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猝死内幕大揭密

东方红2004 收藏 130 44465
导读:金日成猝死内幕大揭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94年6月,朝鲜半岛的局势再度紧张起来,起因是美国指控朝鲜正在试验核武器,要求朝鲜无条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特派人员前去检查,如果拒绝检查人员入境,美国将呼吁国际社会联合对朝鲜进行严厉制裁。


金日成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人,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老来更是如此。对于美国人空洞的威胁,他就像对付一只讨厌的小飞虫一样,只需轻轻一掸。就在美国总统克林顿扬言要和英、法等国家联合行动,使朝鲜屈从的时候,朝鲜人民军导弹部队在日本海试射了一枚反舰导弹。这是一枚常规的蚕式改进型导弹,而不是可怕的“劳动?1号”导弹。这个行动只是表明了金日成的一个姿态,你要敢对我来硬的,我就敢给你回硬的。


就在国际社会以忧虑的心情注视着金日成的一举一动时,美国亚洲问题专家哈里森获准来到平壤。6月9日,哈里林受到金日成的接见。此时的金日成已是82岁高龄,但哈里森见到的却好像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中年人。他红光满面,声音宏亮,个子不高却很健壮,只是过于肥胖这一点不似中年人。更让哈里森吃惊的是,金日成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好斗而固执,而是表现出了外交家的机智与灵活,他告诉哈里森,朝鲜方面完全可以冻结核计划,但美国方面必须有所表示,比如在外交上承认朝鲜。金日成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朝鲜发展核武器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美国如果能给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的话,朝鲜具有了生产核武器的可能性,反而会保证朝鲜半岛的安全。哈里林从金日成的谈话中得出一个重要信息,金日成不想在核武器问题上采取行动,他还希望与欧美国家加强沟通,增强相互了解。会见结束后,立刻把这个重要信息通报给美国国务院。得到了哈里森传来的信息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正式对外公布了前总统卡特准备访问朝鲜的信息。


6月12日,卡特乘大韩民国的班机抵达汉城。美国和朝鲜还没有外交关系,卡特将从韩国一侧越过停战线进入朝鲜。朝鲜外交部副部长已经恭候在停战线另一侧,负责护送卡特去平壤。从汉城到停战线之一段,卡特则由美国驻韩国大使拉尼陪同。就在卡特从美国动身的时候,朝鲜核危机突然变化。6月13日,朝鲜政府宣布立即退出国际原子能机构,如果因为不允许其核设施遭到检查而受到制裁的话,它就准备打仗。没有人敢把金日成的话视为儿戏,尽管由于自然灾害的影响,朝鲜一直闹粮荒,但朝鲜人民军的武器准备更新仍然没有放慢速度,最令韩国人和美国人生畏的,还不是朝军的武器准备,而是朝鲜人民军高昂的斗志和不怕死的作风。


有一次,3名朝鲜军人遭到韩国军队的追剿,为了对付这3个人,韩国方面出动了3000人,还配备了直升飞机,在这样险恶的情况下,这3名朝鲜军人根本没有想到缴械投降,而是以大无畏的勇气力闯重围,虽然有2人壮烈牺牲,但最终还是有一个人回到国内。


卡特和所有美国政界要人一样,一边关注金日成的一举一动,一边关注中国政府的态度。6月9日上午10时,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北京会见来访的韩国外务部长韩升洲,韩国方面希望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能够支持对朝鲜进行制裁,这个请求遭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拒绝。但钱外长又表示,中国方面认为有必要维持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和那里的和平与稳定,朝鲜核危机应该寻求坚持不懈的谈判解决问题,卡特相信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这不仅仅是一种外交承诺,而是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


1991年10月,金日成访华,与****、杨尚昆会谈,邓小平以老朋友的身份参加会见。金日成认为,苏联解体,东欧转向,美国却挟海湾战争胜利之余威,很可能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迫使剩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就范,中国应该负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责任,与美国抗衡,同时要求中国协助其发展弹道导弹。****告诉金日成,中国“决不当头”,当务之急是发展经济,世界已进入多元时代,美国不可能为所欲为,如果朝鲜受到军事威胁,中国绝不会坐视不顾,可以帮助朝鲜发展防御性武器。在这次会谈中,金日成通报中国方面,因为年龄关系,他将逐渐退出一线,由其子金正日主持工作。


6月16日,卡特在平壤见到了金日成。


金日成对这次会见显然寄托了很大希望,热情洋溢地与卡特拥抱,又再三表示欢迎。参加会见的朝方官员中,卡特没有看到金正日,事后才听说他最近身体欠佳。


在如此重大时刻,金正日不能为父亲分忧解愁,显然整个担子都要压在年事已高的金日成肩上。


卡特带来了一个令金日成激动不已的信息:韩国方面提议邀请金日成访问汉城。能够在有生之年再看一眼阔别多年的汉城,举行有史以来南北朝鲜之间的第一次会谈,进而促进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进程,将使他名垂青史。


金日成当即指示朝鲜政务院总理姜成山为这次历史性会谈做好准备,姜成山原先当过副总理,因为敢讲真话受到了处分,被贬到某道当了个管农业的书记。有一次,金日成到这个道视察,发现这里的农业搞得很好,而主持农业的竟是遭到贬斥的姜成山,不禁喜出望外,再度把他提拔上来。


姜成山落实金日成指示向来是雷厉风行,他很快就提出了一个3人小组名单,并打电话与韩国政府商定,本月28日在板门店就这次首脑会谈举行预备会议。


在与卡特的会谈中,金日成还获得了这样一个印象,美国人远远不像当年那样专横跋扈,气势凌人,而且也不想用武力来解决这场核危机。他颇为感慨地对卡特说:“平壤和华盛顿之间存在的是信任危机,而缺乏的是互相信赖。”卡特不失时机地接上去说:“我这次来访,就是双方在建立彼此信任方面迈出的第一步。”


卡特在平壤逗留了3天,天天都与金日成会谈,每次会谈的时间都很长,最后一次会谈加上参观宴请活动一共持续了6个小时,中间只休息了20分钟,金日成的夫人金圣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再三劝告金日成要注意保重自己,而精神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金日成却没有往心里去,照样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白天参加会谈,晚上还要处理文件,朝鲜其他党政领导人都被他旺盛的精力所迷惑,忘了他的实际年龄。


卡特走后,金日成仍未休息,他要亲自布置北南首脑会谈,制定方案,还要修改与克林顿的谈判方案。审查完北南会谈方案后,金日成又马不停蹄赶往农村视察。


近几年来,朝鲜的农业形势一直不好,据说有的地方饿死了人,可各级领导不敢上报。现在正当夏收季节,虚报产量之风又可能刮起来,金日成实在信不过,这样的大问题他必须事必躬亲。


金日成亲自下到田间检查作物生产情况,放眼望去,只见遍地杂草,庄稼长得稀稀落落。金日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刚才在道委员会听取汇报时,他得知此地没有完成粮食收购计划,他已经发了一通脾气,如今亲眼看到这副景象,反倒默不作声了。


离开农田,他又到村中访问,一家农舍的主人连声说托金主席的福,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但金日成环顾四周,又看见一些破破烂烂的家当,大人小孩都是面黄肌瘦的模样,心头不禁一阵酸楚,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当年参加革命时,农村的生活也不过如此,革命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农村还是这么穷,这是为什么?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让劳动人民当家做主过好日子,看来都是我没有领导好,我对不起你们!”


说到这里,金日成不由得落下泪来。领袖一动感情,陪同他视察的官员,警卫人员以及村中的百姓也受到了感染,全都掉下了眼泪。道委书记见状,急忙跪倒在地请求处分,金日成将他扶起来,安慰道:“责任在我,在中央,不在你们。”


离开农舍后,金日成对道里的官员就农业问题作了一番指示后,就准备马上赶到他的夏季办公地妙香山别墅,那里还有很多公务等着他处理。就在这时,老天突然变脸,风雨大作,飞机无法起飞。当地官员都请求金日成住上一夜再走,金日成却不答应,他决定改乘火车。


德国制造的普尔门专列在雨中疾驰,透过车窗,三千里江山雄伟壮丽,但金日成却没有观觉雨中风光的兴致。


此次农村之行对他刺激太大了,看来农业不能再照老样子搞下去了,应该虚心学习中国解决问题的经验。


自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金日成多次到中国参观访问,有一次邓小平还亲自陪同他去了一趟四川。中国的变化对他的震动很大,回国之后他也搞起了罗津经济技术开发特区,还指示吸引外资,与外商合作,大胜银行率先和英国进行了合资经营。但由于金日成这方面还有些疑惑,因而改革的步伐相当缓慢。


想到了中国,金日成自然就会联想起中国的那些老朋友,他这一生之中识人甚多,一想起毛泽东,金日成的心头就涌起一股歉疚之情。他的长子毛岸英报名参加了志愿军,而且和15万志愿军英灵一道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1976年毛泽东逝世时,他立刻提出要亲自前往中国吊唁,但中国中央明确表示不邀请外国人来北京,事后他听说那是四人帮”出的主意。于是,他和夫人金圣爱亲自动手选摘鲜花,制成花圈,委派副外长全明珠(后任朝鲜驻华大使)送到北京。和其他中国党政军领导人,他也保持了极亲密的关系。金日成一边回忆着一边看文件,毕竟是年岁不饶人,连日来的奔波使他体力上的疲劳难以恢复,保健医生一再来催他休息,他才放下了文件,可是却无法入睡。7月7日夜里,金日成乘坐的专列一路颠簸来到熙川。他下了火车,又乘汽车风尘仆仆地赶到妙香山别墅。他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可是他却不肯休息,刚住下,就催秘书把近日发生的情况一一报来。


他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76岁的赵明选上将病故。


这个消息就像重锤一样敲在金日成的心上。赵明选自从14岁开始就追随金日成参加抗联打游击,几十年来真可以说患难与共,情同手足。而在此之前的一个月里,已经先后有三位上将离他而去,赵明选是第三位。


金日成极重感情,尤其是对老同志更是关怀备至,对于朝鲜革命的元老林春秋、崔庸健等人,他一向极为尊敬。老干部犯了错误也不会坐牢,免职后经一段时间考验又会重新录用。朝鲜党和政府规定,抗联干部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家属在政治上和生活上可享受特殊待遇。


每逢“2・8”、“4・25”、“7・27”等军事节日,官方都要进行庆祝,金日成只要有空,必和抗联老战士聚会。金日成定了定神,开始追问病因,有人报告说赵明选死于脑溢血。金日成又问采用了什么救治方法,有人报告说采用的是保守疗法。


金日成闻言,一股怒火从心底烧起来,连声地斥问道:“为什么不开颅抢救?这些医生就是怕负责任,是不是住的烽火医院!把院长给我找来,当面给我解释清楚!”


他越说越生气,全身打起了哆嗦,左右连忙上前相劝,但越劝他气越大,突然,他一口气没上来,倒在地上,人们顿时乱作一团,手忙脚乱。保健医生闻讯赶来,经过检查后认定是心脏病急性发作,金日成以前从未有过心脏病,因而整个别墅里竟找不出速效救心丸来。经过紧急商量,决定把金日成送进平壤的烽火医院抢救。直升飞机立即奉命而来。可是由于当夜天降暴雨,山区能见度太差,匆忙赶来的直升飞机还未赶到,竟撞在半山腰上坠毁了。第二架直升飞机再次起飞,经过一番努力,才在离别墅区50米处的地方降落下来。一行人打着雨伞,七手八脚把金日成用担架抬上飞机,急送平壤烽火医院。


金日成的身边并非没有医生,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常识,病人心脏病发作时,切忌大动,而应让其静卧,作胸部按摩和人工呼吸,像这样乱折腾,对病人极为不利。烽火医院是全朝鲜最高级的医院,但终究回天无术,7月8日凌晨2时,金日成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终年82岁。


俄罗斯一家报纸在报道金日成逝世的消息时,提到了勃列日涅夫。他们的发病非常想似,勃列日涅夫当年也是因为三位老战友(克格勃首脑茨维贡、齐涅夫和苏军上将谢沃伊)相继去世而伤心过度导致心脏病发作的。


金日成逝世的消息传出去后,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对抗性的国际政治格局将随着他的离去而降下帷幕。而朝鲜普通百姓听到这个噩耗,全都目瞪口呆,继而流下了眼泪。在平壤市中心区的金日成塑像前,成千上万的市民长跪不起,痛哭失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