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17岁骨灰吸出76块弹片~大家进来顶啊

惊人一举 收藏 5 87
导读:震惊!17岁骨灰吸出76块弹片~大家进来顶啊

他叫马明,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湖北的水土竟然会养出这么棒的小伙子,集天地灵性与红尘秉性于一身,1.78米魁梧的身材准是一个侦察兵的好料,尤其是他相当勤快,在战斗的间隙总是帮负伤的战友包扎伤口,把冲锋枪弹甲压得满满的,把手榴弹整齐的摆在掩体内,谁都说他好。难怪连部一定要留他当通讯员,是他在请战的时候这样说:“我不需要连长、排长、班长及战友的照顾,我是一个兵,是一名战士,我需要到需要我的地方去磨炼自己!”


4月28日,他一上阵地就遭遇激烈的战斗,他冲进15号哨位把负伤的朱立国背了下来,给他包扎好,又拿起枪从出洞口,更加残酷的战斗还在后头,战友们无论如何都要都要把这个年龄最小的独生子保护下来。战斗打响,班长总是把他安排在阵地内为战友们压子弹、送手榴弹,不让他投入战斗。


可是,看到战友们纷纷牺牲在守卫的阵地上,小马被愤怒的怒火烧红了眼睛,毅然与一班、二班幸存的名18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从四面八方扫射着,死死的守在阵地上。


13号哨位。编织袋堆成的工事被越军的枪炮打得千疮百孔,哨位前有一棵树,敌人的子弹把树干打得像马蜂窝一样,树皮都削光了。前沿布满了弹片,工事内满地都是手榴弹的拉火环、弹壳。


这个哨位的战士马明已经是第三次负伤了,当他撩倒六个敌人的时候,没有被击毙的敌人已经冲了阵地前沿,他换了一支冲锋枪,冲锋枪的枪管打红了,抛下,换一支又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打死了多少鬼子,最后,他换了一挺56式班用机枪扫射着,敌人的进攻在强火力的压制下有所减弱。


前天敌人的弹片飞溅着钻进他的脸部,他用手扣了出来,用绷带包扎起来,没有停止射击;昨天又一块手榴弹弹片飞进了右腿,他自己简单的用急救包止血,包扎后又端起了枪;今天,他一个人打了1500发子弹甩了两箱多手榴弹,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与几个幸存的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他冷冷的说:“来吧!狗操的,老马已经恭候你们多时了。”


他已经分不清的眼睛在冒金星还是枪口在冒火星,他的嗓子哑了,只有枪口在说话,他在心理默默的说:“年迈的父母啊,孩子参加了敢死队,要和敌人拼命了,孩子对得起你们,临别的时候不是说过吗?──爸、妈我一定不给你们丢脸,一定立功。”


想到这些,他心中的一切压抑、烦闷、恐惧都随着机枪的扫射化为乌有。那机枪连着心,整个身子都好像被机枪的声音带去一个激情的境地,手一挨枪管便“嗤嗤”的响,他也不觉得疼。


此时,敌人的进攻更加疯狂,机枪卡壳了,他迅速更换了一只冲锋枪继续扫射。“班长,这边敌人冲来了!注意!”小马边报告情况边用冲锋枪、手榴弹阻击着敌人。


“轰”的一声,敌人投进来的一颗手榴弹在小马的身边爆炸了。正在用有线电话向连部报告情况的班长张茂忠听到这个很近的爆炸声,听到了小马的声音:“班长,我的腿,我的右腿炸断了……”


张茂忠立即转身扑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一束用三枚手榴弹制成的集束手榴弹投到了他们中间,马明眼疾手快一个翻身用自己魁梧的身体压住了手榴弹,两个血肉之躯倒了下去。


马明宽厚的身体挡住了那无数飞溅的弹片,张茂忠从血泊里面爬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肠子流了出来,他用手猛的把肠子往肚子里面一塞,左手捂住肚子,右手操起冲锋枪向敌人投弹的方向猛扫。朝他们方向进攻的敌人被打退了,张茂忠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马明,他吃力的一步一步艰难的爬过去,掏出自救用的三角巾想为马明包扎,可是马明的身上到处是伤,张茂忠的手这么也不听使唤。


马明听到了班长的呼唤,费力的睁开双眼用微弱的声音说:“我好渴!”,张茂忠摘下军用水壶,水壶上布满了弹孔,水早就漏光了。


我带领的九班、十一班(机枪班)奉命令从627高地赶来增援,与一班二班幸存的敢死队员左右夹击敌人。我们自下往上用班用机枪及重机枪压制敌人进攻狠狠的打,我们冷静的隐蔽着,瞄准着。敢死队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猛甩,用冲锋枪扫射着,顿时枪声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敌人在我们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溃不成军,纷纷撒开丫子溃退了,第6次反扑被打退。等我们冲上高地的时候,马明已经躺在二班班长王民生的怀里,任凭二班长千呼万唤,马明那幼嫩的脸再没有任何反映。


马明的前身被炸开,负伤的右腿再次被炸断,到处是伤口,伤口里面钻进去的弹片数也数不清。刚刚长17年的躯体怎么能经受如此多的弹片。每块弹片都意味着夺走人的生命啊,清洗遗体的时候,我们不忍心他幼嫩的身体带着那么多的弹片,可是我们只能清除他遗体表面的弹片。后来得知他的遗体火化后,连部文书特意用磁铁在他17岁的遗体内吸出了76块弹片。


他的遗物中有十九元钱,那是他父母给他的及他领到的第一个月的新兵津贴费,现在又作为遗物即将归还到他父母手中。看着从他遗体中清理出来的弹片,看着清理时候用黑色塑料袋套着的战友们的遗体被抬走,看着一班二班幸存的14名敢死队战友血迹斑斑的勇敢,我们心碎了,我们把帽子脱下甩了出去,我们的眼睛红了,我们默默的咬着嘴唇把冲锋枪举在天空,愤怒的把弹甲里面的子弹全部射向天空,那散发着硝烟的枪管彷佛在诉说着什么。我们坚定的在心理默默发誓──越南鬼子,我们一定加倍偿还给你们!!!



那是1984年4月30日,662.6高地争夺守卫战。越军以二个排的优势妄图夺回被收复的662.6高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