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以12秒88的成绩勇破世界纪录,令国人扬眉吐气,许多人说,像刘翔、姚明这样的男儿,才是真正的好男儿。但记者昨天查看了一下正在投票中的“加油,好男儿”名人榜评选,却发现在30名文体明星中,歌星张信哲、谢霆锋、王力宏高居三甲,而刘翔和姚明仅名列第13和第21名,这再次令人对好男儿评选标准产生质疑……


质疑不断


其实,这一大赛举办以来,这样的质疑就从未间断过。近日,记者在纪录片《生死罗布泊》观片会上目睹,当一些观众看到科学家彭佳木、探险家余纯顺为事业而壮烈献身罗布泊时,都称这才是真正的好男儿,并质疑“加油,好男儿”大赛上的花样好男能代表真正好男的形象吗?


评选好男的标准究竟是什么?人们对此一直争论不休。但实际上,当大赛进入到目前全国总决选时,人们已不难看清,这场大赛只是与“超女”等没有多少区别的选秀娱乐节目而已,它的娱乐化评判标准与人们观念中“好男儿志在四方”、“好男儿要有社会使命感、责任感”等南辕北辙。有人批评节目名为“好男”,选出的不过是有着漂亮脸蛋儿的“男花瓶”而已。而主办方则振振有词:“长得帅,有错吗?”


一个娱乐化的荧屏大赛,怎么能承载起社会对好男儿的普遍标准呢?大赛选拔的只是娱乐明星,问题是,它偏偏选择了“好男儿”这一名字,由此引来了不休的争论。


辛辣讽刺


正因为评选“好男儿”,人们才会对刘翔票选不如张信哲感到愤愤不平。一个“好”字,引发了人们观念中的“好男”标准与荧屏上的娱乐标准的激烈冲突。人们由此严肃责问,有的面容像李宇春、李俊基、林志玲等女明星的“男花瓶”选手能代表“好男”形象吗?人们强烈质疑,进入“加油,好男儿”名人榜的成龙、李亚鹏、陈凯歌、谢霆锋等生活中有着负面新闻的明星,能成为“好男儿”的榜样吗?


在评选中,女评委的审美趋向和女粉丝的短信投票举足轻重,使帅哥型的花样男孩在评选中占据了优势,这一以貌取人的选择趋向与人们观念中的好男标准相差甚远。由此,观众多看就产生下列印象:毋须承担责任,能讨女评委欢心就行;毋须具备内涵,有漂亮脸蛋和骄人身材就行;毋须拥有智慧,只要赢得粉丝短信就行。这对于什么是好男,不仅是一种误导,更是一种辛辣的讽刺。


应该更名


实际上,这场大赛完全是娱乐化的,外形和才艺成了选拔的主要标准,与好男的真正内涵毫不相干。当初,当大赛主办方把选手们赤裸胸膛的大幅照片张贴于大庭广众之下,就引发了人们对选手性感形象的争议。这次,人们又看到,在全国总决赛15进10的晋级赛广告宣传中,称“15位翩翩美少年初涉上流社会,接受神秘名媛考验”。这样具有挑逗的字眼令人有更多不美的想象,何谓“翩翩美少年”?何谓“神秘名媛考验”?


由此,记者想到,这场大赛叫“好男儿”完全是一场误会,应该换个娱乐化的名字更合适。因为,在一个娱乐榜单上,投票者大多为娱乐明星的粉丝,刘翔、姚明选票不如张信哲、谢霆锋、王力宏其实是不足为怪的。但大赛高举的是“好男儿”的旗号,评出这样的结果,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