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与越南,美国的不同感受!

山东游子 收藏 158 27913
导读:朝鲜与越南,美国的不同感受!

朝鲜与越南,美国的不同感受!



经常看到有人谈论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我也想讲两句,因为这两场战争战争对美国不同阶层的人来说感受是不同的。对普通民众来说,越南战争震撼最深,战争引发了声势浩大的反战运动,使美国开始了深刻地自我反思。对操枪弄棒的军人来说,朝鲜战争是耻辱的,一个强大的帝国被一个昔日的“东亚病夫”深深地伤了自尊。一个装备优良的第一超级大国被一群补给系统原始,装备简陋的“叫花子”到处追杀。战争中美国除了原子弹以外的其他任何武器(包括生化武器)都用过,作战手段是穷尽一切想得到的办法,战争样式又是美国人盼望的正规战方式。可结果是美国人却输了,输得无话可说,包括武德(比较两军的战场纪律和对待俘虏的政策)。然而美国人又输得糊里糊涂——美国的物质优势不足以改造世界吗?“在朝鲜,中国人使西方的技术优势几乎抵挡不住。”美国人的战争观受到了质疑。




今天,我们回顾这两场战争就可以发现:美国大众更重视越战的反思,这与媒体的造势和政客们的鼓噪有关,当然也与美国政府刻意地掩饰着什么有关——掩饰自己如何把事实上几乎已经快要胜利结束的战争是怎样令人难以置信地输掉,而且输得是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作为军人则自然更重视对朝鲜战争的反思。“平局?”——美国政客们自欺欺人的谎言,诚实的美国军人可从未这么说过,他们不同于那些政客——职业的“撒谎者”。在事实面前,政客们恐怕也难以自圆其说:与中国的较量,起于鸭绿江,止于“三八”线,胜负不言自明。




有不少这样的观点:美国很少谈朝鲜战争这个“平局”并不是美国人觉得丢脸,因为“大度”的美国人也并不讳言越战这个败仗呀,难道美国人常提起越南战争是觉得它荣耀吗?




我对此到有不同的看法:朝鲜战争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败仗。无论是在战略战术还是战法创新上,中国军人都远胜于美国同行。美国人要再想有所突破,就只剩动用惟一还没派上用场的核武器这一招并发动世界大战了。美国人常规手段用尽,非常规手段(生化武器)也上,可谓坏事做尽,但仍于事无补,无法挽回败局。




越南战争,美国人可没有什么明显败绩——相对于朝鲜战场的“清长大捷”、“上甘岭”战役。美国人基本上打胜了越南战争中大大小小的战役,只是出于对中国的忌惮,美军不敢越过17度线去占领北越。尽管在越南南方的越军一再受到重创,但由于有中国的政治庇护,使北方政权得以保存,因此才可以将大批青壮年派往南方去作战。美军虽然掌握着战局主动权,但是由于越共可以不断地得到中国的支援,虽然一再受到重创,却坚强地活着。战场法则是:游击队与正规军交手,只要不被消灭就是胜利。没有后顾之忧的北越可以不断地以人力延续被歼灭在南方战场上的力量,美军也因此无法获取根本性的胜利。越南虽小,人口虽少,但毕竟东方人的承受能力不是西方人所能理解的,而美国是民主国家,国家承受不起师出无名的长期消耗战。最终,只得以政治上的失败告终——美军撤离了越南南方。所以美国人至今也不肯承认自己在越南是被打败的。他们认为是政府的腐败出卖了前方的将士,美国人本来是可以赢得这场战争的。美国人对越战的反思,更多是出于政治上,美国人可不为自己在越南的军事表现自卑,所以电影中才会有更多的“兰博”——这些冷酷杀手被塑造成战场的英雄,因为美军并没有感到象在朝鲜战场上那样地伤心与无奈。否则,信奉实力的美国人为什么在朝鲜只表演3年就自动谢幕,而在越南战场却能够撑上12年之久(1961-1973)。美国人可不傻,欺软怕硬是他骨子里的本性。




朝鲜与越南,两个不同的战场却有着相近的一面。两场战争既有小国的内战(都是南方对北方)又有大国的强力介入。两场战争又都不约而同地被两条不同的纬线所划分——北纬38度线和17度线,山姆大叔都因各种不同原因而无法跨过它们。在朝鲜,已经竭尽全力的美军实在是因军事上已无能为力而没法跨过38线;在越南,由于朝鲜战场上的梦魇,惟恐中国介入的美军终于没敢跨过北纬17度线——非战不能也,盖因政治顾忌也。战争的结果也十分有趣:在朝鲜,美国人军事上吃尽败仗,可政治上却很强硬,譬如战俘问题及中国加入联合国问题。其国内反共人气很旺,国际上美国也因此在欧洲和日本强化了反共力量。在越南,军事上表现还算可以的美国人在政治上可摔了一个大跟头。且不说国际上反美声浪不断,美国空前孤立。就是在国内,反战运动使得政府如坐针毡,形成了至今还有着深远影响的反战文化,在那个时代下成长起来的青年人被称为“失落的一代”。美国人军事上的胜利并没有改善其政治上的困境,朝鲜战争时期那种宽松的国际和国内政治环境已不复存在了。




所以,朝鲜战争——值得美国的军事家们去反思;越南战争——值得美国的政治家们去反思。一个侧重于军事角度,一个侧重于政治角度。




美国人对待朝鲜战争与当年法国人对待普法战争的态度颇有些相似。色当惨败的耻辱,让法国从政府到普通百姓都深深铭记于心,只不过嘴上不愿说。不说是因为法国需要恢复自信,永远沉浸在悲哀中不是乐观向上的法兰西民族的特点。法国深知她必须重新振作起来,与强邻为伴需要的是自信而不是自卑。沉默并非忘记耻辱,而是积蓄力量以待雪耻。法国军人的座佑铭就这么简单:打败德国人!法国人民牢记着“阿尔萨斯”和“洛林”(看看《最后一课》吧)。我们可以看到:40年后在“马恩河”、“凡尔登”的血战中,他们从沉默中爆发出的坚韧力量。




今天,美国人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复仇。美国人对朝鲜战争的沉默是可怕的、值得警惕的。朝鲜与越南战场上,中国人带给美国人的伤痛让美国人铭记在心。一有机会就挑衅中国,试探中国的容忍底线。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军人的假想敌已非昔日的“北极熊”而是今天的“中国龙”,这种对中国的特殊“尊重”恐怕并非中国之福。越南这个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从来都不是美国军人的关注对象。相反,你尽可以看到美国军人对志愿军的敬畏,从“云山战役”、“清长战役”到“上甘岭战役”,这些著名战役统统被编入美军的教学大纲,成为每个西典学子的必修课。


但美国的对华政策又充满了矛盾,既想遏制中国,又想接触中国,了解这个神秘东方古国的力量源泉。不同的美国利益集团何尝不是如此,自命不凡的政客无知地狂吠与叫嚣着:我们一定要干涉台湾问题。可是好战的军人却出奇地冷静与小心,这实在是因为前者毕竟不必上战场,而后者则一直对长津湖的噩梦无法释怀。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