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咱们早点见面吧,就是见光死了也比现在这么彼此折磨着好。

他的性格中是有这样一面的,玉不成,就碎。干脆的毁灭比拖沓的胶着要好。

……真的吗?

就这样,他还是徘徊了那么多年,才下决心亲手掩埋了那场婚姻。或许,是轻重不同吧,……轻的如我们预期中的一次相见,重的如那红纸黑字婚书后千丝万缕的关联。

西方人说星座,中国人说五行,其实都是在说:在我们的能力之外,冥冥之中,还是有天的,还是有命的,有些东西是早就注定了的,我们再努力也无法改变的。动一子而牵一局,每踏出一步,接下来都会有千万种变化。南美丛林轻扇翅膀的蝴蝶,日本海岸狂暴肆虐的台风,一丝一缕细微的变化,最终放大影响到叫我们目瞪口呆。这几天与地球擦肩而过的小行星,三万两千公里的距离,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中,真的不过是丝毫。而就是这样的丝毫,一切都不一样了。……变化,是远在我们还没有认识到它的时候就开始了……而变化,总是叫我感觉胆怯的。

也许,我们就是劫活的那一局。劫中共活……听着就有种纠缠不清难以割舍的恐怖。

我们都象刺猬,柔软的部分包在里面,轻易不会展开对人。两只刺猬若是拥抱,越贴近会不会越疼痛,到最后遍体鳞伤?

天地之广袤,时光之久长,世界上所有的人,漫长的一生,在这时空的须弥面前都不过芥子微尘一般,而我,专注于这点思虑纠缠反复咀嚼,想想汗颜。

哎,坐对真成被花恼……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申请加精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