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称3年来成为老师泄欲工具,畜牲!(图)

zht_365 收藏 177 67015
导读:女生称3年来成为老师泄欲工具,畜牲!(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读初一时的班主任毁了她一生


日前,有读者向本报投诉说,三亚市逸夫中学有一位蔡强老师,和自己的学生小花(化名)保持了三年多的性关系,几天前被现场抓住,希望记者进行了解。









记者在三亚林旺镇的一黎村内,找到了小花的家。这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三间房里除了木板床和杂物外,没有其它家俱和电器,房子外露天放有一些碗筷和锅勺。一位身高接近150厘米、脸色苍白的女孩向记者走过来,怯怯地表明自己的身份,她就是小花。当记者问起她和蔡强的关系时,小花连声说恨他,是他毁了自己的学业,甚至毁了自己的一生。


小花的哥哥是逸夫中学的老师,她的初中是在逸夫中学读的,在学校时一直住在哥哥的宿舍里。而蔡强就住在哥哥宿舍的隔壁,是她初中一年级时的班主任。


小花回忆说,2001年9月到2003年7月,哥哥到琼州大学进修,此外,因嫂子在五指山市一学校当老师,哥嫂两人这两年时间很少回逸夫中学,这给了蔡强可乘之机。


两人的第一次性关系发生在2003年“五一”假期后的周一晚上,当时是晚上12点钟左右,蔡强过来找她下棋,然后就要求和自己发生性关系。小花说,当时自己还小,对方又是自己的班主任,所以她不敢拼命反抗,只是感觉很害怕,不同意,说怕怀孕。可蔡强说没事的,他会拿药给她吃,说完强行和小花发生了性关系。到了第二天,蔡强果然拿了一粒药片让她服下,此后每天都拿一粒药片给她吃,然后还和她发生性关系。每周约有三四次左右,这种性关系一直持续到2006年7月4日。


自称服了三年避孕药


老师用暗号唤她上门发生关系


在谈到蔡强和自己的关系时,小花表情恨恨的说,以前总以为蔡强喜欢自己,可后来一想他连续让她服用了3年多的避孕药,只会在她身上发泄,才明白他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小花坦白说,2003年9月,哥哥回到学校居住,蔡强不敢来她哥哥家里找她,就经常让她去他的房间发生性关系,她也开始经常在夜里偷偷跑过去。哥哥的宿舍是102室,蔡强住在对面的101室,两套房子只有几米远,两人用打暗号的方式联系然后相聚。


而两人约定了三种暗号,一是蔡强在房间把地板踩得很响,小花听到响声后就从厨房外面的阳台翻出去;二是蔡强直接往小花哥哥的宿舍打电话,电话响两声就挂断;三是蔡强直接往二楼的一位老师家里打电话,也是响两声就挂断,小花睡在一楼窗户旁,一般能听到楼上的电话响。两人就这样偷偷来往了3年多。


情书泄露不正当关系


凌晨师生被堵在同一房间


蔡强和小花之间的关系被学校一些老师察觉,关于两人的不正当关系传言传到了小花嫂嫂的耳朵里。7月2日下午,小花的嫂子在整理房间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份情书。这封情书极尽挑逗之能,用了大量的歌词和歌名,还说“能和你有这样的关系,我感到无比的光荣,但我还是有点害怕,怕有一天知道了,我会怎样呢?不过毕业了就不会那么怕了。再一次想你、吻你、抱你!”


小花的嫂子随后问小花这封情书是谁写的?小花才坦白说是蔡强老师写给她的。通过情书上的文字,嫂嫂意识到小花和蔡强确实保持着不正常的关系。


小花的哥哥听到此事后非常吃惊,找到姐姐商量,姐弟俩决定制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7月3日晚上睡觉前,小花的嫂嫂特意把房门和靠近阳台的厨房门从里面反锁上,没想到凌晨4点多,嫂嫂起床时,惊讶地发现厨房的门被打开了,小花也已经不在房间里,便立即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小花的哥哥急忙通知住在附近的姐姐和姐夫赶到三亚市逸夫中学,然后在蔡强的房门阳台外面守候。


凌晨5点多钟,当小花蹑手蹑脚地从蔡强的房间里走到阳台准备翻出来时,被姐姐发现。姐姐大喊大叫,引来学校很多老师及校领导的关注。


蔡强承认


初三时和学生保持性关系


小花的哥哥随后报了警,蔡强被带往三亚市公安局田独派出所进行调查。


据田独派出所的王专所长介绍,在警方的询问中,小花自称是自己跑到蔡强老师房间里的,并不是蔡老师强暴她,而且从初一开始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性关系。而蔡强承认当晚确实和小花发生了性关系,但声称两人是从小花初三开始才保持性关系的,并不是从初一开始。由于两个人都承认是自愿的,而小花又自称现年已经20岁,所以认为蔡强并不构成强奸罪。在为两人做了笔录后,派出所让学校领导把蔡强带回去了。


王所长告诉记者,7月11日,小花的哥哥向派出所提供了一份户口簿,上面记录小花是1992年3月27日出生的,按此算来,小花只是刚满14周岁。而如果和不满14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管对方是否自愿都将定性强奸,所以派出所对此非常重视,专门安排民警全面调查。而在查看有关小花户口簿原记录时,上面记载的是小花是1986年7月10日出生,已经满20周岁。


民警在小花所住的村子调查时,小花的母亲也介绍说自己有6个孩子,最小的是20岁,所以新的户口簿出生日期应该是刚刚更改的。


小花的哥哥则告诉记者,自己的母亲在生孩子时,都是在家里找接生婆生的,从来没去过医院生孩子,所以他们兄妹几个的具体出生日期没有记录,但应是1992年的比较准确。


“师生情”传遍学校


当事老师是学校德育处副主任


据三亚市逸夫中学教导处办公室一负责人介绍,三亚市逸夫中学是一所公立学校,原名田独中学,全校共有900多名学生,而蔡强是1996年琼州大学大专毕业后来学校任教的主要是担任数学老师,现在还担任学校德育处副主任。至于蔡强和女学生之间的事情,现在整个学校都已经知道了。


三亚市逸夫中学一副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平时蔡强的教学工作还不错,但学校此前一直没发现蔡强和女学生之间有不正当关系,直到7月4日凌晨大家看到了才知道。如果学校早发现这种情况,会及时对蔡强进行批评教育,让他注意为人师表的形象。


记者在学校的老师宿舍楼看到,这是一幢4层高的楼房,而小花的哥哥和蔡强就住在同一楼道的对门两套房子,两套房的房门不到3米远。而一楼的阳台都没有安装防盗窗,就连小孩子都可以随意从阳台翻到房间里或者从房间翻出来。但是阳台的里面厨房有一道门,如果从里面锁上门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


当事老师威胁利诱记者


“只要不发稿,条件随便提”


记者发稿前,小花专门给记者打来电话说:“蔡强这几天一直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配合他告诉派出所说两人从初三才有性关系的,并且说还要来林旺镇见自己,被自己拒绝了。”


12日晚上11点多钟,一位自称是蔡强朋友的男子突然拨打记者的手机,声称自己是蔡强的朋友,想和记者见个面“意思一下”,希望记者不要发稿,并表示,现在找个工作不容易,蔡强担心这件事被报社曝光后,很可能会丢掉饭碗,所以委托自己和记者见个面,想“意思意思”。


13日中午,蔡强又突然给记者打来电话,语带威胁说:“自己正在和女学生进行协商,很快会达成一致,到时候女方会推翻先前告自己的说法。所以奉劝记者不要写报道,否则到时候女方不承认以前说过的话报社就会很被动,自己还可以要求报社赔偿自己的名誉损失,让报社承担法律责任。”


记者对话当事老师


谎话连篇难以自圆其说


“他们没有看到我们俩在床上”


在当地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就不见了蔡强的踪影,记者经多方询问得知了蔡强的手机号码,13日上午专门电话采访了这位老师。


记者(以下简称记):是蔡老师吗?我们接到投诉说你和女学生保持了3年多的性关系,这种情况是否真实呢?


蔡强(以下简称蔡):我是蔡老师,那个学生的说法不真实,我和她没有发生过性关系,他们没有抓到我。7月3日夜里我在打牌,到4日凌晨1点多才回去,洗完澡就睡觉了。我有老婆有孩子,只是老婆不在身边,但我每周都回去陪老婆的。


记:很多人证实说7月4日早晨5点多看到小花从你的房间里出来,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


蔡:他们只是看到她从我房间的阳台上准备出来,没有看到我们俩在床上。那天我喝醉了(蔡强开始说是打牌,现在又说喝醉了),蒙蒙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们没有什么证据的。


记:有人反映说你们早就有不正当的关系?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呢?


蔡:我们是邻居,她经常抱哥哥的孩子到我这边玩,有时候她不懂做题就过来向我请教题目,我只是教她而已,别人误以为我们有性关系,他们根本没发现我们在床上的证据。


记:既然你们没有发生性关系,为何你在派出所做笔录说从她上初三后一直保持性关系的?你可以要求带她去医院做检查,看是否处女膜破裂?她体内是否有你的精液?这样就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蔡:我30多岁的人是第一次经历过这件事情,有点怕,再说这种事也说不清楚,就在派出所承认了,其实我不承认他们也没办法。我之所以没要求给她做检查,是因为搞不清她是否以前和其他人发生过性关系,所以处女膜破裂很正常,那样我也一样说不清楚,还会让别人认为我从初一开始就和她保持性关系的。


记:你最近有没有和她单独联系过?有没有给她写过情书?


蔡:我和她联系过几次,主要是和她谈条件的,谈赔偿问题。她一会说要10万,一会要6万,我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和她谈让她少要一点。我可能给她写过情书,但只是写一些歌词什么的,具体内容记不清了。



3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