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听脱裤割JJ,战犯们魂不附体

szw1976 收藏 27 1909
导读:误听脱裤割JJ,战犯们魂不附体


重庆战犯管理所成立不久,从各方面挑选来集中的战犯.正在欢天喜地的相互庆贺。待遇改变,新生有望时,突然一次首长讲话后,不少人便陷入了比过去更加痛苦的日子。因为这许多高级战俘小,有的是长期单身囚禁;有的是长期思病住在监狱医院:有的从来不看报;有的虽是从劳改单位挑选来的,也是在—天劳动之后。倒头便睡,可以说,至少有一半人是与世隔绝一样,根本不了解社会上在搞什么运动;对常用的一些成语,也很陌生。


那位首长在讲话后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多人那么大的波动呢?主要是他那一口南腔北调的口音,使许多人产生了误会,憋在肚子里,很久不敢说,更不敢去问;也不敢彼此交谈、研究。因为。长期过着惊弓之鸟的生活,遇事都得三思、四思。


闻受“宫刑”战犯茶饭不思


究竟是什么话使人惊恐?原来他硬学北京人讲官话,想把“脱裤子割尾巴”的“尾”字说成“以”字.但学得不太像.使人听了后.错误地把“以”听成“鸡”。平日又很少听到过这句话,如果听惯了.再讲得声音不对,也可以理解;而陡然间一听,要大家下决心.忍痛脱裤子、割JJ.怎么会不吓出一身冷汗?而感到这种话罚,是和太史公司司马迁的遭遇一样,要受宫刑。


有些人便肯定地认为:国民党一些大官,都是三妻四妄.或在外面乱玩女人,所以共产党要首先来惩戒一下;以免出去后.再胡作乱为。


我记得这位首长讲话是下午三四点钟,讲完后便是开晚饭,那天的晚餐特别丰盛,可是许多人端起碗吃不下去,整夜唉声叹气睡不好。刚集中,还不懂得战犯管理所的规矩,更不敢随便发牢骚,大约这样憋在心里有四五天,有些大胆的便议论开了,有的说:我们过去杀过那么多的人,都不要我们偿命;而玩过几个女人.就要割JJ来惩罚,未免太过分了。有的便自作聪明说,这是因为人民政府的司法部长(编者:50年代史良曾任司法部长)是女的,她一定是站在女性的立场,对我们来报复一下。个别人便气愤愤地嚷开了:“要割我的JJ,就请先割我的脑袋,否则.我宁死也不愿当太监!”


自然,这么严重的思想问题,很决就有人反映上去了。管理所的领导马上召集全所战犯讲话,进行解释。他笑嘻嘻地问:“谁说要割掉你们的JJ?”头—声没有人答,当他问到第二声时、有位在四川军阀统治时期当过四川宪兵司令的老头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是上星期那位首长来训话时讲的。”所领导人先纠正他、“以后首长们来讲话时,都叫作讲话或作报告,不要再叫什么训话了。”他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那天首长要你们脱裤子,割尾巴。不是什么割JJ,这是你们听错了!”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两个人同时站起来回答:“报告所长,我们没有尾巴,不需要割!”


所长和坐在他身边的几个干部正在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李弥兵团中一个被俘的少将高参崔祟征,一下站了起来,大声报告:“我学过社会发展史,知道人的祖先是猿猴变的,本来都有尾巴.但是我一家都不是猿猴变的,是妈妈和祖母生的,一生下来都没有尾巴,我认为不要割。”他的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经过所领导人用了两个钟头左右的时间,才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原来这是句形容词,指的是要除云反动残余思想和资产阶级坏思想这个“尾巴”,而不是真正要用刀来割。只要经过学习,提高思想认识和觉悟,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掉这些坏思想,就算是割掉了这些尾巴了。我的天!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