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试射导弹的当天晚上,就在美国总统与有关国家领导人沟通之际,日本驻联合国大使却成了当晚“最活跃的大使”。他致信安理会主席,要求“立即开会”,又与一些国家商讨制裁方案。日本随后不仅向安理会正式提交了由日、美、英、法联署的制裁提案,该提案包括军事打击、经济制裁等9条措施,而且日本外相等高官更是宣称,日本有权对朝鲜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


从表象看,日本匆忙草率的举动皆缘于对自己安全因素的考量。深究一步便可发现,日本还有着许多的一己私利。


始于2003年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日本虽是其中的一方,但它总是节外生枝,而不被主要方视作重要一员。用日本一些政治家的话说,在六方会谈中,“日本只能陪太子读书”。借朝鲜导弹风波大做文章,进而搅黄六方会谈,反而对日本有利。


这几年日本在地区乃至世界事务中的分量越来越轻,它不从自身的失误中找原因、找教训,却一股脑儿地将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几乎到了逢中必反的程度。朝鲜导弹一升空,日本立即拉上3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发难。名为让安理会表决,实为让中国在赞成与反对之间作出抉择。不管中国投什么票,不是得罪朝鲜,就是得罪英、美、法等国,是只有输没有赢的结局。要说整人,没有比这招更狠的。


还有一点,是日本领导人在大喜过望后自己说走了嘴的。8日,日本外相麻生在演讲时说:“我们必须感谢金正日委员长,朝鲜发射导弹使世界主要国家对朝鲜问题更加关注和重视。”麻生没有进一步言明的是,日本终于有了大整军备的坚实理由。果不其然,日本政府随后宣布,为应对朝鲜导弹威胁,日本将原定于明年开始的反导系统计划,提前至今年9月进行,并争取在明年之内使其进入实战状态。可以预料,日本更多的备战动作,以及防卫厅升省、自卫队升军,还有修改宪法中“不战条款”,等等,将会紧锣密鼓地逐一进行。


日本的过激反应很有可能带来危险的后果。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朝鲜方面已表示,不会对侵略者作出即便是微小的让步,“将以报复回应敌人的报复,以全面战争回应敌人的全面战争,这不是空谈”。


虽然日本现在还仅仅是进行战争威胁,但这也非常不利于地区矛盾的解决,还会阻碍地区经济的发展。从更大的范围看,任何过激、过度的制裁方案,都会导致联合国安理会的分裂,既无助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也会削弱联合国解决其他重大热点问题的能力。


中国与俄罗斯已经多次表示,朝鲜导弹问题远未到实施制裁的地步,有关各方应采取克制态度,本着有利于解决地区争端的目的,通过协商妥善解决问题。应当说,这才是解决朝鲜导弹问题乃至朝核问题最为现实和有效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