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间有灵魂的深度依靠吗?

275297清风 收藏 11 108
导读:情人间有灵魂的深度依靠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情人间有灵魂的深度依靠吗?




2004年的春天,我遇见了他。他是我读大学时的老师,被我们公司请来主持一个课题。他已经想不起我是谁了,毕竟只教过我一学期的课。而十年不见,他已从一个青年教师变成了今天的知名学者。


他的办公室就在我办公室的边上,因为学校那边的工作还在做,所以公司的事只能做兼职。知道我曾经是他的学生后,在楼道电梯上碰见他总是颔首微笑,说两句天气不错之类的问候语。直到有一次找他的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他来到我的办公室接完电话,看见我在喝茶,又看看我案头的工作,说了两句当年学校上课时的情境。话题勾起了我的很多记忆,包括学校门口那家铺面小小的馄饨店。冬天的晚上下了课,从昏黄的路灯下走过去,斜风细雨中那味道似乎格外诱人。穿着拖到脚面的围裙的老太太,颤颤巍巍地端出碗来……我这边说着他已经笑了起来:“要不要今晚上我请你去吃一顿?”


我立刻高兴得跳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们真的一起去了那个馄饨店。母校我已有多年没有回去了,以前乡间的小路也变成了大马路,馄饨店更是旧貌换新颜。望着从校门走出来的年轻人我不由感慨万分,对岁月光阴发了不少的议论。他不多说话只是笑眯眯的听我说,那眼光仿佛在纵容一个孩子——人到中年后,我已经多久没有在异性的眼里看到过这样的目光了?


一个瞬间他仿佛不再是我的老师,而是一个推心置腹的老朋友。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和他走到了一起。似乎是一首歌;似乎是一句话;似乎是一个眼神;似乎是一声叹息。夜色加上酒精,似乎所有的细节都成了偷情的理由。


我不知道他在城外竟然还有一套房子,一周有那么一两天他会过去看一看。在他城外的住处约会便成了我们每周都会做的一件事。

那房子在郊外,院子贴着街面。可一进去就是两株枝繁叶茂的大槐树,树身却不因这份茂盛面失去优美。每每我在马路对面,渐渐向那里靠近时,总觉得这两棵树能给人充分的想像和感情的抚慰。


那时候我感到婚姻无聊、工作烦闷,正是在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碰到了他。虽然恐慌、不安、兴奋、自责等种种复杂的情感一直象飓风一样袭击着我的心,但渴望生活的河流能翻越激情浪花的想法还是占了上风。那段时间,甚至觉得对这个熟悉的城市都有了重新的眷恋和牵挂,说不清终点在哪,可就是止不住,控制不住自己。好像正是那种惴惴不安的离经叛道才激活了生命的意义。


那时是夏天,晨光总是那么绚丽,空气总是那么香甜。大部分时间我们只是相互看一眼,在心里体味着按捺不住的浓浓的激情。

两个人都很珍惜这份感觉,每次约会的时间可能是因为珍惜才显得那么短暂。我总是收拾得完美无瑕,从讲究的花边内衣到考究的精致外套;从香水的味道到口红的颜色。而他也总是小心翼翼,谈吐不凡。


两个人也有安静的时候,靠着窗看着外面黑的夜。他问我为什么要跟他好。我想了又想,缠到他的怀里说:“好像跟你这样,就能在浮华尘世的虚空中抓住什么似的。”


“那是什么呢?”他用鼻蹭着我的脖子,弄得我痒痒的。我又想了想说:“是生命的质量、重量和激情吧。”


“傻丫头。”他这样叫我更紧地将我搂在怀里。


婚外情感的燃烧大多都是从虚妄到实在,渐渐又从实在变得虚妄。正是在这个虚虚实实的过程中,幸福焦虑也达到了极点。

两个人就好像两枚捆绑式的火箭,一旦点燃就一起在无尽的燃烧爆炸的快感中升是了天。



事实上无论地域人种的差异,情人的过程几乎都是大同小异的。激情中也会说一些地久天长的话,但更眷恋的都是当下的享受。快乐的日子仿佛都是别人的,好不容易轮到了自己,就赶紧着要大用特用一番,好你不用白不用。很多时候两个人激情过后乍一分开,甚至都会有心和大脑的空白。


醉生梦死的日子没有未来,谁也不去想未来。可因为牵挂快乐渐渐带上了苦涩。两个人却都有意识地谁也不提,只要在一起,只要即时的快乐。


整整半年,我们在相互的欣赏中寻找着最为诗意浪漫的感觉。


这年秋天他出差了一个月,等他回来正好是国庆长假,似乎分开的时间太长了,说着约会的时间时都有点急不可待的感觉。他上午有课,十点多下了课就去了那个住处,我结束工作时已十一点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去找他了。那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我走在大街上全然掩饰不住甜蜜快乐的感觉。上了公交车,车上人不是很多,过了两站的路,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浑身冷汗冒个不停,手也抖了起来,很快眼前一黑就昏倒了。慢慢苏醒过来我才想起一早就没吃饭,上上午又特忙,可能是低血糖犯了。


下了车浑身无力,两条腿像是筛糠一般抖个不停,干脆动弹不得。这时才刚到郊区,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


内心满是委屈,想都没想我就打通了老公的电话。听到老公的声音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他连声问我在哪里,又叮咛再三要我一定等在那里,他立刻就来接我。


十分钟不到老公就来了,他连抱带拉将我弄到了车上,二话不说先带我去了附近的一个面馆,进门就吆喝让人赶紧下大碗面。老公看一边看我吃一边恶狠狠地唠叨着我:“为什么不吃饭,早上不吃中午也不吃?”


我顾不上回答他,连吃了几口才觉得元气回到了身上。等吃完他也不问我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拉我上了车来到了他的单位,非让我休息一会儿不可。


这时我的思维已恢复正常了,该想到的都想想来了。我坐在老公的单位觉得到处都很熟悉,心情也安静恬适起来。


老公还有点事要办,说待会就送我回家。我终于想起自己是要做什么事了,便先给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说路上有事耽搁了,过一会再去。


去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仔细补妆,等一切都感到收拾停当后,约会的念头又在心里蠢蠢欲动起来,我决定还是出发。


老公跟在后面叮嘱我回到家就立刻睡一觉,晚饭不用管了,他会早点回家。我嘴里胡乱应付着,对这份关爱早已经因为熟悉面变得熟视无睹。整个人就好像瞬间放飞的鸟一样,带着无头绪的慌乱;带着痴痴呆呆的心甘情愿,再一次上了公交车。



他已经明显等着急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乱七八糟地堆放着,脸色不太好地说下午还有会要开,说着就拥吻过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中间这个小变故,我的身体怎么也热不起来。我很奇怪他怎么一不问我为什么来迟了,二不问我是否吃了饭,甚至连我的脸色明显不如平常也看不出来。他的眼睛里只有久别之后对做爱的渴望。但今天我对他那平常让我一见高精尖忍不住会激动起来的赤裸裸的眼神,竟有了躲避的欲望。但他却什么也没发现。


我终于忍不住了,心烦意乱起来。到底凭什么,我都这么难受了还得对他任劳任怨?为什么就得对他甜言蜜语,不仅打起百倍的精神应付,还得哄着他?我什么时候对老公下过这么大的功夫?


这么一想忽然明白,原来情人之间的交往不不定期就是普通人交际的一种,哪里有什么灵魂的深度依靠呢?


我甚至不能将自己蓬头垢面最真实的部分让他看见,不能让他看到我的眼泪和惊慌,甚至不能让他知道我的低血糖。曾经以为有了这份感情,就等于在生活中抓住了什么实质的东西,其实又能抓住什么呢?


纠缠在身体上的这个男人突然就这么陌生起来。他是谁的父亲,谁的丈夫,谁的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知不知道都无所谓。情人之间没有承诺没有明天,除了把两个人的肉体变成共同的隐私,还有什么?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内心拒绝将他与老公作比较。我坚定地认为对于他们的爱都是很深的,而他们对我同样都是不可缺少的。但这会儿我民现自己爱的程度还是有所区别的,在老公那里我能寻找到安慰,与情人却只有燃烧。


想想从春天到秋天,刚半年的时间,一场突然燃烧起来的婚处情应该落下帷幕了。任何情感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样的,燃烧只是偶然,人们最需要的依然是灵魂的满足和安慰。


因为一点点的意外,我感到了这层关系的分崩离析。原来这种关系比任何关系都脆弱,我甚至庆幸自己的醒悟是多么的幸运。

果真如此,当我再次拒绝了他几次,他就不再约我了。让我伤感的是他并没有表现出对我的半点依恋之情,当我想断绝和他的关系时,他早已将它终结了。


成年男女的爱原来这么难,而且多关不骗局就是幻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