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男女比严重失调 单身男人性需求如何满足

johnlw 收藏 0 838
导读:海外华人男女比严重失调 单身男人性需求如何满足

海外华人男女比严重失调 单身男人性需求如何满足? 彼岸



周志祥,自由撰稿人,现居美国新泽西州


海外华人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据调查,美国的华裔男女比例为5:1,这无疑是个令男性压抑和尴尬的窘境……


食色性也,原本,性的需求就是人类的天性,漂泊在海外物欲横流的繁华世界,爱情却已成为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对于单身男人来讲,性需求如何满足?近期,有关人士采访了几位身处美国的男性华人。


1、黄天华(化名),34岁,某食品公司送货司机


黄天华来美国,是借助一个偶然的机会。1998年春季,黄天华还是中国大陆某城市一个机关的公务员,夏天的时候,一次单位位组织了一个去美国商务考察的团队,到了美国后,早已有到海华淘一把金打算的黄天华,借机“掉队”了。


于是,黄天华成了在美国的“黑户”。黄天华在国内已经成了婚,有一个5岁的女孩,现在,黄天华最大的理想,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早日干出一番事业,然后在美国拿到绿卡,把妻子和女儿都接到美国。


像大多数华人那样,黄天华以为美国到处是黄金,不管干点什麽,很轻松就能挣到大笔的钱,身在美国才知道,事实根本不是那麽回事。


黄天华在美国没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亲戚朋友,一开始住在一家小旅店,每天,黄天华四处奔波找工作,工作还没找到,黄天华带的那点钱已经花光了,后来,黄天华不得已找了家中餐馆做勤杂工。一个多月前,还坐在政府机关喝闲茶的公务员,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餐馆馆的勤杂工,黄天华像做梦一样。朝家家打电话,极爱面子的黄天华跟妻子说,自己在一家华人开的超市里做管理工作。


从小养尊处优的黄天华,第一次感到了生活的不易。


万事开头难嘛!黄天华安慰自己,然后咬紧牙关拼命干活挣钱。黄天华一边工作,一边在等待和寻找着机遇。但黄天华很遗憾和懊恼的发现,自己想在美国找到一份体面并且收入不错的工作实在很难:黄天华英文水平差,并且在国内大学读的行政管理专业,在美国根本毫无用处!


随着时间推移,黄天华渐渐有了更痛苦的感觉──性的压抑!黄天华人长得高大帅气,在国内时即便没结婚前,身边也不缺女孩,而如今,黄天华已经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


白天干活的时候,注意都转移到了工作上,倒也不觉得什麽。晚上,黄天华一个人躺在床上,想起家家的妻子,想起以前的几个女朋友,想起白天遇见的几个金发女郎……黄天华常常想得半夜睡不着,浑身燥热,真想爬起床来到外面大吼几声发泄一下胸口口压抑的东西。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黄天华留意起来那些色情场所了。有一天晚上,黄天华经过一个酒吧,一个漂亮的女孩向黄天华打招呼,黄天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和女孩一起拦下一辆出租车……事后,黄天华有一种负罪感,但黄天华安慰自己,自己这次所以“犯错误”,是因为那个女孩有点像自己的初恋情人,以后自己不会再干类似的事情了。


但是,有了第一次,黄天华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去找妓女的念头了。


工作上,黄天华终于也迈出了一步,他联系到了一家食品公司,当司机给客户送货,这份工作每月可以有1800-2000美元的收入。当然,这份收入在美国并不高。


在美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妓女要价较高,每次约为150美元左右,西裔女人一般每次20-30美元。黄天华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性的需要使他每个月总会光顾几次色情场所。其实,黄天华已经在尽量压制自己的欲望了,一方面黄天华想多给家家寄点钱,让妻子女儿生活好一点﹔一方面黄天华也想尽量多一些积蓄,为拿绿卡早日做打算,虽然现在看来那张绿卡还是遥不可及。


这样拼搏了近两年,黄天华终于开始感到绝望,凭自己这样死拼下去,是很难拿绿卡的,这时候,黄天华突然有了新的想法。黄天华看到了一条快捷方式:通过婚姻拿绿卡。


自己先跟一个有绿卡的女人结婚,然后自己取得绿卡后,再想办法把妻子女儿接来。黄天华这样图谋。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黄天华真的来了机会。一次,黄天华偶然认识一个50多岁的女人,她中文名叫刘英(化名),80年代便来到了美国,曾结过两次婚,现在单身,经营着一家货运公司。刘英很中意黄天华的一表人材,黄天华也有自己的考虑,很快,两人就结了婚。


黄天华跟刘英是逢场做戏,不要说现在的刘英已经人老珠黄,即便在年轻时,刘英也是个相貌平庸、甚至有点丑陋的女人,黄天华在性的方面,对刘英没有一点胃口。有时候,黄天华在床上甚至无法勃起。后来,没办法,黄天华只能打掉牙齿吞肚肚,一边闭上眼想象是在跟妻子做,一边硬撑着应付完了事。


现在的黄天华,有点忍气吞声、卧薪尝胆的悲壮感。──一切都是为了拿绿卡呀!好在,黄天华的绿卡已经在办了。


在美国跟刘英结婚的事情,这是黄天华的惊天大秘密,黄天华不但隐藏了妻子,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一字不提。一有机会,黄天华就偷偷地给妻子打电话。


纸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黄天华在电话话跟妻子说着甜言蜜语时,被刘英发现了。不用说,刘英勃然大怒,大发脾气。最终,黄天华跟刘英短暂的婚姻生活结束了,而黄天华办了一半的绿卡,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那一天,从来不喝白酒的黄天华,拿了瓶白酒喝得烂醉如泥。


现在的黄天华,仍然是每个月去嫖妓几次,一般黄天华会选择较便宜的西裔女人,偶尔黄天华也会花一百多美元去玩玩日韩的女人。


一次领了薪水后,黄天华去找了个韩国妓女。把妓女压在身下的时候,黄天华想,这几十分鐘一百多美元的消费,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可是工薪阶层一个月的收入啊,对自己来讲,也要辛苦好几天呀……黄天华在韩国妓女身上狠狠的动作,耳中听着她的呻吟,觉得很过瘾。


回去的时候,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显得冷冷清清。黄天华的手机响了,是女儿打来的:“爸爸,你好吗,我很想你。我同学买了电动自行车,妈妈不让买,说要一千多块呢。我想要,我说爸爸在美国挣钱,爸爸让我买,爸让我买最好的……”


“嗯,宝贝儿,买!爸爸给你钱买,咱们就买最好的!”黄天华大声告诉女儿。挂了电话,黄天华心头涌上一股浓浓的倦意和孤独,忽然黄天华想到刚刚消费的一百五十美元──这个数字刚好可以给女儿买一辆崭新的电动自行车。


2、张军(化名)41岁,某贸易公司职员


张军来美国,纯粹是托了妻子的关系。张军的妻子吴娟(化名)是做软件设计的,本来吴娟在中国深圳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做,后来公司在美国设了一家分公司,吴娟被派往了美国公司。在美国,吴娟跳槽进了一家美国公司,两年后,吴娟拿到了绿卡,通过这层关系,丈夫张军也来到了美国。


张军在国内时,在一家大学时任教,教的是古代文学专业,到了美国,张军的专业特长没了用武之地,好在吴娟收入颇丰。但张军一个大男人,怎麽甘心当个“家庭主男”,这至少在中国是多少有点耻辱味道的。好在张军英语还不错,几经周折,找到了一家贸易公司。以前在国内时,张军和吴娟算得上婚姻美满,夫妻相敬如宾。那时候,张军是大学副教授,这是个在社会上受人尊敬的职业。吴娟对张军可以说充满了仰慕之情,张军很享受这种感觉,觉得男人就应该被妻子崇拜。


现在,张军头上副教授的光环没了,收入还不及妻子的五分之一。张军明显的感觉到,妻子对自己已经没有了那种仰慕的感觉了。最严重的是,吴娟在晚上常常拒绝跟张军做爱,十天半月才做那麽一次,吴娟也是敷衍了事,弄得张军兴味索然。张军感到困惑,难道是吴娟在外面有了外遇?但通过观察,张军推翻了这个假设。吴娟拒绝跟张军做爱的藉口,常常是:今天好累﹔明天还要工作﹔有个软件还没弄好,没心情……


吴娟的藉口基本都是工作上的,吴娟觉得现在的状况还远远不行,要挤入美国上流社会还要继续努力,挣更多的钱!张军感到很郁闷:工作要做,爱也要做啊!怎麽能因为工作影响做爱呢?


张军现在怀疑吴娟是不是有点性冷淡?有这种可能,张军想,吴娟自己在美国独身呆过两年多的时间,或许便是从这时候开始性冷淡的。


虽然已经是结过婚的男人,并且老婆天天睡在身边,但张军却感到强烈的性压抑。


无奈之下,张军偷偷在地外面嫖妓。每次嫖妓后,张军就有种对不起吴娟的感觉,除了有对妻子不忠的那种负罪感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有时候张军可是拿着妻子吴娟的钱去嫖妓!妻子辛苦挣钱,自己却拿了她挣的钱去买性!张军不是那种不讲良知和道德的男人,但性欲旺盛的张军,妻子实在不能满足他的需求。


现在,虽然家家的收入比以前高了,并且夫妻俩都留在了很多人都向往的美国,但张军宁愿回到以前在中国的生活。张军怀念在国内的生活,觉得那种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很幸福。


美国好大的魔力,可以把一个贤慧的妻子变成一台挣钱的机器!张军感慨,如今张军已经对夫妻间重新拥有完美的性爱不抱什麽希望了。张军目前最想的,就是要一个孩子。但是,吴娟却不想要孩子,要趁着年轻精力充沛发展事业,多挣钱。


张军已经过不惑之年了,家家老母亲可是已经催几次想抱孙子孙女了。


3、金大涛(化名)37岁 某大型玩具部门经理


在亲朋友好友眼眼,金大涛无疑是个使人羡慕的成功男士。金大涛年薪18万美元,取得了美国身份,还娶了个美国女人当老婆。


金大涛曾就读于北京一所着名高校,读商务英语专业,后来留学美国读了经济学硕士。在学校校,金大涛成绩优异,毕业后,顺利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工作上,金大涛也是一帆风顺。


2002年金大涛认识了美国女孩美琳,美琳现在父亲开办的公司司任副总裁,经济条件很好。金大涛跟美琳的情况属于爱情小说常用的“一见鐘情”,两人彼此感觉很好,第二年就结了婚。贝壳快报报道。


然而,结婚后金大涛发现,自己的婚姻并没有自己所想象那样完美。妻子美琳,具有典型美国职业妇女的特点:行事风风火火,处理问题果断,在她认为自己有理的情况下,绝不会迁就金大涛,虽然金大涛是她的丈夫……


总之,美琳的一切,使金大涛觉得,美琳简直就是一个“男人”。和这样的女人做工作伙伴或者朋友,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但如果找这样的女人做妻子,金大涛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


更让金大涛忍受不了的是在性爱方面,美琳很主动,如果哪天美琳想要了,会直接向金大涛提出来,或者在晚上洗澡后,美琳毫不含蓄地去搂抱、亲吻、抚摸金大涛,赤裸裸地表现出自己的性需要。


金大涛曾交往过几个中国女孩,中国女孩除了偶尔会撒个娇外,对金大涛千依百顺。中国女孩很少会跟男朋友、尤其是丈夫,争论什麽,总是以男人的观点为准则。在金大涛的印象中,几个发生过性关系的中国女孩,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性要求,向来是金大涛有需要了,就开始做。这曾使金大涛认为,女人对性是可有可无的,做也行不做也无所谓。和美琳认识后,金大涛才发现,女人的性需要一点不比男人弱──至少美国女人是这样的。贝壳快报报道。


不过,金大涛听国内的朋友说,如今中国女孩也在发生着改变,变得各方面都很open,金大涛有那麽一点点悲哀的感觉,金大涛还是喜欢那种中国传统的温柔贤慧型女人,中国女孩这种转变,对金大涛这样的男人来说,是件不好的消息。


美琳身高175公分,高大丰满,金大涛身高要172公分,身材还比较瘦小,这使金大涛跟美琳在一起,稍微有点自卑,虽然美琳并不在意这些。在床上,美琳的主动和疯狂,使金大涛总是担心自己的能力满足不了美琳。时间长了,金大涛在性上的担心和忧虑,使金大涛开始有点心理障碍了──本来就害怕自己不行的金大涛,有时侯甚至刚刚开始就草草收兵结束了。


金大涛有点疑心美琳是不是在外面有情人?虽然,金大涛并没有发现任何美琳有情人的蛛丝马迹。


为了找回男人的自尊,金大涛背着美琳去嫖妓。金大涛最喜欢的,是找那些高档的日本妓女,花钱多些金大涛不在乎,主要是日本妓女服务全面,态度好,可以说,要男人提出来(除了那些极为变态的),日本妓女都可以满足你的需要。只有在这时侯,金大涛才觉得自己像个男人,像个中国人所谓的“大丈夫”!除了日本妓女服务周到外,金大涛心底深处还有一个隐秘的想法,上世纪30年代日军侵华期间,金大涛的奶奶曾遭日军的蹂躏,金大涛把日本女人压在身下拼命地发泄时,除了性器官带来的乐趣,还会有一种报復的快感……


金大涛最担心的情况是,自己刚在外面嫖妓玩了个精疲力尽,回到家美琳提出需要。这个时侯,金大涛只好绞尽脑汁想出各种理由拒绝美琳。贝壳快报报道。


有一次,金大涛嫖妓回来,美琳拥抱金大涛时,忽然皱眉问:“你身上怎麽有女人香水的味道?”金大涛暗暗大吃一惊,回想一下,今天玩的那个女孩的确身上涂了浓浓的香水。金大涛急中生智,结结巴巴地解释说,自己遇上了一个中国的老乡,和她拥抱了一下,是她身上的香水味沾自己身上了。美琳问:“你们中国不是只喜欢握手,而不喜欢拥抱吗?”金大涛边强装镇定,边说:有时候,碰上关系极好的朋友,偶尔也会拥抱一下的嘛……


金大涛应付的快要黔驴技穷了,刚好这时电话响了,解了金大涛的围。事后,美琳并没有再问起这件事。以后,每次嫖妓回来,金大涛都会赶紧去洗个澡。


有婚姻的男人去嫖妓,是件危险的游戏。金大涛其实并不想这样,但是,只有在妓女身上,金大涛才能找回自己男人的感觉。


4、吴强(化名)23岁,中国留学生


吴强留学前,对国外充满了兴奋和向往之情,很多同学也都羡慕吴强能去美国留学。临行前,十几个关系好的男女同学,在酒吧喝吴强送行,几个同学说:“你小子将来在国外发了洋财,可别忘了家家的弟兄们!”还有同学开玩笑说:“到国外泡个外国妞玩玩看什麽滋味……”


吴强留学的学校在美国纽约的皇后区,这所学校一共有11名华人学生,9男2女,男女同学比例严重失调。一开始,吴强根本没将两名姿色平凡女同学看在眼眼,暗自“立志”开开“洋荤”,结果,没去几天,吴强就对泡外国女同学没信心了──用在中国追女孩的方法去追外国女孩,绝对是驴头对马嘴!


吴强退一步想先稳定一个跟自己一起出国来的女同学,然后再作长远考虑,谁知,“物以稀为贵”,两名女同学其中一名已被一位老乡捷足先登,而另一位也被一个美国同学追到了手。


本来,吴强在国内时,因为家家经济条件优越,加上英俊萧洒,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而现在在美国,吴强成凄惨的孤家寡人了。


毕竟,吴强正是20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从生理学上讲,这个年纪正是男人性欲旺盛的阶段,另外,在美国每天喝新鲜的牛奶,吃高蛋白食物,更加催发了人的性欲。吴强有点寂寞难耐。但是,虽然周围都是丰满性感的金发女郎,吴强却没本事追求,好像中国男同学追那些欧美女孩,成功比例较低,吴强一时间分析不出原因,而那些外国男孩子,却热衷于追逐中国女孩。


有一次,跟吴强关系最好的中国留学生志伟(化名),有些神秘兮兮地对吴强说:“周末要不要爽一爽?”吴强一愣:“怎麽爽?去打球?喝酒?还是……”志伟擂了吴强一拳,暧昧地一笑,做了个淫荡的手势。


“去!胡扯去吧!”吴强恼火地说,“你以为这是在中国吗?不是我吹,在中国时我星期天随便打个电话,就能找来几个漂亮妞儿,可在这儿……唉!” 志伟嘿嘿一笑:“现在咱们求学是非常时期,想交女朋友难上加难!既然咱们处在非常时期,就要採用一点那个……非常手段啦!”“什麽非常手段?”志伟小声说:“花钱去买呗!”“你是说去嫖……”吴强张大了嘴。


志伟从内衣兜兜掏出一张小卡片,说:“这是我上次去曼哈顿时,街头马仔塞我手上的传单。”吴强一看,是广告西裔妓女的色情传单。


吴强本想拒绝,但算一算,吴强已经好久没有过了,要不,就试一试吧……


周末,吴强跟着志伟,乘坐地铁,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来到了曼哈顿的唐人街。一路上,吴强有着从未有过的紧张。


志伟来过一次,带吴强直接找到了地方,这是一处简陋的地下室,一个看场的妇女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嘴嘴衔着一根烟,把吴强和志伟分别领进地下室的两个房间。


吴强呆在房间,两三分鐘后,进来一个皮肤蚴黑的西裔女人,比吴强还要高一个头,胸脯像两个大铅球,屁股也很大。吴强对这种肤色的女人总是很难判断她们的年纪,估计她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吧,吴强怀疑她生过孩子。这个西裔女人进来后,毫无羞涩感、迅速地脱光了衣服。吴强以前没想过玩妓女,更没想过第一次玩妓女竟是一个西裔女人,有点不知所措。这个西裔女人“引导”着吴强,很快结束了她这次的工作。


走出地下室,擡头看天,阳光有些刺眼。吴强和志伟每人支付了三十美元的费用,吴强抱怨说:“太快了,我才二十分鐘就完事了。”志伟说:“已经可以了,要知道,这是有时间限制的,把冲凉时间算上,一共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吴强沈默。志伟问:“怎麽样,有什麽感想?”“如同……”吴强苦笑了一下:“一叶小舟水上飘……”


这次事后,吴强又跟志伟一起,或者独自一人,去找过日韩、包括中国的亚洲妓女,吴强还是更喜欢亚洲女人,但是,亚洲妓女在美国价位普遍较高,一般一次要一百多美元,最低也不会低于八十美元。


吴强的家庭条件在中国,算是比较好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是这次吴强出国留学是自费留学,花了好大一笔钱,加上美国衣食住行等各种花销都大,所以吴强的零用钱是极少的。在这种情况下,吴强想通过妓女解决性问题,只好尽量找那些吴强感觉很不好的西裔女人。


如果仅从性方面说,吴强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啊!吴强好想早日毕业,早点参加工作,早点结束这种性飢渴的日子。


吴强留学的第三年,暑假回中国探亲,在和老同学的聚会上,有人提议讲荤笑话活跃气氛,有个同学讲了国内这样一个笑话:


有个来城城上大学的农村大学生,因为穷,没女生愿意做他女朋友,农村穷学生就去嫖妓。这样一来,每个月就要多出些嫖妓的费用,这笔费用怎麽向家家交代呢?好在穷学生的爸爸是个开明的父亲,很理解儿子的苦恼,同意儿子每月去嫖妓几次。穷学生每月写信给爸爸,列出当月的开销,并索要下月的生活费用。 “嫖妓费用XX”,写在信上怕人见到不好,父子俩就商定用“打鸟费用XX”来代替“嫖妓”这个词。一般来讲,儿子每月写给爸爸的信中,关于“打鸟费用”都是150-200人民币。


一次,爸爸去信给儿子,说最近家家更紧张了,让儿子能不能找“便宜点的鸟”打?爸爸的意思,能不能找低档点的妓女,减少些开支。结果,第二个月儿子寄来的信中写道“打鸟费用:50块”。爸爸一看,高兴极了,这次果然少了许多,但爸爸朝下一看,惊呆了,只见信下面写着:“修理鸟枪费用:2500 块”。


同学们听完这个笑话,都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有些女生笑得捂起了肚子,有人嚷道:“原来这小子找便宜‘鸡’得性病啦……”


吴强张着嘴,却笑不出声来──自己在美国何尝不是笑话话那个农村穷学生?


男人花钱买性,有其利亦有其弊。利的方面是,缓解了性压抑男人的性飢渴,也解决了一部分由于各种原因在性方面得不到满足男人的性问题,大大减少了诸如强奸案之类恶性事件的发生﹔弊的方面是,加速了性病的传播,也影响到了婚姻的稳定等。我们将这个社会现象记述出来,希望能引起华人读者及有关人士的关注和思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