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八路军排长活剐小日本队长》

前两天有事情,去了老干部活动中心。老爷子老太太们闲来关注国事,程度比我们还上心。以下是一76岁老爷子和一78岁老爷子侃的段落,不敢独享,拿来战友们乐乐。


这76岁老爷子是个老八路,78的是“建国后”,资历自然不行,就一听众。


76的老爷子:“我那时当八路,就一门心思的想报仇。我当时才13啊,爹娘老实,楞是不叫我参加什么儿童团。老实在家呆着。42年那咱,鬼子扫荡,我们村是根据地,自然是重点。一通小钢炮砸下来,爹娘和妹子呆的堂屋当时就成了灰堆,我那时在院子里喂羊,躲过了这一劫。后来,一亲戚跑来拉着哭的鼻涕列歇的我翻了两个山,找到了队伍。可队伍不收我,我死磨硬泡,连长看我可怜,就说,住两天吧,过两天把你送后方老乡家。我们要行军打仗,不能带个娃啊。


可没等过两天,第二天晚上,俩哨兵就押着一个车轴汉子来了连部。我跑去看热闹,我的娘啊,整个一个血人。右手提溜一个黄布包,也血淋淋的。两个哨兵,一左一右,平端着两只上了刺刀的汉阳造对着他,右边的肩上挂了三只三八大盖儿,左边的那个,背上还背了把大刀。那车轴汉子看见背着盒子炮的连长,知道是个官儿,也没说话,把手里的黄布包抖落开了,扑通通,滚出三颗血淋淋的人头。原来那黄布包是件鬼子军装。车轴汉子瓮声瓮气的说:“长官,你们是打鬼子的队伍吧?俺的投名状”。


山东大汉的连长当时眼睛就亮了,他走上前,用脚扒拉了几下人头,带着疑问的口气:“都是你砍的?”:“恩”。“什么地方?”:“前山,这三个畜生正糟蹋一个女娃,我路过,就把他们片了。”


连长没说话,走到背着大刀的哨兵跟前,:“刀”。:“是,连长”。连长把刀接过来,眼睛又是一亮:“好刀!钢口真他妈杠杠地!分量比我的还沉个五六斤!”转身命令:“三班长,带上你的人和这个兄弟,去把死鬼子的弹药整回来,奶奶的,下次砍了鬼子别忘了拣弹药。”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我们队伍打仗,基本上没后勤保障,鬼子的5、1扫荡,差不多完全破坏了我们少的可怜的几个小兵工厂。连续的运动作战,弹药奇缺,平均每个战士枪里不到五发子弹。再者,连长也是多了个心眼,那时的汉奸多,要是奸细混进来呢?真是这车轴汉子杀的真鬼子,那一眼就能看出来。


老爷子说:“后来,我知道了这车轴汉子叫王树槐,小名王石头。是个猎户,跟他爹娘住在离我们驻地30来里的五道梁的山里,靠打猎为生。


也是和我同一天,他打猎回家,老远就看见他家烧起的大火,跑到跟前一看他傻了,爹娘已经倒在了血泊里,满身的枪眼和刀捅的伤,可爹手里还紧紧握着祖传的宝刀,娘的手边,是一只剪刀,刀上都有血,地上有黄铜弹壳。看来是和小鬼子交手了。


惊,怒,血气翻涌的他从他爹紧攥的手里抓过了这口16斤四两的钢刀,埋葬了双亲。他发疯似的以猎人的嗅觉,去追杀这班畜生,他要用这口钢刀,砍下几颗鬼子的头,祭奠惨死的爹娘。


大约追出了十多里地,他发现前面有烟,伴随着阵阵恶臭飘来。他不是莽汉,静静的观察了一会,他发现没有鬼子,摸到了快要烧尽的火堆边,他激灵的楞住了。眼前是还可以看出人形的、残缺不全的五具骸骨,一个显著的特征,也是他王家刀法独有的,就是每个人骸骨的头是和身体分离的。拨开灰堆,他更找到了没法烧的漆黑的鬼子黄铜军衣扣子.......他全明白了,他老实的爹娘,慈祥的爹娘在鬼子杀上家门的时候,进行了多么惨烈的搏斗,至少是五颗鬼子的脑袋,滚落在一对中国猎户老夫妻的脚下......


他明白了:为了掩盖他们的暴行,鬼子把几条”死狗“拉到个背静地方烧了。而他不知道的是,日本军队的传统。战死的官兵事后火化,骨灰送回本土......


我终于没被送到老乡家。因为鬼子发现了三个士兵的尸体,大体断定了我们的位置,我们连夜转移了。第四天的上午,我们和鬼子的一个搜山小队遭遇了。两排枪过后,已经被编在三班的王石头,(被连长封了个王大个子)嗷的一嗓子窜出了山坡上的临时掩体,连长大惊,大骂:“奶奶的,王大个子,快卧倒!”王石头没听见,我们只好停止了射击(没有我,我在连长胳肢窝下趴着呢)正进攻的鬼子也塄住了,大概他们在想:“还有只那人敢挑战蝗军的武士道么?”事后,听战友说,四个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杀气腾腾的从四面围上了王石头。几个回合下来,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了三声半鬼子的惨叫,四颗鬼子头在王石头的刀下飞了,第四个只来的及叫出半声......我们一个冲锋,把吓傻了磨身就跑的六个鬼子全宰了。


这一占下来,三班长牺牲,入伍一天的王石头成了班长。(那时提拔可不象现在走门子盗洞送钱,只要你打仗不怕死,杀鬼子多,就提拔你,老爷子愤愤的说)我被分到炊事班,给老刘头打杂。


王石头打的第二仗是我们去袭击一个鬼子的运输车队。我们埋伏在一个山坡上,鬼子的三辆汽车一到,先是一排乱枪,接着一排手榴弹,然后我们就冲锋了。当时我被枪声和爆炸声吓坏了,撅个屁股躲在石头后面不敢看。等枪声停了,我才敢抬头,看下面开始打扫战场了,我才跑出去,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我老远的看见,一排长看见在汽车轮子边有个受伤的鬼子在哼唧,就把枪往腰带上一插,想是要去扶他或是拉他,只听一声巨响......一排长和鬼子一块被炸飞了。全连五十几号人(我们120号就剩下这些了)全楞了,真是畜生......”!


王石头也跑到了傻不楞站在当地的我面前,两眼充血,摔过来一只刚缴获的三八大盖,指着路边沟里躺着的一个已经肠穿肚裂捣吃气儿的鬼子冲我喊:“给我捅死他!”我哆嗦的拿着枪,对着鬼子戳了一下,没想到,这个鬼子满口冒血的哇啦哇啦叫上了,看他的神情,象是在骂我们。更没想到,王石头一个耳雷子就把我惯到了地上:“孬种,想想你爹娘,想想一排长!”我得感谢王石头啊,他这一耳雷子,把我打成了战士!我那时是真疯了,抄起枪,没头没脸的对着沟里的鬼子就是一通狠刺。。。。。要不是连长的怒骂和战友的死命拽着,这个鬼子恐怕就是没型的一堆烂肉了。呆呆的看着死鬼子的尸体,走远的连长一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这小子,有种,给他整只枪!”


我们这次伏击战也抓了五个俘虏。其中一个是拣的————-被我们手榴弹给震昏了。还是个小队长。可就这小子,后来让王石头给活剐了。


撤出战场,我们回到了大山里的驻地。团长听说我们六连出了一个专片鬼子脑袋的战士,也来看王石头。正赶上一排长牺牲,团长一句话,王石头成了代理排长。团长正在老乡的屋里看王石头的刀,被院子里的一阵大乱给闹出来了。原来,哪个被震昏的鬼子小队长醒了,正和他的四个部下在呜里哇啦的对着看押他们的战士怪叫,要不是战士一圈刺刀顶着他们,他们都能吃人。


看见团长走过去,哪个小队长叫的更凶了,还一个劲的朝战士吐口水。团长死盯着他看了有一分钟,低沉的骂了句:“我日你祖宗的小日本,还不服!”随即大喊一声:“给他枪!叫他死个明白!”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王石头一眼。刷的一声,院子中间空出来了。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我紧紧的抱住了连长的胳膊。


上半身赤膊的王石头象一座铁塔,站在院子中央,大刀杵在地上,连正眼也没撩鬼子。鬼子小队长则平端着,满眼恶毒的盯着他,那眼神,我这辈子不会忘。大概是王石头不屑的态度激怒了他,鬼子呀的一声怪叫,那刺刀就送到了王石头的胸口。可不知道怎么的,王石头就一个转身,鬼子就扑了个空,差点没戕到另外四个鬼子堆里。围观的战士哄堂大笑。笑声更激怒了鬼子,就听又是呀的一声怪叫,鬼子再次挺枪突刺。这回,王石头低低的骂了句:“你奶奶的小鬼子,我劈了你!”随即就是一道白光,我只看见了鬼子小队长一个腚墩摔出了四五米远,紧接着是团长的高骂:“王大个你个败家玩意儿,我要你拿十条枪赔我!”原来,鬼子也不是白给,一个挺枪接架,王石头一个力劈华山没劈了他,可他手里的三八大盖可是护木稀烂,枪身被劈成了“对勾”。


这时的团长正悠闲的从连长手里接过一袋烟,有滋有味的抽了口。:“小日本,服了吗?”那鬼子小队长又是一阵哇啦,手指向了院子中间的磨盘。那里是我们今天刚缴获的战利品。这次该团长糊涂了。可王石头走到了磨盘前,伸手抄起了一把战刀。看了看团长,团长不屑的一甩脑袋,那意思,“给他舞着几下!”可小鬼子竟然冲王石头第一次伸出了大拇指。事后我才知道,这鬼子小队长出身日本的武士家族,这把战刀是他祖传的,更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再次上场的鬼子小队长这次也是赤膊了,不过他好象从战刀上找回了感觉。只见他双手握刀,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石头,而王石头还那副不屑的神态。鬼子呀的一刀劈上来了,王石头举刀一架,可鬼子竟是虚招,刀锋横抹,斩向王石头的脖子。估计王石头是火了,用刀背磕飞了鬼子战刀就没给他留空,一团白光开始围着鬼子翻飞,而鬼子的惨叫声也不绝于耳.......等王石头停下来,大家才发现,鬼子已经是一具地上抽搐的血葫芦了,在他们四周,到处是鬼子的烂肉片子、碎布片子,团长暗叫一声:“他奶奶的,这小子刀头子还有细活呢?!”说完就向场上走.......”


“要说这小鬼子毒性呢”,老爷子顿了一下说,“他要是没有刺向团长的那一刀,或许还能留条狗命,。当团长到他身边时,他竟然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刀劈向了团长。结果是被旁边的王石头连人带刀给挥成了两半。这王石头杀红了眼,从战士手里夺过一只上了刺刀的三八枪,提溜着走到了那几个已经吓的半死的鬼子跟前,刺刀朝下一戳,直没到枪口。:”谁还不服!“就这一嗓子,剩下的四个鬼子全跪下了,那个磕头啊........


后来呢?我问。”后来老连长牺牲了,光复那咱王石头成了我们连长,共片了38颗狗头!再后来,渡江时是我的营长,可惜了,牺牲在渡江的船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