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火花——回2000兄对《错误》的书评

潭轩 收藏 3 126
导读:思想的火花——回2000兄对《错误》的书评

看了2000兄的书评,又和2000兄聊了一些写作和我写书的一些想法。所以才有勇气,拿起笔开始回这份c


级的精华帖。其实,2000你自己也应该明白,你的这个书评从论坛内部看,给c是有点苛刻了,但是和你


自己的作品比这个c还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回这样的帖子小潭我的压力也很大,话有深浅,语有对错的请


哥哥不要见怪才好。


正是引入主题前,我想先把一些外围的问题说明白,最后在引入正题。

只要看了我的公告的读者都会知道,这本小说其实首发在起点,起点的书名设置是不允许有破折号的,所


以仓促间把原定的名字《误会——我的军旅生涯》,改成了《我的错误的军旅生涯》,之后来到铁血,编


辑觉得还是保留原来的名字好,所以只把绕口的第一个“的”字去掉了。说这些的目的无非是对小说的一个


主题进行阐述——用错误其实不好,或者说不准确,用误会比之要好,因为误会有一种开玩笑的意思在里


面。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说,小说中的每个人物或多或少的都被命运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如果大


家自己读的话,可以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


至于说人物的刻画,能够得到哥哥“其实,在这部小说当中,在王平的处理上,作者把握得相当的真实,


可信,可惜他仅仅是个配角。”这样的评价我已经很吃惊了,其实由于我本人学生生活的关系,我接触过


一些农村的学生,我也仅仅是把他们的一些想法记录下来。也可能是因为哥哥不曾是这样的人,所以才觉


得很真吧,毕竟听说过猪,和看过猪,以及真正吃过猪肉的人感觉还是不同的。但这里还是不得不说一个


写作手法的问题,本书是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记述故事的,他的好处就是不容易跑题,主线单一,而且运用


得当还有增加真实感的效果。这对于像我这样的新人写出的处女作来说,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但其中也存


在着一个很大的弊端,如果不是主人公的经历,我如何把情节插进去呢?比如周强,秦成他们的故事由于


不是和主人公生活在一起,所以到现在我只能忍痛割爱,暂时弱化他们,以求在以后能有机会用倒叙的方


法来补回来。这就是第一人称的缺陷啊。其实,出现这样问题的又何止是我呢?《一个中国军人在越南的


奇遇》用得是第三人称,开头写的也是四个住在一起同学,可用得笔墨却大大的不同了。这不能不说是一


种遗憾,从文学的角度上说,人物是不可以被白白建立起来的。这有点像养花,你投入了种子,就需要浇


水、施肥,最后开花结果。可人物一旦被建立起来了,我们却看不到作者的细心栽培,不免有点遗憾。说


着容易,作起来难,当自己写起来才发现,其实事情远远没有看上去得那么简单。


顺便朔一句。“当兵的目的不一样,你能说那个城镇兵的选择时错误的吗?学历的不同,你能说一班长火


暴的脾气是天生的吗?都是训练的问题,你能说主角对“导弹”和“城镇兵”所采用的不同解决办法是没


有必要吗?你能说老马不传授经验是错误的吗?(详看第二卷37、38、39、84章)”哥哥的这个观点很叫


我欣慰,我写作的本意就是要营造没有一个坏人的氛围,因为好人太好坏人太坏这样的模式已经叫人倒胃


口了。可是,哥哥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很叫人遗憾。因为你可以看看,那些大人物:团长、军区司


令、甚至是后来的陆院院长,他们都是好人,都是聪明人可是他们在大(整个军队)与小(自己单位)的


选择上,是否做到了一个聪明人,一个由前瞻性领导应该做出的选择呢?但你能说他们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所以我说这其实是命运跟这些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命运在用一种奇特的眼光考验这些芸芸众生,如


果解答他提出的难题。所以这也就说明其实用误会比错误要好了。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总算可以切入主题了。哥哥书评的名字叫《人生的选择》可是在把小说的基本面写完


之后,哥哥却突然收比叫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也是我为什么迟迟不能回帖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我不能很


好的把握哥哥所要传达意思,贸然出手往往会适得其反。所以当哥哥说这是一个失误,我如释重负。因为


这样我就可以信马由鬃任由自己发挥了。因为这个书评的主题并没有真正现象出来。呵呵,我是不是有点


落井下石的味道?


之所以把题目定为思想的火花也正是因为看到哥哥两个书评同时体现出的大气,和我小说小家碧玉的不和


谐。所以我想这是什么?是思想碰撞的结果,既然是碰撞那火花的出现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第一个书评有


这样的话:“我是为谭排长的那些手下,那些兄弟不值,为他的连长、团长不值。

你谭排长完全可以面对林峰,说出以下的豪言壮语:

“我的对手,就是你们特种兵!”

把自己摆在特种兵的对手面前,是不是更有挑战性?

所以,我要说,谭排长,你是逃兵,你的军旅生涯真的是错误的。”

第二个书评,有这样的话:“对于这种铺叙,我提出一下修改建议:

(1) 为什么要考军校,建议继续保留

(2) 体育老师描绘成一个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圆军旅梦的一个人,是他的一番话,开始在主角心里种下了


军队的基本内涵

(3) 学校的训练和进修军官,在主角心里加深了这种内涵,同时也为以后的带兵思路等写下基础。

(4) 在毕业带兵、演习中,进一步突出这种思想的转变 ”


从这些话中我们不难看出,哥哥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对这些的理解就是两个字:大气。这叫我联想到了金


庸书里一句话:“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可问题是,我写得是些小人物的命运和抉择。叫他们来为一个


国家、一个民族承担责任,无疑是可笑和不现实的。不知道哥哥是否注意到,为什么潭排会下定决心去特


种部队?他本来的态度是怎样的呢?我要说,不是因为特种兵重创了团部所以才向往的。当然永远和胜利


者站在一起这也没错,可这不是主人公的想法。他的想法是要过好日子,同样是当兵,为什么我要在小山


沟里的受苦?同样是当兵,为什么你们特种兵的设施这么好?同样是当兵,为什么我手下兵们付出了这么


多却很难得到提干名额?而你们特种兵却可以轻轻松松得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当时的潭排和每一个骄


傲的有上进心的军事主官都是一样的,对内他严格要求,对外我的兵就是最好的!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想


法。


其实,哥哥的想法并没有错。只不过是切入点不同罢了。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小潭有很多要说的。但限于时


间、精力的原因我不想展得更开,仅仅做个说明。想来哥哥也曾知道关于我和这里斑斑的一些看法的小分


歧。在你写的关于《马蹄下的樱花》的书评后面我就明确地指出了三点。在此引用“其实看了斑斑的很多


说法,小潭很多地方都不能苟同,比如对于大作家这种提法,再比如“不患寡而患不均,......”,正是


我国传统民俗或者说是民族“劣根性”的概括,这句话的提法,再比如:所以你的“对不起”,就大大的


有失过谦了,这句话。”


这三点其实是三种读者与写者的误会。或者说是由于思想的不同而擦出的火花。先说第三点,“有失过谦


”失,去也。“有失过谦”什么意思,我想就不需要我在解释了吧。这种火花最为低级属于写者的笔误。


再说第一点,此前我已经说过了,关于引号的用法,可是书者坚持认为自己的写法没有错误。这个火花就


高一级了。我想如果没有特别的解释很容易给人误解,但这又是书者故意为之,所以只能理解为两方面没


有能够相互达成融洽。想来鲁迅先生在《故乡》中描写少年润土在月下瓜田用钢叉打一野兽,曾经自己对


那个野兽的名字不懂,后来才知道是先生自己造出来的。其实鲁迅关于路的精辟解释就说明他是一个不愿


墨守成规跟着别人走的人。所以我们还能看到,关于《阿Q正传》中对正传的解释。但两个疑问,先生的


处理方式却不尽相同,前者没有什么解释,只是后来人家问到他,他才笑着稍作解释,在书中并没有体现


。后者,作者却用大量篇幅解释,甚至把传,别传等等传的体式作了说明,为的就是解释这个他新发明的


正传。所以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缺乏沟通的问题。仅仅是一个解释与不解释的过程。当然,墨守成规


的小潭,现在依然会总抱着那本字典看后面标点符号的使用说明。同样不敢认同斑斑对符号使用与使用说


明的解释,但斑斑的意思小潭已经明了,所以这个火花也不算大。


下一个更大的火花,来自上面引用的第二点。我不想多夸耀中国古代的一些哲学观点和大师,因为他们的


思想经历了千年依然被引用就说明他们的生命力,这价值不是像我这样的竖子可以评价的。我要说的是如


何理解他们。因为每句话、每部作品、每个人都存在他固有的历史局限性。这是自然规律任何事物都不能


逃避!就连我们的伟大导师马列的观点还需要进行毛泽东思想的修正,更何况几千年前的人呢?还是那句


话,关键是你怎么理解。我们要去其糟粕,用其精华。孔子在当时那个奴隶制刚刚结束的社会里提出了不


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这样的观点无疑具有其进步意义。就是


现在,当我们评价一个社会是否和谐稳定的时候,还会参照失业率、社保制度以及贫富差距,这些数据的


时候不知道有谁还以为它是民族劣根性的概括吗?还有一点我要特别指出,我不喜欢中国人总说什么我国


民族劣根性。作为一个中国人可以不爱国但必须有民族的荣誉感。《阿Q正传》是写中国封建制度下的农


民的,可是卢梭(是不是他小潭忘了,不过好像是。如果有心者可以查一下)却说从中看到了法国大革命


之前农民的影子。对此我要说两点:1“大作家在我的心目中不是人,是神!原因很简单他们具有复制灵


魂的能力,他们的作品可以跨越时间、地域、社会、文化……他们是人类智慧的集大成者。”2.我只能承


认人性中的劣根而不能认同,某个民族具有劣根。同样也不赞同,民族具有什么优秀的血统。这和是什么


种族一点关系都没有!否则希特勒的种族大清洗就是对的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


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其实说得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我们应该看到,教育比人之初更重


要。当然,对于个人看法我也只能表示适当的尊重和理解了。毕竟这也是一个人应有的权利。


最后一个火花是终极的。这将会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就是对主人公的一些评价。有人说他爱国,有人说


他不爱,到底哪种好谁也说不清。就像《老人与海》中到底老人是一个成功者还是失败者,恐怕连作者自


己都不会清楚地。《拯救大兵瑞恩》行动的意义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所以对于这些火花,我都是表示认同的,因为最起码是智者间思想的碰撞。我个人是抱着一种求同存异的


思想来看的。因为大多数争执是没有最后的结果的,只是认识不同角度不同而已。这样的争论正好说明了


,作品的成功。就像一百个读者,就会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一样。更何况“真理越辩越明”,所以我还是希


望能多看到这样可喜的火花的。


写了这么多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只希望能给耐心看这个东东的人一些看书上的方法和启发。毕


竟挺长的,耽误了人家不少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