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语言的转变

盐铁 收藏 9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得,我是小学六年级开始写诗的。临近新年,学生们自己动手给老师做贺年卡。我是数学课代表,很用心的给数学老师用年历的纸张做了一份,上面画着太阳系的各个行星,最引人注目的是题的一首七言绝句,大概是探索宇宙的意思。老师看了很感动,绝没想到一个这么调皮的学生会有一颗细腻的心灵。


后来我喜欢上写诗,直到大学都是古题。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优美的语言,把人心里要表达的东西含含蓄蓄,若有若无的表现出来。我是一个情感世界很丰富的人,但又不愿意很直接地告诉别人,所以写诗就成了我最好的抒情方式。


到了大学,我突然发现,我有很好的表达能力,能将很复杂很抽象的东西很简单的表述出来,因为个性的张扬,古体诗已经不适合我对自己情绪毫无拘束的振动,我开始尝试写自由体,也开始写散文,只是嫌散文比较长,所以写的不多。但我很喜欢写信,给朋友,给父母,因为情感很有针对性,所以异常的饱满。给恋人的信往往有震撼的力量,她经常对我说,她看着一边笑,又一边哭,其实,她不知道,当我写的时候,我也在笑,也在流泪,先是震撼自己,然后才能感动对方。


在闲空的时候,和朋友喝茶聊天是件乐事。叙述历史事件,特别是经济事件,如金融危机是我的兴奋点,正如放电影一样,一个个片断出现在大家的脑海里。有几个朋友,因为我的叙述表示要学经济学。我体会到的是,当一个人投入做一件事的时候,再枯燥的东西也能鲜活起来。


对许多人来讲,数学是一门很枯燥的学问。可在我眼里,数学是一门最简洁,最能概括科学的语言。数学比起诗,可能没有太多的情感,它不能表达像“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但它却能让你知道事物背后许多的运行规律是如何表现出来的。我很喜欢微积分,它让你明白,当一个量变化时候如何让另一个量的变化。譬如,当每多投入一个劳动力时,能增加多少产量。这就是边际产量的概念,一个时期到另一个时期累计起来的产量就可以用积分来算。为了更好的研究经济,人们引入了统计学,经常用到的譬如收益和风险用中间值和偏差来表示。哥廷根大学曾经是数学家聚集的地方,除了不少数学大师,如高斯,黎曼,希尔伯特。冯. 诺伊曼就是在希尔伯特那里读的博士学位,这个人是数学奇才,把数学应用到计算机和经济领域的博弈论。如果看过美丽心灵的人一定对约翰.纳什这个人印象很深,他是普林斯顿的天才数学家,不过很有意思的是,他仅仅因为在博弈论中添加了非合作博弈中的一个均衡理论就获得了9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经济数据的预测,譬如2006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增产率,股市的最近走势,外汇储备的数额,中央银行的利率变动浮动等等,这些数据不是凭空产生的,经济专家建立了一些数学和统计模型来预计,小的模型几个方程式,大的上万个,需要计算机来处理,然后把各个变量和参量放进去,就能计算出目标值。


借助诗,文学,让人有更加想象的空间,情感得到一个舒展,借助数学,思考问题简单化,清晰化。我现在写诗已经慢慢减退,觉得乐趣更在一些更广阔的空间,那里能驰骋我的思维,丰富我的想象,数学说到底也只是一种工具,如果我能思考问题的时候不携带它,现在想象可能会更好,在头脑中直接放映图像可能包含的信息更准确,更丰富。可惜,这种能力还只是在模糊阶段,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借助语言思考问题的,我得到的信息也是借助语言这个媒介,自己的思维也就必然跟着这些文字和数字转,但我始终这不是最好的思维方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