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湖风云《2魔王之争》

魔王之争

第二日众人又聚正厅议事,苏不凡问道:“大战在即

不知白庄主诸般事务准备如何?”白云飞面露难色道:“

实不相瞒,魔教一到此地便将精铁、粮食、药材搜掠一空

本庄虽也去别地采购,可来去路远运送不便,对方又骚扰

不断是以并不能解决问题,真让白某头痛不已。”

苏不凡面色一变道:“这三样东西都是要紧之物,缺

一不可,庄主必须想法解决,否则对咱们可是太为不利了

。”

白云飞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家丁匆匆而入,报道:“

禀大庄主,青龙帮陈云剑求见。”白云飞听罢眉头一皱道

:“他们来干吗,可有说吗?”家丁道:“属下见他一脸

急色应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白云飞想了想道:“你告诉

他,我就来。”待家丁回报,白云飞对众人道:“白某只

有失陪了。”说罢一笑,众人也都会意。

原来青龙帮在江南之地势力之大仅次于饮马山庄,帮

中好手众多,帮主齐越云却因爱财如命,主要精力都放在

了生意上,所做营生黑白两道都有涉及,明的如钱庄酒铺

,暗的有赌档青楼,虽说青龙帮并不是黑道帮派,可既沾

赌嫖,总不免做些缺德事,饮马山庄因此平日里与他们并

无往来。

白云飞来到偏厅,只见一个汉子浑身都是雪花,尚不

及拍去,脸也冻得通红,他一见白云飞竟咚的一声跪在地

上道:“请白庄主救救我们,否则青龙帮一门上下可都过

不了今晚了。”

白云飞忙将他扶起道:“大家同为江南武林一脉,有

事只管说,不必如此。”说罢吩咐人去取手巾热茶。

陈云剑伸手在脸上一抹道:“在下知道庄主对敝帮平

素所行之事多有不齿,可无论如何咱们罪不至死,望庄主

能念在同为一地的情分出手相助。”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求

救二字,显见情急,白云飞道:“咋么,难道轮回教也找

上了你们?”陈云剑忙点了点头,白云飞暗中思索,青龙

帮确实并没有什么重大过错,如能将他争取过来,也是个

强援。

想到此白云飞便问事情详细。原来轮回教六日前给了

青龙帮招降帖,并索银二百万两,齐越云如何甘愿,可又

不敢得罪对方,便请了一个极有分量的官场中人来当说客

,轮回教当时应承的到也痛快,齐越云只当无事,可不料

三日后轮回教又旧事重提,齐越云便再去寻求那位官员的

相助,不料他竟借故不见自己,齐越云才知自己中了轮回

教算计,只是他爱财如命,如何舍得那二百万两白银,思

前想后只有拉下脸来求助于白云飞了。

这时家丁已送上热茶,陈云剑不顾烫口,端过一饮而

尽,体内有了热气精神为之一振,道:“今晚就是最后期

限,万望庄主早做决断,早些派人过去否则只怕来不及了

。”

白云飞头一点道:“饮马山庄决不会袖手旁观,你回

去告诉齐帮主,让他做好接应,我们随后就到。”陈云剑

心下一定,道了谢,匆匆出门而去,白云飞便命人叫来叶

长风道:“你知他们所来为何?”叶长风道:“难道是轮

回教找上了他们,这可是狗咬狗了。”

白云飞摇头道:“青龙帮虽不是什么善类,可比轮回

教是好多了。”叶长风道:“咋么,大哥相帮他们?”白

云飞道:“我不是想帮他,而是不想让轮回教占了他们的

便宜。”叶长风立时会意,道:“那兄弟准备一下这就过

去。”

白云飞想了想道:“话虽如此,可咱们对青龙帮毕竟

不了解,如今凡事都得多一个心眼,你一向把细,到了他

们那一定要小心行事,别着了道。”叶长风道:“大哥放

心。”说罢转身出去准备了。

再说陈云剑一路风雪赶回本帮后已是中午时分,去到

齐越云处将白云飞的话一字不拉的说了一遍。齐越云道:

“谢圣决想不到我会找白老大帮忙,这个亏他是吃定了。

”说罢却又叹了口气道:“可以后又该如何?”陈云剑道

:“帮主属下有个念头,不知当讲不当讲?”齐越云最倚

仗此人,道:“这个时候还客气什么,只管说。”

陈云剑道:“帮主去请白老大,却出魔教意料,可白

云飞也未见就一定信的过帮主。”齐越云闻言大怒,一拍

桌子道:“老子屈尊求他,姓白的如何还能如此度我。”

陈云剑忙道:“帮主无须动怒,这不过是属下乱猜罢

了,再说如此乱世谁能信谁呢。”他稍一犹豫,又道:“

况且帮主行事一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这些自居侠义道

之人平日早就颇有微辞,就是心有疑虑也属正常,只要能

答应帮助咱们也就是了,不过依属下之见最好还是能打消

对方顾虑。”

齐越云没好气的道:“咋么打消,总不能让轮回教人

来替咱们作证吧?”陈云剑笑道:“帮主说笑,其实这也

不难,帮主只要将家眷全部送去饮马山庄就行了,一来可

表诚心,二来也可保证老太太,太太们的安全。”齐越云

听罢笑道:“这点子不错,就依你说得办了。”陈云剑道

:“那属下即刻就去准备车马。”

这时忽听房顶上有人笑道:“路上已有魔教之人监视,

还是走小道安全。”

齐越云大吃一惊,今日为了抵御魔教,青龙帮众人齐

出,可说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可还是被此人神不知,

鬼不觉的上了自己屋顶,若对方是魔教之人,那自己一方

岂非太不堪了。想到此齐越云一把抽出长剑,道:“阁下

好高的轻功。”示意陈云剑打开门,见一紫衣短须的中年

人已立在门口,三人一见齐越云反倒放下了悬着的心,可

转而又变的不快起来,原来此人是叶长风,二人也有过数

面之缘。

他冲齐越云一拱手道:“未得帮主许可,私闯贵府,

还请帮主恕罪。”齐越云心道:“既知不对,你为何还要

做它。”面上却无丝毫不悦,道:“久仰四侠大名,今日

一见果然身手不凡。”

叶长风一笑,心道:“你说我身手不凡,定是对我此

举不满了。”于是道:“在下行为确实欠妥,可如此乱世

人心难测,在下也要为兄弟们的性命打算,还请齐帮主见

谅。”

叶长风实话实说,齐越云心意反平,况且还要仰仗此

人退敌,便道:“四庄主说得在理,本就应该如此而且这

也可证明齐某了。”

叶长风笑道:“齐帮主不愿降敌,正是我辈众人,叶

某佩服,之前种种还请帮主别往心里去了。”二人此时同

仇敌忾,于小节自不会计较太多,客气了几句便商议抗敌

之事,齐越云见只来叶长风一人,问道:“不知贵庄来人

几何,总不会只有四庄主一人吧?”叶长风道:“在下先

行了一步,其余之人化装成平常乡民随后就到。”齐越云

道:“那在下家人还请四庄主费心了。”叶长风笑道:“

帮主放心,你的家眷自有人平安送走,在下则要在此助你

抗敌。”

齐越云听了这话心先放下了一半,道:“不知四庄主

可有何退敌良策了?”叶长风其实在路上便以想到了办法

当下一一详细说出,只将齐越云听的目瞪口呆,过了一会

才道:“这、这行吗?”叶长风道:“行或不行帮主只看

今晚便是了,在下总不想自己人去送死吧?”

不多时,饮马山庄之人陆续赶到,叶长风将两方之人

集中一起,统一安排,齐越云一旁见他调度有法,井井有

序竟似个行军打仗的将军一般,心中暗暗称道,这中原四

义能创下如此名头果有能人之处想想自己这些年安于享乐

,事一临头根本就无法可施,相比起叶长风差的可太远了

叶长风安排既定,又嘱咐了齐越云几句便自寻隐匿之

处躲藏起来。

冬日的夜总是来的很早,不多时天已尽黑,齐越云吩

咐多点火烛,只将整个青龙山庄照耀犹如白昼一般,他在

屋内来回跺着步子,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极静之下连风

声和火烛发出的噼啪声都听的清楚,就在这时夜天中传来

一声女人的娇笑,显得有几分诡异,随后听她道:“齐帮

主,莫儿给您请安来了,望您赏脸一见呀。”声音又甜又

媚,竟有几分似青楼之人。

齐越云却知这个莫儿是魔教十大天尊中的白骨天尊

,虽是女子却最狠毒不过,她所对付的门派,上至头领

下至杂役,从男到女甚至连猪狗畜生都不留活口,齐越

云不禁摸了摸腰间长剑,大声道:“迎客。”

一会儿见一个黑衣女子跟着门人款款而来,见她三

十左右年纪,露于衣外的肌肤白嫩胜雪,一张瓜子脸上

眉弯唇红,一副极为媚人模样,让人一见到她的脸就不

愿将目光移开。

到的门口门人道:“姑娘请。”莫儿一听抿嘴轻笑

道:“咋么,你看我像姑娘吗?”门人顿时便面红耳赤

,头晃了晃似乎想望又不敢望,低着头不作声,人却不

走。

莫儿凑近他耳旁伸舌添了一下,道:“你连我的模

样都未看清,怎知我是个姑娘?”门人身子猛地一颤,

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齐越云见手下人丑态毕露,心

下大怒,正要出言训斥,门人却忽然发出呵呵闷声,面

色也瞬间变的焦黄,咚的一声栽倒在地,齐越云见他耳

朵被添处已变成黑色,大吃一惊,指着莫儿道:“你、

如何没来由的便杀人?”

莫儿双肩一耸道:“齐帮主,这可是你的人不成气

候,怎能怪到小女子身上。”一脸委屈的望着齐越云,

而那门人却是口吐白沫,双眼上翻,眼见是不能活了。

齐越云强忍心中怒气,道:“好,阁下不愧白骨称

号,齐某领教了。”莫儿星波流转,风情万种的弄姿道

:“帮主也太不知怜香惜玉了吧,眼看着一个小女子被

大男人欺负非但不出言制止,反倒数落我的不是。”

又听一人道:“谁敢对莫大姐无礼,看我不一锤砸

烂她的脑袋。”声音才落一个大汉手持铁锤,大步流星

的从庄外而入,身后跟着数十个黑衣人,正是陈动地。

莫儿见他道:“九弟,如何现在才到?”陈动地道:

“老九的轻功如何能与大姐相比。”说罢扫了地上尸首

一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莫儿这时面色一端道:“今日咱们所来之事还望齐

帮主成全。”齐越云哼了一声道:“我上那给你们弄这

二百万两银子,谢教主不是难为人吗。”陈动地将铁锤

一顿当的一声,道:“姓齐的,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到时后悔可不及了。”齐越云唰的一声抽出腰间长剑

道:“齐某创下这青龙帮时你小子还不知在那呢,今狗

仗人势竟到此地撒野,如不让尔等尝尝苦头,还真以为

天下无人了。”

陈动地闻言大怒,怪叫一声道:“老子让你后悔都

来不及。”举锤向齐越云砸去,齐越云侧身躲过,陈动

地收势不住,一锤砸入地中,轰的一声石屑纷飞,被他

捣出了一个小坑。齐越云不等他起身,手一抖挽起一片

剑花,向陈动地后心卷去,陈动地回身一锤,二人瞬时

斗在一起。莫儿却只笑吟吟的负手一旁,并不助拳。

谁知齐越云几十年的功力非同小可,初时尚不明显

,可斗到后来出招渐快,陈动地只觉眼前一片剑影缤纷

已看不清剑招来路,他锤势虽猛,可齐越云躲闪腾挪灵

活十分根本就不惧他,莫儿见事不妙,忙从袖中抽出两

柄银匕加入战团。

齐越云斗的兴起,大喝道:“来的好。”使出平生

绝学“星河剑法”,但见大雪中夹杂着点点剑光,直让

人分辨不出那是雪片,何为剑光。

齐越云以一人之力独斗他二人,这在以往是从未有

过的,二人斗的越久,心下越馁,身形渐滞已被剑光拢

罩其中,只听长啸声中点点剑光犹如飞雨般闪闪落下,

铮铮两声大响两道银光冲天而起,正是莫儿兵刃,陈动

地也是怪吼连连,从鼻至耳多了条长长的血痕。

齐越云一收剑势,冷冷道:“我也不与你两个奴才

为难,快些走吧。”陈动地一摸脸颊只见满手鲜血,心

中虽恼怒异常,可也知凭自己二人是奈何不了他了,心

下暗自庆幸亏的带来人多,便道:“齐帮主剑术通神,

在下见识了,可神教非只我二人来此,齐帮主武功高强

咱们奈何不了,不过你手下可就要遭罪了。”说罢吹了

一声口哨,四下里顿时人影晃动,众多黑衣人从院口,

墙头纷纷而入,足有二三百人之多,各执兵刃将青龙帮

众人团团围住。齐越云此时立于屋前石阶之上,也有数

十个黑衣人横在他面前。

齐越云面色大变,长剑一伸,似要攻上可过了一会

还是放了下去,陈动地见状心下一喜暗道:“青龙帮毕

竟不是青城派。”自觉大势在握,指了指面上长疤道:

“齐帮主,陈某是个有肚量的人,这个可以不和你计较

,不过该你做的事,你到底准备怎么办呢?”

只见齐越云面色阴晴不定,似正在想一件极难决定

的事情,陈动地与莫儿对望一眼,心中颇为得意,果然

片刻后齐越云一咬牙道:“罢了,就给了你们吧。”说

罢一指道:“东西全在那里面。”

众人顺势望去,只见一栋极大的青石屋大门紧闭,

四面墙上也无窗口,不似住人之处。陈动地哈哈一笑道

:“帮主果然识实务,只要留着命在还怕没钱挣吗。”

齐越云铁青着脸也不做声。

陈动地当下吩咐手下道:“你们几个看住齐帮主的

手下去搬东西,眼瞪大些,可别三心二意惹了纰漏。”

手下人会意一提手上兵刃,押着几十个青龙帮众去了大

屋。打开门后只见里面堆放了不少破烂椅子,并无它物

,轮回教人正在疑惑,青龙帮门人已开始搬动破椅,只

听铃铃声不断,原来每张椅子的四脚都绑上了铃铛。

陈动地不禁笑道:“齐帮主的防盗之法果然高明。

”破椅搬完也不知青龙帮人用了什么法子,只听嘎嘎一

阵作响,石屋地面中间忽然陷下去一块,青龙帮人便从

这缺口中鱼贯而入,出来时每人怀中都抱着四五块黄澄

澄的金块,他们将金块整齐的码放在门口,几趟一过,

金块已有半人多高,在灯火的照耀下闪着诱人的辉煌,

只将陈莫二人瞧的眉花眼笑。

事以至此陈动地便放下心来,着手安排手下将运送

物品的小车推了进来,正准备将金子装车,就在此时屋

内忽然伸出四柄长枪将最近的四个黑衣人穿胸戳死,跟

着羽箭犹如群蝇般激射而出,登时射倒一片黑衣人。这

下事出突然,轮回教人登时乱作一团。齐越云趁机退入

屋内,且将门关上。

看守他的人叫道:“天尊他跑了。”陈动地大怒道

:“还不去追,看戏呐?”众人立马冲开屋门,跑了进

去。陈动地也骂骂咧咧一提锤准备尾随而入,却听轰的

一声巨响,整座房屋瞬时塌了下来,只将一众黑衣人给

压得稀烂,陈动地若是早上一步也随这些人同去地下了

。只骇的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空气中弥漫着灰尘,被压倒的火烛碰到了易燃

之物立时引起一片大火,热浪滚滚而来,灼的陈动地面

上生疼,这才回过神来,隔着熊熊烈火望见齐越云立在

一地碎石上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陈动地又惊又怒,大

吼一声绕过火堆向齐越云冲去。

莫儿急叫道:“老九不可鲁莽。”话音才落,只见

院内的假山、桥身、花架后白影晃动,冲出许多人来,

或射箭,或放暗器趁己方不被又打到了一批黑衣人。

不过黑衣人却显的训练有素,剩下的各寻隐蔽之处

待对方一轮射完后二三人一队分向白衣人冲去,只一会

功夫刀兵声与杀喊声震天而起,院内四处皆是搏命之人

,一时间只打的难分难解,可放黄金的大屋内不时有冷

箭射出,令黑衣人头痛不已。

大屋是以青石而垒,寻常刀剑并不能破,只有正门

是唯一可突之处,只是你如远他用箭射,进他又有长枪

黑衣人随也有弓箭手,可门口黄金却如屏障般将来箭大

部挡落,便是有一二枝能射入,屋内也是漆黑一片,根

本就不知有没有射中人。

这时白衣人有意将黑衣人向大屋处引,黑衣人斗的

兴起,有的未留心此局,靠近便被射死,这样一来伤亡

更重,莫儿将一切瞧在眼里,心下大急挺剑抵住齐越云

道:“你快想办法去把门口黄金弄倒。”陈动地也不敢

耽搁,收势而退,待看清行势不及多想,抛下铁锤伸手

抓起一具尸体向黄金堆掷去,只是这下准头稍差,并没

掷中,齐越云一见不及理会莫儿,挺剑向陈动地后心刺

去,莫儿急叫道:“小心身后。”陈动地正要扔第二具

尸首,反应到快忙用尸首挡住要害处,转过身来。齐越

云收势不及,一剑刺入可他回剑极快,不过稍一沾皮便

已缩手,剑锋一转又向陈动地左肩刺去,这时莫儿又挺

剑攻至,齐越云侧身躲过根本就不理会她,一路剑光霍

霍向陈动地痛下杀手。

陈动地兵刃在手就非其敌手,此时更是手忙脚乱,

数招一过身上又以中剑,自觉不支,遂将心一横,抛下

尸首拼着被刺个窟窿也要将齐越云抱住,好让莫儿从后

攻其要害,可齐越云动作奇快,一见他张手便向旁闪开

陈动地急冲而上那里收的住势,正巧莫儿也是提剑狠刺

她不防有此变故,收势不及,眼见手中短剑就要刺入陈

动地胸口,千钧一发之际,只得松手扔剑,陈动地一下

便撞上了她,二人一上一下摔入地上。

齐越云更不停手,转身一剑向陈动地后心刺入,就

是要将二人钉与地下,陈动地却也料到,抱着莫儿向一

旁滚去,铮的一声齐越云一剑刺空,随即第二剑又已跟

至,陈动地趁机拉过一具尸首挡在自己身前,齐越云本

待穿过尸首刺死陈动地,谁知一剑竟入尸体骨上,他微

一提劲,见剑纹丝不动立时便松了手。

此时满地都是兵刃,他伸脚勾起了一柄剑握在手中

,那二人也趁机各寻了一件兵器站起身来。只见狼狈万

分,一个破衣烂衫,一个披头散发。

莫儿将眼前乱发拢于脑后,于陈动地并肩而对着齐

越云,却一步步向门口缓缓退去,齐越云也不追赶只冷

冷的望着二人。

到了门口二人也不顾正在拼命的手下,转身向外逃

去,可一会的功夫却又一点点的退了回来,随后一个紫

衣人跟了进来,正是叶长风。

二人对望一眼,各执兵刃向前冲去,叶长风冷哼一

声出手如电向二人兵刃抓去,这下出招古怪,二人心道

:“难不成你手比钢铁还硬。”也不收势,迎了上去。

叶长风双手眼看快要触及刃口,忽然一翻于二人刀

兵身处一拂,这下变招犹如闪电般迅捷,二人根本就未

料到,霎时只觉虎口巨震,叶长风再不停手,就似弹琴

般反复敲击,只听叮当之声密密不断,二人身体都随剑

身所传震动轻抖起来。

可由于叶长风出招太快二人就是想缩手也是不能,

撑的片刻终于不支松手,只见两道银光腾空而起,二人

浑身骨头犹如散架了一般分别一跤摔倒在地,一动也动

不了了。

齐越云看在眼中不禁觉得骇然,自己与这二人相斗

虽说占了上风,可也费了一番功夫,叶长风竟是一招内

制敌虽于二人大败之后,可这等功力也非是常人可及了

。不由叹服道:“叶庄主这手暗影千佛手过去只是听说

,今日一见果是神技。”叶长风微微一笑道:“拙技不

敢当帮主如此夸奖。”说罢提气道:“众位还是请住手

吧。”声音清亮分别传入每人之耳,正在相斗的众人便

各自住手,黑衣人见自己头领已被擒住,不由得紧张起

来。

叶长风道:“下步如何还请帮主吩咐。”这是青龙

帮的地盘,此举也是尊重齐越云之故,是以齐越云也不

推辞当下道:“你们是愿拼死一战,还是放下手中兵刃

?”话音才落便见许多黑衣人忙不迭的抛下手中刀剑。

可也有一小部分仍是挺刀而立,其中一人大声道:

“快将你们的兵刃拾起来,大家奋力一搏未必没有活路

。”只是无一人听他的,此人见状举刀劈翻身旁一人,

叫道:“快拿起刀,老子要你们把兵刃拿起来。”

齐越云怒道:“你倒成了一条汉子,我就成全了你

。”说罢一招手几个青龙帮人便向那人围去,他咬牙欲

做殊死一搏,却听叮当数响几个白衣人手中兵刃都断了

一截,却不知是被何物所损。

叶长风对着一处黑幕道:“既然佳客早到,何不现

身一见。”只听一声弦动,深幽处现出一个人影,也未

见他大步疾走可眨眼以到众人面前。

到了有光处,众人见他身材消瘦,面目英俊,手中

拿着个铁琵琶,叶长风冲他一拱手道:“久闻五弦天尊

暗器神功天下第一,确实名不虚传。”青龙帮人一听五

弦天尊这四个字,无不面色大变,连齐越云也是心中一

揪。

魔教十大天尊虽人人皆有惊人艺业,可其中也有佼

佼者,五弦天尊肖克民便是这样,他那首天籁魔音连谢

圣都称之为天下奇功,更难得的是此人还足智多谋,是

以在轮回教中已身为外五堂之首。

他微微一笑道:“庄主言过了,在下倒非故弄玄虚

,本觉此次行事万无一失,却忽闻人报在下所派两路人

马已遭大败,这便急急赶了过来,没想到会在此见到四

庄主,确是在下大意了。”齐越云冷笑道:“堂堂掌教

天尊也会有失策的时候,这可也难得。”

肖克民根本就不理他,只对叶长风道:“事以至此

,强撑无益,肖某本不想再出面生事,可见了这位兄弟

颇有骨气。”说罢朝那黑衣人一指道:“所以斗胆向四

庄主讨个情,就饶过他吧?”

不等叶长风说话齐越云以拦在黑衣人身前,一晃手

中剑道:“想带走他也容易,过了我这把剑就行。”肖

克民一声冷哼道:“就如帮主所言。”说罢便向齐越云

走去,齐越云紧紧握剑,凝神接战。

二人尚有一段距离时,肖克民忽然脚尖一顿,和身

向齐越云纵来,瞬间到的齐越云面前,出手向齐越云面

上按去,齐越云只觉劲风扑面,当下大喝一声道:“你

找死。”挺剑向肖克民左肩疾刺,剑长手短,肖克民不

得不退,他一竖拇指道:“好快的剑。”齐越云道:“

更快的还在后面呐。”运剑急攻而上,二人未斗几招,

只听一声闷响,剑以卡在琵琶弦内,肖克民运劲将琵琶

一转,只听铮的一声大响,弦断剑折,这本是两败之局

,可肖克民手一抖,断弦立时绷的笔直向齐越云脸上刷

去,齐越云手中只有断剑挡无可挡,只能向一旁躲闪,

却见人影一晃,肖克民以立在黑衣人面前,齐越云身形

一动还想扑上,肖克民却一拱手道:“齐帮主承让了。

齐越云之前是说过了手中长剑,现在肖克民已然做

到他自也不能胡缠,只能面色铁青,扔来手中断剑道:

“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你可以带走他,不过其余之人想

要带走可没那么容易了。”肖克民笑道:“此战在下输

的心服口服,如何还敢自不量力,既然帮主以给了在下

面子何敢再另生事。”

话音才落夜空中忽然响起一阵如枭鸣般的笑声,声

音虽然尖细其中竟隐有风雷之声,只震的众人耳朵轰轰

作响,功力较差之人已觉难以把持,好在此声忽然停顿

。叶长风心下一沉,只当是谢圣到了,可见肖克民面上

也是一副难解之状,就在众人各自狐疑时只见四人抬着

一乘锦轿从庄外而入。

抬轿四人五官怪异,不似中原人模样,他们在众目

之下放下轿子,二人分立轿旁,另二人则立在轿头,庄

内正在相斗的两方都不知这些古怪的人是什么路道,齐

越云便问肖克民道:“他们是谁?”肖克民也是不知,

便遥了遥头道:“在下不知。”齐越云见他也不知,心

下奇怪,便道:“你们是什么人?”

这时立在轿头一人,高声问道:“你们中谁是轮回

教的人?”肖克民此时心中已隐隐猜到对方是谁,略一

迟疑道:“阁下寻轮回教人可有何事?”那人道:“你

如是就照实回答,如不是就少说废话,这里可没空答你

许多。”

齐越云,叶长风二人这下到称了奇,他们可从没见

有人敢这样和轮回教人说话,更奇的是肖克民竟无丝毫

怒意,只见他微微一笑道:“在下就是轮回教的,不知

几位尊姓?”其实此地如无别派之人,他早就要跑了,

如此承认下来实属无奈,不过自己引以为傲的掌教天尊

之职是打死他也不敢直承了。

这时在轿旁一人悄声说了句话,只听轿内传出尖细

人声道:“好,既在就好,娃娃们快服侍爷爷出来。”

四人忙掀开轿帘,扶着一人出来,只见此人是个十分矮

小的老者,眉目之间也是不同于中原人士。

老者下轿后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将众人草草打

量一遍,最后落在肖克民身上,笑道:“如小老儿眼力

不差阁下就是轮回教的掌教天尊了吧?”肖克民见既瞒

不过去,索性就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怕也没用

了,当下朗声道:“正是区区,不知鹰王今日大驾光降

,否则晚辈也不会轻易现身了。”

叶长风一听这个名头,心顿时沉了下去,暗道:“

如让此人与谢圣连了手,咱们岂有胜机。”

此人是鼎鼎大名的西域魔头,擒狮鹰王玛尔克。他

当年与武尊二人一正一邪并称于武林,说来还长谢圣一

辈,可自从武尊亲自出手除他被他全身而退直至今日此

人已有四五十年未再踏入中原之地,白云飞等人根本就

未见到过他,可此人既能从武尊手中逃脱,武功自是非

同小可,且与谢圣又是同道中人二人携手也非不可,叶

长风越想越是担心。

他算是猜对了一半,谢圣当年随武尊习武,亲眼见

了他与玛尔克一战,是已对此人印像极深,成名后想将

他拉为己用,也不管他已消失多年,死活不测。硬是打

听到下落,立即便派教内身份仅次于己的大天尊逍遥天

尊去请他出山,谁知此人脾气古怪一听说是让己做副教

主立时便将逍遥天尊骂了个狗血喷头。逍遥天尊若是当

时就走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可他在中原也是个天大的

人物,便是教主也没这样骂过他,又不知玛尔克底细,

自恃武功竟出言胁迫对方,玛尔克岂吃这套,出手就杀

了他,这下两方算是解下了梁子,谢圣之后几次派人追

杀玛尔克,可去的是人,回来的便是尸体了,这也是他

为何没有染指西地的另一个原因。只是轮回教有意隐瞒

败事,所以江湖众人并不知他们还吃了这样一个闷亏。

玛尔克被他三番五次骚扰,心中也是恼怒不已,干

脆来了江南,准备杀了谢圣一了百了,可他也不是傻子

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蛮干不得,可巧听说了今晚轮回教

要对青龙帮用兵,两虎相争必定精英尽出,他赶来就是

为了抓几个轮回教的顶尖人物做人质,胁迫谢圣露面,

可没成想,今晚来的不过只有三位天尊而已,索幸其中

一人是掌教天尊,到还有些份量。

玛尔克哈哈一笑道:“小娃娃说话还算实诚,就凭

这点爷爷便饶你不死。”肖克民本道可以全身而退,谁

知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不过此人可比叶长风难打发多

了,弄不好立时便有杀身之祸,,思量良久才道:“鹰

王此来寻到晚辈,可是有什么指教,晚辈洗耳恭听。”

玛尔克怪眼一翻道:“才说你实诚,这就动起了花

花肠子,罢了你也别怕,只要你能老老实实的带我去找

谢圣,咱们便相安无事。”

叶长风听他口气似乎是不利于轮回教,心中不禁奇

怪:“两位同道中人怎会斗了起来。”他不知其中道理

,不过这有利于己方,最好这两方能斗个两败俱伤。

肖克民心中却是犯难,他虽听说教主武功深不可测

,可毕竟从未见教主用过武功,玛尔克却是恶名昭彰几

十年,当初武林数次大规模的围剿于他也是奈何不得,

便是武尊都难取其性命,在他手下教主真不一定能讨到

好处。

玛尔克见他久久不语,心中已不耐烦,道:“小子

你可千万别想动什么歪脑筋,在爷爷手下还是听话为妙

。”肖克民却面露难色道:“非是晚辈推托,可是教主

近年来确实极少露面……”玛尔克呸了一声道:“你当

老夫是三岁孩童吗,别人见不着他,岂有你们也见不着

的道理,难不成轮回教内事务是由你们决断不成?”

肖克民也是久做头领之人,如今在自己手下面前被

玛尔克板着脸斥到现在心头也不禁火起,道:“前辈既

有心寻教主麻烦,何不直接杀上螺旋峰去,尽在这里寻

晚辈的不是,能有何益?”

他说这番话是豁出去了,只见玛尔克一双碧眼顿时

精光暴射,肖克民又不禁有些后悔,可也不及收回了,

玛尔克道:“轮回教人没什么本领,可倒是够狂的,小

子今日老夫是要定你带我去找谢圣了。”说罢大袖一展

,从里伸出一只又黑又瘦犹似鸡爪一般的手,向肖克民

锁骨抓去。

五指劲气嗤嗤直响,在场之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玛尔克如今以年过九旬,内力足有七八十年的火候,自

非常人可比,肖克民见势心中一凉,忙将铁琵琶一竖拦

在身前,玛尔克狞笑一声,竟不收手,嘭的一声闷响五

指以插入铁琵琶之中。

他提劲回夺,肖克民虎口一热,便松了手,只听嘎

嘎声作响,玛尔克已将铁琵琶身子按瘪,跟着两下一撕

竟生生将一块大铁牌撕成两半。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尚未回过神来,长啸声中肖克

民只觉手臂一痛左手已被他握住,可他连对方是如何欺

近的都未曾看清。大惊之下右手一招“强拳”向玛尔克

面上击去,却听咯勒一声轻响,肖克民只觉左臂一阵剧

痛,他眼前一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跟着右臂一紧

也被玛尔克抓住。,他冷冷道:“你那条胳膊不过是脱

臼,不过若嘴还是这般硬苦头可就有的吃了。”

肖克民武功众人之前所见已是极高,可在玛尔克手

中竟似不会武功一般任其摆布,叶长风虽与其是死对头

,可也不忍见人如此糟践他,便道:“前辈要见谢圣好

好说便是,何必这样待他,难道你杀了此人就能遂愿了

?”

正在这时只见寒光一闪,肖克民先前所救黑衣人举

刀突然向玛尔克后颈劈去,玛尔克头都未动,随脚铲起

一块雪团倒踢而出,正中此人胸口,只听啪的一响,黑

衣人顿时倒飞出去,倒在雪地中,双目紧闭已不知死活

肖克民颤声道:“你……”却觉玛尔克如铁钳般的

手指唯一用力,只痛得倒吸一口凉气,那里还说的出话

来。

叶长风道:“前辈,你我同为武林中人,都知习武

不义,何必定要废他双手。”玛尔克怪眼一翻,道:“

这可奇了,轮回教与你们可是对头,怎么你反到替他说

起话来?”

叶长风道:“前辈如要杀他自与晚辈无干,可肖克

民也算一方人物,前辈如此作践他,叶某同属江南武林

一地总不能袖手旁观吧?”齐越云这时连使眼色,叶长

风只作不见。

玛尔克哈哈一声怪笑,声震夜空,却忽的收声,面

上已无一丝表情,道:“叶庄主,老夫今日所来不为饮

马山庄,这也算你运气,如知好歹就别管闲事。”

玛尔克心知轮回教非同一般,是以并不想再扯上一

个饮马山庄,否则早就出手对付叶长风了,肖克民却没

想到自己人都畏强不敢助己反倒是叶长风几次出言相助

,心中感激,强忍疼痛道:“肖某感承四庄主恩义,不

过此人委实武功太强,你千万不可……啊哟。”原来小

指已被捏断,只痛得肖克民立时一头冷汗。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