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笑精品] 美伊战争(小学版)

学校里炸了锅,早自习还没完,布什同学和布莱尔同学突然跳起来追打萨达姆同学,大伙靠在墙上看热闹。教室里书包、板擦、文具盒满天乱飞,布什同学从书包里拿出板砖,使劲招呼,不料萨达姆虽然饿了好几个月,精气神不散,躲闪灵活,毫发未伤。

同学们发出嘘声,校广播站的半岛小通讯员纳闷地问CNN小通讯员:“布什家的板砖不是号称装了摄像头的吗?怎么这么半天都打不准?”CNN说:“不是我们无能,是敌人太狡猾,没见他老往课桌底下钻。”半岛突然惊叫起来:“凤凰妹回来!危险!”原来凤凰妹为抢校报的头条,冲进教室中央想采访课桌底下的萨达姆同学,小水通讯员见风头被抢,赶忙也跑到教室中间摆了个POSE。

布什老砸不中有点急了:“布莱尔,你上那边包抄,咱俩堵他。”布莱尔同学忙跑过去:“老大,我到了!”话音未落,布什同学一砖正砸在他脸上,紫了一片,“哎哟喂!”布莱尔急了:“打萨达姆,你打我干什么呀。”教室里嘘声一片,布什忙解释:“误伤,误伤,下次不会了。”话音未落,又一砖砸在布莱尔脸上,布莱尔连滚带爬到霍华德同学身边:“操,你帮我顶一阵,丫是不是还记着两百年前我爷爷占他们家院子那事,想公报私仇啊。”霍华德同学说:“我就上去晃晃,主要还是你们俩的事,我帮你们打架,家里人都把我骂

死了。”

同学们不干了,和萨达姆同住在石油大院的一帮哥们儿吵吵起来:“打成这样,就没人管管他们吗?班干部呢?班干部上哪儿去了?”小J同学见大伙都看他,忙站起来,走到布什同学身边:“有话好好说,怎么动不动就讲打呢?不是说过了吗?殴打自己同学是不对的,就算没打到小萨,打到桌椅板凳,窗台上的花花……”

小D同学问小H同学:“二哥,大哥怎么还是这几句啊?同学们都不耐烦了。”

小J笑容可掬地说:“别吵,别吵,让我把话说完,我们班干部一致认为,应该马上停止殴打,大家到办公室去投票,在小学生守则的框架下解决这个问题,好不好?你们不听?还打?那我可就要——继续抗议了!”

小J同学在不满的目光中回到墙边,对小H小D嘀咕:“想当老大,就得先忍着,M老大当年被追得满操场乱跑,鞋都跑掉了,最后不照样翻盘?这是智慧……”小H和小D崇拜地看着小J,若有所思。

施罗德同学悄悄对普京同学说:“布什这么狂,你就干看着?你也是老大,上啊。”

普京同学叹了口气:“我不做老大已经很久了。想六十年前,我们家为了保护房产,打得多艰苦,还不是把布什家的狗×种赶出了院门……”

施罗德同学脸色有点发红:“老普你搞错了吧,那是我们家干的。”

普京惊醒:“啊,对对,TMD,我们两家打得稀巴烂,桃全让布什他们家摘了——”他越想越生气,大吼一句:“打他妈什么呀!”

布什说:“丫课桌里有凶器。”

普京说:“你找着了吗?再说你丫手里拿的那是什么呀!是你姐姐的裤衩啊!”

布莱尔说:“我们带家伙是老师认可的!”

希拉克同学忍不住了:“靠!你说打就打,规矩是你定的?想当年,老子也阔过……”后半句他只是心里想,没说出来。

普京蹭到小J身边:“哪天咱哥俩儿聚聚,这俩SB太嚣张了。小希小施也来。”

小江说:“了解,不过我得先把家里的事了了。”说着瞟一瞟阿扁同学。

阿扁同学正在跳着脚叫好:“老大,打得好!”突然看见小H同学正瞪着自己,吓得一哆嗦,忙去拉布什的袖子:“老大,板砖别扔完了,留点儿给我。小J小H瞪我——”

布什累得直喘,不耐烦地说:“他们不敢,你先一边呆着去。”

阿扁对小H说:“你别牛×,我老大在这儿呢。”

小H说:“你丫信不信我现在扁你?”

阿扁往布什那儿蹭了蹭,说:“你打呀,你打我呀!”

小J小H小D上去乒砰一阵暴打,打完小江说:“你们听见了,是他让我们打的。”小H耸耸肩:“我活这么大,头一次听见这种要求。”

阿扁苦着脸说:“我不就是想和你们分家吗?我退出江湖行不行啊。”

小J小H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人心就是江湖,你怎么退?”

小泉同学在一旁插嘴:“小J小H你们小心,老大可以同时打三场架。”

小J急了:“谁裤裆没夹紧把你丫漏出来了?当年烧我们家房子还没找你算帐呢,赔钱!”

小H说:“哥,丫前两天还给自己的杀人犯祖宗上坟呢,就是欠揍。”

小泉急了:“我没钱,等我过两天把门口的钓鱼石租给布什老大磨刀,到时候再说。”

小J炸了:“什么!xxxx×,那块石头是我们家的!我我、我打不了洋人还打不了你吗?”

一个僵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小J,闪开。”小J回头,金正日同学手中的大号弹弓已经拉满,正对着小泉。卢武铉同学和小H忙扑上去制止:“你可不能动手,你动手事儿就闹大了。”

小泉同学也害怕,对布什嚷嚷:“老大,他们要揍我!”

布什已经满头大汗,说:“对了,呆会儿萨达姆的医药费你出。”

小泉悲愤地叫起来:“什么?!上回就是我出,我哪儿有那么多钱,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布莱尔说:“放屁,就你们家有钱。”

小泉指着小J说:“他们家最近一直在抢我们家生意。”

布什说:“行了行了,萨达姆院子里有油井,屋子拆了也能卖钱,到时候一块分分。”

希拉克同学跳起来:“哈!承认了,丫不是为了维护纪律,是看上小萨家房子了!”

萨达姆同学从课桌底下露出半拉脑袋说:“你大爷,你们现在才知道啊。”嗖一声,一块板砖差点砸中他,赶忙缩了回去。

半岛小通讯员突然大叫起来:“我看见了!这块砖是沙龙同学扔的!”

石油大院的同学鼓噪起来:“沙皮打人了,沙皮打人了!”

沙龙把手背在背后,委屈地说:“没有啊,跟我没关系,谁看见了!”

阿拉法特同学举起手:“我看见了,他一直偷偷往布什同学手里塞砖头。”

沙龙说:“你想死是不是?”阿拉法特说:“你来啊,我绑着炸弹呢。”

凤凰妹大叫:“布什布莱尔,全校同学都在操场上声讨你们呢,都说你们是看上了小萨家里的油井,你们赶紧别打了!”

布什说:“去他大爷的,我今儿非灭了小萨不可!”他扒拉着土耳其同学:“你让让,我过去逮他。”

土耳其同学说:“我们家说了,不让你从这儿过。”

教室里响起一片喝彩声,突然布什脑门上挨了两个粉笔头:“谁干的!”他跳上椅子问。

布莱尔说:“我看见了!伊朗家的哈梅内伊同学和叙利亚家的阿萨德!”

布什说:“你们俩也想挨揍是不是?”

哈梅内伊说:“你敢动动我,我把你们家玻璃全砸了!”

小J同学、普京同学也嚷嚷起来:“别打了!手里几块破砖有什么了不起,谁他×没有啊,课也甭上了,全打烂,谁怕谁?”

安南老师在门外直打哈欠:“不是说两分钟就打完吗?这要打到什么时候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