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男女完成原始欲望前的一条旧棉被

chongmaomao 收藏 9 228
导读:成熟男女完成原始欲望前的一条旧棉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爱婚姻,因为我是婚姻的产品,没有我父我母30多年前的婚姻,绝没有30年前哇哇坠地的带把小子、2没有对生活又爱又恨、对婚姻顶礼崇拜的我。

30年前我被婚姻选择,30年后,我将选择婚姻。可婚姻真由我选择吗?若真是,我想我心目中的恋人漂亮、温柔、气质绝佳。就象小时候年画里常看到的穿旗袍的姐姐、弹琵琶的姐姐、开跑车的姐姐,甚至是插两根野鸡毛、一身铠甲的姐姐。到我渐懂男女之事,长了胡须、喉结鼓突的时候,我发现那些姐姐们根本都不屑看我,穿旗袍的姐姐,嫁给了街头砍人的兄弟;琶的姐姐,嫁给了说“阴沟里洗”的兄弟;开跑车的姐姐,主进了别墅,而后不叫姐姐,叫“二奶”;插鸡毛的姐姐生活在古代或戏剧当中,我够不着。那么谁会把她的纤纤玉手递给我呢?用句四川话说:莫得缘分咯。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缘分大爷给你双手双脚绕上一圈红线,叫你去线的另一端看捆的是谁。可那线实在是长。长到可以把地球裹成一个硕大的毛线团,我老是仍是遐想,毛线扯完之时就该是抗战结束之日了吧。

缘分弟弟,背上扎两个鸡翅膀,手上端着把弓箭,不怀好意地朝人群乱射。他有两种箭,一种是金箭,上面抹了叫爱情的毒药,无论扎中哪一对男女必定中毒而死;另一种叫铅箭,被射中者是个被婚姻开除城籍的人,谁都可以笑话他。我就盼望着哪天走在路上,与哪个漂亮女生一起去医院包扎伤口。可邻家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和我关系特铁,他常一大把一大把地将他没用完的铅笔芯塞给我。

当然,我还不是太惨。在上个世纪末的最后一天,我持刀抢劫了一个对婚姻理解并不深刻的女孩,把她拉进了给婚姻盖章的民政大楼,为表示我对婚姻的迫切,我选了一个日子“1.11”,请一帮饕餮之徒他嚼了一顿。日子对我的意义之重大,超过“9.11”。新婚之夜后,我给婚姻下了个准确的定义。所谓“婚姻”就是成熟男女完成原始欲望前盖上的一条旧棉被。

“我爱婚姻,我爱婚姻...”起的是《天天饮食》中主题曲“我爱厨房”的调。男人爱厨房,绝对新时尚;给老婆洗衣服,也丢得起人。爱厨房,是因为你有目标在向一个人献殷勤;给老婆洗衣服,洗的可是老婆的衣服啊。爱婚姻有什么错?心怀不轨的人才把婚姻说成坟墓、围城和鸟笼。其实他是不知道婚姻的妙处。有婚姻,便有人细语鸣鸾地给厕间的你递手纸;有婚姻,便有机会赏析变幻多姿的彩甲;有婚姻,便有幸隔三岔五给女性专卖店当门卫。我有一个在婚姻上找不着调的兄弟,他说这种幸福他也有。其实我知道,他如厕的时候,危急时刻用的是手指;他有很严重的灰指甲,有时候这也算彩甲;他也给女装店站过岗,可陪的是他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