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吻封笺---换一种方式爱你

读圣经的魔鬼 收藏 23 95
导读:以吻封笺---换一种方式爱你

以吻封笺



我的专用信差老王还没来,我一遍遍的检查给你写的信。

等待很痛苦,所以我不停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时而装作看窗外,不经意提一句“外面太阳可真大啊!”

同事都在忙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到我的焦灼不安。


都半个小时了,老王今天是怎么了,很忙吗?

拿出包里的口红,一共有8支,不同的颜色。

上周给你写信用的是浅棕色,今天用玫瑰红吧。


去厕所细心的涂好口红,深浅两个唇印印在信的末尾。

出来正好碰见老王。

老王抢先说“刚才去了趟火车站,耽误了一会”。

“没事,来了就好”一边说一边用手背摸掉嘴上多余的口红,真够丢人的。

“今天送什么给冬先生?”

“信,最好能在3个小时内送到”。

“那冬先生给你说了他在那里吗?”

“我不知道,或许在茶楼,或许在家,或许在工地你打电话问吧”

“好的”

信封是我用公家的打印机自己做的,没有邮编,没有地址,只有简单的收件人和发信人。

老王把信放进自己的包以后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而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你的电话告诉我信已经收到。


老王本来是我们公司长期的快递合作伙伴,年龄40几岁,或许因为家庭负担重,工作相比其他的人来说更负责更有耐心。

我忘了什么时候老王成了我私人的御用信差,好像是我第一次给你寄东西。

当时特希望他能准时送到,就在原有的价格上多给了他5元。市区内的快递一般就是10元。

他自然高兴,事情也办得漂亮。

刚还是他帮我送信,地点比较固定,基本就是你家。

后来考虑到你每次为了收我的信总会在家干等,浪费时间不说还经常耽误事情。

老王就承诺,只要在成都市区,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他都保证送到你手上。


所以后来不管你是在业主家里,或是工地现场,或是茶楼,都可以随时收到我的信。

每次寄信的时候我是基本不知道你在那里的,所以老王会主动打电话去问,然后马不停蹄的赶过去。

为此,我非常的感激。


迄今为止,通过老王帮我送的东西,想来也真是不少。

情意绵绵的书信,雨伞,厨房刀具,衣服,袜子,剃须刀,包括偶无聊时候丑化你的画像,五花八门。


刚开始的时候,老王会觉得奇怪,但并不多问,后来他也就习惯了,反正只要是我要送的,他都会送,除了军火炸弹和白粉。


刚开始你有些不习惯,觉得很简单的事情被我复杂了,在我的坚持下他也欣然接受并经常沉浸在随时的惊喜和快乐中。


有时候,很认真的给你写信,被好事的同事追问,不耐烦的答句“情书”一阵嘘嘘,都说我老土和傻冒。

懒得理会,尽管有时候我认为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突然记得有天你问我,会不会半夜为了你而奔波在出租车上。

我说不会,我厌倦了那种酒吧门口的等待,但是我会用另一种方式爱你。对待不同的人我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我讨厌重复更不允许自己在犯相同的错误。


这种方式我想你会习惯的,因为我真的用了心————————以吻封笺。



PS:

A:你在干嘛?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B:忙。

A:你不管我,那我去泡妞了。

B:去吧。

A:你干脆得让我心寒。

B:那你要我怎样?

A:反正你这样说我不高兴。

B:那我怎么说你才高兴,说我很在乎,别去招惹其他得女人吗?”

A:恩。

B:Frankly my dear,I don't give a damn.

A:你说这句我就知道你在乎了。

B:OK,坦白的说,我真的在乎。


我是B,SB的B。


之前我给你说过,女人都喜欢说反话,特别是当你听到我说Frankly my dear,I don't give a damn这句话的时候,记住我一定是在假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