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以茶人的眼光看妙玉

LWJ123456 收藏 53 572
导读:(原创)以茶人的眼光看妙玉

以茶人的眼光看妙玉


有段时间时兴茶道,于是也学着附庸风雅,玩了一阵茶艺,喝了几道名茶,翻了几本茶书,对茶人茶事茶物茶俗也就有了点一知半解。


无所事事的时候,喜欢把看书当作一种消遣,把“茶烟一塌拥书眠”当成一种“意境”,对于书,看得倒是不少,可从来都是走马观花,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读完之后往往不知所云,“四大名著”亦常遭此“厄运”。


自从与茶打上交道,对有关茶的文章就爱屋及乌,一旦相遇,不免多幸几眼,回头再看《红楼梦》,对“金陵十二钗”之妙玉也就有了一点新的认识及感触。


曾经以为妙玉乃一超凡脱俗之高人,品茗斗茶之高手,不然自古以来,有几人能象她一样把茶玩得如此“阔绰”而“高雅”?看看人家:茶用的不是“老君眉”就是“六安瓜片”,水用的不是“旧年蠲的雨水”就是“收之梅花上的雪水”,就连品茶常用的杯子也是“绿玉斗”“杏犀翘”之类的宝物,从这点来看,恐怕被咱祖先尊为“茶圣”的陆羽也是自叹不如, 望尘莫及,怪不得曹雪琴老先生对她大加赞同:“气质美如兰,才华馥如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以此来看妙玉被今人冠以“茶道高人、茶界泰斗”的桂冠,她老人家亦可心安理得,受之无愧!


可是再看看她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心中对她老人家以往的尊崇地位不免有所动摇.


请看《红楼梦》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就知道妙玉在待客方面,“茶艺”表演得多么精彩,“茶道”运用得多么高超!


话说贾母一行酒后来到栊翠庵,妙玉尽地主之谊以茶待客,在茶具的使用分配上,给尊敬高贵的贾母用的是极名贵的“成窑五彩小盖盅”,而给众人用的则是“一色的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在和宝玉、黛玉、宝钗吃“体己茶”时,给宝钗用的是晋代大官僚最富有者王恺珍玩的“分包斝”,给黛玉用的是“杏犀翘”,对“情有独钟”的宝玉更是两易其杯,先是“绿玉斗”,后又换成“蟠虬整雕竹根大盏”,而在用水方面规格也是不一,贾母是“旧年蠲的雨水”,宝玉、黛玉、宝钗是“收之梅花上的雪水”,给下人她肯定是不舍得用好水的,估计比自来水也好不到那里去,可见妙玉虽身在佛门,却未悟出“众生平等”的佛法,“看客下菜”的技术运用得娴熟自如,得心应手,更不懂茶人最宜“精行检德”的茶道要义,一味地以茶具示富,把佛门讲究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钱物理念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由此可见,妙玉的佛门道行还远远不及一个红尘俗人!


再看她和宝玉等吃“体己茶”时,充分利用和名人在一起的大好时机,卖弄学识,冒充风雅,大发感慨,说什么“一杯为品,两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驴了”的奇谈怪论,把自古以来酷爱饮茶的老少爷们骂在了一起,足可证明妙玉压根就没看过(或看过了而不能理解)传颂千古的卢仝品“七碗茶”后根据亲身体会写出的《茶歌》:“日高丈五睡正浓……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还有皎然和尚的名诗:“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就连元人萨都拉在《次韵》中都说:“之子殷勤何处来,清谈煮茗不论杯。”由此看来,古往今来,真正的茶人都深知茶不仅要细品、静品,还要常品多品。只有一饮、再饮、三饮、常饮不缀,才能品出茶的物外高意,悟出茶道真谛。哪里有什么“两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驴了”的狗屁说法?所以,一向以善于左右逢源的宝钗也看不惯她的卖弄,在吃完“体己茶”后,也没逢场作戏讲几句好听的“体己话”,便约了黛玉出来,由此可见,妙玉虽然懂得选茶择水,但她仅知茶艺的皮毛,而未得茶道的真谛。咱俗人也不和她一般见识,“蠢物、饮驴”之说劝当“轻狂无知”之谈。


如果说妙玉的“看客下菜”和“轻狂无知”大家还可以容忍的话,那么她的“清高”实在是“熟不可忍”。一只价格不菲的“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只因刘姥姥用过一次,她便嫌脏不要了,命人:“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好在宝玉心地善良,不忍暴殄天物,又可怜刘姥姥,于是劝她:“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了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不料妙玉却语出惊人:“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快拿了去罢。”由此可见妙玉虽为出家人,却无半点出家人“悲慈为怀”的菩萨心肠。


其实妙玉的“清高”也不完全是针对下人,就连黛玉、宝玉这样的人物她也是没放在眼里,处处摆出一付高高在上的姿态,黛玉只因不知她泡茶所用的是什么样的水,她便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个大俗人,连水都尝不出来”。宝玉只和她开了一句玩笑,说她的“绿玉斗”是只俗器,她便不服气地报复:“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也未必找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完全没把宝玉这个皇亲国戚家族放在眼里,可见妙玉的“清高”到了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地步!佛门弟子“谦逊、忍让”的宽广胸怀在她心底已是荡然无存,觅不到半点踪迹!


欣赏完妙玉的“茶艺”表演,领略到妙玉的“茶道”真功,诸位不难看出,妙玉不但是一个自视清高、看客下菜的势利小人,而且还带有一份轻狂,一份尖刻,一份无知,一份冷漠,就是这样的一个“凡夫俗子”,不知曹雪琴曹老夫子从何说她“气质美如兰,才华馥如仙”,依在下看来,曹老夫子不是受了妙玉贿赂的“体己茶”,就是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唉!终究年岁大矣,也该“投笔从田”,回家颐养天年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