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发现不对,立即调整了部属,又调来2个小队多的鬼子,猛攻我的阵地,企图和被围的那2个小队的鬼子汇合,听着后面战场上面已经逐渐稀落的枪声,我估摸后面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后白热化的拼刺刀阶段了,一定要给后面的弟兄赢得时间。于是我把3个班用来打援,1个班用来监视被围鬼子的方向的情况并做为全排预备队。

增援的小鬼子,在掷弹筒和重机枪的掩护下仗着人数和火力上面的优势居然不经火力准备直接冲向我的阵地(估计急着和被围鬼子汇合吧),我的唯一一挺轻机枪,才打2个点射就被鬼子的2-3个掷弹筒集中射击给打哑了,看着就要冲上我们阵地的鬼子,我咬咬牙,骂了句:奶奶的,老子要是有炮,看你们还敢这么嚣张。然后下令到:“全排上刺刀,给我把鬼子压下去,就是拼光了也要给后面的弟兄争取时间。”弟兄们没有一个说话的,都狠狠的盯着鬼子,上好刺刀等我的冲锋命令。当我刚要喊出冲锋的号令时,突然我阵地的右侧响起 “突突突 突突突...”的长点射的枪声

接着就看见,阵地右翼的鬼子像被割倒的麦子,一片片到了下去,往那个方向看去,靠! 原来是4排长端着他的20响的盒子炮,冲在前面带着他的排上来了~看样子后面的战斗是结束了。刚要叫人去提醒他注意小鬼子的掷弹筒时,就听到不远处 “通 通”2声炮响,心里一拎时,却听到鬼子阵地响起2声炮弹爆炸的声音,顺爆炸声看过去,原来是鬼子的掷弹筒给敲掉了2个。

“哈哈不会把,我前面还在想炮的主意呢,这就有啦?” 顾不上高兴了,因为已经看副连长反对和1排长从后面,2排长舞着他的大刀从我的左翼 都带着弟兄们冲上来了,立即下令全排弟兄们发起反冲锋,和全连弟兄们一起把鬼子给打回去!!!

现在想着昨天的那场战斗,还是那么的过瘾,我们4个排像加了马达一样,比着往前冲,前面4排长的20响盒子炮向一挺小机枪一样收割着鬼子的步兵,后面我们的炮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把对我们威胁大的小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的火力点,一个个给抹的干干净净。冲进鬼子人群以后,2排长的大刀又是呼呼的一阵猛割~就这样随着鬼子溃兵尾随追击,一口气杀到鬼子的出发阵地前,副连长看看全连就要脱离炮火的掩护范围了才极不情愿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战斗结束后,清点战果,我们连全歼鬼子2个小队,打残鬼子2个小队,缴获不计其数。

乐的带队反击的副连长反对,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说::“回去,我去酒楼开几座,请弟兄们好好吃一下,那些表现好的弟兄们,我还要给一些茶资。”(结果从此落下个,高兴了就去开个酒楼,并给弟兄们发茶资的习惯)

冲锋时那及时的有如神明相助的炮声,事后知道,是团里在战斗激烈时,加强给我们连的一个机炮排的杰作,排长是个姓高的中尉,是炮兵科班出身,打的一手好60炮,冲锋时那准确的射击,就是他亲自操炮所为,大概因为是科班出身吧,干什么都喜欢用他的炮兵术语~连部队集合会操,他也喜欢喊个:方位** ,1122,跑步前进!结果弄的他排里的士兵私下都叫他:方位高1122,时间长了变成了fwg1122了~

和炮排一起加强到我们连的还有一个救护小组,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小组除了北平志愿支援前线的年轻女学生外,居然是由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中尉军医带队的。这下可好,全连立即炸开了锅,有伤、没伤的全部没事就往救护组的驻地跑,其中带头的是刚提了少尉的我们排的副排长,这小子平时打仗嗷嗷叫,一股子拼命三郎的架势,上次战斗时,被鬼子一颗子弹在肩上穿了个眼,这小子居然哼都没哼,继续战斗,直到战斗结束,才去找人包扎。这次和我请假去救护组看病的理由居然是小拇指上面擦破了一层皮!!!

我当时就骂了到:你小子,干脆改名号吧,别叫拼命三郎了干脆叫拼命色狼吧~ 他居然回我:色狼就色狼,不过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色狼。

我晕!想想哪些好事的弟兄们给女中尉起的代号《财神妹妹》,我就问”色狼”怎么这样叫的,他兴奋的没有感觉到我对他称呼的变化,对我说:那是因为,她是在我们财神庙战斗时加强到我们连的嘛,而且为了纪念我们我们连的这次胜利,所以弟兄们才这样称呼她的。

“呵呵 原来这样啊”心里想着弟兄们真可爱,然后对色狼说:“早去早回吧,现在还很紧张,我们今天调到到永定门这里协防,但也不是完全的后方,小鬼子向来都是〔不重信义!卑鄙无耻!〕的。我们还是要时时时警惕,谨慎提防些为好”

看着色狼走后,我提了枪去防线上面转转,老远看见他们四个排长围坐在一个重机枪掩体后面,99801在和fwg1122正在说什么,4排长在擦这他的20响盒子跑,2排长则在擦他的那把大刀。看着患难与共的这些弟兄,心头一下全是暖意,真要加快脚步走过去加入他们的聊天,忽然看见1排的一个兵气喘吁吁的从永定门主阵地方向跑来,边跑边喊着:排长~小日本上来了。

“妈的小日本,从来就不能让人消停一下,有机会一定也要到你们的岛上去折腾你们。”嘴里骂着,手上已经拔出盒子枪,准备向我的阵地跑去,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尖锐的炮弹划过空气的声音,“不好,小鬼子打炮了”心里想着,赶快要卧到时,轰的一声巨响在身边炸开,一股热浪已经冲到......


怎么这么热啊?迷迷糊糊中只是感到晕晕沉沉的闷热,我这是在那里?我受伤了吗? 什么声音?在不停的叫?是铃声~好熟悉的铃声!就在耳边附近啊。怎么回事啊?啊想起来了 闹钟的声音,我每天早上都听到的闹钟的声音,猛的睁开眼睛,果然天已经大亮,旁边的闹钟还在不停的欢叫,停了闹钟,我坐了起来,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记忆,难道刚才的只是一场梦吗?7月12日的财神庙战斗~7月13日的永定门冲突。是幻觉?是回忆?不能再想啦,先起来去上班吧,不然要迟到了。

反正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应该记住的是

中华儿女应该有:铮铮的铁骨 和满腔的热血! 千万不要忘记历史 也不要忘记那些患难与共的兄弟(姐妹)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