等污物清洗掉,动作轻柔地生怕给昏死过去的伤员带来更大的痛苦。好容易才将前胸弹孔边的那一小片创面清洗干净,小薇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主治医生这才姗姗赶来,伤员实在是太多了,刚刚做完一个手术室的截肢手术,趁着那边还在清理就赶紧到这边来了。那是一位50多岁的老军医,几丝凌乱的灰白头发在发皱的手术帽外面贴在汗津津的额头上,深深的眼窝中有着说不出的疲惫。他先是简单扫了一眼伤员的医疗卡片,仔细检查了胸口的那一处弹片伤和身上的烧伤,看了看生命体征监视器上的记录,又用自己的听诊器在伤员烧得硬梆梆的胸口上小心地听了听,长叹了一口气招呼过来那两个男护士,小声地说:“把他抬走吧!……马上换下一个伤员来。”


小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大声质问医生,整个人一下子拦在男护士的身前想要阻止他们:“怎么不抢救他?他还活着呢!”


“快点!”军医没有理会阻拦的小薇,只是催促两个男护士将伤员从手术台上用担架抬了下来随便地放在了手术方舱的一角,并且示意他们去抬下一个伤员,自己转身在洗手池边仔细地消起毒来,仿佛小薇的阻拦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你这不是见死不救吗?”小薇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虽然拦不住他们的动作可还是手忙脚乱地护着伤员,想给已经躺在地上的伤员少一点痛苦。“他是你们的兄弟呀!”


“小姑娘……你是那个台湾护士吧!?”军医的声音依然沉缓,“你们是几十年来第一次遇到战争吧?!”


“这和抢救伤员有什么关系!?”


“他胸部的弹片伤到了肺部,全身70%以上重度烧伤,呼吸道内壁被灼伤,已经有呼吸衰竭和休克的迹象。虽然从理论上这样着伤势有治愈的可能,但如果现在开胸取出弹片,他的身体几乎不可能承受住这么大的手术。……还有他的烧伤部位有很多处已经被尘土和燃料污染了,可以预见到他肯定躲不过感染,败血症和脓毒症都会要他的命。我们就是全力抢救,他生存下来的机会也不会超过5%,而且光是清洗他身上的烧伤创面就至少需要6小时以上!”


“可您是医生,不是还有希望吗?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吧!?”小薇有些绝望了,大声喊道,眼泪不受控制地从脸上流淌了下来,打湿了口罩的上沿。


“你以为我愿意吗?他跟我儿子一样年纪!我不想救他吗?……可你知道外面还有上百个伤员等着做手术吗?……6个小时,我们可以救活多少个更有希望的生命?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救活更多的人!”医生的语气严厉了起来,看着新抬进来的腹部中弹的伤员,不愿再理会小薇了。可隔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叹气说到。“这也是我在30年前的战争中学到的,那时我和你的年龄差不多,反应也差不多。……你很快也会明白的吧!?……如果你愿意,就在那边给他打点吗啡,让他最后的这几小时别太痛苦了!”


小薇听到这里已经是呆若木鸡,正在此时伤员悠悠地醒来了,挣扎了一下明显是一个要找东西的动作,却因为被完全固定在担架上而无法动弹。右眼睑几乎被烧焦,周围的组织充血肿胀得根本无法睁开,左眼勉强地露出一条小缝观察着周围,当他发现是在医院内时才稍稍放松了一些。但似乎想起来什么,使劲地要举起自己的左手,嘴里也呜呜地发出沉闷的声响,可喉管被切开的他根本不能说话。小薇赶忙摁住他的手臂,生怕他把自己好不容易才在焦黑的手背上找到静脉血管扎人的针头挣脱。可伤员的手臂上全是烧伤,自己这么一按,虽然是极尽小心可还是将一小块皮肉扯了下来,疼得伤员浑身一阵痉挛,后悔得小薇直掉眼泪。想起了刚才医生的话,小薇赶紧找来吗啡,给伤员注射了2mg。


好一会儿伤员的抽动才停了下来,但似乎他并没有在意自己身上的伤痛,不能动弹的左手微微蜷起,拼命地指向了自己大腿外侧鼓鼓囊囊的军裤口袋,喉咙里焦急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仿佛是在提示着什么。小薇用了好半天才搞懂他的意思,才发现伤员指的是他身上几乎唯一一块没有被烧到的地方,肯定在最后的一刹那下意识地将这里压在了身下才能幸免,这也说明了口袋里的东西对于这名伤员的重要性。赶忙把口袋上的拉链拉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钱包和两盘用金属防水带盒装着的DV带子。


伤员看到完好的DV带,喉咙里长长地舒了口气。身体也没有刚才那么绷直了。也许是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也许是吗啡发挥了作用,伤员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小薇轻轻地将那几样东西放在一个伤员能直接看到的位置,自己依旧小心翼翼地继续帮伤员清洗着伤口。


突然,伤员猛地挣动了一下,抓住了小薇的手,吓了她一跳。伤员指了指那两盘DV带,又指了指上面,见小薇不太明白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要我把它们上交!?”小薇试探性地问道。


伤员艰难地动了一下脖颈做出了个点头的动作,喉咙里咕噜了一阵,似乎在表示感谢。唯一能睁开的左眼里似乎也有了一些神采。


“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交给你们的上司!……噢,不对,应该叫领导!”小薇笑着说,小心地将两盘DV带收好。看到旁边的钱包,小薇又好奇地打开来看了看。钱包里除了军官证和少得可怜的几张小额钞票外,一张精致的照片卡被别在了最醒目的位置。一个外表文静的年轻妻子抱着大约两三岁大小的儿子,虎头虎脑的孩子右手还举着一支塑料枪张扬地高举着,妻子的目光满足而温柔。而小薇却诧异地发现军官证上那个年轻军官的照片竟然是数天前在这里采访过他的那个新闻干事欧阳烁!对于这个自己认识又“害得”自己家喻户晓的人,小薇本来是有些怨恨的,她不知道这样的宣传会不会对在台北的她的家人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可看到始作俑者现在竟然像一块被烧透的木炭躺在自己身边等死,这种心灵上冲击还是让小薇接受不了,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


可伤员看到了小薇手上的家人的照片,左眼中爆发出闪亮的光芒,仿佛一下子透出了无穷的爱意。他奋力挣脱了束缚着自己的约束带,不顾手腕被拉下的大块皮肉,左手艰难地举起,从小薇手中拿走了照片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胸口。过了半晌才将他再次举起来,示意给小薇看,眼中流露出恳求的目光。


“你看,你太太好漂亮哟!……儿子也好可爱唷!……将来你回去之后,一家人肯定很幸福的。……你们的房子大不大呀?”小薇都快要哭出声来了,她根本无力挽回这个人的生命,只能这样无力地看着,说着这些不咸不淡的话来试图安慰对方。她努力不去和那充满了求生的希望的目光交错,仿佛只有喋喋不休地说话才能帮伤员也帮自己稳定住情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薇才惊讶地发现那只举着照片的手已经无力地垂了下去,照片也掉到地上。仔细察看时,她才发现伤员早就停止了呼吸,但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左眼却依然睁着仿佛还要透过方舱的墙壁和宽阔的海峡看到自己温馨的家,看到自己的孩子欢叫着爸爸飞奔而来,看到妻子张罗了一桌饭菜等待给他接风洗尘。小薇的眼泪止不住扑簌簌掉落了下来。


半晌,小薇收住悲声,用颤抖的手帮助欧阳烁合上了半睁的眼睑,仔细帮他清理了遗容。将他妻儿的照片给他贴身放好。小薇收好他的小钱包和DV带,把他的背囊立在了手术室的角落里,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在水池边仔细地将自己的塑胶手套消了毒,熟练地站到了手术台边上,一脸平静地帮助医生传递起手术器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连近来两个士兵将死者的遗体抬走她都没有抬一下眼皮。


是啊……救能活下来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


“轰隆”一声巨响从医院北侧数公里外传来,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负责医院防守的士兵纷纷抓起武器跳进掩体,连不少伤员都开始向爆炸的方向眺望。远方浓黑的烟云逐渐从地平线上冒了出来,歪歪斜斜地飘向了空中。


“至少是个2000磅的大家伙!”卓凡恨恨地吐掉嘴里叼着的草棍,对旁边的小四川说道,“不知道那个补给站的物资撤光了没有,要不然可惨了!”


“应该搬完了吧?!上午去打探的人告诉我那边有十几个工兵在忙着布设充气假目标。……嗬嗬,美国人应该炸的是那些大气球吧!?”小四川不以为然地说到。


“不会……你听后面的爆炸声和炸弹不同,很有可能是我们的弹药被引爆了!……那么多物资,哪能说搬走就全搬走?”卓凡眉头紧皱着。


“队长,你觉没觉得今天美国人的飞机有些不一样?以前它们都是在远处发射导弹,天上连个影子都看不见,可今天怎么老是从咱们头顶上飞过去!?……咱们的防空部队也差点意思了吧?!”小四川抬头看到地平线上一架美军战斗机拼命发射着干扰弹在左右机动地躲避地面的防空火力,有些纳闷地说。


“防空,防空,哪能把所有的飞机都拦住?……不过今天美国人确实有些不一样……”卓凡沉吟着缓缓说道,右手在自己的下巴上轻轻搓揉着。 “你绝不觉得是美国人发现了咱们这边的什么重要目标了?比如说还没有搬完的指挥中心?……他们为什么要战斗机冒这么大的险来台湾岛上空呢?…… 难道说……难道说……”


过了一会,他突然抬起头来说,小四川听了他的话也正在沉思,两人对视了几秒钟突然仿佛是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他们派特种部队到岛上了!很有可能这些轰炸都是他们指示的目标!”


小四川一脸的兴奋,一下子抄起了自己的步枪跃跃欲试地想要去和世界闻名的美军特种部队较量一番。卓凡的脸色却变得更沉重了,他早就对这一地区太过密集的重要单位感到担心,看样子美国人确实是发现了这一片区域内有“货”才专门针对这里来的。要知道这么多重要目标如此集中,虽然都经过了精心的伪装,可要完全躲过美军先进的侦察手段是几乎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电台和干扰台在不停地向外发射电磁波。美军能发现这块高价值区域是肯定的,但是不是派了特种部队为其指示目标还不能肯定。不过,美军如果真有特种部队在岛上的话,指挥中心这样的重要目标肯定是他们攻击的首选。虽然这只是一种猜测,可一旦是真的那战争就有可能再度升级,登陆场的情况就更危急了!


卓凡沉思了几分钟,告诉小四川把他的担心向丁鹏飞汇报。作为一个下级军官,这种捕风捉影的事直接向上级汇报是不合适的,他需要跟丁鹏飞商量一下。又觉得不太放心,他把所有的守备队员都叫起来了,让他们进入了阵地待命,并马上派出两个四人侦察小组在医院周围三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严密搜索。要知道卓凡的兵除了原来就担任医院守卫的那个步兵排外,可都是第一批空降的精锐部队出身,这几天的休整也让这些精兵处理好了身上的小伤,恢复了体力和士气。派这样的侦察组出去,卓凡还是放心的,他确实也需要更直接的证据支持自己的猜想。要知道指挥中心还有很多设备和人员没有转移到新址,这可是登陆场的命门之一呀!


虽然自己受伤,卓凡还是不放心地来到了医院防御阵地的制高点上,看着自己的部队进入周围的阵地。那些阵地经过他几日来的反复加固和布置,虽然因为缺乏材料算不上坚固,但搭配合理火力交错掩护,对付一般的进攻还是富富有余。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四周还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加上北方被轰炸的物资屯放点飘来的烟尘,目视能见度并不好。由于战事紧张装备不足,他的警卫队原有的夜视器材大部分被抽调走了,现在他们只剩下七八台单兵夜视仪,还大半是微光夜视仪。只有卓凡在的制高点上才配有一台“私藏”的非制冷双目热成像仪,不过这也是轻型的手持式热象仪,理想状态下的可视距离也不到3千米,比起原来他们用的大型夜视仪差远了。


卓凡用热象仪仔细搜索了一遍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侦查组虽然已经派出多时,但一直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想了想,又向医院营地外派出了两个班的巡逻组,要求他们在医院周围一公里的范围内进行巡逻,但必须要在天黑前赶回。


“这样一远一近,两个巡逻圈子,如果有问题应该可以提前发现了吧?”卓凡自言自语地说,可怎么眼皮还是在跳呢?


“发现什么了吗?”身后传来丁鹏飞浑厚的声音。


“还没有,但我总是有心神不宁的感觉!……我的直觉从来没骗过我。”卓凡轻轻说道。


“我已经向登陆场指挥中心通报了你的担心……可是你也知道,我现在没有实际的职务……更何况我也不能说这些猜测仅仅凭的是直觉吧!”丁鹏飞有些无奈地说,他的建议看样子没有引起指挥部足够的重视。


“我也希望有确实的证据,可我只有这么点人,还没有充足的装备,想要搜索整个区域是不可能的!”


“虽然我对你的担心并不完全认同,但是也不能排除美军孤注一掷的可能性!……现在这一片区域中我们的高价值目标确实有些密集,医院在这么一个位置确实不太合适。”丁鹏飞坐在沙袋上,借着黄昏的微光再一次仔细看了几分钟手上的地图,然后小心地指点着几个小块的区域说道。“你的巡逻队不用搜索整个区域,美国人真的派特种部队来的话,他们潜伏的地方肯定要满足几个条件,要能便于隐蔽,附近有能供直升机起降的空地,观察范围也要广。这附近能同时满足的也就只有两个小高地,在这里……还有这里”


“我马上派他们去搜索!”卓凡扫了一眼地图飞快地说道,没有一丝犹豫。那两个小高地虽然是原定的巡逻队经过的地区,但是天比预计的黑得要快,他必须让小分队以最快的速度先搜索完这两个可疑的区域。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士兵在没有夜视仪的情况下摸黑搜索,那要是遇到敌人,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通过无线电向两支外圈巡逻队下达了放弃远程搜索,全速返回侦查两个小高地后回营地,而内圈的巡逻队也向两个小高地区域搜索前进的命令。自己则要求阵地内唯一的自动榴弹发射器标定好这两块小高地的诸元,医院内仅有的两辆加装了机枪的吉普车也被要求发动车辆待命,随时准备接应那两支巡逻队。


一小时后,当夜幕完全笼罩住医院上方的时候,两拨巡逻人员都返回了医院,向卓凡报告说没有在两个高地发现任何异常。


“没事就好!别瞎担心了!退一步说咱们这里是医院,美国人瞎了眼也不会找这里的麻烦的!”丁鹏飞拍拍卓凡的肩膀,自己就回帐篷休息了。


可卓凡还是叫住两个巡逻队的队长仔仔细细地询问起巡逻中的异常现象了。被卓凡反复盘问得有些心里发毛的士官再三回想后,其中一个皱着眉头说了句:“您这么说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了,好像刚才右翼小高地山腰上被敌人炸毁的一个掩体有些怪怪的,顶都被炸掉了可上面还有几根茅草没有被炸掉,但天太黑了没来得及看就回来了。……那周围都是茅草丛,我当时也没太注意……”


卓凡心中咯噔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