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园林文化:园冶与作庭记比较研究(二)

baec2006 收藏 5 169
导读:[原创]园林文化:园冶与作庭记比较研究(二)

2.山石篇


2.1分布章节:


2.1.1《园冶》里的分布:


《园冶》对掇山叠石比较偏重,主要包括“掇山”和“选石”两大部分。描述了不同形式的假山堆筑和各种各样的筑山用石。还有“相地”说中关于不同地形的而应该因地制宜筑山叠石的描述。


2.1.2《作庭记》里的分布:


《作庭记》中理石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其中卷上的立石要旨、汀形诸样、岛姿诸样,以及卷下的理石口传、立石禁忌都是与山石有关的。就连理水中提到的庭池也都是以立石来表现的。


2.2在《园冶》中的山石:


2.2.1掇山篇:


第一,总论:

在《园冶》的“掇山”篇总论里提到了掇山的基本方法[12]。

首先是开始之时,打好桩基,决定桩木的长短,要看土壤的虚实。随山形的走势,挖坑埋好立柱,按山势的高下,挂好起重吊杆;绳索须要捆绑坚牢,扛抬起落务必稳重。立根以粗石块铺底,用大块的盖满桩头;基坑中再填满碴灰,潮湿时就全用石头。

“掇山”先用顽石起脚,逐渐再按法叠砌;形态“瘦”“漏”则自呈奇观,而玲珑多姿在理石之技巧。

堆峭壁,贵在突兀而耸立;挑悬崖,务使其后部牢坚。岩、峦、洞、穴须曲折而莫测其深浅;涧、整、坡、矶要形象真实有若自然。

列石为峰,中竖大石为主峰两旁分列次石为劈峰,主石忌居中独立,形质佳亦可。

“掇山”如画,必须有深远之意境:造山要在山麓,石骨鳞峭老根嵌石,即“未山先麓”的法则。构土成岗,不在于石形的巧拙;以土载石,要有脉络可寻。临池驳岸用顽务的石头,矶和屿要有若天成;堆山要多用土,才能高低多,致态自然。

第二,分论:

在分论里主要说了园山、厅山、楼山、阁山、书房山、池山、内室山、峭壁山、山石池、金鱼缸、峰、峦、洞、涧、曲水、瀑布共十六种。其中山石池、金鱼缸、涧、曲水、瀑布在前面的理水篇已经提过了。以三个典型的为例:

1)书房山

“凡掇小山,或依嘉树卉木,聚散而理。或悬崖峻壁,各有别致。书房中最宜者,更以山石为池,俯于窗下,似得濠濮间想。” [13]

提到在书房庭院中堆掇小山,要么是依凭在花草树木丛中,显得有聚有散,错落有致;要么堆叠成悬崖峭壁,以显现出不同的意境和情趣。其中最适合的景致是用山石围和成庭池。靠在窗边向下看,就好像身在岩石、沟壑之中。

2)内室山

“内室中掇山,宜坚宜峻,壁立岩悬,令人不可攀。宜坚固者,恐孩戏之预防也。” [14]

在这段中,作者提到内室院中掇山,最好堆叠得坚固而高峻,可以做成悬崖峭壁的状态、样式,让人有不敢高攀的感觉。而且山堆叠的坚固,可以防止儿童嬉戏时发生危险。这是作者的经验之谈。

3)洞

“理洞法,起脚如造屋,立几柱著实,掇玲珑如窗门透亮。及理上,见前理岩法,合凑收顶,加条石替之,斯千古不朽也。洞宽丈余,可设集者,自古鲜矣!上或堆土植树,或作台,或置庭屋,合宜可也。” [15]

这段是说叠砌山洞的方法。起脚同造房屋一样,先砌出几根承重的石柱,中间嵌以玲珑剔透的石块,像窗门似的可以透亮。上部像前面所说的理石的方法,起拱后逐渐收拢,顶端不用山石而用条石代替压牢,可以长时间不损坏。这样叠砌的石洞,可宽至一丈有余,能设案宴集,是自古以来比较少见的了。洞的上面或堆土植树,或铺设平台,或建亭舍,按景境来做,得体合宜就可以了。


2.2.2选石篇


总论:

在“选石”篇中,作者主要提到了选石的方法[16],不同的石块的不同的用途以及阐述了不要为了名利而追求名贵而稀少石快的观念,而是要有意境。

文中说,要识别石的由来,须询问山的远近。石本身并无价值,费用只在于人工,搜岩剔薮,崎岖险阻,需开采搬运之工。如便于水运,虽远千里亦无妨;倘计日可达,就近扛抬之即可。搬山选石,不仅要取其玲珑奇巧,只宜单点的峰石;而且要选坚实古拙的,适于堆叠的山石。选石必须质优而无裂纹,然后借绘画的皴法堆叠;多纹者恐易损坏,无孔者宜于悬挑。


2.2.3相地篇


在相地篇中作者指出“园林基地,方向并无限制,地势自有高低;入门有山林意趣,造景须因势随形,规划应因地制宜,方者就其方,圆者近其圆,坡者顺其坡,曲者依其曲。” [17]的造园基本思想。


2.3在《作庭记》中的山石:


2.3.1立石要旨:


主要论述造园作庭要旨及基本的原则和方法。所谓“要旨”,指的是篇首所列举的三条作庭最基本的原则。这三条对于作庭之重要,的确称得上“要旨”。该篇中其余内容,则是较具体、详细地论述了南庭[18]的设置及其大小的权衡、池中筑岛的方法、岛上乐屋的设置及方法、拱桥架设的位置关系以及作庭理水的测平技术。此外,关于池中立石的处理、中岛岸石的立置以及庭池泄水的方法等,也皆为宝贵的作庭经验之谈。

第一,造园作庭要旨:

造园作庭要旨中第一条说的是作庭的指导方针,其精神就是因形就势,因地制宜,师法自然;第二条阐述的是作庭既要以传统为范,又要尊重主人的需要,同时还要有自己的风格;第三条强调的是造园作庭应博采众长,择善而从。

这三条要旨,把握了造园的本质,堪称古往今来造园作庭的要旨,是《作庭记》造园理论的概括和体现。

第二,南庭的设置及其大小的权衡:

书中论到筑山为建造宫殿时的装饰物。凡是在建宫殿时要掘池立石的,就必须因形就势。根据地势的起伏,选择高出入水,地处泄水。南庭的设置时,庭的阶梯距离池边际应有六、七丈。如要举行仪式则扩至八、九丈;寺院的为四、五丈。总体来说,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出不同的选择。这就是南庭的设置及其大小权衡的具体描述。

第三,池中筑岛与岛上乐屋:

这一段主要说了池中筑岛的要诀就是“依地之形势,池之广狭而行之”。顾名思义,即仍为因地制宜这一法则。在地形条件相当好的时候,则岛可居中而设,后设乐室。在一般的情况下,中岛之后可另设小岛,以临时活动地板连接。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出相应的设置。总之宜显露乐室前方的岛体。

第四,拱桥架设的位置关系及池中岛、石的立置:

拱桥下部当设置大量的石块,以避免露出底部。拱桥架设的位置应当相错开,堆筑的假山石、小土坡同样需要因地制宜。设置石块时还应当注意摆放的位置,如钓殿[19]立柱下、透渡殿[20]被截短的柱脚下等等。

在设置岛石的时候,池中以没有水最好。因为这样可以定出水平线,在立石的时候以确定石块是否路出水面。立石要注意将石块设置的平稳、固定,这样不会有所损坏。在筑岛的时候,岛体应筑的比实际的大一些,以便于在充水之后不会将护坡的石块冲散。

第五,庭池泄水及枯山水:

在这两段中提到了庭池及遣水的流向,即从东北流来,流出于西南。原因在后述的理水篇中会提及。文中还说了水落横石与水面的关系;瀑布的左右、岛屿的前端、山体的旁边不可立高的石块以及离石的设置方法。

枯山水,本质在于园林要素中抽去了水的因素;其做法乃先做断崖、土坡之景,然后立石。若想取山野之趣,则屋旁建山,屋架在它的上面,显现依山之势。立石应有所依靠,且多立少卧。即便有卧石,也都称为立石。


2.3.2立石口传:


根据其篇名可知,即为作庭秘诀、口传的汇集,是丰富的造园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总结。其内容主要包括理石的三个方面,即相石、布石及具体施工技术。

相石是造园理石的基础,文中关于相石的记述,简明扼要地表达了相石的方法和特色。布石是理石技术的主要内容及精华所在,文中指出布石的原则在于整体上的顾盼呼应、相称协调,并就具体的配置形式,以象形拟物的比喻手法,作了形象生动的阐述。在具体施工技术上,详细记述了加固石根的逐层填土穷实的施工技法。

第一,相石:

在这段中提及了有关于“石品”方面内容。其中“相石形性”是指最能表现和反映该石特征的部分,也就是造园相石的察形辨性。相石,即在已选中的石料当中,根据其性质、形状等诸多因素,考虑其具体的运用。文中说,凡立石,要先选择形体比较好的石块,将它作为主石,其余配石随只主石而定。置前石要选择石头前端端正的,即使是不端正的石块,亦要倾斜石体,以保证整体的平衡。水岸边交接处,最好选用大而厚重的石块作固土驳岸之用。没有整石,拼凑亦可。这些相石的方法由此看来是与中国传统的相石方法相一致的。

第二,布石:

这一篇中提到的是人们口中相传的一些立石要求:

其一、若有逃石两三块,必须有追石[21]七、八块,其形状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

其二、立石常以三块石体直立,或三块石体卧置成“品”字形。

其三、做挡土之用的石块多立于山体悬崖峭壁上。在毛草庭边、草坪庭山交接处、草地边际应散置石块,就像遗落在草丛中的荒石。

其四、凡作庭立石,就要相互呼应,相互协调。

第三,施工技术:

在此篇章中,详细记述了加固石根的逐层填土穷实的施工技法。表明庭石须立的坚固。而坚固并不是埋得深就好,需要依靠立在前石旁。否则埋得再深也不稳固。石根部需用细棒将土层层捣实,不然雨水会将其冲刷走,形成坑洞,使石体不够稳固。


2.3.3立石禁忌:


与其他诸篇以技术为中心的内容构成相比,其注重的是诸如禁忌、攘解、符镇一类的文化内容,所占篇幅为诸篇之首,表露了《作庭记》作为造园秘传书的性质与色彩。所禁忌的内容,主要表现在方位禁忌、位置禁忌及反常规禁忌三方面。该篇中值得注意的内容之一是,在篇尾部分,作者探讨了人作山水与自然山水的关系并进行了比较,指出人作山水较自然山水的优越之处在于对景致可作取舍与剪裁,揭示了人作山水的本质所在,是《作庭记》造园理论的又一阐述。

第一,方位禁忌:

其一、高约为四到五尺的石块不可以立在东北方,否则魔王作乱,如若在西南方立三组直立石块,则可去魔;

其二、家中西南方的柱子旁不可以立石,否则家中会不断有人生病;

其三、在西南方向上不可筑山,但若有大道相通,则无此忌讳;忌山的人,不可以让西方的道路被山全部堵塞,否则要小心了;

其四、凡是筑山的山谷不可以朝向人家及其大门[22],应稍偏些方向,否则对女子不利。

其五、躺卧的石块不可以朝向西北方,且该方向上不可以设有流水,否则财富会有很大的损失,无法聚拢。

其六、东方不可以立大而白的石块,其它方位亦有忌讳的大而有色的石块,否则会使其主人遭受灾难。

其七、山峰滚落而下,依旧如原样的石块不可用;高于五尺的石块不可以立于东北偏东的方向;

其八、庭上的流水来源于东方,流向西南,所以庭池末端的调控水量的构筑物应当将水泄于西南方,只有这样人才不会生病、受诅咒。而西北方不可开调控水量的构筑物,因为那时纳福的地方。

其九、三块直立的石块不可以正对寝殿而立,否则不吉;庭上立的石块不可以正对屋柱的中轴线,否则子孙不吉,遭恶散财;

其十、家屋缘侧旁不应有枕北或枕西,否则主人会有难。

第二,位置禁忌:

其一、屋子的旁边不可以立高于屋子缘侧[23]的石块,否则凶事不断,难以居住,但社寺殿堂不受此禁忌。

其二、屋子的旁边不可以立卧在屋旁的石块,那是大忌不吉利,主人在屋子里难以久住。

其三、房子屋檐下滴水的地方不可以立石,因为雨水经过桧树皮落在石头上会有毒产生。

其四、屋檐附近不可以立三尺以上高的石块,否则主人会遭到三年的霉运。

第三,反常规禁忌:

其一、忌讳原本的石头倒立,否则石会成灵作祟。

其二、忌讳原本伏卧的石头站立,否则石会成灵作祟。

第四,其它禁忌:

在立石禁忌这一章节中,禁忌问题还有很多。诸如,荒矶的模样容易荒废不宜学习、幽暗山林内不可叠石为瀑、庭池不宜过深等等。这些禁忌都为古人所留下的,不一定都要遵从,他们所忌讳的都为鬼神之类的东西。

第五,人作山水与自然山水的关系:

在这段中为作者的自述,他认为自然山水相较与人作山水虽然在某些地方更有趣些,但其周围尽是杂乱景致,很刹风景。而人作山水却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看不到杂乱之物,不会影响观者的心情。只不过现在作者的周围找不到好的造园的工匠了。


2.3.4汀形诸样、岛姿诸样


汀形诸样相当重要。所谓“汀形”,即岸与水的交界轮廓,也即水际线形,它实际上表现和反映的是水体的形象。文中论述了尖如锄锋、凹似锹形的汀形的设计与处理,反映了将汀形设计作为造景内容之一的特色。

而“岛姿诸样”是关于池中筑岛及其岛形的论述。池中筑岛历来被视为园中第一胜景,在《作庭记》中也同样是最为重要的造园内容。文中将岛形依其性质、形象、特征等分为十种,即山岛、野岛、杜岛、矶岛、云形、霞形、洲滨形、片流、干渴及松皮。并论及其岛形与做法。岛的类型若大而分之,可成两类:一为山岛,一为平岛。《作庭记》岛姿十种中,前四种为山岛,后六种为平岛。山岛的构成,以土、石堆置;平岛的构成,则多是积沙为洲屿,其岛姿各具特色,别有情趣。就造园对象的形式及其相应做法,分类详尽、细腻,且能传神地把握和表现其特征,是《作庭记》造园技术的一个重要特色。

这两中筑山形式在《园冶》中是没有提及多少的。


2.4《园冶》与《作庭记》的综合比较


2.4.1堆叠山石的具体比较


堆叠山石形式也主要是分为两种:筑山和叠石。

在《园冶》中的理堆叠山石分得十分清楚就是掇山和置石两种。其中,掇山包括:园山、厅山、楼山、阁山、书房山、池山、内室山、峰、岩、峦等等。而在《作庭记》中的理堆叠山的描写与《园冶》不大相同。它主要是从立石要旨、汀形诸样、岛姿诸样,以及立石口传、立石禁忌五个方面来阐述的。对于堆山,只有小岛一种形态。


2.4.2结合比较内容的具体分析


第一,二者都提及的堆叠山石分析:

1)假山的堆叠

《园冶》与《作庭记》里都提到了假山堆叠。《园冶》分得比较细,其主要描述的假山制作方法,在后世的造园中都有所体现。南京的瞻园就是一例。

瞻园的北假山原为明代遗物。以体态多变的太湖石堆成,尚保留有若干明代“一拳代山,一勺代水”的叠山技法,临水有石壁,下有石径,临石壁有贴近水面的双曲桥。山腹中有盘石、伏虎、三猿诸洞。石壁下有两层较大的石矶,有高有低,有凸有凹,中有悬洞,形态自然,丰富了岸线的变化。矶上有块“水镜石”,形似铜盘,可聚水成镜。北假山主要是石头叠山,并且在一山中表现多种自然的状态,且在摹写手法上是采用缩取局部的手法。

而《作庭记》的侧重点在于诸石在景致中的位置、功能、形态、禁忌等。即使描述了堆山也是结合庭池筑岛来说的。这种岛屿的堆叠相当于瞻园中西假山的制做,以土堆为主,配以辅石,石头犹从土生,栽以苍翠植物,形成特色景观。

两者差异在于《园冶》中的假山多采用纯粹的石块堆叠起来,比较的高耸。而《作庭记》的假山多是用泥土,高度较低,即文中所提的筑岛。即使有石块也多以单置的形式存在,起到点缀的作用。这和它们所处的年代有关系,《作庭记》所在时期的堆山还处于受中国早期造园手法影响的年代,较为简单。

2)置石

《园冶》与《作庭记》都有提到单独的置石。例如苏州留园的冠云峰就是太湖石中的极品。相传为宋代花石纲遗物,系江南园林中最高大的一块湖石。冠云峰的特点为瘦、透、漏、皱。中国古典园林的置石的目的在于石的本身,是赏石。而《作庭记》中的置石是为了点缀园林的自然景观,观赏角度不在石本身上。

3)选石

《园冶》中的选石是选来的石块各有各的特点,要根据不同的环境,选择不同的石块来欣赏。如险峻之黄石、洁白之宣石,做到因形就势;而《作庭记》中的就不同了,要选择的是坚硬的,便于施工的石块,同时在置石的时候不能触犯禁忌。那个时候还没有发展到赏石、玩石的阶段。

第二,各自独有的描述:

1)石材的性质与用途

这在《园冶》中独有的,描述了中国的各种石材,表现了中国古代造园对于石材的选择的独到之处。太湖石的瘦、透、漏、皱;宣石的雪白纯洁;黄石的古拙坚挺、气势不凡等等。在运用方面,常熟沁雪石为太湖石,本色黝黑,而遇雨即白如雪,有沁雪之意。元代大画家赵子昂的家石,为湖州莲庄的鸥波亭旧石。明代传入常熟,一度归于钱谦益的绛云楼,又归顾氏小石山房,后归常熟公园。

2)汀形

汀形的介绍是《作庭记》独有的,文中论述了尖如锄锋、凹似锹形的汀形的设计与处理,即表现了水与岸的交界,反映了水体的形象,也反映了将汀形设计作为造景内容之一的特色所在。


2.4.3区别与结合点


第一,区别:

其一,所处的时代不同。《园冶》完成于明代末年,园林风格中带有文人士大夫的雅致、文气的风格。园林作品主要为个人欣赏之用。而《作庭记》的年代要比《园冶》早上500多年。里面的堆山叠石的手法都比较简单朴素而实用。

其二,对象范围的不同。《园冶》中的堆山多为各种形式的石山,可作为单独观赏的景致;而《作庭记》中的堆山,实际上是筑岛、汀。

其三,筑山材料选择不同。《园冶》中的堆山叠石多选用石材,采用石载土的方式。山石倾向于竖向的叠、掇、特置,所以高度比较高;《作庭记》则主要堆筑的是土山,采用土载石的方式。山石倾向于横向列、布的这种散置,高度就矮了一些。

第二,结合点:

《作庭记》与《园冶》描述了两种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古典造园手法,使其各自的理论缺损得以完善,不足的得到补充。《园冶》中一些失传的技法可以在《作庭记》中寻得。《作庭记》可以在《园冶》中找到理论总结,使堆叠的山石成为融于自然的景观,又不乏清新朴实的古风。

如果在现代造园过程中,如需模仿土山的堆筑,可以参考《作庭记》中对于岛、汀形状的处理办法。

如果要堆叠石头假山,则可以参考《园冶》中的“掇山”篇。“掇山”篇中有不同环境下的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纯石假山堆叠方法。如,书房山、洞、内室山等。

如果要改造地形,则可以参照《园冶》中的“相地”篇。根据所要改造的地形来选择合适的改造方法。如乡村地、城市地等。

再者,如果需要置石来点缀场景,可以参考《园冶》的“选石”篇选择合适材料,再参考《作庭记》的置石方法和禁忌做出合理的布置。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