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捧起了世界杯,失去了全世界[转]

心诚则灵 收藏 7 214
导读:意大利:捧起了世界杯,失去了全世界[转]

当马特拉齐的唇语被各大媒体破译后(有几种版本),意大利足球的圣殿在我心目中轰然倒塌。我不会去为意大利做无谓的辩解,因为热爱并不等于盲目祟拜,更不等于文过饰非。

虽然我知道电话门的丑闻,虽然我已习惯了意大利球员的小动作,虽然我也知道意大利的假摔是世界杯冠军,而且我还知道格罗索的假摔埋葬了澳大利亚人……但是我还是不相信马特拉齐会用那种方式那种语言去激怒一位正在谢幕的大师。鹰眼看天下宁可相信马特拉齐拉伤了铲断了齐达内,让他黯然告别足球。这种方法虽然不够绅士,但它是一种足球的方式,是一种男人的方式。

至于马特拉齐的言语是不是意大利的战术,我相信那不是,我也不敢相信那是。一个曾经为意甲豪门夺得无数荣誉的人却得到意大利人如此“礼遇”,想想都不寒而慄。

齐达内,一位绿茵场上的绝代舞者,一位艺术足球的演绎大师。当然他不是一个完人,他在十七年职业生涯中得到了十四张红牌。但这次的世界杯决赛是他的谢幕演出,他没有任何理由重演历史。当他在加时赛中受伤倒地的时候,他仍然面带微笑。然而在第109分钟,齐达内的世界杯嘎然而止,我的意大利情结也嘎然而止。

那一刻,我希望是齐达内心魔复发,希望是齐达内头球被挡恼羞成怒……但我知道那不是。齐达内不是一个魔鬼,即使是魔鬼也不会破坏自己的狂欢节。他究竟是怎么啦?

那张红牌没什么好说的,任何人都得遵守游戏规则,即使是齐祖这样的大师也不能例外。但我万万没想到马特拉齐说出了那种话,一个让任何男人都会勃然大怒的话。作为一个球迷,我谴责齐达内,他破坏了体育道德,他在大好形势下自毁河山;作为一个男人,我支持齐达内。毕竟足球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们不能因为足球的功利而失去做人的尊严。一个没有血性的男人,还配不配做男人?还配不配踢足球?……

我喜欢世界杯,我喜欢大师们的表演。当然足球是一项集体运动,但你会喜欢2004年的希腊队吗?当小罗、小贝、菲戈等悄然远离的时候,只有齐达内还在战斗。当然意大利队中也有很多球星,但没有大师,马尔蒂尼、巴乔、佐夫等早已远离。

足球越来越功利,越来越商业化,越来越不纯洁。也正因为如此,鹰临天下才喜欢真正的纯正的足球。大师们能带给我们完美的享受,胜负早已退踞其次。可惜大师们越来越少,小贝肥罗的花边新闻早就超过了球技。于是齐达内成了我们心目中的一位古典的英雄,我们期望他能完美谢幕。毕竟,自巴乔之后,他一直是世界足球的顶尖人物。假如他能再次夺得世界杯,他的成就会超过普拉蒂尼。即使他不能达到贝利、马拉多纳的高度,达到贝肯鲍尔的高度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就在齐祖忘我的尽情的演绎《天鹅湖》的时候,有一个人用一种残忍的方式打断了舞蹈。他已永远也不能完成舞蹈,甚至来不及演绎天鹅之死。以这种令人震撼令人心碎的方式告别,让我们领略到了人的残酷,足球的残酷。但是,齐达内永远在世界杯在足球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马特拉齐也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那注定不会永远。那种下三滥的方式不是一个男人所为,更不是一个文明人所为。虽然意大利靠他得到了世界杯,但意大利足球却也因此永远摆脱不了丑陋、功利、阴谋、黑暗等肮脏的阴影,一些与世界杯格格不入的阴影。

实事求是的说,如果马特拉齐不那么卑鄙的话,齐祖也未必赢得了比赛。毕竟意大利人对特泽雷盖已熟得不能再熟了,威尔托德也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假如法国人在齐祖在的情况下输掉了点球,意大利将令人尊敬,齐祖也足够完美。那样的话,金球必将授给卡纳瓦罗。毕竟他在全部比赛中都居功至伟,而不是象齐祖那样到淘汰赛中才突然爆发。足球是要靠数据说话的,我很喜欢齐达内,但我会把票投给卡纳瓦罗。

可现在呢?我只能说是意大利人拿走了世界杯,因为他们赢得确实不太光彩。对澳大利亚,格罗索靠的是假摔;对乌克兰,第一个球是越位;对法国,是马特拉齐是嘴赶走了齐达内(估计用脚没掌握)。只有对德国,是真的赢了。仅仅靠淘汰赛中一场干干净净的胜利就带走了世界杯,让鹰眼无言以对、啼笑皆非。这就是公平竞争吗?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世界杯吗?世界冠军就是这样产生的吗?夺冠固然要运气,可这种运气也好得离谱了吧?……

从马拉多纳时代起,我们就习惯了大师们被侵犯被侮辱被伤害。我们不以为然,以为大师们就应该被这样对待。因为你是大师嘛!可大师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人格,也有自己的尊严。老迈的齐达内与早早挂靴的巴斯滕,就是被侮辱被损害的典型。我们制止不了或不想制止别人对他们的伤害,却又要求他们完美表演,这可能吗?

好在记者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还没被功利所蒙蔽。他们把金球送给了齐达内,总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们无法改变金杯的归属,但我们都有正义都有良知都有尊严,这大概就是记者们把票投给齐祖的原因。他是历史上第一位领到红牌的金球奖得主,也可能是历史上年龄最大的金球奖得主,还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位从失败者中产生的金球奖得主……从另一方面说,竟然没有球星的表现超过34岁的齐祖,不是这届世界杯的悲哀吗?齐祖被罚下的瞬间,大师已死,世界杯已死,我心已死。美丽既死,艺术已死,夫复何言?

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鹰临天下认为2006世界杯与1990世界杯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不光是因为进球少,还因为拥有相同的黑色幽默。当年一个无中生有的点球,断送了一代球王的努力;尔今一张红牌,中断了一位大师的告别演出。为什么这些大师们都不得善终?在一个小动作就能吃牌的时代,为什么会没办法对付污言秽语?为什么种族歧视在欧洲赛场屡禁不止?为什么足球越来越完善,却越来越不干净?……

齐达内走了,以一种不够完美(他前108分钟的表现是完美的)却绝对空前绝后的方式离开了世界杯。但生活还得延续,足球也将延续。我已不再奢望下届世界杯好看,只希望下届世界杯干干净净。这是体育精神最起码的要求,也是一个球迷最起码的要求。否则,足球既然能兴于商业,也一定能毁于商业。

作者鹰临天下,一个曾经无比喜爱意大利的球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