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出击为这般——世界正在重新洗牌

力子 收藏 0 0
导读:四面出击为这般——世界正在重新洗牌

一个东方大国正冉冉升起于太平洋西侧,它的崛起不以任何外在意志为转移,它的崛起顺应了大国兴衰与人类永久和平的历史夙愿。在崛起中强大使得中国信心百倍,即使面对的敌人毫不逊色,甚至强于自己。但一切外在的强大也无法改变我们正在崛起于东方这个事实。

新力量崛起一方面是一个国家重组国内外各种资源的有力回答,另一方面也是外在旧格局与旧体系走向粉碎前的预兆。历经三十战争后联合七省的崛起(荷兰)与恢复生机的法国、哈布斯堡家族的逐渐衰落预示着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形成;历经数次反法战争后的各国终于削弱了法国并建立了维也纳体系,欧洲均势体系得到巩固,英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一战与二战最大收获者一个叫美国、另一个叫苏联,而被削弱的是欧洲那些古老的列强,一个新的两级格局与雅尔它体系随之破土而出。

几十年后的中国同样是这样,但却将不再简单的属于历史那样的崛起,而将永远强大于历史上。崛起是因为我们依照历史的召唤而做了,永远强大是因为根深蒂固的中华文化与共产主义理念的结合。这种结合懂得一张一弛,更懂得什么叫做和平与发展。它不像中国封建王朝对外那样无私,也不像西方列强瓜分世界时代那样血腥。

我们现在生活在的一个世界是一个文明与野蛮共存的世界,所以肯定会有文明解决不掉的野蛮、文明解决不掉的文明,同理野蛮也是这样。但是有一个东西却是所有国家与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那就是利益。世界上的问题,其实就是围绕着“利”这个简单的字在旋转。只是在“利”周围,各种势力获取这个“利”的表现形式却是千奇百怪的。有的人讲究实用、有的人讲究权利、有的人讲究理想等等。“实用”是一种政策,但表现的让人觉得更是一种对策,它看重的是应用手段的相对简便单一与获得利益相对短期内的最大化,现在的英国就是这种实用政治的突出的代表;“权利”讲究的是一种万人在下、一人在上的高傲姿态,它看重的是应用变化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最高权威,打击任何敢于冒尖的国家,并利用这种“权利”不断的在世界任何角度获取暴“利”。显然当今世界上美国是这种政治的最“杰出”代表,而俄国是这种政治的“不甘心者”;“理想”讲究的是一个现在看来十分“桃花园”式政治,这种政治起点高,却手段不足,历史的局限性更使它栽了很多次跟头,这种政治的代表是历史以来的中国,无论是封建时代的中华帝国还是社会主义中国,前者秉持的是天下情怀,后者追求的是解放人类。前者的失败在于目标与手段的某些方面的矛盾,后者还没成功,说明的是世界人民觉悟程度的有限。

现在的中国,终极目标没有改变,只是在目标之中加上个阶段(与领域)。眼前的我们,实力(硬实力)有限,所以在一些手段的使用上也会显的拙荆见肘。实力影响着有限的手段,主观能动的发挥是手段的倍增器,但却不能使手段无限倍增。那我们就只能以有限的手段做有限的事情,以此完成不同阶段的即定目标。但终极的目标还是一个——“解放人类”,别以为这种理想是很可笑的,但长远来看正确与远大的理想往往是最大化的“利”;别以为共产主义有多可笑,资本主义也有过低潮,资本主义的乌托邦与大同世界依然也没有实现。

中国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百年积贫积弱所导致的问题,一百多年的差距啊,一口气是不可能追的上的。而且,西方也不会站在原地甘等我们。既然一口气办不成的事情,那我们就分几口气办,既然西方不会甘等我们,那我们就四面出击主动积极寻觅更多的“猎物”,将利益范围扩大化。

消极应对永远是蠢人没有的办法的办法,而主动出击永远是一个有远谋的国家之必须。现在的世界美国是警察,在它看来其它国家,有一些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得力助手,诸如欧洲一些民主国家与日本、韩国等等。有些是这个世界上的“无赖”,“无赖”是需要抓进监狱进行“改造”的,直到这些“无赖”出狱后“洗心革面”,并甘为走狗,诸如朝鲜、古巴、伊朗,以及现在正在“改造”的伊拉克与阿富汗,最可怜的是那个还未“改造”却已经支离破碎的前南斯拉夫。还有一些国家与美国利益没有重大冲突,美国暂时不会拿它们怎么办,它们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小居民,但是这些小居民却往往显的没有主见,而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就相当容易被美国威逼与利诱了,诸如亚非拉一些发展中国家,印度是个特例,他与西方理念比较接近,且有比较强的独立自主意识,美国对它是又拉又打,但是拉远远大于打。最后,有一些国家虽然不够强大,但是无论从历史、各种资源、民族意识等角度来看,它却是未来世界的强者候选人,只不过这些国家有的幼小、有的老弱,它们需要的是时间。由于理念与地缘政治利益等的背道而驰,美国心底里其实最害怕的是这种国家,现在它们不敢对这种国家乱动手,是仍旧觊觎它们的实力与潜力以及与大国间相对和平有利美国把矛头指向颠覆世界地缘政治,比如“大中东民主计划”、“对前南、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军事行动”、“对中亚的渗透”等等。而美国对这种国家长远之计是以华丽的借口给它们洗脑(洗脑不成再利用这些时间中积累起的地缘政治等优势发动“总攻”)。让它们与之前那些助手一样,成为它的小伙伴。这些国家的代表有已经被“洗脑”的苏联,和正在反抗着的俄罗斯与中国,但是“洗脑”却不会影响它们之间其它交流,因为国家各阶段与各方面利益的内部驱动。

中国四面出击为了什么?当然,可以回答是为了世界永远的和平。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的出击为了的是一个团结各方力量的问题。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国家利益意识,即使傀儡政权,也会有会有,只不过这种意识是相当薄弱的。汪精卫的伪国民政府、溥仪的伪满州帝国、贝当的伪法兰西共和国等等(具体就不展开了)。而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主动出击寻找利益,自然就更不在话下了。

各国都意识到了美国这个国家华丽外表下丑陋的面孔。基于理念问题欧洲等“民主国家”与中国不可能成为的永久的同路人,因为它的理念是普及民主等西方思潮,这个与美国是一样的,而且这个都属于相对终极目标(切记但并不是终极,美国的终极目标是是窃取世界有限的资源为它们进一步在“高边疆”的垄断奠定“牢不可破的”基础)。所以,中国与这种国家的合作不可能长远,但作为多极化格局的积极营造者,我们却是殊路同归,记住美国是不愿意看到多级化的;基于生存权的考虑,一些美国冠上“无赖国家”的政治实体,它们虽然在一些方面确实存在对内的“暴政”,但是它们对内不同程度的“暴政”,并不可能成为我们与美国携手打击它们的理由,因为假使美国可以与我们今天打击这种理念上南辕北辙(指与美国)的国家,那明天也可以打击我们这个意识形态上不能为它容忍的国家。所以,这些小伙伴将是我们分散美国国力的重要棋子。因为不同与欧洲,即使欧洲与我们在一些时间与方面一起抵制美国的影响,美国也不回派遣军事力量对欧洲进行军事打击;基于对和平的愿望,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仍旧将成为世界和平力量重要组成部分,问题在于的地方就是,我们需要像毛主席那个时代一样尽力的统一这些国家觉醒的意识,诸如在联合国投票上,如果可以统一它们的意识,将成为世界和平的福旨。这里出现了一个国家,就是印度。这个国家很有可能与中国一样成为世界多级化的最终一份子,但它与中国却有着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争。这个就是两国加强合作的最大的障碍,也是中国西南边陲最棘手的问题。但是,在印度两翼我们有牵制它的力量,这个使得它做一些事情时候不得不多考虑考虑我们是怎么想的。俄国作为一个曾经的社会主义苏联衣钵的继承者,它可谓是烂船三千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中国与俄国是多极化最为积极的倡导者,因为它们逐渐看到的是,美国眼中最不希望强大的就这两个领土广袤、资源丰富,哲学体系发达、国家、民族意识强劲的国家。可以说,即使是中、俄在理念上与美国妥协,美国也不会放弃这种观点。所谓“民主”国家之间没有战争只是一个牛皮。所以,当这层牛皮不断被人拆穿时候,美国国内又冒出了一种“海洋国家与陆地国家”水火不容的托词。中俄之间的利益不是短浅的,而且从现在来看两国利益甚至有些唇亡齿寒的依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由于理念的差异终于一天还是会改变的。只不过,现在各取所需罢了。它们的理念就是对权利的一种赤裸争夺。

各方都在做准备,就像请客吃饭,先上的是冷盆再上热菜,一切都存在一个出牌的顺序。所以,现在旧问题与新问题不断的被营造出来。一边是美国等在给中、俄等国制造问题;一边又是中、俄等国在给美国等国出难题,当然这些问题也是内部驱动力,但终究逃不出个大国的意志。

台湾问题是我们的内政,可是美日等国就在这里给我们出难题。这个问题的关系不仅是个简单的领土主权问题,而且也是一个“走出去”的问题。一旦这个问题解决时候,我们就从水陆向美国海洋纵身“走出去”了。原来并非是前沿的关岛,而这样就成了前沿,至于日本就是直接被断“种”了。解决台湾问题,看的不仅是中国国力因素,而且还看中国是否有这个“种”。战略上的攻守转换是一个影响质的问题,一旦一个地方这种转换被打破,它的影响肯定会很长远。所以,“台湾问题”其实是个定向、定时的炸弹。什么时候我们敢于让它“炸”了,那就说明我们和我们的朋友已经吹响了小范围战略反击的号角,接着就会是大范围的。毕竟美国是以海洋立国的,在海洋敢于与美国玩真的,那需要的是实力与自信。

朝鲜几年前是一个统一的问题,没有想到几年后统一因素却逐渐被“核问题”所代替了。利用朝鲜给美日出难题符合我们利益,短期内改变东北亚均势可能谁的利益都不符合(我是指朝鲜半岛统一问题)。所以,几大国悠闲选择了前者,而中国等国家可能也考虑了后者。但是,朝鲜拥有核武器肯定是一个对谁都无利的事情(到底有无我们是不知道的)。可以说,朝鲜这张牌分量很重,在这里美国人有怕的地方,那就是50多年的的噩梦。反复打朝鲜牌,对朝鲜也不会无利,西方给予它们的制裁,是永远不能超过中、俄等国对它对 它 们的支持。 这次具有 一定军 事协议色 彩的《 中 朝 好互助条约》就是中国对朝鲜的安全保证,也是它所需要的。

伊朗问题是美国人先搞起来的,当然也是它们不得不搞的。因为,它们如果解决伊朗就是为它们最后进入中亚奠定了十分牢固的基础。伊拉克、伊朗、阿富汗与土耳其,四个国家几乎把中亚到外高加索这些资源以及战略地位重要的国家连接了起来。但是,美国可能没有意料的是,伊朗在它要做出进一步可能的手段时,打出了核武器这张牌。是否有大国指点我不清楚,但这却符合各国冷凝美国在这条线上攻势起着重要作用。结果,自然肯定与朝核问题一样,那就慢慢谈吧。

巴勒斯坦问题,1947年联合国181号文件无情的把巴勒斯坦分成了两半,并只把最贫瘠的土地留给了可怜的巴勒斯坦人。让穆斯林们更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的圣城耶路萨冷被以色列占去了一块。几十年难以平息的民族以及宗教意识形态冲突将巴勒斯坦人民牢牢束缚在了那。现在,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手操办下,哈马斯战胜法塔赫以民主选举的方式成为了国家的领导。可是,一个被冠上“恐怖主义”标签的哈马斯是美国、以色列等国家都无法容忍的。借口,一切都是借口,巴勒斯坦人民因为民主的选择了哈马斯而被制裁。透过现象看本质,那巴勒斯坦问题是以民主解决,还是以符合美国利益解决?美国人与以色列人如此针对哈马斯为的是什么?很显然的一点是压制阿拉伯的民族主义与穆斯林的宗教意识形态。但是,更重要的是哈马斯不会如现在的法塔赫随意听命于美国或者以色列,美国是需要的是听话的狗,而不是不听话的人!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敢于反抗的哈马斯而不是失去阿拉法特之后软弱的法塔赫。


冷战后到现在,大的热点问题。有人看到过熄灭吗?前南的熄灭是因为俄国实力不济与对西方幻想的存在。而其它的问题却远远不是这样,而且问题随着时间的发展正在逐渐涌现。一些是美国人在通向它们终极利益时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些是中、俄等国有意为美国制造出的,还有一些是为了遏制与报复美国为中、俄等国准备的。中国需要与它的朋友一起出击,因为里面即有无奈的因素,也有崛起的内部需要,更有新格局与新秩序的呼唤。但终究中国与它可信的朋友将最后抗起成为解放人类的历史责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