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碰了校花的MIMI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满脑子都在想沈华。


我一定要对她负责任!


虽然全校想对沈华负责任的男生能坐满整个校大礼堂。但,我敢说,我是最有资格的。


今天下午,我碰了沈华的MIMI。(其实我完全可以用 摸 这个词的,因为我是用手碰的沈华的MIMI。我甚至可以用 抓 这个词,因为当时我用的力气很大。但想想我还是用了 碰 这个词,因为含蓄才够味道嘛!)


说出来估计能把全校的男生都忌妒死。今天下午,我居然把校花,我们**大学最漂亮的女生沈华压在身子底下,而且还用手碰了她的MIMI。


虽然当时的情况有点突然,有点特殊。但我还是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我一定要成为沈华的BF!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还沈华一个公道!


其实呢,说起当时的情况,还真他妈有点不好意思。


那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我在食堂打完饭,急急冲冲往寝室跑。(这一向已经迷在CS里面了,每天都在打,搞得精神都有点恍惚了。)我是在校四食堂二楼打得菜,打完后,端着饭盒就往楼下跑。要换作以前,心里肯定在骂食堂里那个打菜的SB打给我的青椒肉丝里只见青椒不见肉丝,可是现在为了CS,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


我和沈华进行身体接触的地点是食堂楼梯的拐角处。当时估计是跑的太急了,居然从阶梯上摔了下去(脸朝下,作扑倒状)。沈华上楼,在拐角处正准备上这一侧的楼梯。


当时脑子里真是一片混乱,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说不太清楚了。总之,有女人尖叫的声音,有饭盒落地的声音。我把沈华压在了身子底下,两只手感觉到软绵绵的。


沈华当时估计都吓得懞了。还是我反应快,跳起来,飞也似地跑下了楼。


整个过程估计还不到一分钟,在场的只有几个大一的女生(穿着军装呢,估计还在军训期间)。


我一口气跑回寝室,感到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沈华应该没有看到我的样子吧。应该没有,虽然,虽然她那里已经被我摸了,但当时事发突然,她肯定没有看清我的样子!


我在寝室里发了一整晚的呆。没再去吃饭,也没CS。心里一直无法平静下来。一开始怕沈华看到我的样子,去报警,告我性骚扰她。后来呆了一会见没啥情况,JCSS好像也没来。想想,这种担心实在是多余的。接着,又担心起沈华会不会被我撞伤了。最后,竟然回想起当时手握住沈华MIMI时的情形,那种软软的、有弹性的感觉,靠!当时怎么没乘机捏两把呢?


十一点熄灯后,爬上床继续发呆。寝室里的那群鸟人都说我突然傻了。


我想我可能真是傻了吧。因为我觉得我又要开始恋爱了。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我要努力把沈华变成另一个傻子。


在泡沈华之前,我决定先做一个可行性的分析。本来泡个妞没这么麻烦的。可是沈华不一样,她是校花,是全校出了名的冷美人。泡她的难度系数十分之大,我不能冒然出手,我要做足前期功课。(好了,好了。我坦白!其实我是知道自己能泡上沈华的机率无限接近于零。这个什么可行性分析,其实就是给自己找点信心)


沈华,女(美女)。汉族(我猜的)。


年龄:20左右(大二女生)


出生日期:待查


籍贯:待查(不过家在本市,据说家中十分十分有钱)


身高:167CM(一年观察中的目测结果)


体重:50KG(同上,目测)


三围:34C—D 23 34(腰围和下围目测,胸围手测)


所学专业:英语


爱好:待查


性格:拽,十分拽(人称冷美人,似乎十分讨厌男生)


家庭住址:待查(这是重点考察项目)


联系方式:待查(这是必须要考察到的项目)


以上是沈华的具体信息。


从表面上看起来,我追沈华,成功的机率是零。因为我并不是个优秀的男生,相反,我是个垃圾。但反过来说(给自己找点信心沙),愈是像我这样垃圾的人,反而越是有机会泡到沈华这样的超级MM。这绝对不是我在这里瞎扯J8淡,这是有科学根据的。民间也有谚语:好汉无娇妻,癞汉娶花枝。(癞汉,就是形容我这种人渣的词语)


此外,我有才华。我有足以打动沈华那种级数美女的才华。


我的才华具体有两点:


第一,音乐。我是校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得过全省校园原创歌曲大赛的二等奖。被我用吉他泡上的MM,少说也有一个加强排。


第二,我脸皮厚。(有人可能会说:我靠,脸皮厚也算是才华?我在这里郑重的回告你,这是当然的了,而且还是泡妞必备的才华!韦小宝之所以能比张无忌泡到更多的妞,不是他比张无忌帅,不是他比张无忌人好,更不是他比张无忌还能打。关健是,他比张无忌脸皮厚。)


我脸皮绝对比韦小宝要厚。如果我向沈华示爱,被她拒绝,我是丝毫不会感到羞惭的。所以,哪怕尽管表面证据显示我能追到沈华的机率是零,我还是会试的。(试过,才知有没机会沙)


现在看起来,我似乎有那么一点可能泡上校花。可是说实话,我还是只能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因为,我有一个硬伤,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硬伤。它直接可以导致我在沈华面前抬不起头。


各位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那位传说中的出来吓人的丑男。


我虽然谈不上帅,但是177CM的身高,多少也有点玉树林风的感觉吧。长相虽不咋地,可是我长得很像周星星,好歹也算有点明星气质吧。


我不聋不瞎,有手有脚,没有斗鸡眼鹰钩鼻招风耳黄板牙。


写到这里,可能有部分人(应该是一少部分低级趣味的人)会开始怀疑我的某项功能有障碍。我在这里郑重申明一下,我的某项功能绝对正常(不!是超常)。我的小DD每晚都会替我站岗直到天亮。


我的硬伤并不是在我这个人的身上,而是在我这个人的代号上面。


我姓朱,出生的时候足有八斤重。于是,我爹给我起了个很好记、很有意义的名字:朱、八、斤!


因为这个名字,从小到大,我不知得了多少个外号。像什么朱扒皮呀,八斤猪肉呀什么的,多不胜数。其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最让我头疼的,就是猪八戒这个外号了。我上初中时,有次参加一个演出(从小跟我爷爷学弹三弦,所以经常在学校里的演出中派节目),那个SB主持人在报我名字的时候,居然就报成了朱八戒。我靠!整得我到现在心里都还有阴影。


如果我真去追校花,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