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传奇当行会老大时行会首页


战(あ枫之舞あ三少)

裁决,耸立着,任奔腾如浪涛的战阵千年不息,任嚣响如海风的呐喊劲吹不止.

裁决,不愿伫立在虎丘夫差欲试锋芒之处;不愿砥砺那争权夺霸的欲望.

裁决,耸立在山之颠,耸立在当年箫声筝音骤起,红枫翩舞之传说中.

山崖平整,尤见剑光飞闪.

枫林中的剑士,读出锋刃的凌厉;读出骑士和力量的铮铮意志;读出琼崖古筝婉约的绕指柔情.

裁决,耸立无语.似在谛听,似在凝望.

是谛听那北去啼声的一路铿锵么?

是在凝望那战旗翻卷海涛的激昂么?

八千里路云和月,裁决以枫叶翩舞的姿势擂响驱除暴戾的鐾鼓,奔袭无归路的地牢.虽无归路也无须归路.



法(倾城&一笑)

一顶檐耳尖笠,蹒跚于苍月小路的泥泞中.

孑孑屐音,穿越赤月的烟尘.

盟重至苍月的舢板铸岁月成铿铿然峦壁,远航云游的欲愿载不动迷恋的沉重——

虽无馨兰香草,却有野果的甜情岗蔹的笑魇:虽无天际仙曲,却有泉弦的清雅樵歌的野朴.

糯酒,斟满铃铛骨玉与龙镯血饮的话题.喟叹,是一个褐黑色的谜,让日月星辰去探索;一声慰藉,是一个庥寂凝静的梦,让山风野岚去解读.

"吾乡何处?"——苍月岛椰林间茅庵的灯火;赤月迷宫溶洞罅隙的光线,不正绽放着微笑么?

萧萧冷雨中,拂髯甩出一串豪笑藐对玛珐天地间倾城的迷蒙




道(倾城&绝恋)

那一夜的楚歌,如潮水涌来,飒飒西风磨砺它成锋利的龙纹.

一曲<<十面埋伏>>,断弦滴血,断了归路.

袄玛森林覆盖八十比齐子弟迷失的小道,神兽的长嘶,卷起焦躁的镝鸣.

面对如蝗而至的暴戾,背对含憾的地牢逃脱卷,天尊的自尊比锋刃还利.溅血的铿锵,遂撞击出婉约女词人回肠荡气的韵脚.

剑戟交错中,一腔热血幻成虹霓.这远比一世浮云更灿烂.

英雄血,因此红透了玛珐大陆的舞台.

而背景的玛珐海洋,亦漩成封魔城内倾城的英雄情结,绵延不绝.



这是我原来(2003年初)玩盛大网络公司的“传奇”游戏当行会老大写在行会首页的心情文字。我是法师叫倾城&一笑,其余两个是现实中的传奇密友现在回想起那段迷恋网游的日子,我只想说一个字——“白活了”(浪费光阴、浪费精力、浪费金钱……)。但看我当时写的这个的时候却多么多么的意气风发啊。

不知道在铁血上有没有和我一样迷过传奇的朋友,大家在这里一起交流交流,可以回忆那段时间有意思的事,可以批判自己当时的年轻幼稚,也可以在这里说那段时间的酸甜苦辣……



补充:这帖子我在生活客栈却发不出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希望斑竹能在后面告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