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纽约华裔少男少女们的交友经验

黄杨树 收藏 5 139
导读:[转贴]纽约华裔少男少女们的交友经验

纽约华裔少男少女们的交友经验


美国是一个多族裔的国家,反映在校园里,也是一片多元。许多家长因此担心,子女在校的交友状况。而华人学生,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


我有我的原则


Lewis Chen,美国出生,目前就读皇后区卡多索高中10年级。他表示,卡多索是一所典型的多族裔高中,学生主体是非洲裔,约占一半,拉丁族裔占四分之一,剩下的,印度裔及亚裔各占一半。


Lewis的成绩约在全校前10%,会弹钢琴及吉他。因为学校有好班,也有很多普通班的学生,父亲陈炳煌很关注他的交友状况。在父亲的眼中,Lewis的个性随和,人缘好,什么样的朋友都有。但也因此,每天放学后,会花许多时间在电话中及网路上跟朋友聊天。


陈炳煌认为,Lewis喜欢跟哥哥的朋友在一起,感觉有些早熟。放假时,他常叫Lewis把朋友带回家来让自己认识认识。这些同学,男女都有,女孩子会弹弹家里的钢琴,男孩子,有时会跟自己学画画。对此,他感觉还算满意。他认为,在选择朋友方面,Lewis是一个很很有主见的孩子。


对于自己的人缘,Lewis说明:我喜欢交朋友,也喜欢打篮球及排球。因为是一个团队,必须相互合作,打球是交朋友的好方法。我目前参加学校的排球校队,每天放学后都要练球,比赛时全队也一起四处旅行。在这样的气氛下,许多好朋友都来自球队。


我认为全校最受欢迎的学生,应该是在运动团队里。因为这些人具备运动员的特质,能吃苦、不自私、关心别人,而且有荣誉心。此外,在学校,如果球打得好,大家必然会注意你。


我知道自己很有人缘,但跟一些不学好的学生不一样,他们每天成群结队在学校游荡,人缘也很好。我认识各式各样的同学,也包含这一类,但顶多是见面时问个好。


我最喜欢的朋友,成绩未必要顶尖,但必须是聪明的学生。目前我有90%的朋友是这类人,因为我喜欢有意义的聊天,可以从朋友间得到新的知识。有时候,比如我想谈升学的话题,但跟愚笨的同学谈,不会有任何收获。


虽然我的朋友各族裔都有,但最要好的朋友,99%是亚裔,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我知道这听来有些自我隔离,但现实情形也是这样。上课时,大家当然会在同一个班上,有时也会一起讨论功课。但除了功课,就没有话题了。午餐时间,各族裔各坐成一区,很少往来。偶尔有不同族裔的学生会在餐厅发生冲突,但餐厅里有很多警卫,马上会把人拉开、带走。老师也知道有这种情形,会鼓励大家在一起,但老师也知道,在现实层面,这很难强迫。


亚裔学生有共同的文化背景,这是我们喜欢在一起的主因。同学在一起时,通常讨论自己的家庭、父母说了什么,要求什么,或是学校考试的成绩如何。但这些话题,非洲裔及拉丁裔的同学并不了解,也没兴趣。


非洲裔的学生,不是很重视教育,不喜欢读书,谈话无趣,所以很难跟他们相处。此外,他们常跷课,伤害我们学校的名声,这很不可原谅。此外,我觉得非洲裔学生对我们有不同的认知。他们认为:你们的父母管教严格,有钱学乐器,成绩好,将来会进好大学。你们很聪明,所以聚在一起。


在非洲裔占多数的学校,我们不敢,也不会拿肤色开玩笑,尤其是对非洲裔。多数的时间,他们只是当我们不存在。我跟他们说话,有时他们的态度很不好,有时根本不理我,我猜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


更可恶的是对人的态度,有时候走路撞倒了,他们不会道歉,只叫你闪开!我每天锻练身体,也是这样,有些肌肉,最起码他们不敢惹你。


拉丁裔的学生,成绩不是很好,作息散漫。跟非洲裔对我们有成见不一样,他们根本上对我们不理睬,所以我也没什么拉丁裔的好朋友。


与亚裔在一起,感觉比较舒服,这也是我选择排球队的原因之一。学校的篮球队,几乎全是非洲裔。但排球队,则以中国人跟韩国人为主,其余还有菲律宾人及拉丁人。


除了亚裔,我的好朋友中,剩下的1%,是印度裔的同学。跟我们一样,他们的父母管教严格,而且他们很聪明,成绩也好。也许因为都是少数,他们对亚裔也很友善。假日时,父亲也希望我邀一些好朋友来家里玩,族裔、男女没关系,只是想认识我的朋友。


多数的亚裔学生上课时不太说话,但我喜欢发言,所以大家会注意我,我猜这也是我人缘好的原因。但人缘好,也有困扰。每天放学后,很多同学打电话找我,与在学校时大家讨论功课、成绩不同,很多人只是想私下告诉我,他今天在学校发生什么事。有时是心情不好,想找人说话。朋友一多,讲电话的时间也变多了,加上网路上的聊天,每天总要花1、2个小时,连父亲都觉得这太多了。


为何大家都注意我


Kevin Chiu,出生于美国,目前就读长岛Herricks高中12年级。今年夏天,他将成为纽约州立大学Binghamton分校的新鲜人,未来想当律师。


Kevin认为,想当一个受欢迎的学生,要会与人相处,有很多朋友,很会讲话,聪明,成绩要不错,但课外活动也很重要,最好是领袖。


Herricks高中,超过一半的学生是白人,华人只占约10%。他说明自己如何悠游于其中:初中时,我很会搞笑,所以大家喜欢我,全校因此都认识我。走在校园,常有人打招呼“Hey, Kevin.”我想当时我是全校人缘最好的人,所以能在8年级时,当选学生会主席。从上小学开始,我就对这个位置很向往,因为可以在全校师生面前,代表同学演说,全校都认识这个人。记得当时有5个学生参选,2个印度人、1个白人、1个黑人,我是唯一的亚裔。在竞选演说的最后,我不断地重复自己的名字,结果当选了。


我觉得,初中时,学业不是很难,其实大家成绩都差不多。但与初中相较,在高中,想当一个受欢迎的人,成绩很重要。


女孩子,如果漂亮,一定会比较有人缘。从8年级开始,有些女孩会穿的比较紧、比较露,或者化妆,吸引别人注意,人缘也会因此变好。但中国女孩,很多父母都不准穿的太暴露,如果偶尔有一天穿的比较少,看起来会有自信许多。


男生也一样,如果外表好看,受欢迎的机会也高些。我在初中时不是很好看,短头发,还戴一副很大的眼镜,高中后才开始变帅。


至于族裔问题,初中时其实大家不分彼此,但上了高中后,开始产生变化。中午吃饭时,通常都是白人坐一起、亚裔坐一起、印度裔坐一起,有时也会以肤色互称,比如White、Brown。



这是朋友间忠诚度的问题,如果我跑去跟白人坐在一起,其它亚裔同学会叫我Twinkie,意思是外黄内白。亚裔里还会再分,韩国人我们叫他们Gook,他们叫我们Chink。中国人又分:说国语的叫Mando,说广东话的叫Cando。


语言是一个原因,许多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华人学生,说英文有腔调,常被白人取笑,很难跟白人交朋友,所以下课后常跟我们聚在一起。而看不懂中文,也不会说中文的华人学生,比较喜欢跟白人在一起,因为他们跟我们没有共同话题,比如像一些日本的漫画,台湾、香港的歌星等。此外,今年新来了4个韩国学生,加上去年有几个广东出生的学生,也许因为英文都不好,所以下课后两群人常聚在一起,彼此说一些不标准的英文。


印度学生跟亚裔人数差不多,很好相处,有些喜欢跟亚裔在一起,有些则喜欢跟白人在一起。虽然如此,在课堂或其它校园活动,其实大家还是混在一起,不会有因为肤色而没人缘的状况。


全校最受欢迎的学生,应该是学生会会长。其次,是足球队队长。这个位置通常是白人,但去年例外、是一个菲律宾人。再来,应该是像我,参加很多活动,喜欢表演。


高中的学生会,规模较大,几乎有40人,算是很大的组织。每个年级都有8个代表,加上一个会长,还有1个全校学生会的会长。这个会长,人缘很好,因为是由全体学生选出,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几乎都会出来说话。


足球队的人不多,只有大约20人,很难进入。每天早出晚归,要练习,军事化管理,很辛苦。虽然球员的成绩不是很好,但因为Herricks高中的足球队在纽约算强队,每次赢了比赛回来,都会变成学校的英雄。此外,他们也有自己的运动服,很引人注目。


如果一个学生,又是球队成员,又是学生会会长,几乎一定就是全校最有人缘的学生了。目前学生会的会长就是这样,是个韩国人,很壮、很搞笑、很聪明,而且是学校足球队成员。


高中时,我没有再参加学生会,课余时间多数在规划每年一度的摇滚乐秀,协助癌症的募款音乐会。学校有6个乐团,我负责宣传事先要听过每一个乐团的演出,安排节目,募集抽奖的奖品等。


9年级时,我曾在摇滚秀中担任串场演出,戴了假发,表演麦可杰克逊的太空漫步舞蹈。结果没想到隔年被选入工作团队,接着成为活动负责人。


摇滚乐,几乎全是白人的专利,所以多数时跟白人在在一起。摇滚乐团成员,在学校几乎都是活跃份子。我由于负责安排演出,连带地人缘也变广了。


我会小号、钢琴、吉他,我喜欢表演,除了摇滚秀,我也是学校鼓号乐队成员,乐队每年表演两次。学校里还有弦乐团,与鼓号乐队不同,弦乐团成员多数是亚裔及印度裔,合唱团则是白人较多。


我喜欢玩,在摇滚乐团中,很多人把我当成异类。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人比较喜欢读书,应该去弦乐团。


在学生眼中,弦乐团水准最高,因为许多最聪明的学生都在弦乐团。弦乐团的第一小提琴手,通常是韩国人。这个人,全校都知道他是谁,大家觉得他很聪明、很厉害,但不算很有人缘。


除了摇滚秀、鼓号乐队,我也参加学校话剧社(Student Television Arts Company)。很酷、很厉害,是多数学生对话剧社成员的印象,这也是我想进去的原因之一。记得9年级时,我在台下看他们表演,感觉很羡慕。


话剧社只有37人,想进话剧社的人很多,但要先经过试演、筛选,很难进去。能进话剧社,会被同学认为有创意,而多数的团员,毕业后都继续在大学主修表演、戏剧等。


记得9年级时,我以绘画及写作申请,但没通过,10年级重来一次才被接受。我负责写剧本,多半都是谢幕时才出现。话剧社中,尤其是男、女主角,会受到大家的崇拜。话剧社中国学生不多,有一个广东女孩很聪明,成绩也很好,演过一次女主角,立刻就变的很有人缘。


话剧社的学生有些小特权,我们有自己的房间,有沙发,还有微波炉、冰箱。不忙的时候,可以提早回家,有人也因此眼红。很多学生,很会读书,他们看不起话剧社,认为每天上3堂课,但没学到什么,没什么意义。此外,话剧社、足球队两批人有心结,有时会看不起彼此。


不同社团的学生,经常彼此聚在一起。但我不上课时,常聚在一起的朋友,还是华人学生较多,他们多数很聪明。华人最多的社团,是亚洲文化研究社。我也参加过,但没什么意思,常常是聚在一起,看一些香港、中国的电影,或是摺纸鹤。有些学生,只是因为申请大学时,需要有社团经验,所以加入。每个礼拜过来坐5分钟,表示有参与,然后就离开。


最受华人及印度人欢迎的社团,是科学与数学奥林匹克社团。我以前也去过,但因为跟他们相比,我的程度比较差,觉得很没成就感,所以后来就没去了。事实上,很多学生认为,如果你参加这种社团,就是摆明不想有人缘。当然,还是有例外。


参加科学社团,在多数人眼中,一点都不酷。中国人还好,但有一个数学社的印度学生,很聪明,说话很快,瘦小,每天都穿西装,提一个公事包来上学。他很奇怪,还发明一种只有自己懂的语言,可以自己跟自己讲话,别人听不懂。全校都认识他,但事实上,他应该是学校最没人缘的学生了,因为真的很奇怪。


与球队一样,科学与数学奥林匹克社团也要代表学校出去比赛。但赢了奖回来,大家从广播中听到,也只是:喔…得奖了。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大家都知道,这些学生很聪明,做这些科学研究,只是想进好大学。不像在台上演戏,大家都会喜欢你。


还有有西洋棋社,参加的人都是比较不受欢迎的学生,他们很聪明,但有些呆。


我没有参加这一类社团,在很多人对亚裔的刻板印象中,算是异类。我猜这也是大家注意我的原因。 后记:Kevin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在他申请大学的个人履历中,社团经验有足足3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