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等于儿戏?

六月九号是个放松的日子。在这一天咱们迎来了热热闹闹世界杯 ,送走了压在数万考生和家长头上的紧张严肃的高考。大家都在放松心情,进行深呼吸。

作为一名在学校打爬了十多年的学生,我有理由在今天快乐。因为我的感觉告诉我,我发挥的还不错。后来的成绩也证明了我的感觉是正确的。但在我迎来不错的高考成绩后,我却没有迎来轻松的心情。

我是一名艺术生,俗称特长生,也叫艺体生。还有一个名字叫问题生。是学校老师最为头疼也最为关注的一个群体。

刚开始出现这个群体时他只有一个名字,叫特长生。代表着为数不多的一群艺术天分不错或体育成绩优秀的学生。是学校学生中的少数民族。由于他对学生文化要求相对较低,大批成绩不好但也想上大学的高中生便也纷纷往这个圈里转。可供艺体生选择的专业也由原来的单一发展到现在的多种多样。一时间艺术生的名字响彻天下。随便走进一所高中,拉住5个学生你能发现其中必有两个是艺体生。

由于艺术生人数的增多,各大学纷纷笑弯了腰。都想往自己兜里搂尽可能多的钞票。于是都进行扩招。大学一扩招那些在高中苦苦挣扎的学生们也笑弯了腰。他们心想着,这么多所学校这么多个专业总会有一所能看中我。于是纷纷落马,跳上这条有着众多收费站的独木桥。

如此循环,艺术生的数量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往往在儿子女儿们竞争完了后,父亲母亲们还得再竞争一次。这样才能确保考生的那个大学生名额。有时爸爸妈妈们的竞争比儿子女儿们之间的竞争更为有用。于是一大批爸爸妈妈戴着眼镜手里提着钞票,自己则戴着墨镜并且连“艺术生”三个字都不会写的儿子女儿们也加入了进来艺术生这个群体。所以艺体生便有了个新名字叫问题生。

学生人数的暴增后,学校才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开始发现没地方可以去装学生了,没那么多老师可以去教学生了。有的学校甚至更不清醒,在公布了招生计划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于是临时对招生计划进行了更改。而那些善良老实的学生们在第一次反复观看招生计划后,在仔细掂量琢磨后,摒着对学校的信任对大学神圣的向往,怀着无比坚定的信念填报了志愿。他们不知道名叫大学的学校也可以骗人,名叫大学的学校也可以对自己有过的言论公告不负责任。

对不起,我的打击面太广。我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我相信决大多数学校是负责的。象我遭遇的这种情况只是个例。

本人是在今年二月报考了四川师范大学的导演专业,四月份它寄来一张通知单告诉我,我通过了他们的专业考试,并且在广东省的排名是第三名。而他们学校在广东招收五名学生。在我们一家人反复商量讨论过后,我们决定以艺术生的身份在第一志愿上填上四川师范大学的名字。(在广东,艺术生文化考试只用考四门。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被你所报考的学校录取。你就失去了读大学的机会)。我们认为以专业第三的成绩,再在文化上努努力,应该能进入广东省那五个名额之列。

6月份我查询到我的高考成绩为660分,一个挺吉利的数字。但这个代表我过了艺术类的重本线和寓意上大顺的数字却没给我带来好运。在七月第一批录取结束后,我依然没收到任何关于我被录取的信息。于是我打电话向川师查询,我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希望进入那五个名额之列。而在电话里,川师很平静的告诉我它们在广东只招收一名学生。我惊愕。我很傻的问那位声音很动听的工作人员,你们怎么能对考生进行欺骗呢?她用一大堆理由告诉我川师是没有任何责任的。是你自己傻而已!

我无意去猜测川师在第一次公布招生计划时,虚报数字的用心。但我相信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知道川师只会录取这么几个人时,我们绝对不会都去报考那所学校。至少我不会。而在网上我了解到,川师不仅是单对在广东省的招生计划进行了更改,而是对各个省份的计划名额都行了缩减。有的甚至有几十个之多。受害的不仅是我这一个家庭。不仅是我一个人在努力过后,还要因为欺骗而面对着茫茫的未来束手无策着。

当然我用骗钱的理由去猜测川师虚报名额的用心似乎不妥。我相信川师是在一大堆特殊情况下,不得已对招生名额进行更改的。但如果他能不滥用我们对他的信任,能在填报志愿前给我们打个电话,通知我们他的名额变了,我们还有一点理由去原谅川师。我相信川师有这个能力在在校那么多学生所交的一年15000块钱的学费中挤出那么点电话费,去通知那些通过他们专业考试的学生。他也是有这个义务的。虽然那时也迟了,因为一大群考生再考完后便没再去参加其他学校的艺术类专业考试。不少考生甚至只填了川师一所学校。而川师却没有善对我们对他的信任。

不管川师是因为任何原因不得已对名额进行了缩减,我们只知道说出去的话就该负责。不能拿我们这么多考生的前途开玩笑。不能拿他自己的信誉开玩笑。我们需要说法!我们需要一个人对我们这十二年甚至是十三年的学习负责!我们需要有个人对我们的前途负责!

高考不该是儿戏,信誉不该是儿戏。我们都该上大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