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神雕补记·郭靖之死 『转载』

[武侠小说]神雕补记·郭靖之死

射雕后传


大战过后,襄阳城一片沉寂。天近黄昏,半边天布满红霞,四野黄沙染血,死尸狼籍,断剑残旗,绵延数里。郭芙登上城楼,却见郭靖负手而立,眼望天边,城下军士百姓正在打扫战场。她张口正欲叫爹,却听得郭靖道:“是芙儿吗?你娘好些了是吧?”

郭芙嗯了一声,说:“是,娘让我来告诉你别担心。腿上的只是皮肉之伤,大夫已瞧过,上了药,休息几天就好。”顿了一下,又道:“爹……”这些天蒙古军队攻城甚急,耶律齐奉郭靖之命前去请援,已有七八天了。郭芙心下担心,今日听丐帮弟子说有帮主消息,便思询问。

郭靖道:“你要问齐儿嘛?他很好,这几天就回来了。”他语气略有萧索之意。郭芙心下不禁大为惊奇,她自知事以来,父亲在心目中便如天神一般,无论遭遇什么样的难题大事,从未有过半点沮丧。这时见郭靖须发间又多几许白意,猛然间想道:“却原来,爹爹已经六十多了。他这一生,可从来没有轻闲过!”

郭芙心下乱想,一时忘了答话。这时一个丐帮弟子走上城来,对着郭靖说了几句话,郭靖道:“我知道了。”那弟子行了一礼,便下去了。郭靖回头对郭芙说:“芙儿,咱们先回去吧。只怕你妈妈等得急了。”当下携了郭芙走下城来,回到住处。先去卧处见了黄蓉,她日间大战之时被箭射中右腿,医生用了麻沸散,这会子尚未苏醒。几个军士送柴米来,朱子柳在堂前作交接,见郭靖父女,笑道:“郭兄弟,刚刚那王坚遣人送了些江南的吃货来,道是他家乡来人带的,让你尝尝鲜。我替你收了。”郭芙道:“这王坚倒比姓吕的强些。也还想着爹爹。”郭靖笑道:“多谢朱大哥。”郭靖义守襄阳,天下英雄归心者尽多,华山第三次论剑后,朱子柳秉明一灯大师,便也留在襄阳,相助郭靖。

吃过晚饭,郭芙自行回房。郭靖与朱子柳说起这数日大战,心下忧郁,却也并无良策,思来想去,也不过死守二字而已。当下各自歇息,郭靖回到房中,坐到床边,握住黄蓉之手,见蓉儿睡意安详细,而面容颇见消瘦,虽然清丽不减当年,却髻边已见白发。他想着数十年来,妻子随自己江湖奔波,襄阳死守,从无半点怨言,不禁大生怜惜。


到得半夜,郭靖忽觉有异,坐将起来,却发现是蓉儿已经醒了,正含笑望着他。郭靖笑道:“该死,居然就这么睡着了。”黄蓉道:“靖哥哥,这刻还早着呢,你且上来再睡睡吧。”郭靖道:“你的腿呢,没事了吧?”黄蓉不答,伸手理了理郭靖的头发,满目爱怜。他夫妻三十余年如一日,相聚日久,相爱弥笃。

过了良久,郭靖站起身来,倒了一碗茶给黄蓉。又去查看黄蓉的伤处,见疮口再深得半寸,一条腿便是废了,黄药师在此也万难救治,不禁骇然,也自庆幸箭上无毒。待重新包好,郭靖道:“蒙古军中新近来了高手,这人的箭术,不在我之下。”黄蓉一惊,想道丈夫得神箭哲别传骑射之术,更兼数十年功力,天下更无对手。靖哥哥既如此说,那人即使及不上郭靖,也是一大劲敌了。

这时已过三更,月上中天,淡白的光茫从窗口泻进来,铺一地银霜。黄蓉忽笑道:“今儿月色倒好。靖哥哥,不如咱们去城楼上走走吧。”郭靖正思量着那个劲敌,闻言“啊”了一声。黄蓉道:“靖哥哥,我睡不着。咱们也有很多年没看月亮了。”郭靖面有难色:“可你腿上有伤……”蓉儿道:“你背着我啊!”郭靖闻言一怔,待见得黄蓉微微偏首,笑靥如花,依稀当年少女的俏丽模样,不觉胸口一热,冲口道:“好。我背你。”

郭靖背起黄蓉,却并不经门口,而是穿窗而出,跃上屋顶。他担心震动蓉儿伤口,跳跃间自加小心。而数十年精持勤修,抬脚起步,宛如平地。黄蓉轻轻唱道:“活,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声音清雅,静夜中分外让人心动。郭靖心想:“蓉儿的声音声音,还和以前一样的好听!”

此刻中天月圆,天地间清凉如圣水之界,安宁和溢。郭靖和黄蓉沉醉在回忆之中,柔情渐浓,灵犀互动,但觉爱意滋溢,浑忘身在何处。忽听得“哈哈哈”数声大笑,如响金铂,一人大叫道:“郭大侠,黄帮主,两位前辈真是好兴致啊!”


欲知所到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